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九十三章 太平文疏!

第九十三章 太平文疏!

        福临心念一转,气势汹汹地问蔡牵:“顺官,打红毛的时候,那黄火药的大炮,你手里有几架?”

        “一架也没有,船是林氏的,火炮是红旗帮的……”

        蔡牵的话像一颗咸鸭蛋,整个塞进福临的嗓子眼,堵得他说不出话。

        “如今红旗势大,就连曾经的妖贼去偷袭大屿山,至今也杳无音信,天保仔挟大胜之威,南洋群盗无不唯他马首是瞻。爷,小不忍则乱大谋。”

        “……”

        福临半天才憋出一句:“那就治不了这帮子泥腿子了?”

        “那也未必……”

        蔡牵悠悠地饮尽杯中酒,脸上浮现出一丝浅笑。他低头,袖子里滑出一个玻璃瓶子,里头是不断扭动的膜泡。

        嫉妒的奥秘,塞壬藻菌。

        “暴怒?天保龙头,你我可还有得斗呢。”

        ……

        “先回大屿山!”

        李阎冲着舵手吩咐。

        老古还得在广州待一段时间,过一阵子,潮义也要过去,这次福临大出血,广东被红毛和海盗先后肆虐,本就元气大伤,他还要出大把银子和人脉,给南洋各海盗头领加官进爵,这赏赐,得让红蔡林三家海盗带头讨要,也是给各家海盗做人情,李阎不乐意处置这些琐事,但要找个信得过的人盯着。

        他长在内陆,本来不习惯在海上过活,可这些日子下来,李阎再见到漫无边际的青黑海面,闻到腥味的海风,却有别样的亲切感觉,身子都舒坦了许多。

        “天保哥,咱走的匆忙了吧?”

        “匆忙?现在外头都有风言风语说我让章何抄了老窝,我还不赶紧回去看一眼?大屿山来信说控制住了妖贼,怎么个控制?你心里有数么?”

        那人摸了摸头。

        “嘿,天保哥,那些个水灵的丫头,你真一个都不带走?”

        “谁要看上了,自己领家去。可有一样啊,你自己不能成了家,还从我这光棍手里讨人不是?”

        那人啧了一声:“那可惜了,我家里有一口子。”

        李阎转头,巴掌一压薛霸的脑袋。

        “小霸,你不挑一个?”

        “不要,年纪太小。”

        李阎笑着揉了揉薛霸的头发。风帆鼓动,声势浩大的红旗舰队满载而归。安置着【五婆仔之壳】和【活体海水涡轮】的鸭灵号一马当先,带着先头三十多条战船,先一步转回大屿山本部。

        船上财货丰厚,有白银一百五十万两,各色珍贵药材,古玩,皮草,天文仪,气压仪,火器,兵器,八十米橡木龙骨六条,广州三家大船厂里的图纸,设备,但凡能拿走的,一样没拉下。要不是蔡牵盯着,李阎是有心连城里的各色工匠,都锁了带走的。

        有用没用的,先拉回去,反正大屿山没有。也不嫌多。

        “等咱到了,查刀子那帮人也应该回来了。”

        李阎摇了摇头:“我叫他们在妈阁岛等我,等卸了货,我径直去妈阁岛。”

        众海盗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龙头对妈阁岛如此上心,可还是点头称是。

        有人咳嗽了一声:“天保哥,还有个事,一直没来得及和你说。章何偷袭咱大屿山的时候,郭婆他们被上岛的海盗砍死了,全尸都没落下。”

        李阎一愣,立马问道:“这个消息什么时候传过来的?”

        “今天早上。”

        “……”李阎抿了抿嘴:“把那海水涡轮给我弄开,明天中午之前,务必赶回去。”

        鸭灵号甩开大部队,在第二天的早晨的时候,船员就可以看到大屿山的黑点……以及大屿山的岛礁边上,从海中拔起的滔天碧焰,巍如山岳,拢似花骨朵。

        李阎还没踩上大屿山的石头,就被海上升腾的碧焰山岳吓得眼皮一阵乱抖。他眼神比普通人好,碧色火焰后面,分明是一条又一条的战船。

        李阎没理会船员的议论纷纷,而是遥遥望向山崖前,矗立凝视自己的一抹倩影。

        “原来是这么控制住的……”

        ……

        “你要小心些,章何只是被困住,你单枪匹马进去,还是有不小的风险。”

        李阎绑上硬皮革的护手,身边的丹娘嘱咐了一句。

        “我要是章何,早就被你这一手吓破了胆子,哪还有反抗的意志?”

        “其实,你迟早能做到这一步的。”

        李阎拳头打在自己手上,眉头忽然一拧:“你这么做,有没有后遗症?”

        丹娘张了张嘴,还没说话,李阎的眉头又紧了几分,直接打断了她:“别宽我心。”

        “……”丹娘扑哧笑了出来:“没什么,只是这碧焰不散,我是没什么法力再去做别的事了。”

        李阎有心多问几句,或者干脆用惊鸿一瞥,看一看丹娘现在的状态,以他和丹娘现在的关系,这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想了想,他还是按耐住了。

        “那,我放你进去。”

        李阎点了点头。

        也没见丹娘如何动作,海上的碧色火焰洞开出一条路来,李阎也懒得架船,脚下踏冰,往碧色焰海中走去。

        丹娘抱着肩膀,目视李阎远去,笑靥如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别宽我心”这种话,对她来说,算是情话了吧。

        李阎步入碧色焰火,火焰内里,却是一片鬼域似的愁云惨雾。

        距离丹娘出手,已经过去了十七天……

        几乎是李阎踏进来的同时,一道“陷空刀”迎头劈来。

        李阎耳朵一动,扭腰躲开,脚下冰花四射,踩着凹陷的船板折身两次,那个偷袭的妖贼海盗还没看清楚,就感觉眼前一黑,硬生生被李阎抓着脑袋提了起来。

        “好招呼啊。”

        李阎笑眯眯的。

        “是红旗的人!”

        “天,天保仔!”

        十七天火焰围困,食物和淡水吃尽,这些妖贼海盗邋遢得像是海盗,两眼发绿饿狼似的。

        人声渐响,一个个人头冒了出来,手里的劲弩和火铳都对准了李阎,可手指头颤抖着,没有一个敢动。

        李阎一甩胳膊,把那人扔出去老远。

        “叫章何出来见我。”

        他话音刚落,耳边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

        “成王败寇,你要如何,尽管说便是。”

        李阎一眯眼,章何的穿着脸色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淡阴沉。可眼里的血丝像是秃鹫。

        “交出太平文疏,我让你们活着离开大屿山。”

        章何不屑地一撇嘴:“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

        “郭婆他们死了,我得叫你活着给我背黑锅。”

        李阎连场面话也欠奉,直接把自己打算说了出来。

        “而且,蔡牵不是个易于的,留着你,对他也有掣肘。”

        “你就不怕我卷土重来?”

        “十夫人能压你四年,我能压得更久。”李阎冷笑两声。“何况,你的人还有胆子再来么?”

        章何无言以对。

        李阎环顾了一周:“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

        “不必……”

        章何扫过自己的弟兄和儿徒,拳头松了又紧,嘴都咬出血来:“你想要太平文疏,可以。”

        李阎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

        “随我来。”

        章何转身,默念一会腾空而起,朝战船外面飞去。

        李阎踩着冰面,一步步跟上,留下一条霜色的痕迹。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好一会儿,直到身边没有旁人,只有被放弃的焦黑船骸。

        “上次在天舶司,我输给你,是因为我先和阎老大碰了一场。”

        “所以?”

        “再打一次,你赢了我,太平文疏就随你拿去!”

        李阎盯着章何的脸,点了点头。

        “可以。”

        黑烟滚滚,李阎脚下霜色冰纹蔓延开来。

        太平文疏·王灵齑!

        虎挑!燕穿帘!

        枪鸣,妖影,水波迸裂。

        ……

        夕阳西下,那突出似山岳的碧焰花骨朵,最终化为乌有,随着最后一点碧色火焰收进丹娘手里的黑鼎。损兵折将的妖贼,也渐渐远去。

        “所以,他是打了一场又输了?”

        薛霸撇着嘴。

        李阎舔了舔嘴唇:“易地而处,我也会输。”他低下头,一金一紫两颗丹丸被他攥在手里。

        旁人看不出真假,忍土的提示不会骗他。

        【太平文疏·阳(阴)卷】

  https://www.abcxs.com/book/34486/203523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