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七八二章 眼高手低

第七八二章 眼高手低

        “沈兄弟是在担心相州府的情况?”高庸虽然不是特别清楚沈言的布局和想法,但是,沈言的眼神一直在望着相州府的方向,高庸带着一丝猜测,缓缓问道。

        “看来什么事情也瞒不过高老大这一双充满了睿智的眼眸。”听到高庸的询问,沈言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一抹坦然,嘴角闪现出一抹爽朗的笑容,朗声说道。

        沈言之前对自己关于白莲教的事情和相州府的事情瞒着高庸而感到一丝愧疚,然而,眼下瞧见高庸的神色,加上这刺骨的寒风,沈言突然感到了一种轻松,收回望着远方的眼神,稍微沉吟了片刻,仿佛是在组织语言,又似乎在想着如何跟高庸开口,最后,缓缓的向高庸讲述了自己与白莲教圣母的协商,自己知道夏元虚想要经营相州府,而相州府眼下的状况。

        “沈兄弟,说真的,这间上我没有一点怪你的意思,相反,我内心中反而觉得一种很欣慰,有一种感到十分释然的感觉,你能跟我说这件事,说明了你真正的将我当成了兄弟,即便是你麾下的将领,相比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你当初的布局和设想。”听完了沈言的讲述,高庸的眼神中写满了震撼和惊讶,沈言的这个选择实在是太过疯狂,怪不得不会跟自己说。

        别说,没有跟自己说,估计沈言也没有告诉麾下所有的千总,这份独自忍受这个秘密的痛苦和压力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管是与白莲教圣母协议的一事,而是拿夏元虚当枪使一事,一旦皇上知道了,沈言的下场只有一个,而且是很悲惨的那一个。

        “沈兄弟,先不说白莲教圣母的事,毕竟这件事已然成为了定局,单说相州府的事,如果十八皇子在相州府出事了,皇上一定会追究你的责任,认为你将十八皇子当枪使,这可是一个不小的罪名,尤其是涉及到的对象是皇子这个显赫的身份。”高庸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沉思,望了脸上略显平静的沈言,内心中不由得的对沈言的这份镇定功夫感到十分的钦佩,如果换成自己身处沈言的位置,一定达不到沈言的这份平静。

        这或许正是因为沈言比及小十来岁,可他已然走到了自己的顶前面,甩了自己好几条街,甚至是自己只能用一种仰望的神态来仰望沈言。

        “实不相瞒,高老大,我正是因为相州府的事而烦恼,所以就一个人走到了这寒风刺骨的城墙上,就是希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去想这些事,好好的部署下一步的行动,带着兄弟们走的更远,只是,不管我怎么努力,脑海中总会浮现皇上对这件事的态度和看法,让自己无法静下心来。”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笑容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苦涩,自嘲了笑了一下,缓缓说道。

        “沈兄弟,幸好你这么说,我心中刚才还钦佩着你的心境呢,你现在的心境是一个正常人的,如果你太过于冷静了,还真的有点让我无法适应呢。”听到沈言略带着自嘲的话语,高庸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这样的沈言才是一个正常的,否则,这个年轻,这份冷静的心境着实让人感到震惊。

        “这不是没有办法吗,如果我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而是将这股心思表露在脸上,只会让下面的人感觉到惶恐和不安,只有我自己露出一副平静的心,下面的人才会安定下来,按照既往的训练内容操作,努力提升自身的实力。”沈言的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一副淡淡的笑容,朗声说道。

        “相州府的事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高庸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不平静的神色,带着一丝疑惑,缓缓问道。

        “芜州府的水虽然很深,可经历了几场战火的洗礼,加上我武力的干涉以及三方平衡计划的维持,有些人想要跳出来,可还没有跳出来之前,就被武力镇压了。而相州府的水远比芜州府深多了,那里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地方上的实力,官府的实力,豪族的实力,乡绅的实力,这些力量相互牵扯又相互影响,最重要的一点是,那里官府的力量并没有被削弱,相反还很强。”沈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带着一丝淡淡的苦涩,缓缓说道。

        “这看起来似乎是有一个好事,然而,相州府官府的实力是以谷朝汝为代表,谷朝汝是谁的人,那是二皇子的人,可以说,相州府是二皇子的势力地盘,而现在十八皇子想要从谷朝汝的手中瓜分相州府的利益,就意味着十八皇子想要抢夺二皇子的利益,谷朝汝又岂会甘心,一定会反击。”

        “相州府除了这个因素外,还有十七皇子等人,他们一定不会甘心十八皇子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如果接受了,就意味着十七皇子三人无能,这可是一个极其严重的负面印象,十七皇子等人绝对不会接受这个印象,所以,他们一定会联手压制十七皇子。”

        “而十七皇子对相州府太过在意,内心中忽视了谷朝汝的力量,忽视了十七皇子等人的打压,忽视了相州府本土各方势力的实力,以为凭借自己在淮北郡创下的功劳和赫赫战功可以威慑相州府各方势力,让他们甘心接受十八皇子重新洗牌的机会。”沈言说到这里,嘴角浮现出一抹无奈的苦笑,十八皇子有这种想法,从根源上就是想要摆脱自己对他的影响,侍讲的身份虽然不一定摆脱掉,但是,十八皇子只有有了这份功业,就能招募或拉拢到一批人,从而逐渐减弱自己对他的影响,甚至完全摆脱掉。

        不能说夏元虚这个想法不对,而是说夏元虚选择的时机不对,更确切的说,夏元虚在不了解相州府前提下而贸然的想要获得过自身能力以外的功勋,就是有点眼高手低了。

  https://www.abcxs.com/book/3202/9077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