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 第267章:我一开始就在这漩涡之中

第267章:我一开始就在这漩涡之中

        江偌正要问这有什么关联,迟疑了一秒,将话吞了回去。

        她想如果江氏和博陆是良性合作,方也断不会是这样请她出面阻挠的态度。方也好歹也是吃人际饭的人精,怎么会利用她去破坏博陆的合作,这不是存心破坏人家夫妻关系么?极大的可能是,江氏筹划的项目对陆淮深有损。毕竟陆淮深现在手握江氏百分之二十股权,会对江觐造成的压力不言而喻。

        方也没有赘述,点到即止,相信不用多说,江偌也能体会到其中利害。

        不过令江偌有些头疼的是,方也的意思是想借她拆散范猷和江舟蔓,这法子,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大光彩。

        但有时候,光彩都是做给表面的。

        似乎察觉出了江偌的犹豫,方也说:“这次实在无法,我才找到您的,不管成功与否,这个人情,我方某一定谨记于心,下次再遇到舆论事件,我司一定竭尽全力协助您和陆先生。”

        江偌被一个比自己年长近一倍的前辈一口一个“您”,她实在有些承受不起,同时也听得出方也的言外之意。

        曾经江舟蔓接近方也,假意与她交好,当时方也的先生范东溱的公司有一单项目在拉拢博陆的投资,但是被常宛所拒,而江舟蔓向方也传递假消息,抹黑陆淮深,实则为了利用方也的公关资源去造谣江偌。

        后来是陆淮深卖了方也人情,从中拉动范东溱和博陆的合作,后来方也投桃报李,在江偌受贿案被江觐有意泄露的时候,大方帮了一把。

        方也的确原话,话说得滴水不漏,在表达感谢的时候,也不忘提醒江偌谨记曾经人情。

        人情这种东西,不就讲究你来我往么,要是占了他人便宜,别人有难时你又缩至一旁装瞎,下次谁还敢卖你面子?

        江偌便应下了这茬,即便感觉有些烫手,但耐不住心里好奇,有机会瞧瞧江渭铭那一家三口又玩什么花招也未尝不可。

        ……

        陆淮深第二天晚上的飞机,本来之前江偌说好她会去接机,但因为方也请吃饭,她只好告知陆淮深去不了了。

        陆淮深问理由。

        江偌据实告知是谁人请吃饭,在考虑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是因何缘故的时候,陆淮深问:“她为什么突然请你吃饭?”

        陆淮深提前不知道这事,那肯定不是公开活动,但方也有什么私人理由请江偌吃饭?

        江偌支吾一会儿,还是坦白了。

        陆淮深听完静默了片刻。

        江偌想起一事,问:“江氏进行的这项目,你也没有听到风声吗?”

        陆淮深说:“早有所耳闻,”他一言蔽之,没多谈这事,只说:“只是不想把你卷进来。”

        江偌早就察觉陆淮深工作量较之以前增加了不少,或许是跟这事有关。

        她此时倒异常淡然,“我一开始就在这漩涡之中,所以就不存在卷不卷进来了。”

        换言之,陆淮深一开始跟江氏本是利益共同方,反而是因为她的缘故,将他卷了进来。

        江偌思绪纷呈,一时也分不清,到底是谁卷入了谁的麻烦之中,总之他们都有无法推脱的责任。

        江偌说:“你觉得,范猷的钱肯定是来自于范东溱的公司,你想如果江舟蔓得逞,成功拉到了资金,后果可能不至于不堪设想,但肯定会给你多添一层麻烦。”

        江偌虽然已经答应了方也赴约,但此刻也想得到陆淮深肯定的答案——希望他肯定她要做的事情,对他是有利的。

        陆淮深说:“行,明晚你晚餐结束我估计回来了,到时候我过来接你。”

        ……

        挂了电话,陆淮深脸色不太好看。

        裴绍观望他一眼,蹙眉道:“放总这次做事也太有失妥当,提前也不知会您一声,竟直接找到了江小姐。”

        陆淮深不耐地松松衬衫领,冷哼道:“要是提前知会我,她就找不到江偌那儿去了。”

        方也既然知道江舟蔓拉投资,自然也从中察觉到了什么,心里很清楚如果提前让他知道了,他肯定不会让江偌赴约,所以才直接从江偌处下手。江偌现在已经答应,如果他这会儿再阻止她赴约,势必引起江偌怀疑。

        这个方也,这么多年不是白混,果然是揣摩人心的好手。

        ……

        方也是个周到人,第二天问好江偌的地点和行程,派了车来接她。

        江偌坐上车,由衷感慨,有了陆太太这层身份,待遇和从前相比千差万别。

        下属个个礼貌周到,更有权势者为了达成目的,向陆淮深示好时也不忘她。

        自从少数人听闻陆淮深太太怀孕了,有的人连她的面都没见过,便往家里送来动辄六七位数金额的礼物。

        甚至有些富商太太不知从哪儿搞到她的电话号码,邀她出去喝下午茶,不过都被她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

        江偌越发体会到,自古到今,为何那么多人前赴后继追名逐利。人们追逐的并非名利权势,而是这些背后带来的东西,便利,他人的仰望,和尊重。

        夜幕揭开,城市满目华光,抵达酒店。

        ……

        范东溱一家三口和江舟蔓提前抵达,方也故意让司机少迟了一刻去接江偌。

        范猷带着江舟蔓进来,看见只有范东溱和方也在,登时蹙眉,“弟弟呢?”

        范猷有一弟弟,是方也所生。

        他认为带女友正式见家人这种重要场合,家里至亲都得到齐,才体现了对他所爱之人的尊重。

        方也说:“他临时有重要事情要出差,先不管他。”

        范猷所:“行,那上菜吧,我们先吃。”

        方也阻止:“等一下,还有一个人。”

        范猷问:“谁?”心里忽然有个答案,莫非是他亲妈?

        所谓亲妈,其实不亲,亲妈有自己的家庭,从小除了定时探望,也没给予他太多温情,所以来与不来他都不在乎。上次在上市酒会对方也说的“只要他亲妈认可”这种话,不过是气话。

        方也藏得紧没说是谁,等到江偌推开包厢门,范猷厌恶地看向方也,江舟蔓则是脸色瞬变。

        范猷既然跟江舟蔓在一起,对江舟蔓一家跟江偌之间的纠纷也有所了解,江偌为什么会来,那只能是方也的意思!

        他登时怒了,拉起江舟蔓就要走。

        范东溱冷着脸喝斥他一声:“你给我坐下,有你这么对客人的吗?”

        范猷指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江偌,质问父母:“那你们倒是说,把她找来是什么意思?”

        江偌神情平和,面不改色看着怒不可遏的范东溱和一言不发的江舟蔓。

        方也暂时没理范猷,起身拉着江偌入座。

        范猷不屑地用斜眼瞟向江偌,江偌看他那眼神,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江舟蔓在范猷面前将她塑造成了诡计多端的恶人。

        果然是爱屋及乌,连她恨的人也要一起恨。

        方也说:“你女朋友和江偌是堂兄妹,请她来有什么不可以?”

        范猷紧紧咬着腮,指着方也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别有用心,这饭不吃也罢。”

        看着那根明晃晃的手指,方也气不打一处来,以前范猷从未用这种态度跟她说话,就为了区区一个江舟蔓……

        好一个江舟蔓!

        范东溱也注意到妻子的表情,瞪了眼范猷:“谁让你这么跟你妈说话的?我话放这儿了,今晚这顿饭结束之前,你要是敢从这个门出去,就别想从公司拨一分钱出去。”

        范猷正想说,不给就不给,那也比被你们拿捏强,老子自有办法搞到钱。

        结果却是江舟蔓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服软。

        江偌一直默不作声坐着,此刻注意到江舟蔓的小动作,不免好笑。

        江舟蔓看向江偌,正好对上江偌脸上莫名的笑,她死死咬紧牙关,还将这波屈辱吞下。

  https://www.abcxs.com/book/47264/293671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