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九州造化 > 第717章 复杂

第717章 复杂

        静姝闻听肖逸要邀自己隐居,内心自然甜蜜之极,呢喃道:“但愿诸事顺利……”

        肖逸感受到其情意,颇为感动,情不自禁便伸手抓向对方纤手。

        在光阴之阵时,二人早有肌肤之亲。但是由于关系不明,并无非分之想。此次是肖逸第一次主动而为,静姝不由得一惊,本能地往后一缩。但肖逸出手甚快,已然抓在手中。

        静姝登时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肖逸见其娇羞之态,内心一荡,深情道:“静姝……”可是,刚叫了一声,却又戛然而止,神色倏然一变。

        静姝看到其神情有异,忙问道:“怎么了?”

        肖逸低头看着其如葱似玉的纤手,眼神中充满了迷惑,随即又抬起头来,凝视静姝,直想看到其内心去。

        片刻之后,毫无所获。但眼神中疑云更重,忽然问道:“我二人只顾逃出青州,也不知邹忌师兄去了哪里?当时走的急,我倒忘了。”

        静姝纤手突然变得冰凉,忍不住低下头,道:“邹忌师兄修为不弱,足以自保,无须我们担心。”

        停顿一下,忙岔开话题道:“季逍仙与我们有一份约定,在约定未完成之前,不会对我们不利。”

        肖逸道:“什么协议?”

        静姝道:“帮他打听一个人。”

        肖逸道:“什么人?”

        静姝道:“一个(下)阴界女子,唤做柳香影。”

        “柳香影?”肖逸登时想起头挽高髻,身着流仙裙的绿衣女子来,随即心头一颤,问道:“难道与表兄相恋的异族女子是(下)阴界的柳香影?”

        静姝颔首道:“季逍仙虽未明说,但是从其关切的模样来看,应该不错。”

        肖逸怔怔,一时思绪紊乱,不知该说些什么。若非静姝亲口所说,他委实无法将季逍仙和柳香影联系在一起。

        静姝又道:“那神武所中的蛊毒也是来自(下)阴界,由此可见,季逍仙与(下)阴界关系匪浅。”

        肖逸惊道:“你的意思是,是表兄给神武大人下的蛊毒?”

        静姝道:“除了他,还能有谁?神武乃是中立之人,不偏向任何一方。他守在洞府之外,理当第一时间赶到洞内。可是,偏偏在关键时候蛊毒发作,难动分毫。”

        肖逸仍有些不信道:“为何不是季宏仁所下?”

        静姝道:“神武虽然中立,但是尽心尽责,季宏仁并无下毒的理由。而且,以之前局势来看,季宏仁稳操胜券,根本不怕有人逃脱,更不会惊动神武。所以,季宏仁没有下毒的动机。”

        顿了顿,又道:“试想当日情形,谁才是最终的获利者?若是神武入洞,季逍仙还如何弑父?即便得手,背负了弑父罪名,又如何去争门主之位?”

        听其分析的有理,肖逸愈发感到儒家内部错综复杂,一时理不清楚。而后叹了一声,道:“但愿表兄能将这些心机都用在正道上。”

        沉默一阵,肖逸忽然微微一笑,道:“既然儒家一切安好,我们还是赶快逃命去吧。”说着,已站起身来。

        静姝关切道:“你不要先运功疗伤吗?”

        肖逸道:“此地应是青、徐边界,尚不安全,我们还是入了徐州,再行休息吧。”

        静姝嗔道:“他们追来又能怎样?你身体要紧,不可逞强!”

        肖逸哈哈一笑,道:“我可没有静姝那么高的修为。”说罢,已御空而起,向着南方继续行进。

        静姝一愣,望着肖逸的背影,眼神突然复杂起来,有担忧、有害怕,更多的还是不舍。

        一路南下,很长一段时间内,二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十分沉闷。

        徐州位于九州正南,北靠青州,西凭豫州,南接扬州,东临极恶海,既有连绵不绝的山脉,又有浩浩汤汤的大河,还平坦如砥的海滨,汇聚海陆特色,兼具南北风貌,景色优美之极。

        此地乃墨家所在之地,其城防建筑独一无二,堪称一绝。只见一座座小城森严而立,城墙既厚且高,不仅分内城、外城,还设有瓮城,防御之强,令人咋舌。

        而且,这些所谓的小城,在其他州内,只不过是一座小镇而已。

        世人皆称墨家善守,今日一见,方知所言非虚。

        但见肖逸径直从小城上方飞过,静姝忙叮嘱道:“墨家防御极其厉害,我们还是绕行为宜。”

        正说话间,忽有一只响箭冲天而起,速度极快,直从肖逸面前穿了过去。

        肖逸当即站定,向下望去。

        对方以响箭来射,又只是阻挡前行之路,显然并无恶意。

        这时,城内已飞起一人,高声道:“二位道友来自何方?欲往何处?”

        来人年纪不大,脚穿草鞋,衣衫破旧,十分简谱,腰间别着一个大的袋子,一看是墨家弟子。

        肖逸知墨家弟子正直,心中甚为敬佩,忙恭敬道:“我二人乃儒家外门弟子,为增加阅历而来,信步而游,并无目的之地。”

        此时他又换了一身崭新的儒家服饰,谎称儒家外门弟子倒也贴切,而且儒、墨二家关系融洽,儒家弟子好游,到徐州游历应是常有之事。

        那墨家弟子谨慎地大量一番,又问道:“敢问二位道友怎么称呼?”

        既然决定隐姓埋名,肖逸早已想好了假名,便道:“在下姓沈,单名一个易字。”而后指着静姝道:“这位是在下的伴侣,姓苏名静。”

        沈易与申逍逸相比,不过是取其谐音,又去了逍字。苏静,静姝,只是简答地颠倒了顺序。

        如此变换虽然简单,但是无心之人闻之,也并不容易联想到他们原来名姓。

        那墨家弟子不疑有他,抱拳道:“原来是沈道友和苏道友,幸会,幸会。”

        肖逸也忙抱拳回礼。

        在二人说话之际,静姝却怔怔地望着肖逸侧脸发呆,眼神中有些疑惑,又有几分欢喜。

        那墨家弟子道:“在下不过是守城小卒,名姓不足挂齿,不提也罢。”随之又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之事,算是盘问过了,最后叮嘱道:“最近边海一代不太平,二位道友若是游历,最好不要远离边海,免得受到不必要的损伤。”

  https://www.abcxs.com/book/377/5428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