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十二章 冲围(三)

第十二章 冲围(三)

        灰白的蹄子把泥土砸的凹陷进去,一小撮儿黑鬃战马冲出上衫军团的刀山甲流,一个个形容狼狈,身上或多或少插着一两只箭矢。



        李阎矛锋沾满肉糜,甲缝之间都是血污。唯独一双眼睛湛然明亮,好似大星一般,竟是让他硬生生杀了出来!



        整只队伍成锥形,李阎攻坚在前,几名受伤较轻的弟兄分布两翼,邓天雄在队伍末尾。



        他一手雁翎刀舞得密不透风,前胸中了一箭,有盔甲阻隔,入肉不深。



        一行人里除了李阎,邓天雄受伤最轻,自然就包揽了除了攻坚之外最重要的断后的职责。



        然而随着李阎杀穿敌营,身上压力一松,负责断后的邓天雄一下子险象环生起来。



        他们身下的马匹并不比对方要强上哪里,并不能很快地摆脱他们。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倭寇包围过来,众人就将陷入绝境。



        此刻的邓天雄眼前围着三四名端着长枪的骑兵,他右手持滴血的雁翎刀,左手持一截断矛,挥舞起酸麻的胳膊,磕住两只枪尖,还有一只长杆夹在腋下,脖子上青筋暴起。



        李阎拨马而回,他呐喊着让两侧兄弟护住中间马匹往前冲,催动胯下马匹,竟然杀了回来!



        甲流之间分出三四骑来,毫不畏惧地冲向了刚才所向睥睨的李阎。



        李阎矛锋向前一送,被最前面那人长枪架住,他想也不想向前平推,那人枪术也算老练,枪身往身侧一顺,让过李阎的枪刃,拔出马背上的短刀,就要刺向李阎,与此同时,另一名骑兵赶到,举枪刺向李阎胸口。



        李阎放声大笑,腕子吃满力气凶狠一抖,半弯的矛杆拍在枪杆上面,巨大的作用力引得矛尖向上一弹,好似灵蛇,刁钻地戳向对方双眼。



        那人头颅被刺碎开来,矛尖去势不止,正好戳进另一人的脖子。



        李阎后仰抽出长矛,抖落血花肉糜,手腕一颤连抖三个雪亮枪**退最后赶来的两人,拍马冲向邓天雄。



        河间李氏,枪剑双绝。



        剑,斗剑母架二十四势



        枪,恒侯八枪



        恒侯者,燕人张翼德。



        无数箭矢搭上弓箭,错落的寒光飞射而出!将邓天雄笼罩起来。



        邓天雄的瞳孔中映出闪闪的箭头来,他虎吼一声,硬生生将枪杆折断,双手松开兵器,提臀退马镫,手背抓住马鞍,翻身躲至马腹之下。



        血箭喷涌,被射成刺猬的马匹哀鸣倒地。



        邓天雄抓起地上长刀,身前三名骑兵已到,长枪居高临下刺向了他!



        长矛虎虎生风,扫开就要刺进邓天雄胸膛的长枪,马匹奔驰而过之时,朝邓天雄伸出右手。



        “天雄,上马!”



        邓天雄把左手递过去,小腿一蹬,翻身坐在李阎身后。



        “大人……”



        “做好了。”



        李阎长矛挥舞如同出海蛟龙,勾住并排身侧一名倭寇,将他挑落马下,长矛满满拉了一个大圈,逼退周围人马,双脚踩住马镫,跨上了另一匹马,冲着留在原来那匹马的邓天雄喊道。



        “天雄,尽管往前冲便是!”



        邓天雄没有问什么“大人你怎么办。”之类的屁话,刀背凶狠地拍在马屁股上面,身后汹涌甲流迎向李阎。



        李阎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靠在躁动不安的马脖子上,把瓷瓶里的东西朝马嘴里一塞。



        穷奇血(伪造):战马食用之后,将短暂提升马匹速度和耐久。无视炮火,高级异兽,阴物的影响。



        原本身上中了几箭,出气比进气多的战马身上鬃毛一抖,两只眼睛瞬间充满血丝,一道血红色气雾从它的口中喷涌而出,周围的黑鬃战马不由自主往后退去,被血红雾气喷中的战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吓得屎尿齐流,一阵稀里哗啦的腌臜动静。



        “这么好用?”



        李阎双臂舞动长矛,划过眼前两名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骑兵喉咙,拨马要走。



        但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血红雾气散尽,上衫的骑兵又冲了上来。



        服用穷奇血的战马精神抖擞,响鼻呼出的雾气在清冷的霜辉下升腾弥漫,煞是好看。



        李阎且战且退,马力不再吃紧的他眼看着邓天雄跑出去好远,正要拍马而去,却发现上衫军团浩大的队伍一下子人仰马翻,李阎往左一瞧,尘土弥漫之间,硬生生插进来一只马队!



        冲在最前头那一骑,青鬃大宛,马头罩着细密的鳞甲,背上人凤翅盔簪缨高耸,青虎头兽吞护臂把住长达一米七的玄锋大槊,马匹嘶鸣冲锋,槊锋所指,人仰马翻。



        这大槊前面是黝黑宽刃,后面是钉着长钉的厚棍。



        “好兵器!”



        李阎眼前一亮。



        却不料那人看李阎一身赤红侗丸甲具,细长双眼一眯,拨马朝着自己冲来!



        “自……”



        李阎知道来不及,手臂往前一架,那人大槊一翻,力大势沉的槊棍带着密密麻麻的长钉砸了下来。



        李阎胸中一阵血气翻涌,生死之间,哪有那么多讲究,长矛往下一搭,黑黝黝的朔棒不由自主一沉,长矛杆子在掌上旋舞,拍向对方的脑袋。



        大槊势沉,李阎这不软不硬的一搭让槊棒无处借力,他自己绝对来不及提槊反击。



        那人惊咦出声,双腿使劲一鼓,上半身向后仰让过矛杆,既然暂时提不起大槊,就直接把大槊向后一拍,抬臂横抹,后半段的朔锋翻转过来,划出一道黝黑弧度直奔李阎胸口。



        “铛!”



        矛槊交击。



        “自己人!”



        “好俊的河北大枪。”



        二人异口同声,对视了一眼



        “……”



        ”哈哈哈,兄弟真是悍勇,几个人就敢闯倭寇的的骑兵队?“



        “承武卫总旗李阎,带手下弟兄归营听用。”



        “好汉子。”



        二人兵器一收,后方青色大潮一般的骑兵奔雷一般杀至,李阎远眺过去,青色骑兵手持长刀,身后背三眼火铳,往后是带圆顶红色小帽,手持狼筅长杆的卫所部队,两侧士兵背霹雳火炮(步兵火铳),三人扛虎樽短炮,车轮滚动,士兵推佛郎机大炮,大将军炮,挎着喷筒,火箭,黑压压地一样望不到头……



        那人望向李阎:“今夜兄弟可曾尽兴?”



        李阎舔了舔嘴唇,笑道:“正要杀贼。”



        那人长刀扬天一指,长吼出声:



        “都督有令,元月十日之前,大军要打到平壤城前,弟兄们,给俺卯足了劲,杀光这群倭贼,埋锅开灶,杀猪吃肉。”



  https://www.abcxs.com/book/34486/142870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