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第234章:他就要三十三岁了,想要个孩子也无可厚非

第234章:他就要三十三岁了,想要个孩子也无可厚非

        因为大半罐可乐凭空消失,江偌睁眼到半夜陆淮深回家。

        陆淮深进门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可乐呢?”

        “下水道里。”陆淮深一点不觉得理亏,答得很是直接,“谁说只喝一点的?你要是没下去找,怎么知道可乐没了?还做贼似的藏起来。”

        他上车看见可乐没了,霎时就把她那点小心思捉摸透了。他也意外,怀孕的江偌竟会因为一罐可乐跟他置气,最近脾气也是说来就来没个定准,一直到他上床熄了灯,她也没跟他说一句话。

        陆淮深权当作是情趣了,从背后摸过去,她往前缩,不让他碰。

        陆淮深使了点力气将她圈在胸前,“一罐可乐而已,你自己难道不清楚那东西喝多了不行么?”

        江偌没吱声。

        过了会儿,陆淮深叹了口气。

        江偌反思了一下,转过身面对着他,“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幼稚?”

        “那倒谈不上。”陆淮深躺平了,将她搂在身边。

        江偌不相信他心里是这么想的,怀孕之后她没少因为不值一提的小事出现情绪波动,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若是放在平时,她压根不会放在心上。

        她没告诉陆淮深的是,有时候太过无所事事的时候看着他来回忙碌,她心情会陷入突如其来的低落,她牺牲了事业,每一天都是对过去积累的工作经验的消耗。

        因杂事忙碌起来的时候,又觉得正值大好年华,为什么要浪费在怀孕上,十个月的空窗期,行事受限制,若不是因为怀孕她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效率会更高。

        连王昭都不怎么约她吃饭逛街了,因为她是孕妇,她在别人眼里变成了一个虚弱,而且没用的母体。

        社交圈变得越来越窄,娱乐时间骤减,做母亲的兴奋,并不能完全抵消孕期衍生出的消极情绪。

        可是冷静下来反思,她觉得自己有把责任推给陆淮深的嫌疑,说实话知道她怀孕过后陆淮深已经很照顾她的感受,事事也料理周到。她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有大堆事情亟待解决,但是在陆淮深眼里,能解决的都不叫事,跟要孩子不冲突,而且,他就要三十三岁了,想要个孩子也无可厚非。

        很多情绪,江偌只能自我消化,说出口就会变成抱怨和不满。

        陆淮深察觉得出,江偌不太享受怀孕这个过程,怀孕生子对女人来说的确不容易,就算男人考虑得再周到,有些方面依旧无能为力。

        “要不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你身体也稳定下来了,带你出去玩几天散散心?”

        “去哪里?”江偌困意袭来,他身体就像舒适的热源,烘得她昏昏欲睡。

        “想去哪里都行。”

        “就快要冬天了,去海岛吧。”她已经想去很久了。

        “好。”

        “最好是一个安静的小岛,泳池面向大海,每天只用躺着晒太阳,傍晚了就在沙滩边看日落,晚上在餐厅可以听民谣,周围是露天的篝火,走出房间就能听见簌簌的棕榈树被风吹动的声音,像下雨一样……小时候爸妈带我和弟弟去过三亚,但我现在只记得泳池和棕榈树,还有差点被浪卷进海里的程啸。”江偌说着笑起来,语气慵懒已经有了睡意,“上大学后,假期里我去过不少地方旅行,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没能去成海岛,所以对海岛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十来岁记忆中的样子。”

        那时候程栋发了家,带着一家出去旅行,江偌还记得他年轻的样子,浑身都洋溢着风发意气。

        陆淮深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挲着她的发顶,江偌高中时他们就认识,但她的整个大学时期,他们共同的记忆几乎空白。

        说不上遗憾,毕竟当时不知今日事,就是忽然好奇她大学是怎么过的。

        那四年,她回家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但他每次都能从不同人那儿得知,江偌回来了,没几天后,江偌又走了。有时候是江舟蔓,有时候是江启应,一开始他还不知道江启应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只记得老头儿长抱怨她回家跟住旅馆似的,没几天就走了,不是去这里玩就是去那里玩,再这么常年不着家,外面人都要忘了江家还有她这么一个人。

        当时他还想,还真够没心没肺的。

        后来结了婚,她还是这样玩,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回家还先回江家,被江启应赶到婚房,在客房住一两个晚上意思意思又走了。

        陆淮深想起这些,总有恍如隔世的错觉,事实上去年他们还形同陌路,各自生活。

        而现在江偌在他身旁安然入睡,他手往下撩开她的衣摆,覆住她软软的肚子,那微微的凸形,他一只手便能盖住。

        陆淮深低头含住她的唇,没有更深的动作,她迷糊中回应,搭在他胸膛上的手摸到他下颌,闭着眼在他腮部胡茬上摩挲了两下,不太清醒说:“睡了。”

        江偌第二天早上起床收拾停当了就去近郊看江启应。

        老人知道她怀孕之后,每次都要留她吃顿饭,早上来就留她吃午饭,下午来就要让她吃了晚饭再走,还曾抱怨陆淮深也不派个司机用,一个孕妇开着车跑来跑回出事怎么办?

        江偌说没那么娇气。

        反正江启应左右都觉得陆淮深这里不对,那里不对。

        江偌本来觉得爷爷对陆淮深有意见是情理之中,她也不准备为他说话,听着就是,反正老年人也就是念叨念叨。

        但江启应越说越严重,说起陆淮深这个人的行为作风问题,从工作到生活,把以前的不满全都说出来了。

        江偌便忍不住道:“爷爷,江氏和官司您都还指望着他能帮上忙呢,私底下这么说不太好吧?”

        江启应吹胡子瞪眼,越说越来劲,“这都因为谁?”

        颇有种陆淮深做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意思。

        江偌干脆闭嘴,转移话题问起昨天股东大会,突然想让她进董事会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准备?

        江启应说:“怎么可能早有准备?你林叔叔被罢免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只能临时想对策,你进董事会,也比江渭铭推个自己人进去好。”

        江偌也不再说难以应付之类的话。

        吃饭时,江启应忽然想起,问她:“听说江氏最近丢的项目都和陆淮深有关?你知不知道这事?”

        江偌停下筷子,说知道。

        江启应:“你怎么想的?他有没有提前跟你通过气?”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https://www.abcxs.com/book/47264/281329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