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九十四章 一撇一捺念个人

第九十四章 一撇一捺念个人

        【太平文疏·阳丸】

        类别:法典!

        上限:六司

        自正一道《黄帝九鼎丹经》演化而来,共书三百零六道阳术,记载五谷丰登,风调雨顺,阳神出窍,活死人肉白骨之术。

        习者功德无量,化三灾,除六难,不惧五弊三缺。

        【太平文疏·阴丸】

        类别:法典!

        上限:六司

        自正一道《五斗米巫鬼总录》演化而来,共书三百零六道阴术,记载养鬼,请神,风火雷电,吞云吐雾,撒豆成兵,法身天地之术。

        阴阳二术,只能修行其一。

        对于法典,李阎自己没有直接修行的想法,且不说“永久滞留该果实”的副作用,太平文疏的风格也和李阎格格不入。

        实际上,行走穿行果实强化传承的路子,和修行本土果实法典相比,有明显的优势。

        十夫人也好,章何也罢,都在法术神通上倾注了十余年的心血,才有“九曜”以上的水平。而李阎只花了大半年,就堪堪赶上。

        何况,这些法典摆明了上限只有六司。而阎浮行走的路子,却走出过曹援朝这样的“四御”强者。

        二者孰优孰劣,一看便知。

        向阎浮献祭法典,可以不用花费时间,直接得到法典中的一部分法术神通,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合适的传承搭配法典法术,也许能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十夫人生前梦寐以求的,是太平文疏中的阳丸。用来抵抗“楚服厌胜术”的副作用。

        李阎的想法,是把这颗阳丸留给郑秀儿,无论是情感趋向,还是从长远的利益考虑,这都是完全值得的。至于阴丸,李阎就自己留下了。

        至于【太平文疏·阴丸】当中的法术内容,要等到回归之后再查看。

        “秀儿呢?”

        李阎问站在一边的潮义。

        “偏房,林老头给她上晚课呢。”

        潮义回答。

        李阎若有所思:“林元抚?”

        潮义可能觉得自己表达得不清楚,又补充了一句:“林老头对秀儿很好。”

        自从发觉秀儿的成长,潮义对林元抚的态度软化了很多。

        他视秀儿如己出,只要对结果对秀儿好,就算有时候林元抚的行为有些出格,很多时候,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说到底,对于读书人,这个年代的人还是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憧憬和尊敬。谁都知道,能得到林元抚这样入世的大学家的教导,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老头子对秀儿很好……”李阎自己念叨着,忽然摇了摇头:“潮义哥,人啊,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

        潮义没听懂:“什么?”

        “没什么。”

        李阎想起当初初到广州时,那些“师兄弟”们的嘴脸,却洒然一笑,他攥紧两颗丹丸,朝偏房去了,只留下一句话。

        “在有的人眼里,泥腿子就是泥腿子,土匪就是土匪。人家同情你,人家也得剿你!”

        七月正是初夏,潮义心里却是一冷。

        ……

        “义不抵命,势危难拒小人。”

        林元抚疲惫地揉了揉眼睛,秀儿见状,自旁边的书案,给林老头递上了一杯浓茶。

        “今天,是我教你的最后一课了。”

        老头子抿着嘴看了一眼个头还小的秀儿,没接茶水,而是说了这么一句。

        “你家天保哥跟我说,明日,便派人送我回广东。”

        秀儿怔了怔,她轻轻把茶放下,回到自己的位置拿起笔杆,垂着头不说话。

        尽管林元抚在大屿山的时间不长,可这老头学识渊博,又风趣幽默,和秀儿相处这些日子,让外人见了,真是爷孙一般。

        这时候林元抚要走,郑秀儿情绪低落是可以预见的。

        秀儿垂着头颅,桌上的宣纸上却滴滴答答湿了一大片,只是女孩倔强,强忍着没发出声音。

        “哎……”

        林元抚张了张嘴,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丫头,你想学的,我也教了个七七八八,你年纪小,忘了些就忘了些。只有一桩,你要记牢靠。”

        林元抚脸色一正:“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

        顿了顿,他又说道:“你这孩子命不算好,心智早熟,有些话,我本来不必明说,可你不能忘得是,你父亲郑一拐早年死于海难,你的母亲也早早离世,人心隔肚皮,天保仔对你再好,他也不是你的骨血亲人。红旗帮的权利在他手里,今天你是南洋海盗的盟主,明天呢?以后呢?你要早想退路。”

        郑秀儿才九岁,一听这话,没忍住哭出了声,小脸暴雨梨花地,煞是可怜。

        林元抚抿着嘴,整理课本刚要起身,秀儿却脆生生地说话了:“先生,你刚才说这最后一句,义不抵命,势危难拒小人。是什么意思呢?”

        林元抚漫不经心地回答:“大义比不上性命,情势所逼,难免要做小人。”

        “原来先生这样的人物,到这般境地,也要做个小人么?”

        女孩还带着几分哽咽,话音虽轻,却有千钧重。

        林元抚一抬头。喉头涌动一会,眨了眨眼:“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秀儿抿着嘴,脸上却啪嗒啪嗒掉眼泪,一边哭泣,一边说道:“先生,你先回答秀儿,你说你少年家贫,家中曾有女儿饿死,妻子因替人浣衣染上风湿,此事是真是假?”

        林元抚眼皮一抖,闭口不言。

        气氛一时间沉默下来,只有女孩的抽泣。

        “先生本是闵县县令林远光之子,乃九牧林氏之后,书香门第。自幼定亲,妻子陈氏是广西布政司的独女,先生少年得意,二十四岁便担任厦门海防同知书记,膝下有三子,没有女儿。所以那些个话,只是来诓骗秀儿这个不经事的孩子的吧?”

        林元抚闭着眼睛听着,好半天才艰难回答:“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郑秀儿别过脸吸了吸鼻子,尽量平稳声音:“先生未免小觑了红旗这些年的经营。”

        她红着眼圈:“先生虽有大才,可身陷囫囵,有力也使不出,你编这番谎话,不过是见秀儿爹娘死得早,想以此触动我的心事而已。”

        林元抚的脸皮微微抽动,郑秀儿每个字都打在他的脸上。

        “先生见秀儿一个女孩家,却有争胜好强的心智,便想借助话术和书本道理,挑动秀儿和天保哥的关系。纵然眼下无用,他日总会给我红旗留下后患,秀儿说的,可有半点差错。”

        “天保哥对秀儿如何,秀儿心中有数,书中道理,我只认一句,仗义每多屠狗辈。娼盗尽是读书人。”

        郑秀儿的眼泪又留下来:“秀儿哭。不是因为先生骗我,而是因为到了今天,先生话虽诚恳,举止当中,却连秀儿的一杯茶都不肯受,说到底,先生心中,对我并没有半点情分。”

        林元抚闭眼无语。

        滴滴答答流着眼泪的秀儿走下书桌,单膝跪下,将那杯已经凉了的浓茶奉到林元抚面前。

        “秀儿别无所求,但求先生能受我一杯茶,便不枉今日师徒之谊。”

        自打郑秀儿头一句话问完,林元抚的眼睛就没睁开过,此刻茶已经到了眼前,他却像是泥塑木雕,动也不动。

        女孩轻轻地抽泣声音,逐渐便轻……

        林元抚睁了眼,站起身来收拾书本,看也没看秀儿一眼,夹着纸张离开。

        郑秀儿低着头,胳膊都举酸了,房子里早就空无一人。

        串珠似的眼泪顺着郑秀儿的脸往下滑落,可秀儿却一声不发。蓦地,她的手臂一轻。

        “都凉了,还端着?”

        李阎端坐着,手里捏着茶杯大口咂摸滋味。

        “谁惹我们家秀哭了?”

        郑秀儿一噘嘴,哇地一声扑在李阎怀里。

        李阎拍了拍女孩后背,肩膀上湿了一片。

        他脸色平静,手里捏着的茶杯却喀拉一声。

        一个“戒指环”被李阎从茶杯上硬生生抠了下来。落在地上,滚出去好远……

  https://www.abcxs.com/book/34486/204047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