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红楼之邢氏威武 > 152、第一百五十二章

152、第一百五十二章

        邢氏和凤姐儿现在是真后悔跟着来瞧,  贾宝玉这个龟孙子,  不论男女,  跟谁不好,满府的小厮们也不是没有志趣相投的,  怎地偏就惹上了堂堂郡王爷!

        若是真的看对眼儿了,  你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怎么胡闹不行!作何要带上满府的人到这等尴尬的境地?

        贾宝玉这么多年了,  真是对自己一点数都没有!

        北静郡王是什么人,人家有圣人的恩宠在身不说,  他本也就不需要实权,只安安分分地在这郡王的位子上招猫逗狗就可富贵一生了。说不得他如今闹出这样一番荒唐的事出来,反而更加能让圣人对北静郡王府放心,这以后路只会更加平稳。

        而贾宝玉就不同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荣国府已经没落了,  就凭他身上那个五品的虚爵,只怕下一辈就得沦落到于一般富裕人家无二的境地。

        可是他偏又是整个荣国府的希望,那么他要么从文参加科举,要么从武去军中搏杀。

        现下,  本就没甚希望的科举一路也彻底断送了。因为读书本就讲究个“清贵”二字,今日之事,哪里能瞒得住?那些刚直了一辈子的考官怎会青睐这等有辱斯文之人!

        再说从武,  贾宝玉肩不能扛手不能挑,  不管是贾母还是贾宝玉自己压根儿就没有从军的打算,

        而大老爷对待他的态度也与宁国府不同,毕竟贾氏一族是宁国府承嗣,  贾珍父子若犯了罪,全族都得被连坐。且贾珍父子一点都没有辜负“纨绔子弟”这称号,实在荒唐过头,要他们不犯事是不可能的。所以若想顺顺利利地在朝堂上有所作为,宁国府里的混账们,贾赦必须得管。

        可是贾宝玉不一样了,他只是不成器,惹出的祸事也逃不出儿女情长那一套。顶多就是在荣国府里兴风作浪,没那个胆量也没那个本事惹下来塌天的大祸,所以大老爷是压根儿就没打算管他的。所以,从武之路也宣告失败。

        如今贾宝玉算是彻底完了,贾母一向都相信他聪慧到不用读书就能有状元之才,将来的造化必定位极人臣,又总盘算着让家里的女儿们给他找外挂。现在好了,女儿们没有让她失望,只是作为唯一希望的贾宝玉完了,荣国府也完了。

        贾母根本承受不住这般大的打击,所以这次是气急攻心,实打实地晕倒。

        虽然跟来的人不多,但是总是有瞧见的,今日不要说贾母了,就连邢氏和凤姐儿都想狠狠地把贾宝玉这头猪给撕碎了。

        只幸好这贾宝玉是个男的,若是个姑娘,不但累及族中未嫁的女儿,便是已经出门子的姑奶奶们,都得受到此事的波及,真是害人不浅。

        只盼那些已经撤走的哥儿们看在对方是王爷的份儿上,能管住自己的嘴巴!尽管希望极其渺茫,因为这等的风流韵事,最是惹人非议,便是没有也要捕风捉影的,更不要说这是实锤。

        瞧着屋子里晕倒的贾母,以及紧跟着贾母昏死过去的王氏,再看看床榻上到现在还未醒来的倒霉鸳鸯贾宝玉和北静郡王,真是乌泱泱的一片浊气熏得人心情烦躁。

        院子里闹出了这般大的动静,二人却依旧没有苏醒的痕迹,看来恐怕不只是醉酒那么简单。但是不管是不是被人算计了,如今这种局面已经造成,邢氏也懒的上前求证,再说这也不关她的事。

        把这里交给秦可卿后,邢氏和凤姐儿便匆匆地往返回了前厅,这次是真的静悄悄地使人告诉了老北静郡王妃后院发生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老郡王妃居然如此稳得住,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只悄悄地让自己身边跟着的妈妈去处理了。

        这会子各家的马车也陆陆续续地调过来了,邢氏现在真怕还会再发生什么冲击三观的奇事,便赶紧打发尤氏安排人送客。

        今日众人瞧了好一出热闹,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那贾宝玉到底干什么去了,但是刚才那帮跟着去的哥儿们一个个都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别看他们现在咬紧了牙关什么都不肯说,等到私底下可就不一定了,再找个机会问问他们便是。

        眼下是没什么热闹可瞧了,所以客人们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就散的差不多了。

        就连老北静郡王妃都带着儿媳妇随着大流走了,不知情的人丝毫没有瞧出了有任何异样。邢氏和凤姐儿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当年同是出身相近的闺中密友,人家就能做王妃,而贾母就只能嫁给当时还前程未定的老国公爷了。

        未几,尤氏便过来告诉邢氏她们,一刻钟前花姨娘拼死诞下了一个男孩儿,只是大人和孩子都不太好。只怕花姨娘以后再也不能生了,至于孩子嘛,不是足月诞生的总是瘦弱的紧,若是以后养的精细兴许还能保住。

        不过他一个庶子,又生在了这样一个让人记忆深刻的夜晚,谁会对他上心呢?以后怕也是艰难。尤氏自己就没有子嗣,稚子总是无辜,听闻这么小一个孩子遭了这般的罪,心里也是酸涩,只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凤姐儿便说:“不若还是把此事交给弟妹办吧,她已经过了门,是正经的贾家奶奶,咱们到底都是外人。”

        即便知道宝钗不值得同情,但是遇见今天这样的场面,同样身为女人,凤姐儿的心里也不免有些可怜她了。

        不过花姨娘这孩子,只怕宝钗早晚都得接手,倒不如趁着今晚局势一团糟,迅速出击,将整个荣国府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尤氏根本没有什么主见,听凤姐儿这么说,又见邢氏没有意见,便迅速去寻宝钗了。

        闹到了现在,已经到了深夜。大夫来瞧过了贾母和王氏,都说这一个年岁太大,一个身子早就亏空,如今结结实实地受到了个大惊吓,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邢氏现在真的非常无语,就算分了宗,可是贾母总是贾赦血缘上的亲母,她倒下了,自己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日后难免令人指摘。

        无奈之下,便只好让人把几个孩子们先送回去,只留下凤姐儿与她在这里陪着。

        她们婆媳两个臊眉耷眼地坐在荣庆堂,守着这两盏不省油的灯,真是不知道她们到底图的什么啊!

        其实若说她们有多恨贾母,那倒也没有。老太太偏心起来大多是不讲道理的,贾赦从小就没有养在身边,不亲近也是常理。如今这老太太生死未卜地在里面躺着,只能怪她自己眼光太差,只是看着一条生命就这样在慢慢地流逝,心里总归有些不落忍。不管什么时候,她们总是没想过要贾母死的。

        至于王氏,那就只有“活该”两个字送给她了。若不是邢氏怕沾上因果,凤姐儿又愈来愈看的开,早就下手neng死她了。

        约摸半个时辰后,宝钗来了。这会子她已经换下了大红的嫁衣,只身着一身家常的杏色菊纹罗绸的袍子,脸上无悲无喜,还是往常那般端庄又和善的神色,与二人请安过后,便进去瞧了一下贾母和王氏。

        说实话这两个人现在的状况非常地不好,贾母是出气多进气的少,而王氏则满脸的青白色,瞧着怕是马上就要驾鹤归西的样子。

        宝钗心中其实已经火急火燎的了,倒不是她多么关心这二位,只是若今日她们就这么去了,自己身上难免会留下克夫的名声,这是她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尤氏并没有对宝钗瞒着贾宝玉做下的好事,毕竟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任谁都会想要多帮一把宝钗吧。大婚当日就碰到了这般千年难遇的破烂事,尤氏原先总抱怨贾珍在家时自己活的不像个人样儿,如今再看看宝钗,突然就觉得自己比起她来还是强上许多的。果然,幸福感都是比较出来的。

        不过与尤氏预想的不同,宝钗听完后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只是吩咐人把花姨娘的孩子抱到自己的院子里,又换好了一身衣服,甚至还有心情用了些点心,才来荣庆堂瞧这上头的两层婆婆。

        这一系列的反应,让尤氏在一旁瞧的都惊呆了。暗想这新进门的宝二奶奶可真不是一般人,自己的道行与人家一比,简直不够丢人现眼的,原本准备好的长篇劝慰的话也只干巴巴地说了几句,便马上离开这里去帮自己的儿媳秦氏打扫战场了。

        她只怕自己再待在这里,会显的自己更像是个二傻子。

        至于贾宝玉,宝钗根本就没打算去看,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身边的莺儿派过去,让她今晚去照料贾宝玉吧,别让他死了就行。等路过金姨娘的院子时,还顺手就把她的院门给锁上了。

        宝钗早已打听好了,公爹贾政因着儿子大婚,请了好几日的家,这几日都不用当值的。

        看着宝钗这表面上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知为何,邢氏和凤姐儿竟十分想笑。邢氏自持身份,也就在心里乐上一乐,而凤姐儿则轻轻地笑出了声。若不是顾忌着贾母,只怕她现在就要满地打滚儿了。

        宝钗的脸上终于起了变化,对凤姐儿说道:“凤姐姐,您声音小一点。这府里的下人们可都不是一般人,若是被人听见了,指不定明日外头要传出什么话来了。”

        凤姐儿说道:“这不打紧,只是你还在这里待着做什么?既然知道这些下人们不一般,为何不趁着今日赶紧处理了?”

        宝钗做人向来留三分,不过见凤姐儿如此坦白,她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了,便叹了口气,说道:“谁说我不想呢,只是我今日才来,娘家又帮不上什么,真是有心无力。”真是好可惜。

        凤姐儿笑了,有这个心就行,说道:“你瞧你,我以为你多明白的人呢。现在整个荣国府,只有你这么一个清醒着的能上的了台面的正紧主子了,过了今晚谁知还有没有这样的大好时机。我若是你啊,就去求叔父和婶婶帮忙,再不济家里铺子上的伙计们总是有把子气力的,绑上那等刁奴,明日一早全送到崔大人处还是可以的。”

        宝钗听完眼睛一亮,但是马上又把心里的躁动给按捺了下去。因为,这法子着实冒险了些。一来让外人插手自家事本就理亏,二来她手里并没有这些奴才们的罪证,更不可能连夜就翻出来,三来荣国府的奴才们刁钻跋扈,恐怕不好处理。

        只是又实在不忍心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便将她的顾虑一一说出来。

        凤姐儿道:“这怕什么,你只死死地将你的身份站住了,就说那些刁奴是办事不利也好,偷盗了东西也罢,主人家发落奴才还是不是常有的事。若是不好往崔大人那里送,你就只管叫了人牙子发卖。至于这些狗杀才们的身契,定然在老太太的手里,只是如今她能不能醒还未定,能不能拿到手,就看你敢不敢了。左右今日荣国府已经将自己的脸放在地上给人踩了,怎地你还怕闹出更大的动静嫌丢人现眼吗?叔父和你铺子上的伙计们都只是靠山,吓唬人为主,并不用真正插手,你只管从府里挑选出得用的就行。你放心,躺下了这两个,府里惯有那见风使舵的,还怕到时没有人帮你吗?”

        这可就是在教宝钗在荣国府里造反了。

        邢氏在一旁坐着没出声,事实上,她们的确希望薛宝钗能接手了荣国府。毕竟薛宝钗的脑子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清楚的,并且是个非常识时务的人。虽然她有青云之志不假,可惜不同于贾母与各处的牵扯比较深,宝钗除了王子腾,就再无别的门路了,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若是她能握住了荣国府,邢氏便再也不用担心,荣国府与夺嫡沾上关系了。再有一层考虑,便是这府中乌烟瘴气和臭到大街上的名声也能有所改善了。毕竟他们贾宅出身荣国府是不可辨驳的事实,最近荣国府出现在京城热搜榜的频率太高,说实话他们真的不想再被动地凑这种热度了。

        方才听了凤姐儿的一番分析,宝钗的神色已经开始松动了。虽然这么做非常地不地道,可是一旦错过了今天,或许哪怕是贾母驾鹤西归了她都不可能真正地握在荣国府。

        不过毕竟薛宝钗还是很守规矩的人,一方面是她十几年来一直坚守的规矩体统,另一方面是巨大的利益诱惑,这思想斗争还是相当激烈的。

        邢氏和凤姐儿倒也不逼她,相信她不是任凭机会白白流失的人。

        只不过,薛宝钗还没决定好,便听外面的人说李纨来了。

        邢氏一笑,对薛宝钗说:“你瞧,若是你还未考虑好,只怕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就要拱手让给别人了。”

        薛宝钗错愕地一抬头,大嫂子一向安分守己,怎么也有这样的心思吗?

        迎着宝钗的目光,邢氏说道:“我听说兰儿读书一向十分上进,是个可造之材。宝玉算是彻底毁了,你说将来荣国府还能靠谁呢?还有,你不觉得这会子她来的真的一点都不晚吗?”

        没错,邢氏几乎可以断定,今日之事应与李纨脱不了干系。

        毕竟整个荣国府,谁会这般恨贾宝玉呢?恨到不惜得罪北静郡王府,也要斩断他的一切出路!除了贾兰之母,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她猜测,只怕王氏也是李纨想办法弄出来的。为的就是把王氏送到贾母的身边,好让两婆媳互相撕咬,就算不能将这场婚礼搞砸,那也得让贾母再也分不出心思去关注别的事情了。

        而花姨娘,她筹谋宝玉姨娘的位置多年,又费尽心力才在府中经营出了“忠厚贤良”的名声,一个健康的孩子又是她立身的根本,不会突然脑残到选择今日生产的。那么,谁会这么毫不犹豫地对贾宝玉的孩子下手呢?

        至于所有的马儿都突然出现了状况,那就更明显地是人为的了。虽然府中掌家的是金姨娘,但是她无子,且也不傻,贾政年高,她到底能不能有孕还未知呢,就这么贸贸然地把贾宝玉搞成这样,以后她自己无人奉养也得吃尽苦头,所以也不可能是她。

        那么剩下的人里面,就很明显了。

        薛宝钗在荣国府居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又曾下功夫了解过内情,当初金姨娘掌家之前李纨也曾管过一段时日的。她向来不缺宅斗这根劲,邢氏不过稍加提醒,便明白了过来。

        于是,宝钗强装镇定的面庞再也稳不住了,只是多年的隐忍她早已学会了克制。好啊,我从未想过把你当做敌人,你却送我这么大一份新婚惊喜,可是当我是泥捏的吗?

        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宝钗向邢氏二人行了一礼,算是先简单地谢过。然后转身就迎了出去,她要好好地会一会这个自己忽视了多年的隐形人。

  https://www.abcxs.com/book/45995/27068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