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九州造化 > 第263章 父母

第263章 父母

        玄悟真人道:“当时,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谁也想不到,世间竟有人能驾驭龙魂。龙魂之威,岂是凡人所能抵挡。鬼谷子首当其冲,登时受了重伤。这也是鬼谷派天生对魂灵之物有所抗力,若不然,那一击便可要了他性命。”

        邹忌等人还是第一次听说龙魂的威力,顿时惊得呆了。

        玄悟真人继续道:“龙魂击退鬼谷子后,随即便冲着贫道而来。贫道见逃不掉,便倾尽全力抵挡。”

        这时,玄悟真人停止了讲述,眼神中露出一丝惧色,似乎现在想来,仍觉可怖,难以自禁。

        冰雀问道:“你可是在这一击受得不治之伤?”

        玄悟真人点头道:“那种力量之可怕,贫道难以形容。当龙魂接近贫道时,那股威压已令贫道心中胆怯,一心只想放弃抵抗。龙魂袭击时的感觉,贫道已全然忘了,只是意识恢复时,贫道已被击出了百丈之外。遥看着,孔门之人,一个个被撞飞出去。最后,那龙魂突然失控,向着那女子飞去。”

        “啊?”静姝忍不住一声惊呼。听到儒家夫妇之事后,静姝深深被吸引,心境随着二人处境而上下起伏,再难保持那冰冷之态。

        肖逸只觉心中没来由地一痛,如受重击,忙抬手捂住了胸口。

        玄悟真人道:“贫道只听到那女子痛叫了一声,便弯下腰去,并未被撞出去。这时,鬼谷子已恢复过来,冲着贫道而来。贫道顾不得再看,忙祭出一件飞行灵宝,赶快奔逃。”

        “当时,贫道已是强弩之末,全靠随身所带的丹药支撑。出了冰刹海,贫道原想到杂家求救,可是没奔多久。就道力枯竭,速度大降,被鬼谷子越追越近。贫道眼看无望,只得掉头朝衡阳山而来。”

        “衡阳山洞府。乃是九幽之地的门户,其内阴阳交感,对研习太极之道甚有裨益。贫道常年进出冰刹海,便将此洞经营为一处修炼之所。同时,布下了太极五行之阵。以封印炎魔之气外漏。想不到,这封印之阵,却成了保全那天地灵宝的关键所在。”

        “天可见怜,就在鬼谷子即将赶上时,贫道终于遁入洞中,启动了封印之阵。鬼谷子学究天人,精通数家之法,只是过于功利,对五行阵法这等耗神颇巨,却用处不大的学问涉略较少。研究不深。他在洞外守了数日,计策用尽,终于任耐不住体内伤势,忍痛离去。”

        诸人听到鬼谷子离去,那天地灵宝得以保存,都不禁松了口气。

        林月河突然道:“听真人的意思,那天地灵宝是否就在伯阳画府中?”

        玄悟真人耐人寻味地微微一笑,道:“小友何必这么心急?你来此的目的,贫道自知。待贫道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后,自然会告诉你灵宝现在何处。到时。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取走了。”

        林月河“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肖逸从林月河、邹忌、静姝三人脸上依次看过,忖道:“难道他们是为了那灵宝而来?以他们的修为,得到那灵宝又有何用……”正思索时。静姝忽地回望了一眼。他顿时挪开目光,脑中一阵恍惚,便忘记了刚才想到了何处。

        这时,听玄悟真人道:“其时,贫道已命悬一线,到了无法自救的地步。那时。贫道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出洞来找杂家救援,只要杂家长老出手,贫道或许还能保住一命。但是这样做风险太大,即便鬼谷子不去而复返,杂家之人也十分靠不住,只怕性命不保不说,反而将灵宝拱手送给了杂家,徒惹是非。”

        肖逸想起尸仓的嘴脸,便认同地点了点头。

        玄悟真人继续道:“第二,就是耗尽心血炼化伯阳画府,保留一缕残魂,将灵宝之事传承下去。这样,贫道虽必死无疑,但是可保灵宝不被不轨之人夺去。”

        无疑,玄悟真人选择了后者,甘愿为了九州安危而作出牺牲。

        诸人顿时肃然起敬,一向好动厌静的邹忌此时也安静了下来,眼神中满是敬意。

        尽管玄悟真人的一些所作所为,颇具争议,为人所诟病。但是最终,他为九州献出了生命。至此,还有什么不可原谅呢?

        冰雀作为守护冰刹海的妖王,对玄悟真人的选择最为理解。此时,她心中对玄悟真人的不满早已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是无声的叹息而已。

        故事到此结束,可是诸人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复。冰雀暗自轻叹道:“或许,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肖逸则怔怔地望着玄悟真人,希望能多讲述一些事情,但是玄悟真人已然没有再讲述的意思。他试探地问道:“敢问真人,那儒家夫妇就是……”问到此处,竟不敢再问下去。

        玄悟真人点头道:“那对夫妇应该就是你的父母。”

        肖逸顿时激动万分,情难自禁,感到又是高兴又是悲痛。高兴的是,多少年来,这时第一次从旁人口中听到父母的消息。即使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但是得知父母过去的事迹,同样能感受父母的存在。悲痛的是,父母有难之时,自己只能静静地听着,暗自感受那份无助。

        良久之后,肖逸才从思念中缓过神来。回思刚才玄悟真人所讲的关于父母的每一点细节,虽然形象十分模糊,但是相对于静姝、邹忌、林月河三人来说,肖逸已然知足。

        听了玄悟真人的死因之后,肖逸终于明白玄悟真人为何不愿意告诉父母的名字。不过,他心中也不着急此事。父母修为不俗,又带走了儒家的负屃印,只要向老人一打听,便可问得出来。他心中打定主意,出去之后,先到儒家一行,期望多了解一些父母的事情。

        他从没敢想过,父母会是修真练道的儒家之人。至今想来,难怪自己一遇到儒家之人,就会由衷地喜欢,愿意与其结交。也难怪,自己初见长阳真人时,长阳真人会询问自己是否到过青州云云。

        突然,肖逸精悍道:“真人为何一见晚辈,就能断定晚辈就是那夫妇的儿子?”

        玄悟真人笑道:“常言道,子随母相。贫道一看到你,便能联想到那一对璧人来。”

        肖逸一愣,迟疑道:“难道就因为此吗?”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有一个声音,道:“你体内的藏着负屃之魂,这理由还不够吗?”

        “负屃之魂?体内?”肖逸顿时大惊失色。(未完待续。)

  https://www.abcxs.com/book/377/1206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