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娇妻来袭:霍少请接招 > 145、风波

145、风波

        眼看着这辆车越走越远,安言着急了,连连让司机加速追上。

        看安言果然是想要追上他们家老大的车,当机立断提高了车速,很快堵在了安言的车前。

        另一头安言就郁闷了,没追上也就算了,竟然还被人超车了,而他想要追的那辆车,竟然在挡着他车的车前方。

        坐在客位上的卫鄞轲觉得有些不对劲,追尾的人是安言,被追尾的人按道理应该停下来好好理论一番,这一踩油门就跑的情况,很不正常。

        卫鄞轲并没有想到挡在他们前头的车就是和他们要追的车是一伙的,毕竟牌照什么的都不一样,车型更是天差地别,也就随口说了一句。

        “想办法追上去,这人不对劲。”

        安言本就想追,这下更是来劲儿了,他用眼神示意司机,倒是司机迟疑了,这条道上限速,每小时50,这要再加速,可就超速要罚款了。

        “老板,你看这道路限速,我们要是超上去,怕就要贴罚单了,而且万一被拦下来,得不偿失啊。”

        眼看着那辆车绝尘而去,安言一生气冲着司机吼道:“你是干什么吃的?我让你追个人,你还顾虑这个顾虑那个的,不想干就说!”

        “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那你说你什么意思啊,啊?”

        “你们一个个的,吵吵什么,别烦好不好!”

        卫鄞轲真的觉得自己的头都快被他们给吵炸了,不论如何,这车是追不上了。

        “你们一个个的也都别吵吵了,要是有这吵吵的时间,早该把车给追上了,看看人家现在都到哪儿了?”

        这时候卫鄞轲忽然有些后怕,虽然他是被派过来在安言这边卧底的,但这个时候他的身份很是尴尬,谁看了都觉得他和安言是一伙的。

        别的不说,要是自己在当卧底的时候光荣牺牲了,那可没有别人纪念。

        所以为什么自己刚刚脑抽要追上这辆车呢?

        正在懊恼,前面倒是有一辆车停了下来,司机下来检查,很快叫人下车,就搬了备胎下来。

        “嗯?”卫鄞轲低声发出了一个音节,这几个人看着貌似有些眼熟,他很快就想起来他去霍家老宅打听消息的时候,倒时看见过搬车胎的一个人。

        霍予不在这辆车上,那也许就是在第一辆车上,亦或是说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卫鄞轲忽然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霍予这人性子直,他根本就不适合做卧底的工作,而现在自己身为卧底,却找不到接头的人,不如自己搭上这一层关系。

        卫鄞轲打定了主意,敲了敲安言的椅背:“这几个人我倒是熟识,这样由我出面,想办法打进他们内部,好给你传消息。”

        听卫鄞轲这么一说,安言立刻就兴奋起来,这么说来挡住他们去路的是霍予的车?虽然他一直没有看见司水瑶,很是失望,但如果让卫鄞轲打进去,估计司水瑶就手到擒来了。

        “好听你好消息。”

        安言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蠢,卫鄞轲和他道别,笑着走向霍予那边的车,安言看着他和那边的人说了几句话,竟然就在他们修好车胎以后上车走了。

        “果然是卫鄞轲呀,真有两下子。”

        安言很满意,不过掏一笔小小的修车钱,就可以让自己人打进敌人内部,看样子真的很不错呢。

        “回头吧。”

        再说坐在车里的卫鄞轲,看着安言转头就走,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是该哭他太蠢,以后自己的工作可能比较困难,还是笑他太笨,这么快就让自己脱离了他的掌控?

        “你若是真的和我们老大有关系,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手里晃动着卫鄞轲给他们的小挂件,“但如果你在骗我们,相信以我们老宅的安保,你根本就出不来。”

        “那是自然,兄弟还记得我吗?”

        卫鄞轲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威胁,毕竟自己也是去过老宅的,肯定有人认识他,不管怎么样,就算霍予还没回来,管家也是认识他的。

        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霍予了,有些问题,可是想好好的跟他讨教一番。

        还有司水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就在来之前,卫鄞轲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遇到怎样的好消息,当他跟这霍予的兄弟们进了大厅,一眼瞥见安寻的时候,简直心花怒放。

        安寻这小女孩子,深得他意,这人都送到他门前了,为什么不好好的调戏一番,调戏成自己的女朋友、未来媳妇呢?

        司水瑶在下车的时候被霍予推醒,这会儿正和安寻聊天说地,两个人好久没见了,这一见就如胶似漆的,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正说的火热,却忽然被人推开的时候,司水瑶的内心是崩溃的。

        司水瑶眉头一皱,有谁胆敢打扰他和好久不见的安安说话?

        她一抬头,就看到了卫鄞轲的那一张大脸。

        霍予也在同一时间看见了曾经的战友,他一皱眉头,他的兄弟们已经很久没有捕捉到卫鄞轲的踪迹,这时候他突然过来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如果说之前他和卫鄞轲充满了战友之情,那么自从他找不到他的踪迹以后,他的心里就对他戒备不已。

        霍予本就站在司水瑶身边,见他推了一把司水瑶,上前就把他的手拍开:“鹌鹑?”

        “不好意思,我没注意,没注意,”卫鄞轲一看是霍予,稍微客套了那么一下,目光就全被安寻给吸引走了,“安小姐,你今天可真漂亮。”

        要不怎么说是美丽动人呢,为了参加闺蜜的婚宴,安寻舍弃了保暖暖和的大衣,换上了时兴的小裙子。

        为了保持美观,她还穿上了肉色的打底裤,人要是远远的瞧见了,还以为他身上没有穿着裤子,直接光着腿呢,就连司水瑶第一次看见他这身打扮的时候,也脱口而出让她多穿点,保护好自己的双腿。

        “这位先生,我们不太熟。”安寻之前没有等到司水瑶过来,有一段时间甚至觉得她就要失去这么一个好闺蜜了,别提有多紧张。

        现在又忽然出现一个她并不怎么喜欢的人,下意识的觉得他似乎要对司水瑶有所不利。

        “是,是确实不太熟,可是人嘛,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

        卫鄞轲碰了一鼻子灰,这才发现霍予家里的人多的有些离谱了,他万分不舍地转头看向霍予:“你今天是有什么事儿吗?怎么家里这么多客人?”

        “这与你有何关系?”霍予本来想好好的和他聊聊,好了解她这段时间究竟去了哪儿,可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和他说。

        他一边冷冷的说着,一边心里腹诽,谁让他不好好的看着司水瑶旁边是谁,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推他媳妇?

        “不是,”卫鄞轲挠头,“不是我又做错什么了呀,你看看你还有一个大男人呢,你这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小媳妇样!”

        “得了吧你,今天是我和瑶瑶领证的日子,从今往后她就是我的太太,你当着我的面推她,究竟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原来如此,是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这下就可以解释霍予家里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了,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安寻会在这里,他匆匆的瞄了一眼安寻,再也顾不上了,直接把霍予拉到了一边。

        “我有事儿要跟你说。”

        霍予清楚卫鄞轲的性格,他竟然这么正经的要和自己说事儿,他绝对是比较重要的事情,虽然他现在不想相信对方,但样子还要做做。

        他反手拉上卫鄞轲,带着他来到房间门口,门是关着的,霍予本没有想到房间里面会有人,但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窃窃私语声。

        “有人在?”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谁窝在房间里面交谈,霍予敲了两下门,问了一句。

        房间里,余姨正在安慰情绪几乎崩溃的司衡越,正说到口干舌燥,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就听到了霍予的声音,她立刻兴奋起来:“你看你看你姐夫都回来了,他回来肯定也带着你姐,走吧,去看看你姐有没有伤着。”

        司衡越本来想着司水瑶被有不良癖好的人捉去,怕是凶多吉少,这时候听到余姨的话,腾的一下跳起来冲到门前却不怎么敢开门。

        他真的不敢想象,迎接他的是司水瑶怎样的模样。

        “有人在吗?”

        霍予听到房间里很明显的动静,可没过一会儿动静就没了,还是等了一会儿,又问了一句。

        “来了来了,阿予啊,瑶瑶怎么样了?”你一看司恒岳这小孩子,一直愣着不敢开门,索性自己走上前去打开,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霍予,看他并没有什么受伤的地方,才松了口气。

        “瑶儿很好,今天救援出其不意,还是挺顺利的,”霍予不想多说,一来是怕余姨担心二来是卫鄞轲就在他身边,他不放心。

        “好了好了,人救回来就好,”余姨的个子虽然算是高的,但还是矮了司衡越半头,他很艰难的踮起脚尖,拍了拍对方的肩头,“走吧,去看看你姐。”

        对霍予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有什么事情早点说完,就要开席了,余姨才跟着司衡越离开了房间。

        一回到大厅,余姨眉头一皱,本来该布置的东西,一样没布置也就算了,就连本就放着的圆桌也空空荡荡的,啥都没摆,余姨就有些生气了。

        “你们一个个都愣在这里做什么?”

        知道这是霍予领证的日子,发火不好,余姨也算是尽量压制住自己的火气,可语气还是不怎么和善。

        安寻本和司水瑶聊着天,可忽然就被一股冲力给推到了一边,她堪堪的站稳脚步,抬起头,看到一个很陌生的人。

        司衡越和安寻是司水瑶总挂在嘴边的两个人,不过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这第一次见面,自然是谁都不认识谁。

        “姐你没事儿就好了,没事就好了,可担心死我了,”司衡越抹去眼角的泪珠,笑得像个孩子,“你放心,有我在他绝对不敢欺负你。”

        阿乐是车队里最后一个回来的,一进大厅就看到这一幕,他扯扯嘴角,嗯,有姐姐了不起吗?

        嫂子不也说过,她就当阿乐的姐姐?

        “好啦好啦,乖,我这不没事吗?不要担心了啊,你瞧你都这么大个人了还哭鼻子,以后我还怎么给你娶媳妇儿?”

        “我才不娶媳妇儿呢!”

        阿河看着姐弟俩,笑眯了眼睛,也不知道他俩是否知道,自己就是他们关注的焦点。

        他转头,发现余姨已经开始吩咐人准备桌椅,索性叫上了就在他身边看好戏的西门玉:“别看啦,帮忙吧。”

        “好。”

        外面一片热热闹闹的景象,在卫鄞轲眼里倒不觉得什么,此时此刻,他正怒视着霍予:“你什么意思?凭什么你就不相信我?”

        “这是我的大喜日子,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你吵,你清楚明白吗?”

        “切,你以为我想跟你吵吗?我好心好意给你消息,你竟然不信,难道我们在部队里培养了这么多年的默契,都是一句空谈吗?”

        “你什么意思?有话就说,别拐弯抹角的,”霍予听着外面的动静,心里很不自在,“我媳妇儿还被人抱着呢。”

        “那是她弟弟,你压根儿就不用管,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这个,而是我跟你说的话,”卫鄞轲压根儿不想在这个时候放开霍予,“难道你不知道封牧跟你就是敌对的关系吗?”

        “我知道谢谢。”

        霍予以为自己说得够明显了,可卫鄞轲干脆抓住了他的袖子,防止他走开:“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呢!”

        “这件事情稍后再议吧,今天你来参加我的婚宴,我就当你是座上宾,走一起喝酒去。”

        “你!我好心好意提醒你,你不相信,要是等到最后的时刻,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不管怎么样,我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

        霍予就在这个时候打断了卫鄞轲:“所以你现在就打算离开了?”

        “我,没。”魏婴可以激动,差点就说我就要走了,但想想安寻还在这里,他还没有和安全打好关系,怎么就舍得离开?

        “那就好,我之前把你当兄弟,不然也不会在那个时候给你传递消息,既然你说的话在你看来很有道理,那就让时间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

        “怎么个证明方法?”

        卫鄞轲一脸迷糊,霍予这意思明显就是不相信自己,为什么要拿时间来搪塞?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时候自有分晓,他们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入席吧。”

        洛凌看霍予走出来了,立刻站起来,要维持秩序,分派座位,其实参加婚宴的宾客很少,大多都是他认识的人,而且他们自己也就按着平日里吃饭的座位坐着,他倒是没费什么心。

        其实他要安排的主要就是主桌的布置,霍予和司水瑶这对夫妻是主角,一定是要坐在主桌,其他的也就是各家长辈。

        可是能称得上长辈的也就余姨他们,再加上自己也凑不上一桌,最为要紧的是身为新娘的司水瑶这边一个长辈都没有,也就只好让安寻坐在司水瑶身边。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像是出了意外一样的,前面一阵吵闹,霍予的兄弟们立刻紧张起来,甚至有几个人离开了饭桌,不多久就有一个人闯了进来,那几个离开饭桌的人就要把那个人按倒在地。

        霍家这边在场的人除了霍予和余姨以外,没几个人认识这个不速之客,倒是司水瑶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苏岳杭。

        苏岳杭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强闯女儿的婚宴现场,而且还是在没有被邀请的情况之下,这让他觉得有些尴尬。

        亲眼看着司水瑶很平安的坐在霍予的身边,他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不管怎样,他觉得苏格命不久矣,就算心脏换了也活不过20个春秋,搞不好自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他一直把司水瑶放在心上。

        “女儿瑶儿,你还好吗?”苏岳杭看着司水瑶红了眼眶,他真的害怕司水瑶只是上半身完好无损,下半身给打残了。

        到时候他难道要指望一个残疾人来照顾她的一生,给他送终吗?

        “我还好。”司水瑶脸上有些挂不住,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苏岳杭会在这个时候闯进来打扰她的婚宴。

        她慢吞吞的站起来,离开了座位。同时瞥了霍予一眼。

        她本来就愤恨苏家把自己扔掉,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就算他们再怎么解释,她也不会相信了。

        他苏岳杭在这个时候冲进来,总之一句话就是要给她司水瑶抹黑。

        天下哪有女儿结婚出嫁,不请自己的亲生父母过来观礼的?就算她只领个证还隐婚,对亲生父母避而不请,都是一个让人诟病的做法。

        更别提她才陷入网络风波,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拔出来。

        “苏先生别来无恙?”

        虽然这么想,司水瑶还是亭亭起身,朝苏岳杭走来:“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洛宜月看着这情景有些不对,气氛更是尴尬,连忙站起来,想要把司水瑶拉开,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给他们父女两个火上浇油。

        莲姨大皱眉头,她这个人很是护短,而且先入为主的观点,让她认定了苏岳杭就是来捣蛋的,加上司水瑶对苏岳杭的态度如此冷漠,让她对这个不速之客提不起一点好感。

        她悄悄地把嘴凑到管家耳边:“给找个理由把他给轰走。”

        “哎,”管家摇头,“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主动把他轰走,那事情就更不好说了,虽然请的都是自己人,但就因为阿予的这么多弟兄都在这里,以后要他们怎么服这个嫂子?”

        “管家的意思就是我们不插手,就由着他这么欺负瑶瑶?”

        “别担心,我们这么多人在,谁敢真的动手欺负了去。”

        “瑶瑶,我只是想看着你好好的出嫁,我只是担心你遭受了什么不测,就这么不待见你爸爸吗?”

        司水瑶听了这话简直一个头两个大,他这么一说,自己就成了个不忠不孝的不孝女,一下子就气得他浑身颤抖。

        霍予听着也是很不舒服,他横了一眼苏岳杭,警告的意味明显,别想着你是我岳父,我这个做女婿的就不会对你动粗。

        苏岳杭看见霍予的颜色不善说了,说果子这个女婿要真的动手,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

        “您的意思就是我不孝?”司水瑶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很凄美的笑容来,“你问问别人,如果一个人生下孩子就弃之不顾,那么他还有被那孩子当做亲生父亲,好好瞻养的权利吗?”

        “你们还真的是一对极品夫妻,按道理说我的出生你就提供了一个精子,怀我10月的是白露,与你而言,不过就是一夜贪欢,然后这个世界就有了我。”

        司水瑶气不打一处来,摊上这样的一个父亲,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霍予走过来,轻轻地把四水游揽在了怀里,给她以最大的后盾。

        他低头,气息轻轻的抚过她的耳畔:“对人这件事儿我不擅长,那就你来有我在,别害怕,该说什么说什么。”

        受不了自己的女婿,跟女儿在自己面前大秀恩爱,苏岳杭简直要疯了,自己就辛辛苦苦跑过来,难道还有错了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苏岳杭本来想着自己好心好意来看她,不说好言好语,好酒好肉的招待着,就算有气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撒到他身上。

        “事事是我的错,不管怎么样你还是长辈,我就是一个晚辈,晚辈是不应该这么说长辈的我的错。”

        司水瑶本来被人抱在怀里,这时候稍微挣脱了他的怀抱,微微一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司水瑶也来不及顾及那些站在这里的人的想法,退一万步说,她和霍予的婚姻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婚姻。

        这一来虽然霍予要公布他的婚讯,但是这和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冲突的地方,婚后不一起住,没有夫妻间的交流,这一场婚姻也不过就是形同虚设。

        司水瑶想到这里,已经决定破罐子破摔了:“不管怎么样,我一出生就被弃养是事实,如果不是你们来找我,向我讨要心脏,我确实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们。”

        “你……”苏岳杭感受着这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目光,感觉自己真的是丢人丢大发了,他突然意识到司水瑶这个女儿就算是以后能好好的活个长命百岁,应该也不会好好给自己养老。

        亏他之前还那么顾及她的感受,何必呢?

        “人的权利第一条就是生存权,我是活人,那我就有生存的权利,心脏不是别的,你取了心脏我必死无疑,所以我不会答应,不管你怎么闹,我都不会给你。”

        “呵,你别忘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没有我和我的妻子,根本就不会有你这个人的存在!”

        霍予觉得苏岳杭说话是越来越过火了,眸子深处开始酝酿起滔天怒火,这个人,真的够装的。

        他之前觉得司水瑶不通知他们自己的婚讯实在是比较欠考虑,可是现在他终于明白,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是可敬的父母。

        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像他的父母一样,一心为他这个儿子着想,有的人,简直就是侮辱了父母这个词。

        “是的,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不是心甘情愿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你们,我根本就不需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受苦!”

        此事由这话说完,自己也是愣了,虽然他觉得在世界上过得日子没那么甜蜜,但也没有这么极端的思想,被他们一逼急了就说这话,看来以后自己的心性要好好锻炼锻炼。

        “媳妇儿别怕,以后有我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过苦日子,”霍予心头一酸,他再次把司水瑶按在怀里,“我不会离开你的。”

        “苏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儿没有?”

        “你什么意思?”

        之前他们和司水瑶吵的时候,霍予虽然在旁边,但是一直一句话都不说,她今天突然开口,可让苏岳杭有有一些不妙的感觉。

        “我什么意思?这里是霍家老宅,我的地盘,今天是我领证结婚的日子,虽然没有举行婚礼,但也算得上一个喜日子,我不希望在这个日子里被人打扰了兴致。”

        “管家麻烦送客。”

        “你信不信今天下午媒体就会发出这么一个文章——不孝女阻止父亲参加婚礼,女婿还助纣为虐?”

        “哎哟哟,胆子不小吗?你听不清楚你这样做会犯故意杀人罪啊,也许你更不清楚,如果你真的找到了这样的医生,如果医生给你做了这样的操作,医生是执行者,也难逃法律的制裁,你这个人死也要拉个垫背的,真的是不要脸,没良心!”

        说完这段话,卫鄞轲很是得意地看向安寻的方向,好巧不巧,安寻也朝这边看过来,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一眼。

        科学研究说,只要两个陌生的人对视超过五秒钟以上,有产生爱情的可能,卫鄞轲决定抓住这个机会。

        他对着安寻一通猛看,还不忘记放电,到时最后安寻转移开了目光,嘴唇一动看口型像是一个词儿——白痴。

        没有得到心上人的欢心,卫鄞轲有些沮丧,到时霍予看了他两眼,他觉得很是郁闷。

        “你!”

        原本准备倒向白露的苏岳杭一听这么个解释,又退缩了,他说的没错,如果自己真的参与了这次犯罪,以霍予的能力,足以把他送进监牢。

        自己已经四十来岁了,如果真的犯这么个罪,按照法律流程先关着关几年,然后再宣判,宣判的时候自己大概50岁,如果判无期,那就是18年。

        以霍予的手腕和能力,完全可以让自己得不到减刑,到时候出来自己已经是68岁高龄。

        68岁也许在这个时候也算不上什么特别老的年纪,不过匆匆18年过去什么都会变,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工作肯定会丢,可要是等自己出来的时候再找工作可就难了。

        可以想见的是,白露和苏格是一定不会管他的。

        想通了这一点,苏岳杭很快就怂了,别的不说,他知道的,今天这件事情和苏格没有关系,所以白露肯定也没有参与在其中。

        安言那边也打探过了,虽然出了手,但是根本就没有抓到人,既然是能够躲开安言的手,独自去抓司水瑶的一定比安言的段位更高。

        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一点,在某个组织里面按他平日里偷听过来的消息,苏格的地位可比安言要高得多。

        这么说来今天抓司水瑶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宵小之辈。

        在这么厉害的人物手里救人,霍予也不过就是花了不到半天的时间,要是自己跟霍予杠上,怕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苏岳杭想到这里已经是冷汗淋淋,他转身就走,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慢走不送,记着以后不要再来串门了,不然见一次打一次,我可不管你多大年纪!”

        霍予在苏岳杭背后凉凉的说上这么一句,可把他给吓坏了,他攒着手里的手帕,忽然就扔了出来。

        “这个东西你们都认识吧,是时候还给你们了!”

        苏岳杭说着,把东西扔在地上,还得意洋洋的踏上一脚,这才离开。

        “这是什么东西?”司水瑶看着这东西白白的一片,不过被人踩踏了,皱成一团还有脚印,不过怎么越看越熟?

        “这不是你之前给我的丝帕吗?”

        司水瑶跑过去,拿起来一看果然是的,难怪她找不着,原来是被苏岳杭给收着了,可是她记得很清楚,他和苏岳杭相处的时间也不长,他没道理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东西拿走才对。

        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司水瑶也就不想了,不管别的,还是吃饭要紧。

        “开席!”

        他们夫妻两个入座,洛凌立刻说道。

        没想到参加的婚宴有这么多的波折,安寻很是为司水瑶婚后的生活担忧。

        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听长辈提起过,如果婚姻第一天就不顺畅,恐怕这一场婚姻一直都不顺畅了,最可怕的是很有可能以悲剧收场。

        心里虽然这么想,安寻自然不敢把这事儿往外说,这是她最好的闺蜜的婚宴,她可不想招晦气。

        这一顿饭不是莲姨下厨,而是叫了大厨的上门做的,菜式比之前在家里吃得更为精致,自然也是花销不菲。

        霍予特意多拿了一双公筷,一直用公筷给司水瑶夹菜吃,把她的碗里夹的满满当当。

        司水瑶羞红着脸,也不知道霍予是怎么知道的,家的每一道菜都是她所喜欢吃的,至于自己不喜欢的动物的内脏,他一点都没碰到。

        人心情一好,自然把之前的不愉快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司水瑶也是如此,她一脸傻笑的看着霍予,竟然觉得他长得还挺好的。

        不知道司水瑶脑袋瓜子里在想些什么,要是知道了,霍予一定会乐得笑开花,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在自己身旁一脸傻笑,霍予只当是菜太好吃了,以至于打了要把这个大厨挖回来专职做饭的主意。

        虽然日后因为莲姨的反对而作罢,过了几年,等他们有了孩子以后,霍予终究是把人家大厨从五星级的饭店里给挖了回来,这是后话。

        这顿饭吃完,霍予觉得自己的重头戏就要来了,虽说还没有拍婚纱照,没有举行婚礼,但她觉得领了证了就可以度蜜月了,这蜜月一度完回来,可就要经受各种各样的磨砺和考验。

        而且最要紧的,现在还没有举行婚礼,等举行婚礼完了以后,他们可以再去度一次蜜月。

        这个主意很不错。

        心思翻转之间,霍予甚至已经决定了第二次蜜月要去哪些地方。

        这次度蜜月主要是要躲一些人,所以往国外跑,等第二次给司水瑶穿上婚纱自然要在国内好好感受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要多去些地方。

        “你在想些什么呢?”

        耽误了这么一段时间,司水瑶的小说差点就要停更了,她急急的码字,写了一段时间眼睛有点涩,抬头休息的时候突然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霍予盯着某一点,神游,太虚着呢?

        “啊,我没想什么,我就是想我们到蜜月的时候要在哪儿玩。”

        “蜜月,你之前说过要去国外对吗?”

        “我是说过,可是你想想,我们只是领了个证,没几个人知道我们是夫妻,我想等会儿我公布了我们的婚讯,肯定有很多人来找茬要我们的命,所以带你出去玩玩先。”

        “而且在国外我们呆不到一个月,也就算不上什么蜜月,我是想,等一切都稳定了,我们就举行婚礼,还邀请群里边儿你的好朋友过来。”

        霍予条条框框的说着,司水瑶漫不经心的听着,突然就想起今天早上在群里说的事情,也不知道那帮人还记得不?

        “哦,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之前只会他们说要给他们一个惊喜,我去看看。”

        “也对,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们一起看。”

        “好!”

        “群成员果然都沸腾了,看来你的魅力还不错哦,”司水瑶嫌电脑慢,直接拿起手机看,“果然人的脑洞是无限大的,你看看这个——”

        司水瑶把自己的手机递到霍予面前,指着一条消息——要不要让老大用本音唱一首,两只老虎给我们听?

        “这也太幼稚了吧?”

        “不着急不着急,我看这个时候给他们发放福利最好,你现在空闲着,正好和他们语音。我就不用参加了,回头听回放怎么样?”

        霍予忽然感觉自己被媳妇抛弃了,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为什么?”

        “傻啊你,你不是说要出去玩儿吗?到那时候在国外应该就没这么容易可以更新章节了,到时候不方便可怎么办?”

        霍予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的司水瑶咯咯直乐,忍不住伸出罪恶的指头戳了他一下:“所以呀,我肯定要好好的以最快的速度存稿子啊。”

        “嗯,那这样好了,我们后天出发,下午4点钟的飞机,我们三点赶到机场就行,给你留点时间。”

        “好啊好啊。”

        本以为明天就要出发的司水瑶大喜过望,她本来已经算好了,自己现在只有明天的稿子了,还不知道在国外要逗留多久,本来准备挑灯夜战,现在看来貌似不需要了?

        “哎,等等,你说我们要在国外多留几天啊?”

        “也就五六天的样子,最多一个星期不会再多了。”

        “好吧好吧,你要给他们发福利,你就去你的房间里,我忙着呢!”

        “好嘞!”

        自从有了无线稿酬,司水瑶就勤快起来,她知道自己越努力,稿酬就越多,索性一天更新1万,这么算下来,为了好好的旅行,痛快的玩,自己起码需要8万的稿子。

        以自己现在5000的时速来算,8万需要16个小时,看起来还要加油。

        一个上午和一个下午,再加上明天一整天,完全可以做到!

        司水瑶深吸了一口气,就进入了疯狂码字的模式。

        这边已经开始送客了,说是客人也就洛凌和洛宜月父女两和安寻,外加一个“编外人员”卫鄞轲。

        霍予先在后援群里冒了个泡,先说了他和司水瑶已经成功领证的事情。

        他的突然出现,让群里人一个个都活跃了起来,再加上来了这么一个大消息,他们的问题就更多了。

        霍予笑笑,把手机挪开,出去送走了客人,除了卫鄞轲一直给他使眼色,其他的人都走了。

        因为司水瑶刚刚被人抓走才被救回来,霍予总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安,生怕同为女孩子的安寻也出事,知道卫鄞轲对安寻有意思,干脆给他辆车,让他自己去送安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abcxs.com/book/51486/254168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