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第85章:这么欠收拾,哪能那么容易让你死

第85章:这么欠收拾,哪能那么容易让你死

        江偌也是气到快失去理智,掐住他的那一刻见他变了脸色,她发完狠便快速收回手,转而抓住他的衣领。

        陆淮深是想收拾她的,但还没出手,江偌方才脸上那股同归于尽的狠意转瞬间被笑容代替,给人她刚才不过是做了个假动作的错觉。

        陆淮深皱了眉瞪着她,手仍然还是握着她的腰肢。

        两人的身高和身形都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在女性中,江偌不算矮,裸身高也有167、168左右,在陆淮深面前却显得纤细娇小。

        江偌踮起脚,仰着头,噙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他,七分虚伪,三分漫不经心和嬉皮笑脸,总之没分真心,“难道是我昨晚的话让你产生了什么误解?你这张好皮囊加上不错的床上功夫,招人喜欢不是情理之中么?江舟蔓也喜欢你啊,不也不遗余力想挤掉我当陆太么,你去告诉她不跟我离婚,你仍然养着她,让她给你当情妇,看看她愿不愿意?”

        承认对一个人有感觉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但那个人是陆淮深,江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跟他脱不了干系。

        所以江偌觉得羞耻。

        话这么说出来,陆淮深稍有好转的脸色,愈发阴沉如水。

        江偌讥笑一声收起笑意,一把推开他,目光疏离的看着他,“你就是我看我一无所有好欺负,说什么离不离婚都养着我,你不过也跟那些在外面养女人四面八方乱搞的男人没什么差别。喜欢你的女人那么多,你都养着她们啊,反正你财大气粗,养个十个八个,一周六天每天一位不重复,剩下一天还可以一起上。”

        江偌越说越忍不住愤慨,拼命想要扳回一城,疯狂羞辱陆淮深,想让他反思反思,他自己不是什么好货色,他也该为此感到羞耻,好使她从无力挣扎的沮丧中走出来。在这场博弈中,不该她一人宛如卑微困兽。

        显然,陆淮深被她的话激怒,面色铁青,狠狠盯着她,江偌见状就心想,他恐怕要指着她让她再讲一遍,她打定主意,不管后果如何,讲就讲,还要学他将人训得狗血淋头的气势,反正早已撕破脸无数回。

        矛盾永远在那里不曾消失,伤人的话和事说过做过无数遍,缝缝补补也能将就着拖着过,直到玉石俱焚那一天。

        而陆淮深上前一把扣住她的颈项,力道可不像她方才花拳绣腿那一掐,困住她的身子,掐着她脖子,阴冷凌厉的眼神带出周身的狠劲,真像要掐死她一眼,“在我跟前不识好歹的你敢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江偌喉咙发紧,身体难受和心里疲倦混杂在一起,“你掐死我算了,一了百了。”

        陆淮深咬牙道:“这么欠收拾,哪能那么容易让你死。”

        江偌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被他揽着腰抱离地面,将她轻松夹在臂弯,像抱着一张冲浪板那样简单。

        江偌大半个身子悬空,一动就失衡,只能用腿勾着他的,攀着他的肩膀抱住他的脖子就去掐他打他。

        “放开我!”

        江偌在陆淮深面前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歇斯底里过。

        陆淮深也从未像今天这样不管不顾,直接将人按在床上操弄。

        这场因愤怒为开端的性愛就像一场纯肉搏,两人都是大汗淋漓,却没一人觉得舒畅,一遍遍的,不但没泻火,反而更加恼火。

        陆淮深手臂上被她咬出血印,江偌指甲不长,但故意像猫一样竖起指甲,从上到下在他背上拉出好几条红痕。

        陆淮深哼都不带哼一声,甚至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江偌知道楼下有人,是痛是爽也不敢出声,两人像在演动作默片。

        吴婶中午做好午饭去叫楼上的人,敲了两下门,“先生,太太,吃午饭了。”

        里面没人应。

        吴婶也是过来人,之前听到两人在争吵,半天没声,隐隐猜到了什么,默默走开了。

        江偌听到外面的敲门声时,心里一紧,身体也随之做出反应,脚趾都蜷缩起来。

        江偌耻与生理反应无法遵从心理意愿,前一秒恨不得掐死对方的人,却沉沦在鱼水之欢中。

        无论是被抛向云端,还是如被沉下海水,都有种难以自拔的愉悦。

        然快意之后便是无尽的空虚,江偌为此懊恼,为此痛恨,然后反过来安慰自己,人都有谷欠,有快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但是肌肤相贴,胸膛相压的感觉,就像在进行一种仪式,沉闷的心跳,紧绷的肌肉和偾张血脉,唇与唇之间的温热,从他身体里过度到自己身体中,疯狂的挤压融合,像是要把这些以烙印形式刻进她骨血。

        江偌十分排斥。

        不管是泄愤还是泄欲,都不该上升到这种贴近精神层面的亲昵。

        江偌的声嘶力竭从床上开始就想被消音了一般,从头到尾不出声。

        结束后两人各自分躺一边,江偌裹着被子,平复着不匀的呼吸,她精疲力竭,身体和头脑都像被人掏空一般。

        身旁那人安静躺了会儿,二话不说,掀开被子起身冲凉。

        江偌躺了一会儿,稍微平复一会儿便穿好衣服,忍受着强烈的不适回到客房,自己冲洗完,午饭也没吃,让陆家的司机把自己送回家。

        这房子,她是一刻也待不下去。

        烈日当头,隔着车窗玻璃,江偌也觉得头晕目眩,她恍恍惚惚,一时竟然想不起和陆淮深是怎么吵起来的,又是怎么吵到床上去的。

        到了锦上南苑,江偌上楼前,整理一下神不守舍的表情。

        家里静悄悄,程啸在房间戴着耳机玩游戏,小姨在午睡,她呼出憋在心里的一口浊气,尽量不发出声音,自己到床上躺下,饭也没吃,沉沉睡了一觉。

        ……

        陆终南回到陆家之后,晚上给江渭铭去了个电话,说把股份交还给江偌的事情先搁一搁,事情也许还有转机,为了离婚,再事后大费周章,舍远求近,太冒险。

        江渭铭电话里附和着,转身就大发脾气。

        “什么意思?啊?那两爷孙把我江渭铭当什么了?主意是老头子自己提出来的,我答应了,他说今天去找陆淮深,这就是给我的结果?”

        一家人正好好的吃着饭,忽然间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江舟蔓不动声色地捏紧了手中的餐具,江觐看了眼妹妹,“既然老头子都说要去找陆淮深,应该不是老头子反悔,而是陆淮深不同意。”

        “太过分了!”江渭铭气得不知说什么好,嘴里就喃喃着这么一句。

        江舟蔓一直没说话,江渭铭开口说:“蔓蔓,既然陆淮深这样,我们也没必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虽说当初为了让你嫁进陆家,才早早让你接近陆淮深,但陆家会答应,不也是因为江氏能帮衬陆家么?大家本来是互惠互利,现在陆淮深分明就是不想跟江偌离婚,你可没时间跟他耗。”

        江舟蔓反应倒是平淡:“一开始我的确是因为我们三人的前途跟他开始,但我现在是真心喜欢他,就算不喜欢,但这么多我在他身上花费了多少精力和心思,凭什么说放弃就放弃?”

        江觐温和地笑,语气却泛着与之截然不同的凉意,“蔓蔓说得对,就算你得不到,也不能便宜了江偌。”

        他面不改色抿了口红酒,“既然陆终南都说不动陆淮深,那我们自己按照原计划来,就当是处理家务事了。”

        江渭铭没接话,默许了,想起一事,又冷声道:“上要跟ds总部视频会议的时候,要不是他突然现场压低价格,这笔交易已经能着手推动了。我怎么觉得他现在是在跟我们过不去。”

        江觐冷哼,江偌跟他们势不两立,陆淮深又不知不觉中偏心江偌,能跟他们家过得去吗?

        ……

        江偌周一上午刚到公司不久,被g叫进办公室,时间一长,应付这位女上司,江偌已经掌握了一些门道,至少面对她时,不再有如履薄冰忍气吞声的压抑感。

        g开门见山:“你还记得陈总么?”

        江偌一愣,有些茫然。

        g挑了挑眉,语气颇耐人寻味,“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次,你在那个会议上做翻译,你的雇主陈总。”

        江偌当时脸上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立刻掩饰过去,“还记得。”

        “ds跟他们合作谈得差不多了,最近公司要成立一个项目组过去景区那边刚建好的酒店考察,我看你对那个项目挺感兴趣的,我这边正好也需要派一个人,不如这次就你跟项目组的人一起去考察如何?”

        g的语气很随意,似乎只是交代她一件公事,与私人恩怨完全无关。

        江偌也不知道g的意思是,她从今以后就跟那个项目组了,还是考察结束后还是回总经理办公室任职。领导说得模棱两可,做下属的又不好妄自揣测,免得被领导觉得不懂眼色,你做得好自然留你,做的不好自然要找借口把你推出去。

        江偌只好先应下来。

        可有些巧合巧得她简直怀疑是不是提前安排好的。

        她前一天才应下g派给她的这门差事,第二天高随就找到她,说查到了一些关于她生父一家车祸的事。

        可能和车祸有关系的那个人,就住在江偌即将出差的城市。

  https://www.abcxs.com/book/47264/17303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