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第210章:习惯了房子里多个人,突然少了就不习惯了

第210章:习惯了房子里多个人,突然少了就不习惯了

        江偌半会儿没讲话,随后问她:我要是一天不答应,你是不是就跟我耗上了?

        杜盛仪没接话,态度却显然。

        江偌这刻尤其明显地感到,自己从前是如何低估和忽视了杜盛仪这人。

        江偌说:我这两天没空。

        杜盛仪问她:你哪天能有空?

        周三上午过后。她约的是周三上午复查。

        杜盛仪说:那就周三下午。

        时间敲定,杜盛仪丢开手机,姚屏脸色不好地站在旁边,杜盛仪正眼没给她一个。

        过了会儿,姚屏好奇又讽刺地问杜盛仪:你怎么就这么不甘心?因为不再参考你意见就让工作室布声明?

        那声明是华清让的,杜盛仪微博,是有人黑了她账号删除了,现在杜盛仪连自己微博都登不上去了。

        知道之后,杜盛仪就没跟她讲过一句话,姚屏也没再将就她。

        不过多时,听见她给江偌打电话,那种拼死都想搞得人家夫妻不和睦却还不以为意的语气,听得姚屏难受。

        她开始很认真地思考杜盛仪这人的精神情况。

        这两日天气不大好,昨傍晚开始下了一整夜的小雨,气温骤降不少,今天雨后也一直阴云密布,房间里一股子潮冷,不开空调都要穿外衫。

        杜盛仪接了姚屏的话,我知道那是你的工作,我不再为难你,但你也不要再干涉我。

        杜盛仪坐着,姚屏站着,她居高临下看了杜盛仪一眼,我就问你一句话吧,你还想不想赚钱了?

        据她所知,杜盛仪从业到现在,除了保障生活的钱,基本没有存款,全数还债。

        而杜盛仪曾经娇生惯养,那习惯更改不掉,导致现在生活花销也大,她不知道杜盛仪离开了这个行业,还能怎么维持自己奢侈的生活。

        杜盛仪没表现出任何可能失业的慌乱,十分平静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江偌在家按医嘱安安分分躺了两天,身体倒是没再感觉出什么异常,但是每天吃得太过清淡营养,嘴巴都快淡出鸟来,加上在家没事,躺得浑身不周正。

        她想约王昭出来,去吃点味重的东西,王管家婆不同意,觉得外面的不干净,江偌便把算盘打到了锦上南苑那边。

        跟小姨说,下班之后过去吃完饭,想吃她做的酸菜鱼和可乐排骨。

        乔惠当晚亲自下厨,把两个菜做了出来。

        江偌掐着点儿到的。

        许秋梅已经搬走,家里没了碍眼的人,江偌心情好了不少。

        江偌打开门就顺着味儿往厨房里钻,见饭厅桌上除了她点的两个菜,还有两个小菜,厨房里乔惠还在煲汤。

        江偌说:哪里吃得了这么多?

        小6一会儿还要过来,嫌少不嫌多。

        江偌一愣,你怎么把他叫来了?

        乔惠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怎么不能叫他了?她看回冒烟的锅,吵架了?

        江偌若无其事说:没有啊。

        那怎么不能叫他来?

        江偌睁眼扯谎:他应酬多。

        乔惠抓住她言语和逻辑漏洞,更加狐疑:你问都没问他,就知道他有应酬?

        江偌猝不及防,怔了一怔,我就是突然想来吃顿饭而已,何必去哪儿都要带上他?

        乔惠没揭穿她,说:常在外应酬的人,平时更应该饮食清淡,才能养胃。你的胃也不好,还不多注意些。男人对这些可能不大上心,你得多叮嘱他,少在外面吃,你也是,少点外卖,注意均衡搭配。

        江偌怕说多错多,只得应是是是,拿了碗筷赶紧离开了厨房。

        她到不久,6淮深后脚便到。

        江偌去开门,6淮深站在门口,两人四眼相望。

        江偌问他:要来怎么也没提前说?稀松平常的语气,听不出别的味道来。

        6淮深目光在她脸上审视一番,便知这人实则压抑着真实情绪。

        他一手掌着门,一手撑着门框:工作忙,后来忘记了,反正也会见着,提不提前有那个必要么?

        江偌冲他笑嘻嘻的:那吃饭也不一定有必要是吧?

        6淮深双眼附着在她脸上,默不作声,似乎觉得她说那话有意思,但又挺气人的。

        江偌不好在门口跟他杠起来,转身进去了,6淮深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转到厨房里去跟乔惠打了声招呼。

        乔惠因上次他带了特产来,觉得他既然对江偌的家人伤心,那对江偌也应当是真情,于是6淮深在她心里的形象越趋于完美,对他也热情许多。

        6淮深折身回到饭厅,江偌冲他使了个眼色,然后进了房间,6淮深随后跟进来。

        许秋梅搬走之后,钟点工把床品全部拆洗了,为了防止床上落灰,又用防尘布把床遮了起来,加之许秋梅入住前,江偌将自己在这儿的东西都搬走了,这房间愈显空荡。

        6淮深走进来,江偌伸手绕后将门关上。

        她站在6淮深面前,你待会儿在我小姨面前不要胡说。她顿了顿,垂了垂眸又说:就是我住外面的事,尤其不要提起。

        这么怕她知道?

        江偌垂着头,见跟前那双腿逼近了一部,江偌不着痕迹往旁边站了站。

        然而空间就这么大,她离他都是触手可及的距离。

        我不想她多想。

        大多子女在面对感情或事业上的岔路时,都不愿让父母知道。先两代人的思想不在同一个层面,他们无法给出最适合自身的建议,反而还会给他们增加压力。尤其是大部分父母,思想比较保守,乔惠就属这一类,认为婚姻不可儿戏,若非原则问题,能合则不分。

        她还记得以前刚上初中的时候,以前老家的亲戚离了婚,瞒着孩子瞒着父母,给了父母两年的缓冲时间,循序渐近地告诉他们事情,最后知道真相的母亲情绪激动,病了半个月,之后身体就没好过。

        但是江偌对感情的认知已经萌芽,认为那位亲戚的丈夫冷漠而且难相处,妻子也是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吵起架来两不相让,逢年过节都能在饭席上怼起来,互相闹得很难看。

        当时在这样的基础上,小姨认为男方会赚钱,不打人,也不乱搞,这婚为了老人考虑都不该离。

        江偌大概就知道小姨对这类事情看法如何。

        而且现在乔惠整日在家无事可做,容易胡思乱想,没有定论的事情,江偌觉得没必要让她知道。就像江家的事她也没完整告诉她,她不明白其中利害牵扯。

        既然不想让她多想,那就不要留下马脚。6淮深再次逼近。

        江偌稳住没动,额头差点抵在他下巴上。

        心里突突了几下,她故作镇定地伸手推了他一把,吃饭了。

        江偌本来推开他,结果他纹丝不动,伸手抓住她手腕,另一只手自然而然就往她腰上去了。

        江偌身体一僵。

        6淮深沿着她脊沟上下挂了两下,似乎想让她放松下来。

        天气入凉,江偌穿了丝绸褶皱衬衫,薄薄的一层,他指尖的温度和轮廓她都能清楚感应到。

        那地方敏感,酥痒顿时爬满背脊,她缩着脖子脸一红就要将他推开。

        他忽然低下头堵住她的唇,江偌算算有些日子没跟他这么亲密无间,那晚在客厅不由自主亲他那一下,也没像这样贴的毫无缝隙,如耳鬓厮磨般。

        她咽了咽喉咙,有种紧张抗拒,又有种久别重逢的熟悉。

        家里最近没点人气,住着怪不舒服的。

        江偌手贴在他胸前,隔在两人之间,她把头偏在一边没看他,只感到他淡淡的呼吸,温热喷洒在她脸上,痒酥酥的。

        以前你一直一个人住,怎么没有不舒服?

        6淮深见她没抗拒他,便将下巴贴着她脸:习惯了房子里多个人,突然少了就不习惯了。

        江偌声音微颤了一下,后又坚定说:习惯都是可以改掉的。

        我不想就改不掉。

  https://www.abcxs.com/book/47264/268057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