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凤谋天下:毒后归来 > 一百六十五章:天策旧部汇集京城

一百六十五章:天策旧部汇集京城

        吩咐皎月去将江芙给找过来,自己则是径直上了小楼,从自己的柜子里翻出刚进京时穿的粗布衣裳换上。

        头发也打散了,拆了钗环,只是扎了两个丫髻,扮作下人的模样。

        江芙和皎月进来,瞧着华蓁这身打扮,顿时愣住。

        还是江芙反应快的,当即会意:“郡主这是要出去?”

        闻言华蓁点点头,看向皎月:“我许是要很晚出来,你守在这,莫要叫人知道我出去过,注意特别是外院那些金吾卫,晚些时候吩咐厨房做些吃食端过来,你自己吃了将东西送出去,一定要让他们觉得我一直都在屋子里歇息。”

        皎月当即明白,点头眼中满是坚定:“郡主放心,皎月定不会叫任何知道的。”

        华蓁这才低着头出去,领着江芙,顺着角门去寻萧怀瑾。

        江芙不知道这怜影院后面还有个角门,瞧着萧怀瑾和北风站在院子里,顿时愣住,眼中满是戒备。

        华蓁看了江芙一眼,随后走了过去。

        见着华蓁换上这身衣裳,萧怀瑾不由想起当初刚进京的时候,她在马车里的样子,顿时嘴角微扬:“你这是要出去?”

        闻言华蓁点点头:“我得去见一见魏国公和太子,若不然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若是他们中了圈套,到时候只怕还是会招来麻烦,既是如此,不如先去瞧瞧,也好让他们心中有数。而且在宫中待了数日,我还有些事情要办。”

        萧怀瑾闻言点点头,自是明白华蓁的意思。

        当即领着华蓁,朝角门走去。

        这小院跟萧怀瑾别苑的角门看上去像是一个被废弃的门,打开之后看到的并非是萧怀瑾的别苑,映入眼帘的则是一睹石墙。

        从怜影院这边看起来,就像是原本有道门,但是被从里面给封了一般。

        华蓁瞧着北风直接将里面的石门推开,看上去似是被封的严实的石门,当北风真的打开,她才看清,不过是跟木门差不多厚度的一道假石门罢了,只是看起来像是真的。

        便是她一个女子,也可以轻易打开。

        萧怀瑾见着北风让开,当即伸手拉着华蓁的手。

        十指相接之时,华蓁只觉得自己身子一个激灵,整个人都看着萧怀瑾,却是忘了躲避。

        被萧怀瑾将手握于掌心。

        虽然这并非是第一次牵手,可是在她心中还是有些异样,只觉得自己心忍不住的跳动,声音大到自己都能听到一般。

        皎月和北风却是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只是跟在他们身后。

        萧怀瑾自是满心欢喜,拉着华蓁从角门到了别苑。

        这角门相连的乃是萧怀瑾平日休息的地方,院子里还摆着一张藤椅。

        “要不要跟着我去瞧瞧?”萧怀瑾说着看向身后的华蓁,嘴角微扬,眼中满是笑意。

        华蓁跟着萧怀瑾一路走到院子里,因着第一次被当着旁人面这般牵着,想着这院子里还有伺候的人瞧着,心中正觉得尴尬。

        猛地听萧怀瑾这么一说,先是愣了愣,随后看着萧怀瑾眼中的笑意,忙摇了摇头:“我还有事要去办,日后再看也不迟。”

        “好,那就等你回来再看。”

        闻言华蓁不由愣住,她只是随口一句推搪的话,却没想到萧怀瑾竟是接的这般顺畅。

        想着还要去见魏国公和太子,便由着他。

        轻声问了句:“大门在哪?”

        “我送你出去。”萧怀瑾闻言拉着华蓁的手朝着门口走去。

        眼下她这一身打扮,像极了一个丫鬟的模样,这般被萧怀瑾拉着,旁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萧世子这是瞧中了院子里哪个丫鬟。

        一个个都恨不得仔细看看,只是碍着萧怀瑾不敢多看。

        华蓁自是明白这般是有多显眼,挣扎了两下,想自己走,却是被握的更紧,只得放弃。

        等到了别苑门口,萧怀瑾这才松手:“要不要我派人陪着你。”

        萧怀瑾看了眼跟在华蓁身后的江芙,很有些不放心。

        却见着华蓁摇摇头。

        “我自己便可。”

        说完谢过萧怀瑾,领着江芙直奔南门大街。

        因着茗月轩和萧家别苑是背靠背,大门朝着不同的街区,一个朝着西城,一个对着东城。

        萧怀瑾的别苑出来走一会子,便能到南门大街。

        广济堂的伙计远远的瞧着华蓁和江芙过来,赶紧小跑进后堂寻钱掌柜。

        华蓁自是轻车熟路,见着没人跟踪,便直接去了广济堂。

        当初回到京城,她便吩咐人去寻罗勇等跟着华岩的几位副将,原想着许是还要一些日子这些人才能到京中,却没想到就在自己回京的时候,这些人已经到了京城。

        华蓁让江芙将人都安置在广济堂。

        钱掌柜迎出来瞧着华蓁,当即轻声道:“少主。”

        “先去后堂。”

        “是,少主这边请。”

        钱掌柜领着华蓁直奔后堂小院,此刻广济堂后堂的院子里正候着几个人,都是面色微凝坐在院子里,脸色很是沉重。

        听着动静,当即站起身来,瞧着钱掌柜领着两个女子进来,刚想开口问。

        当先的一个男子却是猛地唤了一声:“小姐。”

        闻言华蓁瞧着喊自己的黑脸大汉,只觉得心中微暖,点点头:“罗叔叔。”

        顿时跟在黑脸大汉身后的几人,都站起身来,将石桌让开。

        “罗勇,这位就是小姐?”

        闻言被称作为罗勇的黑脸大汉点点头:“还不快见过小姐。”

        “末将见过小姐。”顿时院子里五六个汉子看着华蓁,眼中都满是动容。

        华蓁自是清楚这些都是什么人,当即上前,将几人一一扶了起来:“几位叔叔快请起。”

        “小姐,你还是唤我们名字吧,叔叔实在担当不起。”

        闻言华蓁示意众人坐下:“众位都是跟着我爹出生入死的天策将士,自是当得起我一声叔叔。自从西北一战,众位叔叔蒙受不白之冤,都受了不少苦,今日就让我替爹爹向众位叔叔赔罪,还请众位叔叔受我一拜。”

        说着华蓁跪在地上,当即就要叩头。

        为首的人顿时变了脸色:“小姐,使不得。”

        却是被华蓁坚持,顿时面面相觑。

        还是一旁的罗勇看着叹了一声:“你们就随她吧。”

        众人这才站在原地,受了华蓁这一拜。

        钱掌柜一直在旁边瞧着,见华蓁如此,心中更是忍不住猜测这些人到底是何身份。

        竟是能让少主如此屈尊给他们下跪。

        等见着华蓁站起身来,当即低下头。

        “钱掌柜,去着人准备一些茶点送来,我与几位叔叔还有要事相商。”

        钱掌柜当即领命退了出去。

        华蓁这才邀着众人进后院的小楼之中。

        等进了屋子坐下,罗勇便看着华蓁眉头微皱:“蓁儿,我不是送你去了庐州,你为何回了京城?”

        闻言华蓁看着罗勇,面上带着几分冷意:“当初爹让罗叔叔送我回庐州,不过是想着,远离京城,许是能保住我的性命。原我也觉得爹爹和姨母都不在了,宁外祖父也在卢龙,与其留在沈家,到不如待在庐州。想着就这般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只是我不愿掺和进来,不代表沈家便同意我不掺和,他们勾结了二叔一下,在庐州对我暗下黑手,逼得我不得不还手。至于回京城之事,并非是我主动要回来,而是他们派人去庐州接我回京的。”

        “他们接你回京?他们想做什么?莫不是为了天策将令?”罗勇听着华蓁说是沈家接她回的京城,顿时变了脸色,当初华岩死的时候,曾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送华蓁回庐州,切莫再到京城。

        还要让她提防沈家。

        他原以为华蓁回到庐州,沈家总不至于连一个孤女都不放过。

        如今听到沈家甚至对她下黑手,此刻更是怒不可遏。

        这两日他在京中可是听济世堂的伙计说了,华蓁在沈家都发生了什么事,这可是好几次差点把命搭在那。

        若不是华蓁早有吩咐,让他们在京中候着,切不可轻举妄动,他早就忍不住,要抡着一双铁锤去找沈家人算账了。

        看出罗勇心中的怒意,华蓁当即说道:“并非是天策令,他们原本算计的是宁外祖父和众位叔叔。”

        “算计我们?”

        “是。”

        华蓁点点头,面色很是郑重:“沈家在接我回京的时候便算计好了,设计好准备让我被祁王坏了清白,好不得不嫁给祁王。如今众皇子觊觎皇位,沈家自是支持祁王的,奈何沈家手中没有兵权,所以他们想利用我拉宁家和众位叔叔下水。他们算着众位叔叔与我爹乃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若是我亲自相求,定是不会置之不理的,到时候便想利用我来求众位叔叔相帮祁王。等功成之后,再狡兔死,走狗烹,良弓藏!”

        “沈崇茂当真是个小人!你可是她亲外甥女,他就这般算计!就不怕报应么!”

        听着罗勇怒骂,华蓁冷笑了一声:“他怕什么报应,对自己的姐姐都可以下手的人,他怕什么报应。他若是怕报应的话,当初就不会勾结杨玄琰在西北征战的危急关头对爹下手,对数万天策将士下手,若不是如此,我爹怎么会战死,众位叔叔,怎么会落得如此田地!”

        华蓁说着眼圈也跟着红了起来。

        这些事情她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后来在自己已经被赵挺囚禁在未央宫的时候,沈玉歆为了报复她,为了折磨她亲口告诉她的。

        罗勇等人只知道当初西北战场之事,根本不知这背后竟是沈崇茂的手笔,闻言顿时冷了脸:“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叔叔们该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吧?你们在大战西突厥之后,原本是大胜,却没想到竟是被人给连夜偷袭。你们以为那些是突厥人么?”

        “你的意思?”

        “那些是本该来援助你们的杨玄琰,穿了突厥人的衣裳,在背后偷袭,并且杨玄琰还联合了突厥之人,对你们两面夹击,安插了奸细,在天策军的饭食之中下了药,这才导致三万天策军全军覆没。最后还污了几位叔叔与突厥勾结,里应外合害死了三万天策将士与我爹爹。”华蓁说着,一字一句,如同钢刀一般扎在他们心中。

        顿时罗勇为首的几位将士都站了起来,面上满是愤然。

        “沈崇茂杨玄琰,他们当真好大的胆子!”

        “众位叔叔先息怒,这件事情,虽然是沈崇茂和杨玄琰所为。但并非他们本意要对付天策军。”

        “你的意思,背后还有旁人。”

        “自然是有的,若不然沈崇茂根本没有必要对付天策军,对付我爹。背后指使他们对付天策军的不是旁人,正是当今的圣上,只因为圣上已经坐稳江山,天策军和宁家铁骑成了他的眼中钉,他怕我爹和宁家勾结,怕他们功高震主,所以才借此机会,让沈崇茂除掉华家。若不是宁外祖父早看出咱们的皇上是个心思狭隘之人,只怕宁家早也不复存在了!”

        听着华蓁的话,顿时屋子里的几位将士,气的双目通红。

        “我们为他卖命,为了他的江山拼死杀敌,为了保卫他大燕的疆土将生死置之度外。没想到他竟是在背后如此对待我们,昏君!”

        “罗大哥,我们冲进皇宫去杀了他,去为那些惨死的天策军,为那些无辜丢了性命的兄弟报仇!”

        “走!”

        一个人起了头,顿时众人再也忍不住,拿着自己的武器就要往外走。

        华蓁当即站起身来:“众位叔叔请留步。”

        闻言众人这才站住脚看着华蓁,双眼通红。

        “众位叔叔还请先息怒,几位叔叔如今可是都被冠了通敌卖国的罪名,若是这般出去被人发现,只怕会叫人发现,到时候还不等你们走到皇城,就没了性命,还请几位叔叔先息怒。枉死的天策将士的仇我们自是要报的,只是咱们不能这般贸然行事,若是众位叔叔信得过蓁儿,可否听蓁儿一言。”

        闻言罗勇看了眼华蓁,虽然不相信一个十六岁的姑娘,能有什么好法子。

        却也明白她说的不错,这般出去只怕还不等报仇,就先丢了性命。

        当即只能点点头,拉着几位回到位子上坐下。

        华蓁这才看着众人,很是郑重的说道:“昏君无道,为了自己的权利,罔顾天策军三万将士的性命,更是让诸位叔叔背上通敌卖国的罪名。这个仇咱们自是要算的,只是此事还需慎重。这次蓁儿寻众位叔叔进京,便就是为了此事,为咱们天策将士讨回一个公道。”

  https://www.abcxs.com/book/50526/189094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