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凤谋天下:毒后归来 > 一百八十九章:剥夺爵位凌迟处死

一百八十九章:剥夺爵位凌迟处死

        燕文帝本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此刻见着华蓁如此,顿时皱着眉头问道:“蓁儿怎么哭成这般?”

        华蓁知道李钰先一步进宫,定是早已经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一遍,燕文帝此刻还这般问,不过是故意的。

        这态度很是明显了,并没有开口问罪沈崇茂,就是打算装聋作哑了。

        华蓁闻言不说话,只是无声的掉眼泪。

        原本燕文帝还想着若是华蓁一开口,自己顺着他的话去安慰几句,就将这件事给揭过去了,可是现在看着华蓁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样子,只是跪在地上掉眼泪。

        饶是燕文帝也忍不住心头烦闷:“蓁儿,你有什么委屈便说,莫要再哭了,若是旁人不知道的,怕是要说朕委屈了你呢。”

        闻言华蓁这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道:“蓁儿没有什么委屈,只是想起前天的事情心中害怕,先是表妹为了毒杀我,着人在郡主府放为了毒的蝎子,而后又是刺客。蓁儿如今孤身一人在京中,着实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还请皇上告诉蓁儿,如何才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华蓁这一番话说着顿时声泪俱下,没有指证没有控诉,却是将沈家下毒的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

        燕文帝看着华蓁一个不过十六岁的女儿家如今跪在地上,问自己如何安安稳稳活下去,再硬的心此刻也是软了下来,瞧着华蓁忍不住叹了口气:“是朕对不住你,没能护你周全。”

        说完目光对上沈崇茂,即便原先再不想处置他,眼下也得给华蓁一个交代。

        心中想着更是来气,朕千叮咛万嘱咐,你却是半点都听不进去,愣是将一个孤女给欺负到这个田地。

        若是今日不给她一个公道,日后文武百官知道要如何看待这件事。

        心中想着,当即做了决定,看着沈崇茂:“沈崇茂!可是你的女儿要毒杀清和郡主啊?”

        闻言沈崇茂赶紧跪在地上,连连说道:“臣知罪,是臣教女无方,臣的三女与四女乃是孪生姐妹,当初玉静陷害郡主事情败露之后,知道难逃一死,便上吊自杀,臣以为这件事情便是彻底结束了。却是没想到,玉琳为了替姐姐报仇,竟是做下这种事情,臣不敢求皇上饶过玉琳,她意图谋害郡主,罪有应得。只求皇上能看在她自首认罪的份上,能够留玉琳一个全尸。”

        说着更是哭了起来,当着燕文帝和李钰的面,丝毫形象都不顾及。

        华蓁看着沈崇茂当着麟德殿就开始擦眼泪,心中开始冷笑,这个法子着实好用。

        上一次大夫人的死,他也是当着燕文帝的面哭一哭,便将这件事给遮过去了,现在又要用这一招。

        虽然华蓁看得透了沈崇茂的心思,却也不得不佩服,他当真是将皇上的心思抓的很准,知道如何能顺着燕文帝的心意。

        眼下沈崇茂做出这些让燕文帝不悦的事情,但是燕文帝却没有要杀他的心,所以见着沈崇茂如此,当即叹了口气:“你让我如何说你是好。身为晋国公竟是连自己的女儿都管不住,便是你那几个女儿这都闹出多少事情了,你自己说说。清和郡主是你的亲外甥,是他们的亲表姐,她们却是一再对清和郡主下手。沈崇茂啊沈崇茂,你让朕如何说你才是。”

        沈崇茂闻言连连磕头,哭的那叫一个老泪纵横,恨不能当场撞死一般。

        华蓁当即幽幽的说道:“若她们只是要蓁儿的性命,蓁儿也到无妨,总归是一条命,给了她们便是。蓁儿只是害怕会因此,让世人骂舅舅和皇上,这才心中难受。”

        闻言燕文帝看着华蓁,当即眉头皱了皱:“此话怎讲?”

        “蓁儿乃是皇上亲封的郡主,上了玉蝶的,虽不说是金枝玉叶,却也是有金册玉封的。表妹这般对我下手,我只怕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世人会说晋国公沈家,因得了皇上恩宠,私下里连着家中的庶女,都敢如此无法无天,不将大燕的律法放在眼中,就算是皇上亲封的郡主也丝毫不放在眼中。

        若是今日之事重罚了,我怕舅舅和表妹他们更会记恨我,若是轻罚了,我怕文武百官会误以为舅舅当真是只手遮天。蓁儿最怕的还是怕旁人误会,说表妹之所以会对我下手,并非是旁的,而是舅舅授意。若不然一个庶出的女儿,怎么会有这般大的胆子,敢对皇上册封的郡主下手。我更怕旁人误会舅舅,觉得舅舅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不择手段之人。若只是蓁儿一条性命便罢了,蓁儿只是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到朝堂,影响到百官对舅舅和皇上的看法,若是因为蓁儿一个人,让百官误会舅舅是个心狠手辣目无君主之人,误会皇上是个昏庸无道宠幸奸佞之主,蓁儿便就罪孽深重了。人言可畏,皇上蓁儿害怕。”华蓁说着擦了擦眼泪。

        顿时沈崇茂和燕文帝都变了脸色。

        她这话可是踩了燕文帝的底线,任何一个皇帝最不喜欢的便是手下的大臣弄权。

        不仅是不喜,甚至连听也听不得。

        相较于别的历代皇帝,燕文帝这点更甚,前世她跟着赵挺,便是利用燕文帝这个疑心,对付不少大臣。

        沈崇茂自然也知道,当即神色慌张的看着燕文帝:“皇上绝无此事,臣绝不敢有任何不臣之心。”

        燕文帝却是没说话,只是看着华蓁和沈崇茂的双眸很是复杂。

        好半晌这才开口:“蓁儿说的不错,沈玉琳敢公然毒害郡主,这是眼中没有我大燕的律法,若是今日朕不严惩。便会叫世人笑话,日后说不得就是谋害君主了!”

        “皇上...”沈崇茂没想到原本胜券在握的事情,竟是被华蓁几句话给扭转了局势。

        当即心中开始害怕。

        果然就听着燕文帝说道:“此事影响深远,朕一定要严惩不贷,若不然日后说不得还要发生什么事!”

        说着看着沈崇茂:“你身为晋国公,教女无方,让女儿两次对清和郡主下手,根本不将朕和大燕律法放在眼中。此事你自是难辞其咎!沈玉琳谋害清和郡主,论律当株连九族,朕看在你曾为国立下不少功劳的份上,功过相抵,饶了你沈家满门。不过你这个晋国公也不必再做了,从今日起,你便给朕好好在家反省反省,什么时候把你自己的女儿教好了什么时候再出门!至于你那个女儿,就依照大燕律例,明日午时凌迟处死!”

        闻言沈崇茂心咯噔一跳,当即跪在地上,脸色惨白,连着声音都有些轻颤:“臣遵命,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燕文帝似是不想再看沈崇茂,当即挥挥手:“你还不走,莫不是要让朕派金吾卫送你么!”

        沈崇茂闻言只得恭敬的磕了三个头,这才躬身退了出去。

        燕文帝又让李钰退下,只留了华蓁一人跪在大殿之中。

        等只剩下华蓁和秦贵妃之时,燕文帝这才看了一眼华蓁:“此次的确是他们不对,但他毕竟是你的亲舅舅,蓁儿有的时候还是要记住,得饶人处且饶人,万事莫要做的太绝,这样只会惹来麻烦。”

        华蓁闻言看着燕文帝,心知他今日是被自己逼着不得不处置了沈崇茂,此刻这是拿话在敲打自己。

        虽然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恭敬的应声:“蓁儿明白。”

        “朕希望你是真明白,现在沈家的爵位朕也给拿了,沈玉琳自然也是死刑跑不了了,失了爵位对沈家来说这打击也够大的了。你纵使受了千般委屈,眼下朕也是给你出气了,今日之事便就这样结了,等回去之后莫要再提起此事,你可听明白了?”燕文帝说着看着华蓁的双眸之中意味深长。

        “蓁儿明白。”

        “明白就好。”闻言燕文帝看向秦贵妃:“爱妃你替朕好好陪陪清和郡主,毕竟遭遇了这么多事情,心中说不得有些害怕,你替朕好好安慰安慰她。”

        闻言秦贵妃当即恭敬的应声:“是。”

        说完看向华蓁,见着燕文帝已经一副不厌其烦的模样转过身去。

        当即带着华蓁退了出去。

        等出了麟德殿,秦贵妃这才拉着华蓁在身边,朝着延禧宫边走边说:“今日之事你应当看出来了,皇上不想对沈家出手,以后这种事情最好还是莫要闹到皇上面前了,这样只会叫皇上厌弃了你,对你没有好处。”

        闻言华蓁轻声道:“谢贵妃娘娘提醒,蓁儿明白。”

        秦贵妃闻言看着华蓁脸上的神色,轻叹了一口气:“我自是知道你的性子,咽不下这口气,想着让逼着皇上不得不对沈崇茂动手,可是蓁儿到底还是年轻了,皇上的心思,绝得你能猜的透的。眼下你是逼得他夺了沈崇茂的爵位,但这对沈家来说无关痛痒,一个爵位皇上说夺了就夺了,但若哪天皇上想起来说给他也就给他了。可是你呢,你今日跪在金殿上这么一说,只怕已经是叫皇上心中厌烦了。如今魏国公的事情还没解决,眼下你在京中能依仗的就只有一个皇上,这京里的人惯会见风使舵,皇上喜欢谁,他们就会巴结讨好谁,若是瞧着皇上变了脸色,莫要说别的了,只怕你能不能在郡主府中活过三日都不好说。”

        秦贵妃说着长叹一声:“我这话绝非是危言耸听,你是个聪明的,自该知道对错。”

  https://www.abcxs.com/book/50526/191479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