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七五二章 铲除

第七五二章 铲除

        “兄弟们,我们面对大夏皇家军已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可圣母却要我们在这个时候,分出一大半的兵力前去灭掉前来抢功的金陵前军,抢不抢功那是官军的事,与我们有啥关系,我们现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要保存自己的实力,而不是盲目厮杀。”相四琮和麦子虚开始抵达作战第一线的段石羊身旁,当着众人的面,宣告了白莲教圣母的命令,段石羊听完后,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沉吟,白莲教圣母和沈言还说没有关系,这不是明摆着要帮沈言一把,她可以将绝大数的人当成傻子,却不能将自己当成傻子,段石羊想到这里,眼神中浮现出一抹冰冷,随即脸色阴沉的朝着身边的白莲教士兵大声喊道。

        “段石羊,你想要违抗圣母的命令?”听到段石羊大声的喧闹,相四琮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阴沉,冷冷的望着段石羊。

        “相护法,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听到相四琮将这么大的一定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段石羊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阴霾,内心中快速的思考着应对之策,突然,脑海中闪现一道灵光,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迎上一脸阴沉的相四琮,朗声说道。

        “我们是圣教弟子,但不是圣母的弟子,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圣教大计,如果圣母的命令出错了,难道我们明知道是错误的,可是为了圣母的颜面,我们就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傻子,继续执行这个错误的决定,甚至为此不惜造成巨大的伤亡和损失也在所不惜吗?”

        “段石羊,你妖言惑众,圣母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错误。”听到段石羊的反驳自此,相四琮并没有深想,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怒火,朗声的质问道。

        “圣母是很少出错的,但是并不意味着就不会出错。”段石羊听到相四琮果然顺着自己的想法说话,嘴角顿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圣母什么时候出过错。”相四琮已然没有发现自己的言语已然中了段石羊的圈套。

        “圣母这一次的决定就是错误的。”段石羊的眼神中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相四琮这么一闹,自己就可以趁机带着眼前这些人离开白莲教,躲避开官军的追杀,届时,落草为寇也好,还是另起炉灶也罢,都是自己说了算,再也不用瞧白莲教圣母的脸色了。

        “圣母身处后方,根本就不清楚战场的局势瞬间万变,眼下我们虽然挡住了大夏皇家军的攻势,可是大夏皇家军只出动了六七千人,身后还有那么多的兵力没有派上来,如果沈言将那些兵力拍上来,我们只有死路一条,而圣母却要我们这个时候分兵就灭掉金陵前军,这无异于加大了我们的压力。”段石羊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自信的笑容,缓缓说道。

        “再说了,金陵前军前来抢大夏皇家军的功劳,沈言一定不会甘心坐以待毙,所以,他留在身边的那些兵力正好可以派上用场,我们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离开这里,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才是眼前最正确的决定。”

        “不要忘记了,我们跟大夏皇家军是死敌,不是盟友,而圣母的这个做法就是在出卖圣教的利益去讨好沈言,圣母这是将我们往一条死路上带呀,兄弟们。”段石羊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兴奋,成功就在眼前,只要自己再煽动一下,一定会引起眼前这些人对圣母的不满,届时自己便会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一个人。

        “你胡说八道。”听到段石羊的话语,相四琮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愤怒来,右手紧紧握住拳头,恨不得上前狠狠的将段石羊打一顿。

        “怎么,被我说中了,瞧你这架势,你是不是打算想要灭口呀。”瞧见相四琮的神态,段石羊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短暂的慌乱,随即一想,相四琮的武功比自己高又有啥关系,现在讲的是脑子,不是拳脚,只要自己占据了大义,就能死死地的压住相四琮。

        “段石羊,枉圣母这么多年来对你照顾有加,甚至为了提拔你为堂主,亲自找你的对手商谈了将近一个时辰,最终对方让答应让你坐这个位置,却不曾想,你就是一个白眼狼,心中隐藏的那股狼子野心终于现形了吧。”听完了段石羊的话语,相四琮缓缓的松开了紧握的右手拳头,嘴角浮现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脸上的愤怒也消失的一干二净,带着一些戏谑的神色淡然的望了段石羊一眼,缓缓说道。

        “你才胡说八道呢,我坐上堂主这个位置是凭借我多年来为圣教立下的功劳而获得的,跟圣母又有什么关系。”听到相四琮的话语,段石羊顿时感觉到一丝不安,可是又不明白这一丝不安来自哪里。

        “如果没有圣母暗中帮你,你觉得你能这么轻松的坐上堂主这个位置,凭借立下的功劳,圣教中比你立下功劳多的人带有人在,为何他们不能坐上堂主这个位置,而恰恰就是段石羊你可以坐上。”相四琮的嘴角闪现出一抹蔑视的神色,带着一丝不屑的神情,缓缓说道。

        “你以为你现在的权势在圣教内是最大的吗,你也不想想凭借你的那股小聪明劲和为人,圣教内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的真心实意的为你卖命,你真当自己是一个人物呀,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圣母的意思。”

        “圣母知道你是一个人才,用得好,一定可以为圣教立下功劳,可用得不好,就会成为圣教的毒瘤,以圣母的智慧,你这样的人又岂能领悟的透。”相四琮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嘲讽,朗声说道。

        “这不可能。”听到相四琮的话语,段石羊顿时感觉自己强大的内心世界崩塌了,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原来都在圣母的眼皮底下,没有任何隐瞒的地方,可自己还自鸣得意呢。果然,圣教内没有一个是愚笨之人,就连眼前这个一向容易冲动的相四琮竟然也有这么深的心机,果然不愧为圣教的第一护法。

        “麦长老,这里就交给你了。”瞧见段石羊眼神中闪现的复杂神色,相四琮并没有感到得意,也没有感到失落,仿佛这是一件如同吃饭喝水一样平常的事,相四琮的内心中早已宣判了段石羊的死刑,只不过圣母一直没有下命令而已。

        相四琮来这里之前之所以问圣母,其目的就是想要从圣母那边讨得一个便宜行事的权力,其目的就是要铲除段石羊这个毒瘤,段石羊留下来只会埋伏更大的隐患,相四琮可不相信,以段石羊的心性,等他重新掌握了实权后,一定会为了今天这件事而兴风作浪,所以,能借机铲除就一定不能手软,故而,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段石羊自己暴露出来。

        “刑堂长老?”瞧见麦子虚从相四琮的身后走了出来,段石羊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死灰,段石羊丝毫不怵圣母,因为圣母不会随意的对付自己,而麦子虚的出现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完蛋了。

  https://www.abcxs.com/book/3202/88677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