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第95章:走投无路

第95章:走投无路

        这里青山绿水,虽不如钢筋水泥的城市炎热难耐,但毕竟已是夏季,烈阳高挂,蒸烤着万物,这里又其实是四面环山的地形,难免闷热。

        江偌坐在凳子上,电扇吹到身上的风都是燥热的,此刻她无比想念ds大厦里二十度的恒温,她很想体验一下大热天小腿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但这里能坐,能挡阳,总比刚才站在山石嶙峋的山路边好得多。

        她无话找话问了句:“裴绍是从云胄市那边过来么?”

        陆淮深说:“之前已经路上了,安排其他的耽搁一些时间。”

        “其他还有什么?”

        陆淮深远眺山顶白云,答非所问,“你想快点离开?我以为你想抓住机会再从这家人这儿问出点什么。”

        “我倒是想问……”

        路上遇见的那个车主一番话,确实让江偌按捺不住想要知道更多,但是回想着章志的妻子见到去而复返的他们的反应,她又不抱什么希望。

        她们是外来人员,万一引起什么纠纷,他们就是众矢之的。

        江偌说出自己的担心,陆淮深嗯了一声,“静观其变。”

        江偌觉得他这话别有深意,“你发现了什么?”

        陆淮深侧过身看了眼坐在凳子上好奇仰头的她,“不是说了让你静观其变么?”

        江偌抿住唇,脑中想事情的时候,时不时还会想岔,画面跳到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上,反观陆淮深泰然沉稳的样子,好似事情从未发生过,也许这就是阅历。

        江偌看着周围陌生的面孔,眼里都透着好奇,以及还能听到一些讨论他们来历的细碎言语,彼时她又清醒认识到,抛开过去,不想将来,仅仅这一刻,陆淮深能让她在身处异乡僻壤的时候安心些。

        章家人忙来忙去,章志的女儿就坐在灵堂里,一会儿去烧纸钱,一会儿坐在一旁玩手机,江偌不经意看去的时候,发现那女孩子正在盯着她看,那副冷静过头的样子在稚嫩的脸上,有些格格不入,跟程啸那种少年老成又不是一回事。

        见江偌看向她,她微眯了下眼睛,有种毫不退让的意思。

        过了会儿,章全的儿子见他们面前的茶水都没有喝过,又去给他们拿了冰矿泉水。

        江偌上次有被下药的经历,也是她不敢碰这茶水的原因,尤其是在知道这里的人对他们有敌意的情况下。

        但是从车上拿来的矿泉水已经喝完了,江偌实在口渴,她拧开瓶盖,语重心长对陆淮深说:“我先喝,你别喝啊,我要是出事了,你就是我的希望。”

        陆淮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慵懒又悠闲地接她的话:“试毒还要废那么多话。”

        江偌叹息,“皇上,臣妾舍身试毒,你为何还如此冷漠?”

        陆淮深低笑一声,“爱妃,你戏太多,在后宫活不过三天。”

        江偌笑着纠正:“我是正宫,注意一下称谓。”本想在后面接一句,江舟蔓才是妃,想想这话一出,不免又是一番唇枪舌剑,便作罢。

        陆淮深目光黏在她脸上,有些深,那淡淡的笑意也不知所踪。

        江偌后知后觉刚才那玩笑话似乎也有不妥,不动声色转开脸,捏着矿泉水瓶喝了一口冰水。

        山里的天干净澄澈,肉眼可见日头迅速偏西,开始起微风。

        待得久了,听着那循环往复的哀乐,让江偌心浮气躁,早上起早了,奔波一天到现在,精神也委顿,忍不住问陆淮深裴绍什么时候才到。

        这么久了,章全四处忙活,章志的妻子也不见了人影。

        “沉不住气了?”陆淮深反问。

        话音刚落,见章全忙完了朝他们这边走来,江偌瞬间直起了身子。目光往后,却又看见章志的妻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模样战战兢兢,神色恍惚又眼露固执,站在远处盯着章全的动向。

        江偌和陆淮深坐在安静的一角,这里没什么人,说话也还算方便,章全走过来坐下,却似乎有难言之隐,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得江偌心焦。

        “章大哥你有话说?”江偌主动询问。

        章全点点头,“那个,希望你们别怪我冒犯,其实我听我弟妹那语气,心里也猜想过你们来我弟弟的追悼会,是不是别有目的,你们是不是想打听我弟弟生前的事?”

        偌表情微微一凛,随后一笑过去,“受那位朋友所托,确实想了解一些事情。”

        陆淮深一言不发,扫了眼就站在近处的章志的妻子,那做贼心虚的样子,似乎是怕章全嘴漏,乱说什么话。

        “你们有什么想问我,可以问我,我尽我所能……”

        “章全!”

        章全话没说完就遭一道粗嘎尖锐的女声打断,章志的妻子红着眼走过来,死死瞪着他,这下章全的不耐烦彻底写在了脸上。

        章全好脾气地跟江偌和陆淮深道歉,“实在不好意思,话都不能好好说一句,我先跟我弟妹商量一下。”

        说完就走在前面,径直往堂屋里走去,章志的妻子大步跟在后面。

        章志的女儿看了一眼,立刻起身跟过去,要进门的时候,被章全挡在了外面,她猛地踢了一脚房门,站在外面不走。

        房间隔音不好,外面都听得到。

        章志的妻子一改之前剑拔弩张的态度,求起人来,“大哥,算我求你了,你不要理那些人,别跟他们说话,我求求你了。”

        说完差点给他跪下。

        章全忙扶住她,和善地笑了起来,跟章志有几分相似的脸上,却陡然多了一份算计,“我跟阿志都是亲兄弟,你跟我还说什么求不求的。”

        “那你答应了?”

        “弟妹啊,不是我不答应,只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么害怕那两个人?”

        章志的妻子磕磕巴巴说:“我……我不是害怕他们……”

        章全笑着,脸上浅浅的沟壑挤得更深,他循循善诱,“那是为啥?”

        她说不出口,也不愿意说,打算一言蔽之,“就是老章惹了事,他现在人都走了,我不想再有麻烦,我就想跟崽崽安心过生活。”

        章全不依不饶,“他惹什么事了?”

        “哎呀,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章全见她嘴巴这么紧,也没了耐心继续同她周璇下去,“行吧,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但是你想让我不跟那两个人说话,我有个要求。”

        章志的妻子愣了一瞬,直觉问:“什么要求?”

        章全说:“阿志的遗产,得分我一半。”

        “你放的是什么狗屁?”章志的妻子顿时瞪大了眼,章全这话画龙点睛,她一下子就想通了,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敢情是想要钱!

        她性子本来就烈,直接骂了回去,要不是想到他是章志的大哥,她定要啐这杂碎一口。

        章全被骂,登时来了脾气,龇牙咧嘴用鼻孔出气的模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无赖。

        “万青,我现在就告诉你,刚才我就是故意跟那两个人这么说的,你看看你,心里有鬼,一秒都坐不住了吧?”章全说完,动手推搡着她。

        万青倒退了几步,手撑抵在五抽柜上,不敢置信地看着向来都和和气气的大哥,“这么多年了,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以前虽然知道你游手好闲,好吃懒做,至少人品没问题,你……”

        章全嚣张恶劣更甚:“我怎么了?难道你男人人品就没有问题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章志帮人做了脏事发了一笔横财,还好意思说什么做生意,他那脑子能做什么生意?”

        万青颤抖着手指着他,“你弟弟尸体还放在外面呢,他魂儿还没走呢,你说的这些,他都听得见!”

        “听得见又如何?他做人的时候怕我,做了鬼难道我就会怕他了?”

        ……

        那两人进屋没一会儿,章志的女儿便跑过来找陆淮深和江偌,通红眼睛眨了好几下,难受又隐忍的模样。

        她咬着牙关说:“你们不是想问我爸的事吗,先帮我救我妈。”

        江偌愕然,下意识看了眼刚才章大哥和他弟妹进的那间屋子,“你妈妈怎么了?”

        “我大伯在我爸死之前,没钱了就威胁我爸找他要钱,他没工作之后,都是靠我爸养着他,现在我爸死了,他威胁我妈,要分走我爸的遗产。”

        这话信息量太大了,江偌还没消化完,陆淮深已经问道:“他威胁你爸什么了,又威胁你妈什么了?”

        小姑娘昂着头颅,“先帮我把事情解决了,我再告诉你们。”

        陆淮深低哼,“谈条件,你还嫩了点。事后耍诈的多了去了,没保证凭什么要帮你?”

        江偌已经心软,觉得陆淮深过于冷血,这孩子或多或少肯定知道章志以前的事,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到走投无路,不会来找他们帮忙。

        章志的女儿频频回头,着急得腿都在抖,“你们,你们可以问我一个问题,我回答。”

        “你爸的钱哪里来的?”

        “别人给的。一个问题已经回答完了,剩下的我之后再告诉你们。”

        陆淮深不动如山,悠悠道:“你想我们怎么帮你和你妈?这是你们的家庭纠纷,外人无法插手。”

  https://www.abcxs.com/book/47264/17303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