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娇妻来袭:霍少请接招 > 211、安寻结婚了

211、安寻结婚了

        “你这么说,好像是有些问题的,”霍予也停下了,往嘴里塞食物的动作,“可是我们都吃到一半了,要不吃完再说吧?”

        “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司水瑶说着极其愉快的拿起一串肉串,一阵狼吞虎咽。

        “吃完了,我们再到处走走,看看有什么好吃……玩的。”

        “好啊。”

        两个人都有些心虚,不过谁都不想承认自己卡路里的摄入量已经大于他们消耗的卡路里数量。

        吃完他们决定遛弯,走着走着就看到一家还开着门的药店,本来不想走进去,却在玻璃窗外看到了一个体重器。

        “要不我们进去测一测自己的体重吧?”

        司水瑶他提议得到了霍予的响应,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店里。

        “我们下个月是不是要参加婚礼并且担任伴娘伴郎的?”

        看到了自己的体重以后,他们两个灰溜溜的跑了出来。

        “是啊……”

        司水瑶想了想,一咬牙:“我觉得只要我们在外面,就不可能真正把心安定下来,去做运动,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有道理,那我们,回去吧。”

        “好。”

        想到他们约好了,但还没有去吃的美食,司水瑶就觉得有些难过,不过就算再难过,她也不能放弃自己的好身材不是?

        他们搭乘的是第2天的班机。

        飞机降落在z城的飞机场,他们两个拖着行李箱一前一后的走向去机场,迎接他们的汽车。

        在车里,司水瑶捏着这几天新长出来的肉欲哭无泪。

        “果然这个世界上除了肥肉,没有谁会对我不离不弃,一直陪我到永远。”

        “怎么可能呢?不还有我吗?”

        “那又怎样?你不也有肥肉陪你吗?”

        于是乎这俩坐在后座的夫妻俩又打闹起来,坐在驾驶室里面开车的阿河觉得自己头都快炸了。

        老大呀,老大你没事儿带着嫂子虐我们这些单身狗是认真的吗?

        这样真的好吗?

        “老大,我们集团遭到了尹氏集团的攻击。”

        阿河这话果然奏效,他们两个立刻不打闹了。

        “怎么说?”

        “已经被老董事长和余姨联手压制,并且辟谣成功。”

        霍予松了口气,又准备逗弄自家媳妇儿。

        “接着他们通过报纸媒体以及网络媒体对我们进行了毫无根据的谩骂挑衅。”

        霍予再次跟着紧张起来,以互联网作为传播途径的消息,传播率极其广泛,并且传播速度极快,这确实很难弄。

        “我公司发布了声明,并且给他们寄去了律师函,他们就没反应了。”

        霍予已经没脾气了,他坐得端正,等着阿河再次给他来一个暴击。

        “对方公司十分认账,并且公开道歉,以得到我方原谅。”

        霍予:“……接着呢?”

        “接着,他们开始拍下属来我们公司,全都被我们公司的监控拍下,我们已经按着这件事情的社会影响,选择将他们送进警察局。”

        “他们来做什么呢。骚扰吗?”

        霍予语气淡淡的,但心里已经有一一股怒火开始往外冒,这种对手打不过他们,就只能甩各种各样破烂路数吗?

        这真的很让人担心他们的产品是否安全合格能不能运送到消费者手里啊?

        “他们是来偷我们公司的现金。”

        “偷现金?”

        霍予差点笑倒在车座上,在公司里,现金全都是员工的,也只有特殊时间情况,比如说抽奖发福利等等的时候,才会出现现金。

        不过以霍予这个董事长掌握的资料来看,他们公司最近都没有举行过任何活动,而且也没有到发工资的时间,哪里会有现金出现呢?

        “他们没得手吧。”

        霍予这句话没有带任何疑问的语气。

        “是的,他们并没有找到现金,不过,有一个人运气好,在我们员工的办公桌上找到了一枚一元硬币。”

        “算偷了吧?”

        “我有个问题,那个时候有没有保安值班?”司水瑶就在这时候插了句嘴。

        “没有的那个时候是在半夜,是我们的监控拍到的。”

        “半夜来偷我们钱,很厉害,究竟是他们公司授意,还是他们公司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员工的工资都发不起了?”

        “老大,我觉得这第2种情况,很有可能。”

        “既然他们没钱了……那就由他去吧,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全都按着法律的流程来。”

        霍予这话说得极淡,他突然发现一个十分好的方法,既不犯法又能把他的敌人搞得鬼哭狼嚎,晕头转向。

        那就是把他们交给法律处理,到那时候,他们不费一兵一卒,不需要一举一动就可以把他们的敌人送进他们该去的地方。

        想想也是极好的。

        “是。”

        “阿河,你没有其他的事儿了吧?”

        “没了。”

        霍予听他说完,就把司水瑶搂在怀里:“睡觉!”

        这几天他们虽然是出去旅游,但也走了不少的路,回到家里第一天晚上几乎是累瘫了。

        他们连饭都没怎么吃,差不多睡了一天一夜才缓过来。

        司水瑶也开始了他们的谈判,不过这一场谈论很快就会结束,司水瑶只需要出4篇没有在网上发布过的独家番外,就可以拿到实体书的预售版本了。

        在写书的时候,她就是按着这个家出版社的要求来的,所以相对而言,比较容易些。

        她暗搓搓的花费了几夜时间,精心修改完成了实体书版本独家番外,过了几天,开始了签名大业。

        签名是一件比较累人的活儿,司水瑶奋战两天才写完。

        现在网络小说的创作大多是按着键盘,很少用手写的了,乍一写这么多名字,她还有些慌张。

        写到最后,她都快不认识那两个字了。

        一切工作做好以后,就等着预售的结果了。

        她在自己作品的评论区吼了一嗓子,再加上在官方粉丝群里面各种打小广告,很快就有人响应。

        司水瑶自己也没有闲着,已经开始拍小视频,当然不会忘记在小视频里疯狂推荐自己的小说。

        一时之间想要看书的,想要了解神秘组织内部的一些事情的人都得到了满足。

        作为这件事情的最佳赢家,司水瑶对这本书也是特别有信心的。

        这么一忙就忙过了两三个星期,眼瞅着她的闺蜜要举行婚礼了。

        原本老的习俗是伴娘,不可以是已婚妇女,安寻直接呛声他的父母,好不容易才让两个长辈同意伴娘的人选。

        不过也好,在她和霍予领证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安家父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是女儿的婚礼,只要女儿高兴就行了。

        他们趁着婚礼还没有开始,先订了当天的机票,并且下榻提前订好的酒店,随时等着新娘新郎。

        其实他们两个也是挺早的,结婚的头一天晚上是司水瑶陪着安寻睡觉。

        这件事情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他们认为陪新娘子睡觉的人应该是有福之人,应该有儿有女父母双全。

        霍予就站在一旁看着,他立刻说道:“瑶儿的父母是谁?大家都清楚,你能说他们两个现在不在了?还有,儿女双全?现在计划生育,您不会不知道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霍予太高,对他们来说很有压力,反正霍予说完以后就没有人再提异议。

        婚礼是在岛上举行,原先他们打算举行露天婚礼,不过听说天气预报预报说他们举行婚礼的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无奈之下选择室内。

        不过室内也挺好的,各种布置都是为了婚礼准备的,安寻有洁癖,把所有的婚礼布置的装饰物全都换成了新的。

        而且和人家说好,她婚礼举行完毕以后,会把人家的布置恢复原样,绝对不会把他婚礼上的痕迹留在人家的店里。

        婚礼是在11。08分举行,作为伴娘和伴郎,他们两个都站在新郎新娘身后,看着他们向对方走过去,好像他们也和他们一样,慢慢的靠近对方。

        现场播放着婚礼进行曲,每个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满脸的笑容,祝福着他们。

        霍予看着眼有些热,这一场婚礼,新郎和新娘的父母全都健在,并且坐在贵宾席上,看着自己的儿女找到幸福。

        等到他和瑶儿的婚礼呢?嗯,他已经没有了父母,而他的妻子,他拥有的那对父母虽然依旧健在,不过还不如不在呢。

        霍予吸了吸鼻子,掩去了情绪,满面的笑容。

        其实很多参加婚礼的宾客最喜欢给新郎灌酒,这时候伴郎的用处就凸显出来了。

        平日里霍予并不是一个热爱喝酒的人,不过现在为了兄弟,也只能豁出去了,不管是白的红的,一口气猛灌。

        作为伴娘的司水瑶在旁边看着,除了随时随地帮忙挡着还得给他们想办法,比如在红酒里面兑可乐,在白酒里面兑雪碧,还要帮忙挡着一心想要去拉新娘手的人,也是忙得团团转。

        等到婚礼结束正式开席的时候,霍予已经喝了一肚子的酒水,什么也吃不下,司水瑶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没有动筷子,但看着桌上的食物,就已经饱了。

        谁让做伴娘十分的累呢。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一点东西。

        本来还没有什么,只是吃到第二口的时候,突然有些犯恶心。

        霍予今天真的是喝了不少的酒,现在看人已经有些模糊,甚至出现了重影,他安安静静的坐着,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有不该有的动作。

        霍予这人的自制力很强,她告诉自己该做的事情,每一项都能做得尽善尽美,当然也包括这一次。

        只是司水瑶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总是犯恶心,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吧?

        她想了想,直接把手上的雪碧瓶子举到自己嘴边,灌了下去。

        雪碧新进了肚子感觉还好,不过过了一会儿就感觉自己的肚子像是装了一架绞肉机,疼得她脸色发白。

        霍予就坐在她对面,可偏偏他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样,依旧坐在那边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为什么,肚子就是特别的疼,疼得她都想翻白眼了,司水瑶咬牙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直接趴在了桌上。

        “这伴娘和伴郎都给喝趴下了,真是厉害,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也不知道是谁在她耳边说话又远又近,司水瑶眼泪都快出来了,等到婚礼真正结束,卫鄞轲带着安寻过来,想要感谢他们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

        “怎么他们两个都趴在这儿了?霍予今天喝的有些多,司水瑶这是怎么了?”

        “是啊,怎么了?”

        “快看看去!”

        两人跑到他们身边,卫鄞轲拍了拍霍予:“哥们儿,你还好不?”

        “不太好……”霍予这人酒品还好,他闭着眼睛坐着,几乎一动不动。

        不管怎么样,以后谁要是再让他一下子喝这么多酒,他肯定要生气了。

        “怎么样要不吃点醒酒汤?”

        “水水,别在这儿睡了,好不。”

        “我没睡!”

        司水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恢复了正常,想来也许是因为之前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情况,喝了太多冷饮料。

        “嗝~”

        司水瑶说着,打了个嗝。

        “你怕不是雪碧喝多了吧?”

        “是的有可能,嘶,现在肚子里面有些凉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拉肚子了。”

        “走,我带你出去?”

        “好啊。”

        虽然这么说,但司水瑶知道自己貌似真的有哪点不太好,她刚刚跟着安寻的拉力站起来,肚子里面就有什么东西往下一坠。

        “哎呦!”

        这下她的脸色是真的白了。

        就在他们旁边,卫鄞轲也扶着霍予站了起来,他还是有些不太清醒,看人重影虽然没有刚刚停止时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些的。

        在厅外,已经开始下雨,哗啦啦的雨声,遮住了所有不太大声的交谈。

        霍予被人扶起来,第一眼就是去寻找司水瑶。

        “你怎么了?”

        “我肚子有点儿疼,也不知道……”

        司水瑶话说到一半就把眼睛眉毛都皱在了一起。

        霍予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难道说,上个月被出版商算计时,他们真的中奖了?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他立刻推开了卫鄞轲,几步走到司水瑶面前,把人搂在了怀里。

        ------题外话------

        推荐隔壁新文:嫡妃有令:世子休撩我

        古灵惊怪的女将vs最受人欢迎的纨绔

        一对一

        无误会,无小三,只有联手虐渣,一个字——宠!

        她是将门掌上娇,机灵贪玩难推倒。

        人生目标:天下俊杰都得是我兄弟!

        可谁让她是香饽饽,走到哪儿都有人想娶她。

        练轻舞咬牙切齿,从此走上了退亲之路。

        他是王公败家子,风流倜傥做纨绔,不爱江山与美人,就想自在乐逍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abcxs.com/book/51486/27636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