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九州造化 > 第212章 男人

第212章 男人

        求推荐票、月票

        ------------------

        巨鸣声,怒吼声,劲气碰撞声,不绝于耳。

        大战已不知持续了几个时辰,渐渐到了白热化阶段。双方每一次对击都足以开山断流,惊天动地,声势浩大。

        炎魔在冰雀的巨爪之下,身体变得坑坑洼洼,残缺不全;冰雀则在炎魔的巨拳和火焰之下,伤痕累累,红黑斑驳,伤势可怖。

        肖逸双拳紧握,眼神中的担忧之情,溢于言表。在此滴水即干的火域之中,手心冷汗却从来没停过。

        每当看到冰雀受伤时,他竟没来由地感到心痛。他想不通,这一场不对等的战斗,为什么要让一个女人来承担。

        表面上看,双方虽势均力敌,谁也讨不到好处,但是炎魔毕竟不是血肉之躯,其身体的残缺对其影响甚微。

        肖逸明显感觉到冰雀的气息在迅速减退,大不如前,已接近强弩之末。初时,他对冰雀的行迹极是不解,不知其为何甘冒奇险,打这场根本不可能取胜的战斗。几次三番,想出言阻止。但是,待他注意到六十四翼乾坤阵的变化时,才懂得其意义所在。

        六十四卦罗盘依旧不紧不慢地旋转,不断洒下金光。此时的封印,有数十丈大小,环绕在炎魔周围,并不急于合拢。先前,经过炎魔消耗之后,金光已十分稀少,不足以封印。但是,经过这几个时辰的积累之后,金光又再次大盛,威力大涨。

        阵法只有借助天地之力,才能发挥其真正威力。令旗阵法虽弱,但是只要给予其充足时间,就可以积累浑厚的天地灵气。冰雀拼死而战,正是为阵法争取时间。

        明白冰雀的意图之后,肖逸直感到六十四卦罗盘旋转是如此之慢。时间是如此的难熬,恨不能亲自上前大战一场。

        又一个时辰过去,炎魔的一条手臂几乎被冰雀啄断,但是冰雀的气息已变得十分微弱。只能勉强与其缠斗,再不复先前之威。

        就在肖逸倍感担心时,冰雀却突然一声长啸,身体猛地一晃,竟变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分身来。而后。三只冰雀再同时一抖,又变出六个分身,正是她的绝技——凤影九变。

        九只冰雀一起仰天共鸣,分从九个方位向炎魔的天灵攻去。炎魔愣了刹那,却也怒吼一声,双拳挥舞,口喷真火,把天灵护得滴水不漏。

        一只冰雀冲上去,被巨拳打到,哀鸣一声。化为乌有。再一只冰雀冲上来,被真火包裹,连哀鸣也未发出,就化为灰烬。

        一只只冰雀前仆后继地冲上去,却一只只被击杀。然而,每一只冰雀的消失,都拖延了炎魔分毫。终于,最后一只冰雀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攻破其层层防御,巨喙落下。啄在了炎魔天灵之上。

        炎魔一声仰天大吼,震的肖逸赶忙掩上双耳,几乎晕厥。不过,这一次。肖逸首次听出了其吼声的痛苦之意。

        冰雀在啄下这一击后,妖力也消耗殆尽,竟避不开炎魔胡乱的一拳。顿时如断线的风筝般,冲出封印之外,跌落在地面上。

        这时,无限金光化出太极图案。迅速向炎魔压缩过去。

        炎魔状若疯癫,挥拳乱击。每一拳下去,金光就减弱一分。但是经过长时间的积累,金光数量众多,并非其一时半刻所能耗尽。

        而就在炎魔被击的一刻起,岩浆穹顶轰然塌陷,无数的岩浆倒灌而下,形若飞瀑,向肖逸砸来。

        肖逸感受到一丝清凉的气息,但见岩浆之墙在倒塌时,裂开了细微的缝隙,不过这些缝隙在穹顶倒灌下,又在逐渐合拢。

        这是逃生的唯一机会,他不敢丝毫耽搁,脚踏虚空,赶忙向裂缝飞去。可是回头一望,见冰雀仍在地面上挣扎,一只翅膀耷拉着,已然断折,根本飞不起来。

        肖逸当即旋身而回,冲向冰雀。待回身,欲带冰雀一起离开时,但见满眼尽是火热岩浆,所有的出路都已被封死。

        这时,岩浆瀑布业已落至头顶。炙热的岩浆浇灌下来,非血肉之躯所能抵抗。

        冰雀发出一声极弱的哀鸣,挣扎了数下,却是半分妖力也无。尽管已活了万年之久,大限将至,冰雀眼中也闪过一丝难言的悲哀。

        无尽的岩浆,眼看就要将二人湮没。肖逸却急喊道:“尸仓的百宝囊在哪?”

        冰雀一愣,不知其何意,但还是动了动翅膀,露出腋下的两个百宝囊来。

        肖逸一把抢过尸仓的百宝囊,打开袋口,心念一动,通天剑赫然出现在手上。

        立时,肖逸感到一种久违的气息,信心大增。浑厚的五行真气瞬间注入剑内,激发出前所未有的耀眼光芒。在岩浆盖下的前一瞬间,一个巨大光罩霍然落成,将一人一雀罩了起来。

        沉重的岩浆流,令肖逸的肩头陡地一沉,而且重量还在不断加大。但此时此刻,肖逸却感到无比的轻松。

        冰雀眼神略显慌乱,镇定片刻,忽问道:“你怎知百宝囊中有仙剑?”

        肖逸徒叹道:“这仙剑本来就是我的,被尸仓抢了去。”

        冰雀道:“难怪你一直跟着我不肯走,原来是想找机会拿回仙剑。”

        肖逸笑笑,并不着恼,因为他感觉到冰雀的语气与过去明显不同,是在故意逗他。

        静了片刻,冰雀语气一变,竟冰冷地问道:“刚才你分明可以逃走,为何要回头来救我?”

        肖逸不明白其语气为何变化,心道:“难道我救你还错了吗?”本想说“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救过我,我自然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但是感到剑上传来的压力愈来愈大,渐渐接近自己的极限,心想说不定今日就要葬送于此,何必再那么拘谨,于是放浪形骸,随口道:“男人保护女人是天经地义之事。凡事都应该男人挡在前面,让你一个女人独斗炎魔,我却坐上观,已然极没面子,这时再逃了,还怎么算一个男人?”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冰雀怔怔说不出话来,心中反复地想着“男人、女人”两个词,万年岁月里,她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一个女人,更没有想过自己需要男人来保护。

        “在他眼里,我竟然是一个女人?”冰雀感到既好笑,又好奇。心中奇怪,自己不但不因为他说自己是女人而恼怒,反而有几分窃喜。恍惚间,她感觉眼前这个瘦小的背影竟是如此高大,心中不由想到:“这就是男人吗?”(未完待续。)

  https://www.abcxs.com/book/377/1205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