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红楼之邢氏威武 > 153、第一百五十三章

153、第一百五十三章

        李纨进来时,  见宝钗竟站在门内,  一张端着秀丽的脸上正挂着笑意看着她,  仿佛是特意在此等候她一般,叫她的心里不自觉地生出些不自在来。

        她倒是没料到宝钗回从新房中出来,  毕竟贾宝玉今晚是不可能去掀盖头了。这新娘子没揭盖头怎能随便出来?她也不怕失了礼数?果然是商户之女,  再往自己脸上贴金,  也与书香世家比不得。

        不过,这个弟妹虽然年纪尚小,  却向来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她一定要想办法让宝钗回到自己的房里,免得横生枝节。

        李纨上前拉住了宝钗的手,状似心疼地说到:“我的好妹子,  今日真是吓着你了吧。虽知道你素来是个有孝心、懂礼数的,  只是今日是你的好日子,可不兴在这里待着的。这天也不早了,你头一日到了咱们家,不能让你受了委屈。老太太、太太这里有我呢,  弟妹累了这一日,还是早早地回去歇下了吧。再者宝玉那里,也离不得你。”

        宝钗听她当面这一套,  心中暗恨,  想到今晚势必要扒下她这层伪善的皮,便敛住了笑容,将手抽了回来,  回道:“我既进了门,就是一家子人。大嫂子这般客气,瞧着这是把我当外人呢。嫂子漏夜而来,还是先去看看老太太、太太吧。”

        见她这般态度,李纨就知道这宝钗今日怕是劝不回去了,也罢,左不过她一个刚过门的新妇,还能翻出什么样的浪花!便说道:“说的是呢,不知老太太、太太现下怎么样了?那妈妈来的时候,可是将我吓坏了,不知大夫可是怎么说的?”说着便往里走,又瞧见了邢氏和凤姐儿竟坐在外室,这就又是她没料到的了,但既然碰上了面,也只好上前见了礼。邢氏并没有多余的话,十分善解人意地请她先进去瞧瞧贾母和王氏。

        进了内室,只见贾母和王氏各躺在一张床上,二人大限将至的模样也着实将李纨吓了一跳。那王氏死不死她并不在乎,只是却万万不想老太太这么早就离世的。

        李纨所做的种种目的,不过就是为了能让贾母放弃贾宝玉这个废物,转而全力支持贾兰而已。若是贾母死了,谁还会为她们母子筹谋,为兰儿铺路?她的娘家父亲早就过世了,嫂嫂们又嫌她晦气,早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再者李家这几年也落魄不少,便是帮也帮不上什么大忙,贾母一朝去世,谁还有那关系能让兰儿借光?她又还能去依靠谁?

        想到这里,李纨心里只觉十分地悲戚,不免在心里又骂起了自己那早死的丈夫,狠心地留下他们娘儿俩在这个花团锦簇的荣国府里受尽了委屈,如今还要自己亲自筹谋,可是纵然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到头来还得依仗着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妇!直到一旁的宝钗把自己的帕子递了过去,李纨这才发觉,原来自己竟不知不觉地落了泪。

        宝钗道:“嫂子这般孝心,待老太太、太太醒了若知道,定然十分开心。”

        李纨说:“好妹妹,你快与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今日是你与宝兄弟大喜的日子,老太太、太太早就盼着这一天,整日喜的饭都能多吃两碗,这几日的精神也是足足的,怎么这好端端的就晕了过去呢?”

        宝钗很是瞧不上她这番装模作样,宝玉的事情在表面上反正是要瞒着的,李纨若不想暴露自己,这会子她就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宝钗便也不提起这茬,只说:“嫂子也不知道吗?我也是刚来,一听说了老太太、太太晕倒了,便也只好顾不得规矩,不怕大嫂子笑话,连盖头都是我自己揭下的,就急匆匆地想要跑过来瞧瞧,这其中缘由本还想问问大嫂子呢。”

        听宝钗这番话下来,李纨的心稍微放下了些。她今日基本都不在前面,只派了几个丫头盯着,虽然知道邢氏和凤姐是跟着贾母去寻宝玉的,但是从刚才宝钗的神情上来看,确定应是没有将这种事情告诉宝钗的。也是,大房的凤姐儿与宝钗虽是亲戚,听说却并不亲厚,哪里能将这等伤及颜面的话当面说与她呢?

        这便好,现在虽然老太太和太太都倒下了,但是府里的一切情况都还尽在掌握之中。想了想,便跟宝钗说道:“怎不见宝玉?”

        宝钗说:“我也不知,已经派人去寻了。”

        李纨始终觉得宝钗今日有些不对,想再度把她劝回,便说:“弟妹也着实累了一天了,还身子要紧,不若早早回去歇下吧。我是个不中用的,以后咱们荣国府就看宝玉和弟妹的了。说句不中听的,你若是有个好歹,岂不是叫我也没了指望?只是这却是我的真心话了。至于老太太和太太这里你只管放心,若是有什么,我便使人去叫你。”

        宝钗抬起眼皮,对李纨说道:“大嫂子说的是,外面确实还有许多事情在等着我做。老太太和太太这里,就烦与大嫂子照料了。”

        刚才一瞬间,李纨仿佛在宝钗的眼中瞧见了不屑和嘲讽,却又听她语调平和,便觉得莫不是自己的错觉。见她被自己劝走了,李纨的心中便也觉得安定了些,不然她总觉得今晚一定会有些不可控之事发生。

        宝钗转头便走,邢氏和凤姐儿也跟了出来,等站在门外,宝钗故意对一干伺候的人大声道:“大嫂子孝心可鉴,老太太、太太病重,亲自衣不解带地照料,你们务必好好配合她。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什么吃的用的,都提前备好了,万不能累的大嫂子还得分出心来使唤你们。若是叫我知道有哪个偷奸耍滑的,连带着老子娘一家子老小全发卖了出去,必饶不了你们!”

        李纨听着这话不对,心中一慌,便想追出来问个究竟,却没想到门却打不开了,仔细一听外面竟然落了锁?!知道宝钗就在门外站着,她拍门呼喊道:“这是怎么说的?弟妹作何要锁门?你要干什么?鬼迷了心窍吗?要反了天不成?”

        宝钗说:“大嫂子,容我提醒您一句。凡事话可不能乱说,这罪名太大,我一个刚进门的新妇可承担不起。不过是大嫂子全身心扑在了老太太、太太的病上,定要一眼不错地瞧着她们醒来罢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嫂子着想,怕您反而不顾自己的身子,再倒下一个可怎生好?您在这里只管放心,兰哥儿那里,我这个做婶娘的,必不会亏待了他就是。”

        李纨一愣,宝钗竟是知道了?这不可能,她怎会知道?这事她做的很干净,根本不可能露出马脚,就算她去查,可宝玉今日喝了那么多的酒,谁递过去的都有,根本不可能查的出来!

        至于她听说了跟宝玉有首尾的竟是北静郡王后,也是吃了一惊。本来她安排的是个十分清秀的小厮,怎地竟换成了堂堂郡王爷。她也是确定了前头没有任何风言风语后才出来的,没想到宝钗不过刚进门第一天,就敢与自己撕破脸皮?这个向来算一步走一步的弟妹是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胆子的?

        这小蹄子怕是疯了,竟敢做出这等闻所未闻之事。不行今晚若是被她困在这里,一定还会发生什么她接受不了的事情。李纨开始疯狂地敲打这门窗,嘴里不住地叫骂着。

        只是宝钗说完之后,确实不管还在一直在叫嚷着拍打门窗的李纨了,叮嘱了看守的婆子和小厮们一定要将门守住,转身就走到了外面。邢氏和凤姐儿在旁边目睹了全程,知道宝钗这是下定决心了。

        的确是这样,宝钗决心今晚还就堵这一把了。天地不仁,什么守规矩重体统全都抛到九重天外去,君不见,大房一脉能过上如今的日子,不就是拿出了魄力,能豁的出去吗?如今这机会摆在她薛宝钗面前,不抓住恐怕这辈子都睡不踏实了。

        其实同样作为荣国府的媳妇,在对待贾母的问题上,宝钗和李纨还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李纨相当于是孑身一人,离了贾母这个现任荣国府实际上的掌舵人,她和儿子贾兰再无任何门路。到那时,除了还算有些银钱,将来在科举仕途上就与出身寒门的子弟几乎无甚差别了。

        而宝钗就不同了,她到底还是有舅舅王子腾在的,就连如今的贾母也比不得王子腾能带给她的助益大。所以,只要贾母今年不死,那么对宝钗来说就无所谓了。若是老天有眼,不但去了一个老太太,顺便还带走了太太,那宝钗可是半夜都要笑出声来的。

        左不过如今宝玉仕途虽无望,但是好歹还是有爵位的。再说了,只要有舅舅在,再去求一求大房一家,搞不好就会出现转机呢?就算贾宝玉彻底完了,可她将来还会有儿子,丈夫贾宝玉都不如自己的儿子可靠。而她的儿子,总是会有人帮的。就算将来舅舅年老,可是总比老太太的寿命长吧,再者宝钗也比李纨有的是银钱。与当初在家做未出阁的姑娘不同,如今宝钗嫁了人,便有了在外行走的自由,不论是薛家还是贾家,那些铺子她都能想办法插进去手。

        所以薛宝钗并不需要贾母,更不需要王氏。

        凤姐儿瞧宝钗有些走神,便提醒道:“恭喜妹子,既然已经踏出了第一步,就不该再犹豫了。”

        宝钗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便答了声“是”。然后,便让一直跟着的妈妈们开始干活了。

        邢氏和凤姐儿觉得这个时候还是避避嫌的好,便说既然老太太暂时有李纨看顾着,如今便也该家去了。宝钗知道他们不愿意掺和这等腌臜事,便点了点头,好生地送走了。

        又谢过了忙碌了一天的尤氏婆媳,将这二人也送出了门。这下子,整个荣国府便只剩下了自己人,宝钗等会子施展起来,也便宜些。

        只说宝钗,半个时辰的工夫,阖府上下奴才们的身契便被翻了出来,到了她的手上。大略地瞧了一眼,见无什么遗漏,这才放下心,只盘算着一会子该如何行事才周全。

        刚才宝钗前脚把李纨锁进了内室,后脚便着人分别去了王家和薛家。等两家来的人到齐了,她是一分钟都没有耽搁。

        除了贾政和他的一干姨娘院子里的,以及李纨、贾母房中的,阖府的下人们就都在这里了。

  https://www.abcxs.com/book/45995/273750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