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九州造化 > 第64章 驱蝇之法

第64章 驱蝇之法

        肖逸毕竟有着道术根基,片刻之后已然适应了高台环境,但是由于所备道法非自家之言,讲起来极是小心,唯恐逾规,所以成效虽比吴、吕二人好些,总体也是一般。

        不过肖逸并未放在心上,到最有一字讲完,内心一阵轻松,直道总算完成了任务。不料,当他刚要准备离开高台时,忽听一人高声叫道:“看来这位就是论道大会的魁元了,道法果然非同一般,只是不知身手如何。”

        此声故意以内家真气催发,广传全场,人人听得真切。顿时,全场哗然,纷纷向发生声望去。

        肖逸在高台上眼界开阔,已看到一名儒家弟子越众而出,立在众人之前,冷冷地看着他。

        肖逸心道:“儒家果然是来生事的。”忙望向主持之处。果然,长丹真人已怒然站起,喝声道:“这是论道,这位儒家的小哥想要比试身手,等一会比武开始之后可以上台。”

        那儒家弟子哂笑道:“原来是个只会讲的教书先生,还妄吹鲲鹏之道,当真好笑。”其后的弟子跟着一起哄笑。

        听道的信民不知内情,以为所有的道者都会腾云驾雾,赛似神仙。这时听来,才知道这几个只会说道,却是个摆架子,登时引起一阵骚动。

        那为首的儒家书生缓了片刻,先喝止了众弟子哄笑,才起身抱拳道:“冉某人管教无方,让诸位真人见笑了,失礼失礼。”他这般一说,登时令长丹真人有怒说不出,委实厉害。

        肖逸知晓这是儒家故意在万千信民面前拆道家的台,心思反正非己所能承担,正要伺机退下,忽然瞥见林月河正冷冷地看着这边,不知所思。这一眼不看便好,一看之下,登时激起一股好胜之心,于是朗声道:“小道一生醉心道法,尚无暇练习道术,只是平日里经常要驱赶一些蚊蝇,不知不觉间练就了一套驱蝇之术,若是小哥不服气,我们可切磋一二。”

        儒家之人最注形象,被肖逸暗讽为蚊蝇,登时大怒。那名儒家弟子刚刚坐下,闻言又一跃而起,怒道:“小道士,你要找打吗?”

        肖逸冷然一笑,却对着台下万千信民道:“我们常见到蚊蝇咬人之后被打死,何时见过蚊蝇反过来打人?”台下信民登时轰然大笑。

        那儒家弟子恼羞成怒,两脚在桌子上一蹬,立时向高台跃来。

        这时,肖逸脑海中传来长丹真人的声音,问道:“小子,你莫要胡来?可有真本事胜他吗?”肖逸自信这几日的近击之法卓有成效,便冲其点了点头。长丹真人见状,便再无声息,也未出声阻拦。而那儒家书生更是有备而来,巴不得肖逸迎战,只是心中却奇怪道:“我听闻这些道法弟子都没有学过道术,这小道士为何还敢迎战?他是想用吐沫星子取胜吗?”

        那儒家弟子二十岁左右年纪,已然十分老练,登台后立时恢复平静,礼数周全道:“儒家南宫氏逍礼,请教道家法术。”

        肖逸却看不惯这种前倨后恭之人,不过对其先后变化,能够感觉到此人不好对付,于是冷然拱手回敬道:“道家肖逸。”

        南宫逍礼又道:“请教道号。”

        肖逸泯然一笑,道:“小道刚入道不过数月,尚未取道号。”

        肖逸说的是实情,南宫肖逸却以为肖逸是在故意隐瞒,不由怒道:“连道号都不敢说,是怕丢了师父的脸吧。”

        肖逸摇头道:“非也,小道练就的驱蝇之法是自家独创,并无师父,是南宫兄想多了。”

        南宫逍礼听肖逸再次以驱蝇之术辱骂他,怒火更盛,道一声“好”,道:“我倒要好好见识一下只会逞口舌之利的小道士到底有何能耐。”说着,拔剑在手,怒道:“亮兵器吧。”

        儒家长剑的剑柄上都系着一条长长的剑穗,甚是美观。肖逸看着这剑穗,总觉得在何处见过,一时也无暇去想,口中却笑道:“这穗子确是好看,你若败了,可否把穗子输给我,让我系在我的兵器上。”

        南宫逍礼怒火中烧,道:“你胜了,随你的便。只怕你没那个本事。还不亮出兵器。”

        肖逸道:“一言为定。”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根一尺长的木棍来,正是他多日来练习近击之法所用的木棍无疑。

        九州诸派使用奇门兵器之人,大有人在,并不稀奇。只是用一节木棍做兵器的人,南宫逍礼尚未听说,而且看那节木棍,怎么看都看不出特殊之处来。而且木棍之上还有一些木刺,做工甚是粗糙,明显就一根普通木棍。南宫逍礼指着木棍,问道:“你真的准备以木迎战吗?”

        肖逸故作无所谓道:“这一节木棍足以。”

        登时,南宫逍礼勃然大怒,道:“好小子,看招。”一招蛟龙探海使出,长剑立时脱手而出,向肖逸刺来。

        肖逸毕竟是首次与人对敌,难免有所惊慌,陡见长剑袭来,忙蹬蹬蹬退了三步,气势上先弱了,不过也险险避过这一剑。

        南宫逍礼见其退步时脚步散乱,毫无章法,心中冷然道:“还真的未练过功夫,我今日好好教训于你,看你以后还敢逞口舌之快。”但见其上前三步,右手虚握,变刺为削,长剑立时转向,向肖逸胸前削去。正是儒家擅长的隔空御剑术。

        肖逸未料到其变招如此之快,忙又向后退了一步,堪堪避过。南宫逍礼跟进一步,又将手一竖,变削为斩。长剑立时威势大增,向肖逸当头斩下。此时,肖逸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身形,紧紧盯着南宫逍礼,仅用余光看着头顶长剑,僵持了一刹那,还是退了一步。

        南宫逍礼连攻了三招,肖逸退却了五步。南宫逍礼运剑如一条蛟龙,已将肖逸团团围住。无论什么人看,肖逸都是必输无疑。

        那儒家书生胜券在握,摇着玉骨扇,悠哉悠哉,只等着看崇真的笑话。长丹真人铁青着脸,对肖逸可谓憎恨已极,心中已在盘算着如何挽回一些颜面。其他崇真弟子心中也不知来来回回骂了多少遍,也唯有吕为道还为肖逸担心一二,直想不明白肖逸为何如此冲动。

        天脉山上,已无人对肖逸抱有胜算。南宫肖逸哈哈一笑,道:“就这一招决出胜负好了。”长剑突然化整为零,变作无数碎片,向肖逸合拢而来。

  https://www.abcxs.com/book/377/1202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