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五十三章 穷奇

第五十三章 穷奇

        李阎合上相簿,心中忽然一动,黑骑鬼那边似乎有什么重要发现,还没等他动作,从黑骑鬼的方向传来一股尖锐的愤怒情绪,李阎二话不说,退出甬道,朝另一个搜查的方向赶了过去。

        砰!

        数只苏都鸟从破碎的窗户框飞了出去,紧跟着剧烈的火焰爆破声音就照耀了整个房间。

        黑骑鬼一身甲胄缝隙缠绕着火焰,自大门倒飞而出,随着一起冲出来的,是一辆两米多高的履带战车。

        战车的底座是改装自一辆老式坦克,上半身却不是堡垒和炮台,而是后背冒着浓浓黑烟的半身机械人。左手臂是合金铸造的开山刀,右手臂是两截机关炮管,无数暗红色的子弹飚飞喷涌,每颗子弹碰撞都会炸成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声势绚烈。

        然而黑骑鬼早也今非昔比,他肩膀上的白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缩成一团,白团上突出的血管泛起鲜艳的红色纹路,朝纯黑色的甲胄上蔓延,宛若在不住扭曲的深红火焰,不多时,红色的魔性纹路已经覆盖黑骑鬼全身,让他整个人平添了几分妖冶和邪恶。

        李阎从窗沿跃下,正看到满身红纹的黑骑鬼和老式战车轰然碰撞在一起。

        “变身诶~”

        李阎冲着黑骑鬼打趣了一句,黑洞洞的大楼门内,数道蓝色的电子复眼亮了起来,三台隆隆作响的战车呈一个三角形朝李阎冲了过来!

        李阎不为所动,举起拳头一张一合,蓦地,一股清亮的水浪拔地而起,将几台战车连同黑骑鬼同时淹没在里头。

        黑骑鬼带出一道浪花跳了出来,那四台战车却没那么好运、他们身上的水流萦而不散,无论几台战车如何挣扎,也摆脱不了水团的纠缠,大团爆炸的烟雾从水中升起,大概两分多钟,只听见几声嗤嗤的蒸汽声音,半身机械人的蓝色复眼彻底失去光泽,几股白色浓烟先后从水团当中冒了出来,这些战车机械人颓然停下,动也不动。

        眼看这几只半身战车机械人已经短路报废,李阎这让几团蔚蓝的水流回流,大概几个呼吸的功夫,连同战车和黑骑鬼身上的水珠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李阎的手背还湿漉漉的。

        几只声势骇人,正面硬扛九曜级别的黑骑鬼,也暂时不落下风的半身机械人战车,就这么被李阎的水流轻而易举的干掉了。

        自当上次被超感雅克的自杀式袭击阴过一次,李阎对无支祁能力的运用算是彻底开了窍,自己以前是要多蠢才会想到拿水弹去砸人?

        真追求水的杀伤力,一水团糊到敌人头上,把他嘴巴,眼睛和鼻子裹住。造成窒息和视野的丢失。在混乱的战场上,这和杀了对手没什么区别,且耗费的精力极小,效果极强。

        至于这种思路的拓展,以及上次的冰水混合物的护罩,要不要专门起个招数名字什么的,李阎还没想好,毕竟以后类似的应用不会少,他也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中二的尬名狂魔……

        至于这几台战车机械人冲出来的三层小楼,应该是余束之前的私人实验场,这些机械人也是庞贝曾经出产的试用性战斗装备,正面火力堪比四阶,但是各方面性能要比标准的四阶熊式坦克差上很多,也没有量产,余束买回来,当做自动守备用而已。

        实验场里空荡荡的,已经没什么有价值的仪器或者资料,而黑骑鬼无意间触动了一台老式大型电脑,就是能有一栋房子那么宽的那种,这才惊动了深处的守卫机械。

        李阎进入这栋楼之后,意外发现了不少冷兵器的架子,以及空空如也,有格斗痕迹的空房间,看的出来,这是余束的趣味。

        而当他和黑骑鬼连同众多苏都鸟走到当时遭遇机械袭击的地下一层后,在大型操控平台的中央,黑洞洞的地板上升起了一只玻璃匣子,里面是一款老旧的狙击步枪模型,李阎一眼就看道,这只模型模型没有扳机。

        就是这了。

        李阎压抑住如释重负的心情,把玻璃匣子板开,把那枚带自己来的扳机接了上去。就感觉手心一热,那枚断裂的扳机居然就这么贴合在上面了。

        然后,什么也没发生。

        惊鸿一瞥!

        【巴雷特m82a1特殊用途狙击步枪】

        类别:枪械

        品质:精良

        枪身采用某颗果实内的强活性金属打造,具备记忆接合能力。

        备注:谁会用这种金属打造热能武器呢?简直是神经病。

        李阎皱了皱眉毛,他立马取出这把狙击枪里的子弹。

        果不其然,这把枪里的子弹也不是普通的m33或者m8型号,而是呈现出一种通体翠绿的颜色。

        【记忆弹】:无杀伤力,击中人体之后能在瞬间给对方传递大量信息。

        李阎叹了口气,一把把子弹装了回去。

        “花里胡哨的。”

        他把枪递给黑骑鬼,然后一指自己。

        “射我。”

        ……

        拉木觉打开的电影镜头,伴随着大本钟研究院的标志,以及一段字正腔圆的英文演讲,拉开了序幕。

        “今晚,我要借此机会向大家发表演说,因为我们已经来到了战争的关键时刻。今天凌晨4时,希特拉已进攻并入侵俄国。既没有宣战,也没有最后通牒……”

        宣讲的,是个大背头的黄种人,确切地说,是一名美利坚华裔,梁正勇依稀能辨认出这个人五官,尽管电影里的他,显得如此年轻,又意气风发。

        他叫苏灵,大本钟研究院的第一任院长,曾经参与过那场直接导致凛冬来临的战争,并坚定地站在了盟军一方,他设计主持过包括第一颗原子弹诞生的曼哈顿计划在内,很多的绝密计划,凛冬后,他也加入秩序的建设,是庞贝军火重要的合作方,水株公园沙龙的主持人,并在几年前病逝……

        “我知道,对于水株公园,对于,我接下来要提及的一些人,黑星战车,乃至三大强权,不可能一无所知,但我所知道的,一定远远超过你们。”

        梁正勇默不作声,乔星和梁为却彼此对视了一眼。

        这两名年轻人,因为彼此家族的政治立场,长久以来处于对峙和敌对的状态,但又切实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复杂。不过,即便是他们,也对拉木觉的话一头雾水。

        “对于苏灵。梁司令怎么看?”

        “他是华人的骄傲……”梁正勇顿了顿:“不,是人类的骄傲。”

        “梁司令对那段历史不会没有了解,无数人赞颂苏灵对那场战争做成的科研贡献,可你有没想过,为什么每次盟军的军事武器突破不久,希特拉的军队也跟着突破了技术瓶颈呢?”

        梁正勇不屑地摇了摇头:“痴妄的猜想,你的证据呢?”

        他话音刚落,数张照片和文件内容在屏幕前依次闪过,梁正勇目光闪烁,没有说话。

        “我们换个方向吧,关于水株公园。”

        拉木觉叹了口气,镜头再一转,屏幕上是个多头多尾的狰狞兽影,将近五十丈的投影之下,是个穿着大本钟制服的年轻男人。

        “我想没有哪一种基因药剂,能造成这种效果……”

        梁正勇一拍桌子:“电影我会看下去,你说的我也可以耐心听,我需要一个结论,你认为,水株公园的客人,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拉木觉耸了耸肩膀,接下来吐出的话让梁为和乔星觉得他是个神经病,而实际上,这是拉木觉作出的,符合逻辑的回答。

        “也许是外星人。”

        ……

        伴随着子弹入体,一方面李阎感叹黑骑鬼真他娘的实诚,让开枪就开枪,一方面怒骂没个鬼的杀伤力,一枪震的我胸口老疼,一般人真打非死即残。

        紧跟着,他的视野当中是一阵长久的黑暗。

        良久,天空下起细雨。

        哒~哒~哒~

        余束踩着潮湿一片的天台,走到楼顶边缘,那里坐着一个一身白大褂的男人,手边放着琥珀色的威士忌酒瓶。

        “你真的杀了他?”

        “是取代他,取代他完成他的使命,然后比他做的更多。我后天就要主持阿拉莫斯实验室了。”

        男人转过头,和余束对视,露出四颗洁白的牙齿:“我能改变这个世界。”

        他拿起酒瓶,遥遥指向眼前墨西哥州的沙漠。

        “很多人不喜欢你的计划。比如赵剑中,他是我们当中资格最老的,而且是十主,如果他反对,没人会支持你。”

        李阎的视野中只有这个男人,这句话是从自己的视野中说出来的。

        “我也会成为十主,那没什么了不起的。赵剑中已经管的够宽了,他没能力对天·甲子九以外的果实指手画脚。”

        “也有人觉得,你是在挖阎浮的墙角。”

        “不不不,以阎浮的标准,我只是向让这个世界前进的方向,发生一点小小的改变。这一点,连那些代行天主和神主权力的代行者们也是认同的。其实他们和赵剑中不同,他们打心眼里认同我的理念,只是不好意思下手。”

        “即便如此,你的任务推动起来也非常困难,你觉得你能把这里的所有人耍的团团转,可我不觉得上次的地震是巧合,这颗果实在排斥你的作为。”

        男人把酒瓶一放;“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和我们的世界发展如此相近的果实,这可不容易。无论遭遇什么我都不会放弃。”

        他脸色一正:“如果我能成功,我将成为第一个,独自摘取果实的阎浮行走。”

        “随你,毕竟这么熟了,不想看你送死。”

        “你会帮我么?”

        “有好处的话,可以考虑。”

        画面一转,李阎看到这个男人四处奔走,演讲,实验,他有许多同伴,从政界,到商界,乃至军界,传媒界,这些人一部分的身份是八百万忍土,一部分是阎浮行走,而他的目的,是挑起,并让这场注定发生的战争,驶向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烟尘遮蔽太阳,地表的一切植被迅速死亡,或者畸变,大地开裂,海洋被污染,大陆到处充斥废墟。

        战争,末日,剧烈辐射带来的人体改变,以及十几亿人类消亡殆尽后,废土下,拥有无限可能的基因演变群体。

        “单凭传承本身,五方老就是极限了,可依旧有人推进过更高的领域,想做到这点,我们需要在无数的果实当中汲取养分,可到手的“养分”,我们只能吮取一部分,毕竟果实本土的体系多半和传承冲突,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能主动培养一颗果实,让这颗果实的养分,全心全意为阎浮行走所用?”

        “也许没有艺术,没有和平,没有科技和生产力,可这个时代,哪怕一个再肮脏不过的流民,身上也有可能具备无限可能的基因潜力,在无法用数字衡量的基因演变过程当中,我们会找到最适合阎浮行走体质的那种,我决定给他起名,基因改造药剂。“

        “阎浮行走是有缺陷的,而且,即便是赵剑中,也有太多问题也无法回答我们,剑中说行走和阎浮的关系是互利共存,真抱歉,我是个阴谋论者,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寻找答案。如果,如果有一天,传承的力量不见了,至少我还有自己花费心血培养的基因能力,去对抗某些……唔,我也说不清楚。”

        “他们都会加入的,只要看到好处,赵剑中,曹援朝,还有那些代行天主,神主职权的代行者们,至于牺牲别人带来的负罪感,他们会全都堆到我身上,然后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他们站在我这边……”

        “而我,并不在乎这些牺牲。”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s://www.abcxs.com/book/34486/259759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