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娇妻来袭:霍少请接招 > 166、买房

166、买房

        “队长,你的意思是顺着安言这条线摸下去还是?”

        能在这个时候捕捉到有关于安言的消息,周队长咧开嘴笑了一声,这个安言究竟是代表着自己还是代表着整个安氏集团,这还真不好说。

        不过他是个军人,对这些商业的秘密他并不感冒,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和他没有什么关联的。

        他笑了一声以后,顺便把那东西交给了站在旁边的人。

        之前被霍予救了一命的小伙子,正站在周队长身边,他接过这东西仔细看了一眼之后,他仰着头兴奋的问道。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周队长看着面前队员脸上还没有消下去的稚嫩,笑了笑:“这件事儿不着急,不是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

        “好吧好吧,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我知道队长你们的决定一定是正确的。”

        “你这孩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年纪比较大了,现在看见新兵蛋子们都有一种看着自家孩子的感觉,周队长笑了笑,这种感觉真的很奇特,不过他喜欢。

        “对了,周队长,白兔呢,白兔去哪儿了?”

        周队长笑了笑就知道他一定会问白兔的去向,这孩子自从被白兔救了一命以后,就把白兔当成自己大哥一样,几乎走哪跟哪。

        “白兔自然是有他的任务的,今天你就好好的待在我身边,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啊。”

        “哦。”

        周队长总觉得之前选人的时候,他的上级的上级貌似做错了一件事情,他为什么要把这个看起来就十分没有经验的新兵蛋子弄过来,混在这么多精英的队伍里头。

        这不是严重拉低了他们队伍的平均战斗力吗?

        不过这个时候就先别管他了,安言那一条线是给白兔追的,虽然不知道白兔为什么要追安言这条线,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人家的事情就不能再变。

        所以说还是等白兔回来再说吧。

        他们这次任务最重要的是侦查工作,所以都派的是经验老道的兵,霍予是唯一一个已经退役几年,然而被派在侦查队里的人。

        确实霍予当初很是出色,但最为出色的还是侦查这一方面。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为什么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呢?周队长在原地踏步,这次活动他并不是最高的指挥者,可是霍予是他的兵,他的兵自然是要他来担心。

        “队长,我看见他们了,他们回来了!”

        “走!”

        几个人蹲伏着,听着霍予他们报告他们所见的一切,当时他们就震惊了。

        “难道说鼹鼠的死已经被他们知道了?”

        霍予虽然不想肯定,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一边按住了自己正在流血的左臂。

        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警惕性是越来越高了,他们匍匐在地上的时候,本来一点声息都没有出,但对方上来就是一顿梭子。

        霍予的左臂只是被子弹擦到了,他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想当年他的前辈可是有人活活的在火里烧死了也没有动一下的。

        之前还在执行任务,倒不觉得什么,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手臂很疼,不过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脚下,脚下并没有血迹,他这才放心。

        毕竟是冬天了,他们的装备也跟得上,穿的都是厚衣服,他把手拿开,发现自己左臂上洇红了一片,确实没有血流的迹象。

        “敌人的警惕性很高,我们去的时候没有人,还没有什么,等我们在那边埋伏一个钟以后,他们出来先朝地上树上扫了几梭子。”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他们一定察觉到了什么,或者说我们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这个自然要查一查的,”周队长说着瞄了一眼霍予,“去处理伤口吧。”

        “是!”

        司水瑶这几天过得很是安逸,买了新手机他也不怎么玩,也许就是因为肚子里面的孩子让她稍微改了一点比较依赖手机的习惯,可是他发现自己很快就变成了全别墅人的重点保护对象。

        看过陆陆续续送过来的资料,她也已经了解了神秘组织在哪边可以装个摄像头来进行直播,不过还没有等他付诸行动呢,就被余姨强令在房间里面休息,理由是现在刚刚怀上孩子,孩子在她肚子里面还不稳,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那孩子就保不住了。

        其他几个人也跟着点头同意,司水瑶盯着他们欲哭无泪,你们这几个大男人难道有人怀过孩子吗?

        莲姨本来想要在这边照顾着司水瑶,但被他婉言谢绝了,甚至连余姨她也想早早的哄走。

        这些天她是算看出来了,莲姨爱玩的天性一天比一天严重,怪不得说老顽童,越老越顽皮,像个孩童一样,玩的闲不住。

        余姨身体不好,现在管家还在外面奔波,要是管家伯伯回来了,看见自家老婆瘦了一圈或者脸色不好了,他得有多伤心啊。

        “余姨,我看你也早点去休息吧,”司水瑶站的离余姨很近,她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余姨个子高,“你看看你最近都瘦了,等管家回来了,看见你这个样子还不得气死啊。”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好好一个人怎么会被气死呢?!”

        司水瑶惊讶地抬起头,果然说曹操曹操到,面前站着的不是管家,还有谁?

        “管家伯伯,我这不是怕您担心余姨吗?你看你一回来就赶到这里来,肯定是要接余姨回去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呀?”

        “这么点儿小事儿,你要是猜不出来,伯伯我才觉得奇怪。”

        “嗯……”秀恩爱!

        这一对老夫老妻的,在她这个小辈面前秀恩爱,真的好吗?

        司水瑶感觉自己快哭了。

        “好了,就不跟你聊了,我这才回来,忙着抱老婆热炕,先走了啊!”

        “嗯……”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司水瑶好像是说哭就哭,眼泪一下子溢满了眼眶。

        趁着夫妻两个人已经转过身子,背对着他越走越远,司水瑶赶忙伸手把自己的眼泪给抹去,可没想到的是眼泪是越擦越多。

        胡乱擦了几下没停住,反而流得越来越凶了。司水瑶慌慌张张的冲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跑进房间里的洗手间,拎开水龙头,在哗哗的水流声中使劲儿擦自己的眼。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难过,又十分想哭呢?

        强迫自己什么都不想,过了一会儿眼泪才勉强停住,她忽然很想霍予,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还好吗?有没有哪儿受伤?

        司水瑶想着差点又哭出来不行,她不能想这些让她崩溃的事情,她得想些好的。

        她跑到床边,一屁股坐在床上,抽出被压在被子底下霍予的简历,翻开第一页,盯着他的照片出神。

        照片是两寸的红底照片,照片上的霍予流着平板寸头,表情严肃,中规中矩,司水瑶盯着看,似乎想要盯出一朵花儿来。

        她现在才发现,虽然和霍予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可是他们俩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司水瑶咬着自己的嘴唇,眼泪又湿了眼眶。

        “我怎么就这么爱哭呢?”

        想起之前得知自己怀孕,补了一点孕期知识,司水瑶摸摸肚子,果然呢,怀孕的女人就是爱哭。

        这似乎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可是,她再怎么爱哭,也不能委屈了她肚子里面的小宝贝呀。

        虽然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是司水瑶依旧是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既然忍不住,那就不忍了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在脑海里,她的眼泪就再也收不住了,倾刻间就湿了被子。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司水瑶才沉沉睡去,这一夜没有做梦,只是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面前闪来闪去。

        “霍先生,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真的要等到半年之后吗?”

        这时司水瑶醒来以后,第一句呢喃。

        天已经大亮了,司水瑶看着总觉得已经到了中午,可她不想起床,天太冷了,这么冷的天就适合在被窝里缩着。

        可是忽如其来的恶心感,让她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床,赤着脚就冲进了洗手间。

        一阵剧烈的干呕让司水瑶脸上挂满了泪痕,重叠在她昨天干涸的泪痕上,皮肤有点涩涩的紧绷感。

        “乖啦,宝宝,妈妈知道错了,妈妈这就去吃饭,一定会好好的给你输送营养,你要乖哦。”

        司水瑶摸着自己的肚子,这以后,等霍予回来了,他们就不是一对夫妻,而是一个三口之家了。

        想着想着司水瑶自己笑出了声。

        那个时候,她就和霍予一起好好教育孩子们,他们一定要健康强壮,不能像自己一样。

        但要是个女孩子,那也得让霍予教她防身术,和男孩子比起来,女孩子更容易遭到伤害。

        人要善良,但必须是在能够自保的情况之下。

        司水瑶绽开一个笑容来,也不知道以后这孩子生出来了是像霍予多一点,还是像他多一点。

        霍予的长相是不错的,但是自己的长相就没有她那么好,如果孩子和自己长得一样,貌似会不怎么好看?

        “乖孩子,你还是长得像你爸爸多一点吧,好不好?”

        说完这话,司水瑶感觉自己要抑郁了,真的搞不懂霍予看上了她啥?

        不过霍予给她的东西已经算是不少了,就比如说那一张可以随随便便刷出来两套别墅的黑卡,还有依旧戴在她手上的这只玉镯。

        玉镯稳稳的贴合在她的手臂上,随着她的动作,只有小幅度的滑动,还有这条项链,这些东西应该都是些价值不菲的东西吧。

        司水瑶回了房间,从抽屉里翻出那张黑卡,握在手心里,她已经想好了,等孩子出生这张卡就留给孩子吧。

        反正她这辈子应该用不上这么多钱。

        回到了床上钻回被窝里,司水瑶才感觉自己的脚有点冰凉,她在被窝里蹭了蹭,好久才感觉好了些。

        “还好你妈妈我身体比较好,向有一些阿姨呀,怀孕初期就下不了床了,那样的阿姨一定要她的丈夫照顾的。”

        司水瑶终于起了床,在神秘组织里面和在老宅不一样,随时都可以有吃的,所以这也是很多年轻的人想着法子在神秘组织里面值班的原因。

        而且神秘组织里面的伙食也和老宅一样是比较好的。

        司水瑶吃了饭,再次坐在了电脑前面,虽然现在已经有孩子了,但她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想失去上一辈子就有了的东西。

        上一辈子拥有的东西太少,这辈子虽然多了点,但她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一个贪心的人。

        那能怎么办呢?只好自己奋斗着,能拥有比上辈子更多的东西吧。

        司水瑶套上防护服,坐在了电脑面前。

        “宝宝你说你是个宝宝呢?还是有兄弟姐妹的宝宝?”

        得知自己怀孕了以后,她就更加注意自己的身体,虽然她现在已经练习了盲打,但她依旧选择大部分时间注意着键盘。

        盲打快是快,可以直接注意着屏幕,可这样对眼睛的伤害也十分的大,她可不想怀个孕,自己就成为戴眼镜一族。

        这样码字速度就慢了很多,不过司水瑶也不在意,她前一段时间拼了命存了好多稿子,现在就是用上的时候了。

        之前司水瑶能够为了完成稿子一直都不休息,可她现在不一样了,写一段时间就要做一做运动,或者说闭一闭眼睛做眼保健操。

        这样,确实自己的颈椎也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司水瑶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有一个惊喜在等着她。

        不过走了一两天,她吃饭的时候又在饭桌上看见了余姨夫妻和莲姨,他们做了好些适合孕妇吃的菜,虽然这些菜司水瑶都不喜欢,但是为了孩子她还是硬撑着,每样菜都吃了不少。

        看见司水瑶这么配合,几个人也是笑眯了眼:“瑶瑶今天来呢,我们是想带着你出去玩一玩散散心,你这样老闷在屋里,对孩子也不好。”

        “余姨说的是,我知道这对孩子不太好。”

        谁都看见司水瑶的眼睛亮了一下,她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了。

        她不是一个贪玩的人,不过再怎么不贪玩的人总在一个地方呆着也会闷坏,司水瑶也顾不上餐桌礼仪了,咽下嘴里的食物,放下筷子就问道:“我们去哪儿玩呢?”

        “保密!”

        “好嘛。”

        余姨本来是想要带着司水瑶一起去旅游,顺带爬个山,可没想到司水瑶这么快就怀上了孩子,山是不能爬的了。

        像他们这样的中年人爬山是强身健体最好的办法之一,司水瑶这样的孕妇就不怎么适合做这件事。

        她不能爬山,可他们还是希望能爬一爬山的,干脆选择了一个有山有水有树林的地方。

        那地方偏僻,很多设备都跟不上,所以他们想在带着司水瑶过去之前,先带着她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毕竟已经一个多月了,虽然不知道b超做下来,能不能看见自己内部的情况,不过他们还是想做一下看看。

        万一就能看到孩子了呢。

        司水瑶是兴奋的,眼角眉梢都挂上了喜色,他们几个长辈看着也开心。

        吃完了饭,司水瑶就跑到自己的房间去收拾东西了,其他人也没有闲着,列举了一大堆需要带的东西。

        然后兵分两路一路去采购,还有一路带着司水瑶去医院检查。

        像霍氏集团也算是比较大的企业了,他们并不是请不起家庭医生,只是他们觉得就算在家里做的再好也比不上医院的全面,再说了,就是做一个b超的事情很简单。

        司水瑶满心欢喜的进了医院,也不知道自己肚子里是什么情况。

        是很常规的检查。

        司水瑶遵从医嘱,做各种各样该做的事情,直到她躺在检查室的床上,医生在他的肚皮上抹上特制的药水,听见医生咦了一声。

        “怎么了?医生?难道是我的孩子……”

        司水瑶有些着急,她看不到b超图像,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的身体现在是什么样的。

        “你确定你怀孕了?”

        医生这个问题直接把司水瑶给问懵了,他当然确定自己怀孕了,难道不是吗?

        “是啊,我出现了孕期早期的各种各样应该有的反应,难道说是孩子出了问题?”

        “你最近是不是很渴望怀孕?”

        司水瑶的心已经沉底了,医生这么和她绕弯子,不就是想告诉她,她肚子里并没有一个孩子?

        在科室旁边等了一会儿,拿到了自己的片子以后,司水瑶像行尸走肉一样回到了余姨他们身边。

        动了动嘴唇,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们应该很期待霍予的孩子吧,可现在,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呢?强烈的失望与不满?

        接下来就是对她的唾弃?

        假孕。

        是的,在b超室里,医生就是这么和她说的,女性极度渴望怀孕,以至于身体出现的4月怀孕的症状。

        她没有怀孕。

        “瑶瑶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不说话?”

        一出来一大群人就呼啦一声全围在了她的身边,看她的脸色不太好,余姨很是担忧的问了一句。

        “我……我没有怀孕。”

        原以为这句话说出来很难,一下子说出来以后司水瑶倒是莫名其妙的觉得轻松了很多。

        在她小时候,院长就这么告诉她,人没有撒谎的必要,因为一旦撒谎你就要用十个谎来圆这个谎,接着你就会为了这十个谎撒更多的谎,使他成为别人眼中的事实。

        这以后你就会成为一个不喜欢说实话,张嘴就是谎言的人。

        可是谎言总有被戳破的那一天,当一个谎言被戳破,那你这么多年杀了这么多的话,也就没有意义,没有存在的价值,一旦站不住脚,你在别人眼中的形象也就彻底崩塌。

        “没有?你那些症状……”

        “医生说了这些症状是因为,假孕。我,我不是故意的。”

        司水瑶快要崩溃了。

        虽然说的实话,但她更怕别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说的是真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司水瑶只好点头。他点了头就把头低下去盯着自己的脚尖,随时随地准备承受余姨的怒火。

        “你确定?!”

        听出余姨的问句变了个调,司水瑶开始发抖,难怪之前霍予和她说,他最怕的就是余姨了。

        她之前觉得莲姨没有余姨好相处,都是因为余姨没有在她的面前真正展开过她的气场,现在她经受了这样强烈的压迫感以后,终于承认还是霍予更了解她们俩。

        “我确定。”

        到了这时候司水瑶反而冷静下来了,以前也不知道是谁说过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疯狂,虽然她疯狂不起来,但是她不想灭亡。

        “那也太好了点。”

        “什么?”在场的人除了余姨以外,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哦,我是说这也太好了。”

        余姨不会被气疯了吧?陪在他们身边的几个神秘组织的人对视一眼,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现着这么一条消息。

        “余姨……你还好吧?”

        先向后退了一步,司水瑶接着问道。

        不管怎么样,她做好跑路的准备准没错的。

        “我挺好的呀,”余姨张开双臂,把司水瑶搂了个满怀,“你知道吗?霍小子走之前一直跟我念叨说,希望你能晚一天怀上他们的孩子,她想过一段美妙的二人世界。”

        “霍予真的这么和你说的吗余姨?”

        “怎么不是?”

        余姨笑开了花,本来她就想着,如果司水瑶怀孕了,老爷子应该很高兴,但如果她没有,霍予就会很高兴。

        总之不管结果如何,他们祖孙两个都会有人高兴的,这样看来是一件好事情。

        “那这样就太好了,我们可以去爬山,也可以去蹦极,想玩什么玩什么,一点顾虑都不会有了。”

        依旧被余姨抱在怀里的司水瑶懵了。

        他们这家人真的是很奇怪,豪门不都希望自己的儿媳妇能生一点,最好三年抱俩,五年抱三,子孙满堂才好,怎么他们这么奇怪?

        “你们买完东西就不用来医院了,直接去一趟益家园。”

        松开司水瑶,余姨打了个电话,开口就说。

        司水瑶算得上是两耳不闻窗外事那种人,益家园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但神秘组织里的人还是略有耳闻的。

        益家园算得上是高档小区中的领跑者,环境优美,居住条件好,住得舒适,用得舒心,总之在房产界也算得上是老大了。

        不过因为这样,所以价格也是不菲。别墅就不用谈了,那绝对是天价,最便宜的一居室,而且是地段最不好的地方,也得有个200万打底。

        这忽然要去益家园,难道是要买房子吗?

        “瑶瑶啊,你不是好奇,为什么我没要你的钱吗?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哦!”

        “阿予给你的那一张卡还带着没?”

        司水瑶点头,本来他不想带着的,不过就是因为余姨把她身上所有的钱都拿走了,一分不剩,她为了以防万一,就把卡揣在了兜里。

        到了益家园,阿河拿出了司水瑶这个月的生活费,2万块钱。

        “哦,原来是余音女士,”前台看过余音递过去的名片,立刻拨打了内线电话,“总经理,余音女士过来了!”

        “好,你把他们带到会客厅里,我现在就下去。”

        益家园总经理正在做日常工作——批阅日常文件,秘书接到这个电话就转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接了就这么说道。

        余音是和他预约过的,没想到会来得这么早。

        “好的总经理。”

        当下一行人被安排到会客厅里休息,他们都穿着一身西服,只有司水瑶穿着刷霍予黑卡买来的一身棉质连衣裙,加一双及膝的高跟鞋。

        原本余姨还想给司水瑶做一头波浪卷,但是被司水瑶自己给拒绝了,她还是喜欢自己黑色的长直发。

        前台小姐对他们的招待也算尽心,能浩浩荡荡的来找他们总经理的,一定是能够一下子掏全款买下房子的人。

        招待他们的茶叶,自然也不是普普通通的。

        “余音女士,好久不见啊,最近怎么样还好吗?”

        “最近挺好的,这不,想来添一套房子,随便住住。”

        “我这里挑了一套,就等您过目,要不咱们直接去房子里看看?”

        “行。”

        走在路上,余姨特意走在司水瑶身边,要她注意看着那栋房子符不符合她的心意。

        “余姨,难道说你把我的工资拿走,是为了给我买一套房子?”

        “你这孩子还不算傻,我知道我们家阿予和你的感情特别好,可是,人嘛,总得有1栋属于自己的房子,这才安心。”

        “那,为什么都瞒着我呢?这明明是一件好事情啊。”

        说不感动是假的,可司水瑶也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那时候当着霍予的面要钱的时候那么强硬?

        或者说她们要给自己买房子这件事情霍予知道吗?是事先知情的吗?

        “不瞒着你,你会同意吗?”

        司水瑶有些懵,要是换做以前他一定会同意,可现在,成了霍予的妻子以后,她不想同意了。

        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霍予和自己也就只是一场合同交易,不可能会有任何交集,那个时候,她更希望和霍予两地分居,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一人住1栋房子也是好的。

        可现在呢,她和霍予的感情如此之好,恨不得每天都粘在一块,哪里还舍得分开住?

        司水瑶摇头:“我觉得这栋房子没有买的必要,毕竟我现在有地方可以住啊。”

        “你这孩子啊,在你自己的名下多一套房子不好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阿雨在给神秘组织兄弟们住的小区里面有一整套的房子,可是那些房产证上写的都是他的名字,日后要是被人问起来,绝对不能说这房子是属于你的。”

        司水瑶听到这里十分的迷惑,会有谁去问这房子是属于谁的呢?霍予的血亲长辈们都已经去世了,没有去世的洛凌根本就不会问这个问题啊。

        “你想想,就算阿予决定把他房产证上的名字改成你的,把房子送给你,回头长辈要是问起来,就算阿予说这是你花钱买的,他也不会相信。”

        “长辈?难道说霍先生的长辈们还都在世?”

        “嘘……小点儿声,阿予的长辈们并不是全都在世的这件事情,就连阿予自己都不清楚,也算得上是一个秘密,可千万别说大声了给别人听了。”

        “嗯,我明白。”

        “所以呀,给你买1栋房子是必须要做的事,而且买得越早越好。”

        “你们看就是这里。”

        带着他们上了二楼,老板指着1栋房子,打开了门。

        “这种房子就是专门给单身者住的,房子面积很小,一个人住绰绰有余,这里是玄关……”

        “这房子是精装房吗?”

        “是的是的!不过因为各种不同的顾客有不同的需求,所以这房子现在还没有装修,只是个毛坯,这1栋楼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成品现房,如果想要成品现房的话可以移步前面那栋楼。”

        “不用,我觉得这样就挺好,有什么要求我们也可以自己提,那就请设计师过来吧。”

        总经理连忙把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个人拉过来:“这位就是我们的设计师,如果有什么需求请尽管提,他会按照您的需求来布置这间房子,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余姨笑了笑,果然是卖房子卖多了的人,还不错。碰了一下司水瑶的胳膊,示意她把自己想要的东西给说出来。

        “这间房子的面积很小,所以我的想法是,在主卧应该有一面很大的落地窗。”

        司水瑶完全不考虑阳光照射等等问题,反正这个房子属于她的,并且她平日里又不在这里住。

        要是说多了,反而费事。

        “一面落地窗?还有呢?”

        “我比较喜欢紫色。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哦,对了,我更希望在主卧里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

        “这个是自然,请问,还有什么呢?”

        司水瑶摇头,她的要求不多,这样就行了。

        “没有了。”

        “好的,我想我会尽力去满足您的条件。我还有一个问题,您是更喜欢木地板吗?”

        “是的,不过我希望在卫生间铺设普通的地板。”

        “好的,我知道了。”

        在卫生间铺设普通的地板是因为在上一辈子,司水瑶曾经看到有人在卫生间里铺设的木地板,长满了蘑菇,她果断放弃了。

        毕竟她这个人很懒,想铺设木地板,就是想以后能够赤着脚在地上走。

        “装修一下需要多久才能入住?”

        “这位女士,你请放心,为了你们的健康,我们会用最好的漆,而且尽量少用,设计装修,再加上散味,大概需要两年的时间。”

        “这么久?”

        “是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如果因为装修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说人因为屋里的装修而出现各种健康问题,我们益家园会负所有的责任。”

        “好!”

        “那我请问你,这房子的钱多少?”

        “因为地段最好,这栋房子80平米,又是精装,一平米3万块钱,240万。但因为你们是提了要求的,虽然大的格局不需要做改变,但我们的设计师还是要做一些东西。”

        设计师明白自家老板的意思,立刻上前一步解释了起来:“因为房间小,所以我们并没有做落地窗的打算,所以,这房子做起来就有些不好。”

        “那,你们能否达到我的要求?”司水瑶皱了下眉头,她倒是不怕麻烦,反正他现在有地方可以住。

        “这位小姐,你请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只要我们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老板先生就请你算一下装修之后我们需要付多少钱吧,今天我们就是特意为这件事情来的,想就在今天签了合同,签完合同以后,如果你们还想涨价,那绝对不行。”

        “那是自然。”

        等了一会儿,他们算的结果就出来了,加上装修以及家电费,一共300万。

        余姨笑笑,还好让司水瑶带了黑卡来。

        他们一共带了2万块钱的现金加上之前他们俩给的钱,都存在一张卡里,一共是100多万,远远不够买这1栋房子的。

        或者说买一半?

        “先把这些钱拿去再刷这张卡都刷爆了,再刷这一张黑卡。”

        “好的。”

        在场谁都知道,他们在装修费上是有优惠的,更别提那些家电了。

        不过益家园用的家电,他们倒是很放心,毕竟都是同一个牌子,而且超级大牌。

        他们两个品牌强强合作,买的东西都是内部价,算得上合作共赢。

        一切都商量好了,约定随时可以过来看房子装修的进程,司水瑶这才在合同上面签了字,并且拿到了房产证。

        “瑶瑶,以后你也是有房子的人了,有了房子,就像是多了一层保障一样。”

        “嗯。”

        余姨放心了,和莲姨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笑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要说真的,要不是因为老爷子就快要回来了,他们还想不到给司水瑶买一套房子的。

        以老爷子的个性,要是知道自家孙媳妇儿个孤儿,什么都没有,怕是要暴跳如雷。

        再加上现在司水瑶并没有怀孕,等老爷子回来了,司水瑶在他那边,绝对讨不了好处。

        好在他们了解霍予这小子,故意在他面前逼司水瑶给她们钱,这个榆木脑袋才想到把自己的黑卡送给老婆用,不然,这次旅游的经费可就泡汤喽。

        没错,他们为了好好的玩一圈,就足足准备了几十万。

        要是得搭上这几十万块钱,余姨也是有办法的,完全可以装作不信任益家园的样子,说等房子到手了,看看装修效果,才给他们装修的钱。

        现在房产证到手,是时候该旅游了。

        不过司水瑶的东西都没有带,知道她没有怀孕,余姨就跟她说了,要把电脑带过去,在没事的时候也多写写。

        司水瑶自然也是同意的。参加比赛嘛,自然是稿子越多越好。

        加上前世的记忆,她对前世自己没怎么注意到的bug都作了合理的解释,这样她的文只会比上一辈子所写的更好。

        珍之重之的把刚刚拿到手的房产证锁进抽屉,司水瑶笑开了花。

        在上一辈子自己也给自己买了一个差不多这么大的房子,不过因为好多钱都砸在了胃癌上面,那栋房子也是自己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买的。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也已经没有几个月好活了。

        不过按着前世的这个轨迹来,自己死亡以后,还能捐出50万的版税来,也算是不错的。

        想着那还算光辉的未来,司水瑶就十分开心。

        当然,上辈子买的房子没有现在他所拥有的房子值钱,她相信,只要自己持之不懈的努力,自己总会变成一个有钱人的。

        当然只要不和霍予比就行。

        “瑶瑶,你在做什么?要不要我来帮忙啊?”

        “不用不用,我就快好了!”

        知道余姨这是在催促她,司水瑶以最快的速度收好东西,拉着上一次出国,霍予给她买的行李箱就出了门。

        看着行李箱,司水瑶就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和霍予两个人的小窝了,她叹了口气,这么久不回去了,还有一点想念呢。

        不过,如果就她一个人回去了,那有什么意思?

        当特种兵什么都好,就是这么个毛病,你出任务根本就联系不到人,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天这么冷有没有冷着?

        他对自己的兄弟那么好,估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对队友们也是很好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啊?

        她太了解霍予这个人了,如果遇到了危险,他一定会为了别人的生命安全着想,把别人拦在自己的身后,自己去面对可怕的风浪。

        可是霍予,你究竟有没有想过我呢?如果你出事了,我该怎么办呢?

        司水瑶想着就皱起了眉头,哎!

        “怎么要去旅游了,你不高兴吗?”

        余姨换了一身打扮,抛弃了日常穿的高跟鞋,穿着运动鞋扎着马尾辫的她,倒是有了些青春活力。

        “没有啊,我怎么会不高兴呢?我就是想起了霍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abcxs.com/book/51486/259916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