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天降贵女 > 第一百一十四章:噩梦

第一百一十四章:噩梦

        春风杨柳,三月桃红柳绿,水暖鸭先知,池塘上成对成对的鸳鸯在池中游玩嬉戏,这个季节是最美的时候。

        慕容月似乎又回到了慕容府,她躺在桃花树下,花瓣蒙了她的双眼,阳光灿烂,岁月静好。

        “月儿,明日就是你出嫁的日子了,这是哥哥给你准备的礼物。”慕容宇笑着说道。

        慕容端此时也不再紧绷着脸,轻声叹了口气说道:“月儿,嫁了人就不能在使性子了,知道吗?”

        慕容月脸颊红润,似那三月的桃花,绯红一片,她笑着点头说道:“爹,哥哥,你们放心吧。”

        第二日天还未亮,慕容月便被早早的叫了起来,任由请来的全福人,为她开脸,梳,她身穿一身的凤冠霞帔,红艳艳的喜人极了。

        脸上被青黛几个描眉点唇,眉如远山,眼如秋波,唇色艳丽多娇,精致的妆容让本就漂亮的慕容月更添了几分美丽。

        慕容月上花轿是让慕容宇背着过去的,她感受着慕容宇的宽阔的背脊,只觉得无比的温暖。

        慕容月坐上了花轿绕城,十里红妆,百里锦绣,一路上唢呐声和道贺声穿过轿子进入耳中,让她情不自禁的带上了幸福的笑容。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月便被一双温暖的手牵着,一步步走向了花厅,透过红色的盖头,她看到了许多人都在场,恭维声不绝于耳。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

        慕容月顺着楚璃的手,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是化不开的笑意,轻声说道:“楚璃,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是啊。”楚璃笑着点点头。

        只一瞬间,慕容月蓦然抬起头,顺着楚璃温暖的笑意一路向下看去,她的腹部此时明晃晃的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鲜血顺着手指一路流了下去。

        “为什么….”慕容月痛苦而哀伤的问道。

        楚璃摇头笑了笑说道:“因为你的价值已经没有了。”

        慕容月向着四周看去,她看到一双双讽刺而阴狠的眼睛,还有楚璃那嘴角冷若冰寒的笑容,而她的父亲和哥哥,此时却身中数箭,奄奄一息。

        “不…..”慕容月快跑了过去,却突然被一片火海挡住了,一片灼热的气息扑面,她听见父亲和哥哥的嘶吼声,那般的凄凉和绝望。

        “爹,哥哥….,不要…”慕容月猛地睁开眼。

        羽叶萝手中拿着金蚕蛊,还没动手,就看到猛然睁眼的慕容月,一时间有些呆愣了片刻,这是怎么回事。

        “阿月,你醒了?”羽叶萝将金蚕蛊收了回来,高兴的开口说道。

        慕容月此时的额头上全是虚汗,刚刚的一幕将她吓坏了,看到了羽叶萝,神色闪了闪,点了点头。

        “阿月….”羽叶萝还要说什么,便觉得身后一阵大力将她拽了出去。

        等到羽叶萝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南宫扶苏已经坐在了她之前的位置上,拉着慕容月的手,关切的询问道:“月儿,你有没有那里不舒服,还有你睡了这么久是不是饿了,我让人熬了粥,你喝一点?”

        慕容月挑了挑眉,看着南宫扶苏,半响才想起来,他不是楚国太子吗,难道她现在在楚国….

        “月儿,你真的醒了,太好了。”沈从南也走了进来,建道慕容月,向来不怎么爱笑的他,第一次笑的如沐春风。

        “沈大哥。”慕容月看到沈从南,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心中的悲愤与害怕,抱着他,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

        羽叶萝看着这一幕,明显有些吃味,明明自己在这儿啊,为什么阿月这么冷淡,反而对这个沈从南这么依赖。

        羽叶萝哪里想的到,沈从南在慕容月举目无亲的几个月来,一直陪在她身边,并且保护着她。

        当然生气的还有一个人,南宫扶苏一双桃花眼闪着不悦,看这慕容月抱着沈从南的手,恨不得把它掰开。

        “咳…,差不多就行了。”南宫扶苏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沈从南轻轻拍了拍慕容月的后背,开口说道:“好了,事情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慕容姑娘,把手给我,我给你把脉。”榕溪以生平最快的度走到了慕容月的面前,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满是好奇。

        南宫扶苏一把将榕溪的脖领的衣襟拖拽着到一旁,开口说道:“月儿刚醒,你等一下不行吗?”

        “我就是因为她刚醒,所以现在把脉,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榕溪眨了眨眼睛说道。

        “那你还不快去。”南宫扶苏听到他的话,一把将他推到一旁,开口说道。

        榕溪整了整衣襟,将它捋顺,走道慕容月的床边,抬手摸上慕容月的脉搏,神情越来越诧异。

        “怎么样?”南宫扶苏看到榕溪的表情,提心掉胆的问道。

        “奇怪,怎么会这么奇怪呢….”榕溪啧啧称奇的说道。

        这话说完,就连沈从南都被吓到了,他忙问道:“月儿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脉象平稳,根本不像是死过一次的人。”榕溪话音刚落,直接被南宫扶苏一脚踹了出去。

        “你滚出去。”南宫扶苏桃花眼微眯,看着地上四脚朝天的榕溪说道。

        榕溪揉了揉疼的屁股,天蓝色的眼睛闪过一抹委屈,他做什么了,不就是把个脉吗,至于吗,不过这姑娘的体质也太奇怪些了。

        ……….

        慕容月醒来的第二日就是过年了,原本南宫扶苏是不打算过的,但是慕容月醒来,对他来说是一件大喜事,这年当然是要好好的过。

        所以这一大清早的,南宫扶苏便将百晓楼里的人都派了出去,买年货的去买年货,贴春联的贴春联,挂灯笼的挂灯笼。

        原本清冷的百晓楼,在这些人的忙活下,越来越热闹了,红红的大灯笼与遍地的白雪交相辉映。

        慕容月披着狐裘,踏步在院中看着这群人忙碌的背影,又看了眼飘然而下的雪花,抬手接住了一片,瞬间便化了。

        脚下的木屐在雪地踩得咯吱咯吱作响,像是一道华美的乐章,不远处的几株红梅正迎着寒风傲然的盛开着。

        慕容月走到树下,抬手将一枝梅花折下,轻轻地嗅了嗅,果然是清香扑鼻,若非这严寒冬日的洗礼,怎么会有这么清香的味道。

        现代的时候,她其实对梅花根本就没有印象,只是在书本上见到过许多诗人描写,只觉得无比的枯燥乏味,如今细细品来,才知道个中滋味。

        看着手里的艳艳红梅,慕容月似乎看到了自己,既然梅花可以开的这么艳丽,她也一样可以盛开。

        楚璃,准备好接受我的报复了吗?慕容月的凤眸闪着炙热而强烈的光芒,手中突然出现了熊熊的火焰,将红梅吞噬的丝毫不剩,慕容月将正在燃烧的红梅扔在地上,转身离开了。

        慕容月轻轻抬手抚摸了下自己的锁骨,这里是一个凤凰图腾,由凤凰石幻化而来,自己的火焰,或许就与它有关吧。

        在慕容月离开以后,她没有看到红梅的不远处,一道人影在那里伫立了很久,他走了过去,将残留下来的红梅捡了起来,看着慕容月消失的放向,叹了口气。

  https://www.abcxs.com/book/4753/5202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