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娇妻来袭:霍少请接招 > 167、进山

167、进山

        听司水瑶提到霍予,余姨愣住了。霍予这小子已经走了好久了……

        余姨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要是之前吧,霍予就算好久不回来,司水瑶也跟个没事人一样,根本就不管,现在她这么伤心,她这个做长辈的都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

        余姨勉强笑了笑:“别担心了,他总会回来的。”

        余姨知道这样安慰并没有多大用处,但,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话可以说。

        霍予去执行的任务是什么他们都不清楚,谁也不知道他们会遇到怎样的危险。

        司水瑶这么问他们,余姨就算想安慰,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毕竟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普通的那种略带欺骗性质的安慰,对她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

        可是要真的想告诉她一些真实的情况,她这个做姨的也不知道啊。

        “余姨说的对,在这里有你们这些长辈,还有我,他总会回来的。”

        司水瑶对着余姨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乖孩子,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我们就该出发了。”

        “嗯。”

        司水瑶拉住箱子,出了门。看见管家就在门口等着,一见到余姨就把手上拿着的一条长围巾裹在了她的脖子上。

        莲姨在一旁挤眼睛,司水瑶看着,果然恩爱的夫妻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绝对是秀恩爱,没错了。

        “我们去哪儿啊?”再看司水瑶,她现在也是把自己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

        耳朵上带耳罩,脖子里面围围巾,这还不够,嘴上还要罩一只口罩。

        饶是这样,她还是觉得有些冷。

        “我们这次就去深山老林里面转转,”莲姨也拉着箱子,正对着余姨夫妻两个直撇嘴。

        果然是被虐到的单身狗。

        司水瑶摇头笑笑,她现在不也和单身狗差不多,虽然有男人吧,可男人离她千万里,还不怎么清楚,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不过,把目的地定成深山老林?这个时候去那边不会是搞笑的吧?

        司水瑶呵呵笑了两声,也许他们只是在和她开玩笑呢。

        “我们走吧,先去机场订机票去。”

        攥紧了手里的黑卡,司水瑶默默的跟在了最后面,像她这样已经身无分文的人,就不用跑到前头去凑热闹了。

        这次出行,她是最小的一个。其他人都能当他的长辈了,这真的是一家老小出门游玩啊。

        本来也没觉得什么,可一到机场看见这么多人,司水瑶又有点发憷,不知道这里面的人有没有黑狼里头的人呢。

        司水瑶突然发现,虽然神秘组织敢正面和黑狼杠,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如果真的把他们两个组织都摆在一起,单论实力的话,神秘组织还是逊色于黑狼很多的。

        “怎么不走了?”余姨他们都走到前面了,忽然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回头一看司水瑶还在后面呆着呢。

        “哦,我这就来了,这就来了!”司水瑶连忙跟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紧张了,她总感觉身后像是有人跟着一样。

        她好几次回头,都只能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不到什么十分刻意跟着他们的人影。

        感觉到司水瑶走路有点心不在焉的,余姨和莲姨干脆一左一右把她夹在了中间:“你这孩子,走个路都不让人省心。”

        “我哪有,我就是感觉后面好像有人跟着我们,回头一看又不见人影,所以我才走走停停,好确认一下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没事,你管家伯伯见的事儿多,他都没有感觉出什么事情,那就绝对没有出事,别担心。”

        “嗯。”

        听余姨这么说,司水瑶也就放心了,她的感觉一向不是很准,上一辈子她感觉安言是个大好人,可以托付终身,这一辈子她初见霍予,觉得他这个人很危险,得离远点。

        可是很显然的,她对这两个人的看法全是错误的。

        果然像余姨说的一样,他们直到做完各种各样的手续,在候机室里等飞机的时候,也没有出什么事。

        “好困啊,想睡一会儿。”余姨摘下了口罩,对着管家说话的声音有点撒娇的意味。

        “乖,这么冷的天儿,在这里睡会不舒服的,要是真想睡的话,就来我怀里,也就只允许你睡一会儿工夫,听见没有?”

        “好吧,睡一会儿就一会儿,我现在困得很,睡一分钟也是好的。”

        “来吧。”

        管家打开随身的包袱,竟然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毛毯,把靠在自己怀里的老婆裹了个严严实实。

        “你呀,就是贪睡,这么大个人了,快睡吧。”

        机票没有在司水瑶手里拿着,莲姨以小孩子家家的不靠谱为由,把所有人的机票全都拿在手里,现在司水瑶知道为什么了。

        她本来就坐在莲姨身边,这会儿更是整个人都凑了上去。

        “莲姨,你说我们去深山老林真的好吗?余姨身子骨弱,这大冬天的哪儿哪儿都冷,去那些交通不便信息不通的地方,岂不是找罪受……”

        “没什么不好的,就让他们两个折腾去呗,反正这提议不是我给的。”

        “姨,您就没有打算找一个老来伴吗?或者说像您这么年轻的,找个人谈恋爱也是好的呀。”

        “谈恋爱?这就不用了,我一个人活得那么好,为什么要找一个男的来给我添堵啊。”

        “之前我也是和您一样的想法,如果不是霍予说要我嫁给他,我这辈子都不会嫁人的。”

        莲姨知道司水瑶一向不怎么和自己亲近,今天忽然说这话,可把她搞得有些激动起来,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司水瑶的头发。

        “其实呢,单身,结婚,生子,都是人生的阶段,只不过我和你余姨都选择了停留在没有到所谓终极的地步。”

        “没有谁和我说,人就必须结婚生子,不然人生就不完整,”莲姨笑了笑,“可是我知道抱着这样观点的人不在少数。”

        司水瑶默默的点了头,经过上一次的假孕事件,她倒也看清楚了不少东西。

        她自己就是从孤儿院里出来的,孤儿院里的孩子每年都在增加,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生而不养的人越来越多。

        按道理说,只要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你就必须负起他的责任,你要负责把他养大,让他长大成人。

        可是现实并没有这么简单,养一个孩子也不是说一句话就完成的。

        “看你管家伯伯和余姨,他们也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过得日子也畅快,这是他们的选择,依旧十分美好。”

        司水瑶回过头去,看见管家抱着余姨,正在笑呢。

        “所以呀,你要是想和霍小子生个孩子,两个人一起抚养,对你来说,这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真正的爱是什么?真正的爱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你想做什么事我全都理解,并且尽我最大的努力配合你,反之亦然。”

        莲姨咳嗽了一声:“但是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爱的能力。”

        “所以莲姨你根本就不期待有人和你一起同甘共苦,对吗?”

        司水瑶说着感觉心里涌起了有些苦涩的伤感,以前的自己就和莲姨一样,以为自己没有爱人和被爱的能力。

        这样,不是好事情吧?可他之前就是这么想的,一个人过一辈子悠哉悠哉也很舒心。

        “是的,我根本就不期待,因为我很清楚,我一个人过,能把我自己照顾的很好。”

        “瑶瑶,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人呢?”

        “这……”

        司水瑶的脸一下就失了血色。她之前明明表现得很好,而且她现在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着霍予,为他的安全担心。

        “我希望你和我说实话,不过你放心,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司水瑶看着就离他们不远的余姨夫妇,莲姨会意:“管家?”

        管家依旧盯着自己的妻子,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是这样的人,可是莲姨你要相信,我现在是真的喜欢霍先生。”

        司水瑶抬起眼睛,很认真的和莲姨对视。

        “霍先生?”

        “哦,霍先生是爱称,因为我之前总是霍予霍予地叫他,他不高兴了,所以就改成了这个。”

        “原来是这样。我自然相信你的,你这段时间的变化十分明显,别说你余姨了,连我这个没结过婚的人都看在眼里。”

        司水瑶的脸渐渐红了,原来就这么明显吗。

        “我,我现在是真的喜欢他,你就放心吧。”

        “瑶瑶你喜欢谁?他是谁?”

        余姨忽如其来的问话,把司水瑶吓了一跳,她转头一看,撞进了余姨清明的眸子里。

        “余姨,你不是睡着吗,你刚刚醒的?”

        余姨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管家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你们这样真的好吗,”司水瑶的一张脸都快红透了,像熟透的苹果一样,“你们不会是合起伙来诈我的吧?”

        “嗯。”

        一直没有掺和三个人对话的管家,忽然发出了一个单音,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好吧,你们有什么事现在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我就问咯,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假孕的症状?”

        两个女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会儿问的是余姨了。

        “因为我一直在做噩梦,梦里我的霍先生不是满身是血,就是已经不在人世,虽然他走之前跟我说过,希望能过一段美好的二人世界,但我就怕他如果真的回不来了……”

        司水瑶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坐在他两侧的都是长辈,他们都是看着霍予长大的,他们对霍予的担心和爱和她没法比。

        “所以我就希望,我还是有一个孩子比较好,如果真的不幸发生了万一,那么我也能为了孩子,好好活下去。”

        “瑶瑶……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现在都已经21世纪了,你知道吗?”

        饶是余姨,听到司水瑶说到这里,也是直皱眉头,他们的岁数已经抵得上两个司水瑶了,比她大上一辈的人都没有她这样的思想,这孩子究竟是怎么了。

        “我就像一个米虫一样,离开了米我就什么也不能做,我就像一个废物一样。真的很像一个没用的废物。”

        司水瑶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在我的亲生父母看来,我是一颗健康的心脏,可以移植给他们宝贝女儿,可是在霍予眼里,我真的不知道我算什么。”

        虽然他一直说他会爱我,虽然他一直说他爱我,不是因为我的外貌,我的身世,虽然他一直说他只爱我这么一个人……

        司水瑶有些崩溃。

        她是从孤儿院里出来的,也曾经想过,如果以后真的要嫁人了,得嫁给怎样的人。

        上一辈子她虽然恋慕安言,但她知道自己和安言之间有着一道她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跨越的鸿沟,所以她沉沦,沉沦在安言给她的,并不切实际的所谓爱情里。

        而这一辈子她竟然遇到了比安言好上千倍百倍的霍予,而且成了霍予的妻子。

        她总觉得这是个梦,梦醒了霍予会冷着一张脸走向她,给她摔一张离婚协议书。

        “傻孩子,你不是看见了阿予的简历了吗,他的一切都记在上面。”管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他感觉要是没有人说话的话,气氛会十分尴尬。

        余姨伸手拍了一下她老公,这个时候就算把霍予所得的所有荣誉都推给她看,也没有什么用。

        “他的简历我看了,我看了以后,觉得我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所以,我在等,等他和我说离婚。”

        司水瑶的眼神很是空洞。

        霍予算得上是豪门子弟,而自己呢?算不算得上贫民窟里出来的孩子?

        而且他这样傲人的成绩,惹眼的简历,对她而言,只有提醒自己和霍予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的效果。

        “别呀,瑶瑶,霍予是不可能和你离婚的,不信我给你看样东西。”

        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丈夫,余姨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本精美的日记本来。

        “阿予就知道他不在的日子里,你会胡思乱想,特意把这本日记交给我说,你要是想他了,要是难过了就给你看。”

        “日记?”

        “是啊,你放心,这本日记本是上厕所的,连我也不太清楚密码是多少,我本来想替你问一下,他说你一定会知道的。”

        “我一定会知道?”

        密码本很小巧的一本,这让司水瑶想起了当年密码本风靡一时时,司衡越向她撒娇,说想要一本的情景。

        号码一共有八位,司水瑶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绝对是一个日子。

        究竟是什么日子呢?

        她先试着输入了一下他们领证登记的日子,密码本依旧如故,并没有解开。

        她看看莲姨,忽然想到他们结婚的日子,他们都知道,也就是说得要有一一个他们不知道的日子才能打开这一本密码本。

        有什么日子是他们都不知道,只有她和霍予知道的呢?

        司水瑶一下子就想到了微博。

        她刚开始粉霍予的时候,微博还不是那么流行,别人聊天都靠qq空间,或者说是聊天室。

        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披着流觞听水号的霍予一起聊,司水瑶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她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她是什么时候关注了霍予的微博。

        她输入了这么一个日期:20100609,接着就听到啪嗒一声,密码锁打开了。

        司水瑶承认能够打开这一本密码本,她十分的兴奋,而全程围观她开锁的几个人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有联系了啊。

        日记也就开始于这个日子。

        10。6。9

        今天注册了微博,第一个粉丝是水大最萌小粉丝,不知道是不是她呢?

        10。6。10

        看来我得关注一下我的第一个粉丝了,好开心。

        10。6。11

        她和我说早安,我好开心。

        10。6。12

        不知道这是不是网恋,好想看见她。

        10。6。13

        有些不开心,可我不想和她说。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一直以为我是最好的一个人,为了能让她一直相信我是最好的人,我得努力再努力。

        接下来记得就没有那么频繁,差不多是一个月记录一次了。

        10。7。9

        现在训练很是频繁,已经很久没有来记日记了,我亲爱的女孩子,你还记得我吗?

        10。8。26

        今天偶尔上了一次微博,发现你还是天天给我道早安晚安,可是我希望你别再这么对我了,我现在这么忙,不可能回你的。

        10。8。27

        还好我昨天说的话没有成真,他还是天天给我道早安,晚安,好想你呀。

        是不是单相思呢?放心,我会努力的。

        这好像真的是恋爱的味道。余姨说过,恋爱的味道就是这么甜甜的,涩涩的,不过十分对人胃口。

        10。11。7

        已经好久没有记日记了,我以为我把你给忘了,可是没有。

        可是我最害怕的是你把我给忘了……

        我的手机被收走了,没有办法去微博上看你。

        10。12。31

        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在骂我?

        还好她没有骂我,依旧相信我。

        我不会让她失望。

        就到这里,这本日记本记的东西就断了,翻到下一页,已经跳到了2012年。

        12。1。1

        天哪。我已经很久没有在这本日记本上写东西了。要不是突然翻出来,我一定会把这东西给忘了的。

        还好翻出来了。

        既然翻出来了,就好好记。

        12。1。2

        这两年算得上是黑暗的两年吧。

        网上负面新闻很多,掉粉也很严重。

        她竟然还在。

        真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也难怪我之前喜欢她了。

        看到这里司水瑶默默的吐槽了一句,难道说你把日记写到这里已经不喜欢我了吗?

        她不想再看下去了,可还是向后翻了两番,发现日记本后面还是有字迹的。不得不承认,司水瑶松了口气。

        “瑶瑶!”伴随着一声忽如其来的呼唤,手上的日记本忽然被人夺走,司水瑶吓了一跳,看见叫她的人是余姨,这才松了口气。

        “余姨把东西还给我呀!”

        “不着急,我们该登机了。”

        再次把日记本塞进包里,几个人很容易就过了安检,登上了飞机,坐在既定的位置上。

        “你要不要睡会儿,大概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能到目的地了,不过可能我们到地上以后,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睡觉。”

        “那我就睡会儿吧。”

        司水瑶最近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可是在飞机上她竟然做起梦来,梦里霍予笑着向她走来,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花,鲜花的香气一个劲儿的往她鼻子里面钻。

        “好香哦。”

        司水瑶猛的睁开了眼睛,发现空姐正端着飞机餐。

        摸着自己开始叫唤的肚子,司水瑶自然是要了一份。

        所以他刚刚做梦的时候,闻到的不是花香了。

        司水瑶羞红了脸。

        这一座城市的机场就建在郊区,不过因为机场的带动,这边的经济还算不错,司水瑶他们从商店门口走过玻璃橱窗里标价写的明明白白。

        “一瓶矿泉水卖十块钱,真的是暴利哦。”

        “谁说不是啊。”

        “今天晚了,我们就先找个旅店住下来,我们开三间房怎么样?”

        管家的意思很明确。

        他们夫妻二人住一间,还有两个人,一人一间。

        “莲姨,要不我们一起住吧,这样还省下一间房的钱呢?”

        “好啊。”

        如果司水瑶不这么说,莲姨也已经想要这么提议了。

        “要不这样,我们三个人睡一间,老公你一个人睡一间怎么样?”

        “你说什么?”管家的声音难得像带了寒风一样,寒嗖嗖的,余姨一下子就闭嘴了。

        “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住不上这么好条件的宾馆了,大家尽情享受!”

        司水瑶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说去深山老林转转,不是说着玩的,是动真格呢。

        “好的!”

        第二天一早,他们退房了以后,把行李箱寄存在收费寄存处,一个人背上将近30斤的物资,搭车进了山。

        说是要到深山老林去,自然是要车也进不了的地方去走走。

        进山的车不多,只有一班,好在通常进山的人也很少,四个人分成两拨子坐在一起,把包除下来放在腿上或者地上,车时不时就顺着山路的崎岖,抖上一抖,司水瑶是觉得挺好玩的。

        可是管家那边倒是有些受不住了。年纪大了身体技能自然跟不上,年轻人再加上年轻的时候忙碌一些东西,身子骨没那么硬朗,简直是吃尽了苦头。

        余姨比起管家来好是好些,可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两个人互相揉着腰,好像也没那么难熬。

        司水瑶看着他们这样,回头也给莲姨揉着,山路这么颠,几乎没有人想睡觉,就算想睡也睡不着。

        所以同座的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找话题聊天,一时之间,车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本来冬天进山的人不多,车里的温度也不怎么高,之前还觉得冻得人缩手缩脚,现在一个个都笑开了怀,好像车里也没这么冷了。

        大家说说笑笑,就连司机也不甘寂寞,偶尔也插上几句嘴,说几个笑话,有些年纪大的普通话不怎么好,各种带着方言的普通话齐飞,着实增加了几个笑点。

        山路弯弯绕绕不好走,车里倒是一点儿冷气都没有,直到车忽然卡了一下,啪的一声熄了火。

        司机原本大声和乘客们说笑,一下子就闭了嘴。他暗自捶了一下方向盘,车子一动不动。

        又试着启动了一下发动机,既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司机知道这车是抛锚了。

        为了以防万一吃鸡,还是打开车门亲自去看了一下,果然如此。

        他就站在门外头,对着车上喊了一句。

        “大家且镇定,车抛瞄了,没办法再走!”

        山路本来就崎岖不平,走到半道上,车又抛锚,全车的乘客没办法,只好下了车,围在一起想办法。

        被冷风一吹,再怎么好的脾气也暴躁了起来,这天儿谁受得了一下子戴帽子的戴帽子,围围巾的围围巾,一个个儿都没有想说话的欲望了。

        司机倒是很熟悉这个情况,他更了解现在这么冷的天儿,很少有车来跑这条路。

        他一贯的做法就是先把车丢下,人先走,回头车站那边接不到回车,就知道这车一定是在半路上回不来了。

        就会派车出去接应。

        乘客哪里肯干?当他们得知山路还有很长,想要靠着两腿走到他们想去的地方,起码得花三个小时以上时,更是炸了锅。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这虽然是大白天可这么冷的天你把我们丢在这里算什么?我们是没有付车钱还是怎么了?”

        听司机这么一说,脾气暴的人立刻就吼了。

        司水瑶静静地退在一边,她知道就算这个人把嗓子给喊破了,车还是会一动不动的。

        司机站在那边一动不动的,就知道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把车修好,司机也算是土著,有个不恰当的比方,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这些外地来的游客也许是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只好徒步行走,但是司机不一样。

        司机如果真的是本地人,那绝对会认识一些本地老乡,如果有人从这儿经过,看见司机这种熟人了,说不定就会捎上他一程。

        “余姨,我们要不要跟着司机走?”

        余姨摇头:“这里地价我们都不熟悉,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跟着他走为好,我们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去吵去闹吧。”

        “好勒!”

        司水瑶上了车,过了一会儿,拿着包就下来了。

        一共四个人的包,她就这么两手拉着拖在地上。真沉。

        “司机大叔,我们要上山的话该怎么走啊,这条路上有岔道吗?”

        “没有,这一条盘山公路修得艰难,除了这条路,没别的路可走了。”

        “好了谢谢啦,那我们先走了!”

        站在盘山公路上,向上一瞧,司水瑶就感觉有些眼晕,这么高的山,这可咋办呢?

        管家和余姨对视的一眼,看见自家老婆有些不服气的模样,笑出了声。

        “管家伯伯,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笑得出来!”

        司水瑶有些惧怕男性,这时候也忍不住说道。

        这么长的路,而且是爬山,要背这么重的包,还不如直接把包扔进悬崖,自己轻装上路。

        “你们别着急,先看看我带了什么东西。”

        “带了什么东西呀?”

        司水瑶好奇,余姨倒是很配合的给管家拉开了包链。

        一下子露出几个带着轮子的小东西来。

        “之前我说要带拉包的轮子,你们余姨说不需要,所以我就把几个轮子都放在我的包里了,看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吧?”

        包里的东西其实都是些必需品,管家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他知道如果只有他自己来这边,绝对不会带这么重的东西出门。

        可是她现在带着三个女的,不算有他心爱的老婆,还有刚刚二十几岁的司水瑶,二十几岁的人在他眼里就跟小孩子没什么两样。

        所以该带的东西还是要带足了的。

        就是因为带了这么多的东西,他才想到要带轮子来。

        有了轮子和杆,把书包往上面一绑,确实轻松了不少。

        他们干脆就戴上了厚厚的手套,几个人拉着包,说说笑笑,一路爬上山去。

        管家知道这车里一定会有一个人是专门来跟踪他们的。

        在飞机场,司水瑶的感觉没有错,管家也感觉到有人在跟踪着他们。

        不过,两方面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目标是司水瑶,管家也很是清楚。

        管家本来想在机场上把人甩掉,可是想想放弃了,跟着他们的这一些人,起码是他挺了解的,要是把他们这些熟面孔给甩掉了,回头那些人又派出另一帮子人来,不太好对付。

        他们这一次去深山老林,指不定还能遇见霍予,要是遇见了霍予,那就有好戏看了。

        管家笑了笑,余光里已经有人赶上来了。

        “各位请留步!”

        果然是那个人呢。

        管家笑着示意她们先走,自己停了下来。

        “你这是来做什么的?我们是过来旅游的,想到深山老林里,找点刺激的乐子,你不会也是这么着的吧?”

        “这位老大哥你是说对了,我一个人过来呢,就是想要好好的找一个刺激乐子,不过我觉得老大哥你失策了呀。”

        “怎么说?”

        那人长着一脸的络腮胡子,身体强壮,一双眼睛闪着精光,就知道不是个善茬。

        那人也在审视着管家,管家穿着一双运动鞋,身上的运动服也和鞋子十分搭配,看起来人兽无害。

        “你看这深山老林里能有些什么,自然是有些我们平日里看不到的东西,”那人稍微靠近了管家一点,几乎要把嘴凑向他的耳边,“这我们不熟悉的东西大多有一些危险,老哥,你带着这么多女人,真的容易吗?”

        “哦,兄弟说的倒挺有道理的,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分道扬镳吧。”

        对方确实说的挺有道理的,司水瑶最近勤学苦练,她终究没有经历过比较系统的训练要是真的遇上了普通的危险,应该能够自保,要是遇上了连他都不怎么搞得定的,哪怕是难过了。

        不过既然他能把人带出来,那一定得把人安全的带回去。

        管家露出一个笑容来,对对方拱手。

        “老大哥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我知道这片深山老林里很少有人来敢单枪匹马进来的,已经算是不易了,像您这样还带着家眷的,那就更是英雄豪杰,我祝二就跟着您了。”

        “不敢当不敢当,说实在的,我就是带着家眷游玩而已,没什么英勇的事迹,算不上什么英雄豪杰。”

        “老大哥你客气了,您看看您带着三个女人,你一个人哪能照顾的过来,我要是和你们一块儿,身为一个男人,自然是能帮着你好好照顾他们的。”

        “这个不用了!”

        管家的音色立刻冷了下来,这人究竟在说什么?废话吗?

        “不是不是老大哥,你可千万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帮着照拂一点也是可以的,你看我也三四十岁了,已经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怎么可能打那些歪心思呢?”

        这个自称祝二的人说着,竟然从随身的皮包里掏出一张全家福来,这张全家福确实像他说的一样,有丈夫妻子还有孩子,甚至有个孩子,手里头还抱着一个小孩,身边站着一个女人。

        “瞧,这就是我的儿子,孙子,这一大家子的人呢,一起过,活着舒服可老大哥你知道吗?这隔代的矛盾啊也多,我就是因为太看不惯他们这样了,所以才一个人偷溜出来,好好欣赏一下我们国家的大自然。”

        “不过我这个人天生爱热闹,离开了妻子儿女倒是感觉很无聊,要不,咱们就一起走吧。”

        管家沉吟了片刻,这人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虽然他真的不希望他加入他们的队伍,可要是把人逼急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那好吧。”

        这人那就不应该有太多的软肋。

        他老婆是他的软肋,阿予作为从小带到大的孩子,自然也是他的一根软肋,司水瑶是霍予的妻子,是霍予的软肋。

        他不希望霍予伤心难过,自然要好好的护着司水瑶,至于他们的朋友,或者说是家人,自然更是要护紧了。

        就他这么一个人,一下子带着三根软肋,也是挺麻烦的了。

        两个男人紧赶慢赶,花了十分钟的时间追上了三个女人。

        “回来啦,这位是?”

        “嫂子你好,我呢,是祝二,这么叫就行了。”

        “你好你好,祝先生你好。”

        也不是没有听出余姨话里的冷淡,这人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把三个女子挨个的瞧了一遍。

        说完心里嘀咕,上头人确实是要他抓走最年轻的这个吗?最年轻的这个虽然年轻吧,但样貌真的是不敢恭维。

        虽然不是那种丑到爆,但是这三个人站着一对比,确实是她最丑,没错了。

        不过仔细看看,五官还算清秀,其他的也就没有什么优点了。

        难道说最近上头的口味改变了?

        不管了,想办法把人带走才好。

        不过想把人带走,第一要紧的就是把这个老哥给办了……

        他看着管家,就算是裹了厚厚的衣服,看起来也是瘦,就这样零丁的瘦骨头,他都不敢动手,就怕一动手,自己就把对方给压折喽。

        相比较于余姨的冷淡,莲姨对这个突然出现在他们队伍中的人,采取的是不理不睬的方式,只有司水瑶像是预感到了危险一样,着实后退了好几步。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个人很危险。

        虽然她一直觉得自己看人的目光不太准,可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危险了。

        在机场里面的时候,她也有这样一种感觉。

        而且这会儿这种感觉是越来越强烈了。

        自从新的成员加入队伍以后,原本说说笑笑的人都选择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也不说出口,管家看着觉得有些不太好,干脆自己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就加进来的人说起话来。

        “你准备去哪儿啊?”

        “我也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就是想随便走走,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和你们一起走。”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去哪儿,你也去哪儿?”管家皱起了眉头,可心里却乐开了花。

        她被人跟踪这么多次,还就没有遇到这么蠢这么笨的敌人,刚刚和她们走在一块儿,就把自己的底给掏了出来。

        难道说就是要他放轻警惕?

        这是不可能的。

        管家的目光在三个女人身上扫了一圈,有她们三个在,就算他想放松警惕,他自己的大脑也不会允许的。

        “是啊是啊,这深山老林里,还真就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虽然已经过了寻找刺激的年龄,可是人嘛,心不老,人也就不老,人都还没老,为什么就要放弃寻找刺激呢?”

        那人说到激动处,一阵手舞足蹈:“你说对吧?老大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abcxs.com/book/51486/260548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