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古妖血裔 > 144 女债父偿

144 女债父偿

        “老实点,敢放屁,我就宰了你。”

        李羡鱼脱了薄外套,把黄皮子兜在里面,夹在腋下,一路狂奔回了医院。

        黄皮子老老实实的被外套裹住,瞧着有点萎靡不振,身体上的小伤还好说,倒是之前被李羡鱼的雷法拍了一巴掌,精神遭了重伤,没个一年半载别想修养好。

        “本大仙认栽了,你现在放了我,我答应你既往不咎,否则.....”话没说完,脑壳上挨了势大力沉的一巴掌,打的它头晕眼花。

        “闭嘴,不准再说话,再哔哔,我直接掐死你。”李羡鱼喝道。

        这家伙擅自吸食普通人的精气,对象还是养父,光这点李羡鱼就不能放过它,他决定改日去一趟沈yang,把黄皮子交给分公司来处置。

        几分钟的路程里,李羡鱼脑海中起码飘过八百万个“操”,养父一块石头丢出了两个异类仇家,这特么比买彩票中五百万还难吧。

        路程不远,他速度很快,火急火燎的回到病房,养父和中年男人安安静静的躺着,他探了探鼻息,气息沉稳,没有大碍。

        再去看看中年男人,才发现他是昏迷过去了,难怪先前的动静没把他吵醒,想必是黄皮子潜入病房时,顺带把他给催眠的。

        万幸万幸!那条蛇妖没有来。

        “咦,柳昆那家伙,晚上竟然没来找你爸算账,它可是结结实实砸了一石头的。”黄皮子低声说。

        “柳昆是谁。”

        “就是前天和我打架的那家伙,我们两次打架都给你爸瞧见了。我们约定干掉你爸后再重新决斗。”说完,它又补充了一句:“柳昆也是这代柳家家主的嫡系。”

        “你们这些兽类有个毛的嫡系,你们不是春天一到就疯狂交配吗,子子孙孙一大堆,分得清嫡和庶?”

        “并不是所有同类都能觉醒血脉的,像我这样的天才可不多,另外不要把我们当寻常动物,我们是开了灵智的血裔,和你们人类没区别。”黄皮子怒道:“我们交配也不是只为繁殖,和你们人类一样,我们也会为了爽而去交配。”

        李羡鱼沉思数秒,轻轻拍了拍膝盖上的外套,“把头伸出来,仔细看看我。”

        外套动了动,黄皮子探出小脑袋,瞅着李羡鱼,警惕道:“你想干嘛?”

        “你不认识我?”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李羡鱼想了想,觉得不太应该,他初入血裔界,但名气不小,按说血裔界的人就算不认识他,也该听过李家传人的名声,各方势力手头上必然有他的资料。

        养父一石头砸出两个血裔仇家,李羡鱼怀疑是它们故意为之,然后借机找茬,真正目标其实是自己。

        可眼前这只明显成精不久的黄皮子,完全不像是心机深沉的那一类。

        “是不是巧了点?”李羡鱼皱眉道:“你们东北的异类打架都这么明目张胆的?按你们这样搞,引来普通人的注意是必然的吧。”

        “妖盟要选新盟主了,每次换盟主,异类界都是这么乱的。”黄皮子说:“我们得打服他们,把地盘抢过来,手里握的筹码越大,赢面就越大。我和柳昆都是没化形的,大人打大人的,小孩打小孩的。这期间为了壮大实力,偶尔吸食普通人的精气,也是在所难免,宝泽集团不会管,因为我们是五大仙家是地头蛇,有特权的。”

        “妖盟?”李羡鱼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

        “一看你就是菜鸟。”黄皮子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想起自己俘虏的身份,乖乖解释道:“东三省的妖盟是以五大仙家为首,共同成立的一个异类组织。为的就是对抗你们人类的吴家、宝泽集团。每十年换一任盟主,每次到了新老交替,五大仙家都会大打出手,争夺下一届的盟主之位。”

        “不管怎么说,对普通人下手也太猖狂了吧。”李羡鱼皱眉。

        “你懂个屁,死几个人算什么,我们五大仙家这些年还算收敛了。我太爷爷在建国前,一口气吃了整整一村的人呢。”黄皮子哼哼唧唧:“最后还不是把锅甩到岛国人身上,你们人类政府只能妥协。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

        “嗯,放屁挺厉害的。”李羡鱼皮笑肉不笑,眸光森森。

        这些异类有点嚣张啊,一只黄皮小崽子都是这种态度,族里的大家伙又是怎么样?

        宝泽和吴家不管的吗?七大姓氏里,吴家的大本营就在东三省。

        “那是,我的屁是遗传我爸的。我爸一放屁,屋子里所有族人都得跑。而我一放屁,屋子里所有族人都跑不了。”黄皮子洋洋得意。

        “咦,有血腥味。”黄皮子支起身子,鼻翼抽动。

        “医院有血腥味不是很正常吗。”李羡鱼说。

        “我还闻到了柳家那股恶心的腥臭味。”黄皮子道。

        李羡鱼调动体内的气,开启了鼻窍,病房里一切味道瞬间扑入鼻腔。

        他闻到了一股奇怪的腥臭味。

        一人一兽几乎同时低头看向床底,那里有一条黑色的蛇,一指粗,一米多长,软绵绵的躺着,蛇头不知被什么东西切断,流了浅浅的一滩鲜血。

        黄皮子吱吱一声,奋力跃出李羡鱼的掌控,扑进床底,疯狂的啃噬起蛇尸。

        “呼!”

        热风扑面,激光剑刃抵在了他尾部,烧焦发毛,灼热的温度刺激着通红的菊部。

        黄皮子菊花一紧,没什么犹豫和反抗,乖乖的坐稳。

        “我就是有点饿.....”

        李羡鱼把蛇从床底拖出来,脸色凝重,这条蛇的触感不一样,虽然他没摸过蛇,但寻常的蛇不会有如此坚硬的鳞片,重量也很古怪,就这长度的蛇,明显是偏重了很多。

        “柳昆?”李羡鱼盯着黄皮子。

        “就是它。”黄皮子点点头:“哦~原来它已经被你杀了?你小子完蛋啦,柳家人比我们黄家更小心眼,柳昆可是柳家很重视的后辈。就算你是宝泽.....哎呦妈呀,什么东西在说话。”

        史莱姆:“好纯粹的精气,小子,快,快让我趁热吸干它。”

        正是史莱姆的突然插嘴,吓了黄皮子一跳。

        “不是我杀的柳昆,但我现在恨不得鞭它的尸。”李羡鱼摘下了灭霸同款手套,漆黑如墨的左臂,一根根血管亮起。他左手捏着柳昆的尸体,血管里仿佛有鲜血在流动,柳昆的蛇身迅速枯萎、干瘪,坚硬贴身的鳞片翘起,顷刻间变成一条风干的蛇。

        “哎呦妈呀。”

        见到史莱姆的刹那,黄皮子炸毛,蹦到床底角落,瑟瑟发抖。

        李羡鱼没工夫搭理它,凝神感应,吸收了柳昆的精血后,他体内的“炁”又壮大了一些。

        “暴食?”李羡鱼愕然。

        “唔....算是暴食的一种弱化表现。”史莱姆说:“正常状态下我也能吸**气,反哺给你,不过不能和暴食媲美,暴食真正厉害之处,就是它可以无视实力,就算你是一只狗,我也能让你吸食高手的精血。”

        也对,暴食的能力有点恐怖,给他一片战争,他能吸到天下无敌。这种堪称标准的杀手锏,轻易使不出来。

        “代价就是失去理智,最后被你控制?”李羡鱼撇嘴,重新戴上手套。

        “喂喂,再让我出来放放风啊,别关我.....”史莱姆的声音被隔绝在手套里。

        李羡鱼观察着柳昆的尸体,断口处平齐,应该是被利刃瞬间斩断舌头,伤口有轻微的烧焦痕迹,破坏了血管,所以流的血不多。

        是谁杀了柳昆?

        柳昆应该和黄皮子差不多的实力,不算强,但能做到一击毙命,而且病房里没有打斗的痕迹,这份实力就很不俗了。

        是隐藏在这家医院里的同事吗?

        做为县城最好最大的医院,有宝泽集团的员工值班也不是不可能。沪市很多重要部门、机构,都有宝泽集团的人暗中潜伏。他们以普通职工的身份隐藏着,一旦遇到灵异、血裔事件,他们就会化身成内裤外穿的超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麻烦。

        不,他们比超人低调,超人这瓜娃子,本质上是个爱人前显圣的装逼犯。

        轻盈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响起,李羡鱼耳廓一动,慌忙把蛇尸丢进床底,俯身,朝着黄皮子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应该是值班的护士查房来了,养父情况还挺危险的,为了及时发现病情有没有恶化,每隔几小时护士就会过来查看一次。

        其实养父已经好了,睡到天明早上,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汉子,而且香蕉也会重新变的青涩坚挺。

        门推开,进来的不是护士小姐姐,是他的冰渣子姐姐。

        冰渣子穿着蓝色连衣裙,外面罩一件粉色短皮衣,不烫不染的黑发披散,手里拎着包装精美的外卖食盒。

        “姐,你怎么来了。”李羡鱼一愣。

        “妈怕你饿肚子。”冰渣子言简意赅的扬了扬手里的食盒,轻轻放在床头柜。

        姐弟俩擦身时,柔软的裙摆抚过李羡鱼的双脚,鼻窍还没关闭,他嗅到了姐姐身上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味,还有一股淡淡的,似有似无的体香。

        教他“闻香识女人”的那位大佬,告诉过李羡鱼,有种女人天生带着体香,不是香水也不是洗发水的味道。大概是万分之一的概率,非常稀少。

        他这几年阅美无数,也仅仅见过三个自带体香的女人。

        李羡鱼当时就问,那怎么甄别呢?

        大佬告诉他,当你闻到的时候,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原来家里的冰渣子就是自带体香,万中无一的美人?

        据说这种体香对异性有极大的吸引力,莫非我当年偷闻姐姐内衣就是它在作祟?

        就说嘛,想他李羡鱼一个五好青年,小时候怎么会干这么鬼畜的事。原来是有原因的啊。

        “妈让你送来的?”李羡鱼斜了自家姐姐一眼。

        这个点儿,妈早就睡了,怎么可能让你送饭过来,唬谁呢。

        在李羡鱼的斜眼注视下,冰渣子没有表情的脸轻轻抽了抽,美眸闪过恼怒之色,冷冷道:“爱吃不吃。”

        “吃。”

        冰渣子点点头,报复性的还李羡鱼一个斜眼:“五百块,钱还我。”

        李羡鱼:“这么贵?你买的是鲍鱼还是海参。”

        冰渣子冷笑道:“虎鞭,给你壮阳的。”

        李羡鱼听了这话,懵了懵,心说她怎么知道自己肾亏的事。不对不对,不是这个,他想到了什么,心里一沉。

        冰渣子嗤笑一声:“爸给你开房费少了点,姐帮你多申请点经费?”

        神特么经费!

        李羡鱼喉咙里憋着这口槽,不敢吐出来。

        她怎么知道的?

        见他不说话,冰渣子脸色迅速沉了下去,满脸都是“肮脏的弟弟”的嫌弃。

        “钱还我。”她催促道。

        “哦哦....”李羡鱼掏出手机,给她转了五百大洋。收到钱,冰渣子面色稍霁,下一秒又被冰霜覆盖,伸手拧住李羡鱼的耳朵:“名字还没改?”

        姐姐的手指冰凉冰凉,拧的贼死劲,李羡鱼求饶道:“改,马上改,我给忘了。”

        冰渣子不松手,小小的威胁道:“别以为搬出去我就治不了你。”

        她忽然皱了皱眉,退后两步:“几天没洗澡了,臭死。”

        冷冰冰的俏脸又露出“肮脏的弟弟”的嫌弃。

        这个锅李羡鱼不背也得背,承诺自己以后一定注意个人卫生。

        “姐,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姑娘,有空介绍给你?”李羡鱼说。

        我喊我祖奶奶来欺负你,祖奶奶那张小嘴,吧啦吧啦什么损人的话都能说。李羡鱼自己就不行了,尽管他现在不是普通人,可心理阴影还在。

        冰渣子不置可否。

        “看着点,瓶子里的药水完了就找护士,不要睡着了。”冰渣子告诫道。

        李羡鱼一叠声的应着。

        弟弟依然臣服在她的威严下,冰渣子满意的点点头,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深深的看着他:“女朋友?”

        “啊?”

        “没事了。”

        她离开病房,背景高挑,连衣裙优美的摇曳。

        到早上六点,养父幽幽醒来,睁开眼,茫然的望着天花板,不用猜也知道他在思考:我是谁,我在哪里。

        “爸,你可算醒了。”李羡鱼说。

        养父闻声瞅来,瞧见他,愣了愣,“你特么的怎么在这里。”

        “是啊,我妈是在这里啊。”李羡鱼习惯了养父的说话方式:“我特爹的也在这里。”

        养父下意识的抬手一头皮削过来,但被李羡鱼按住:“你在医院,手上还插着管子呢。”

        “我怎么跑医院来了?”养父坐起身,左顾右盼,发现自己确实在病房,隔壁床位还趟了个腿上打石膏的。

        “你不记得了?”

        养父摇摇头。

        妈妈说老爹一直昏迷不醒,那不知道自己在医院也解释的通。

        李羡鱼道:“爸你去追黄皮子之后的事你还记得吗?”

        养父恍然大悟:“对哦,我是追黄鼠狼去了,我还看到那条蛇了,嘿,它俩又干上了。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你就发疯了。”

        “发疯?”

        “是啊,你发了疯似的,见到女人就又啃又抱,嘴里嚷嚷着:来一发来一发!”李羡鱼一拍床,痛心疾首:“你连啃了好几个女人,再然后就被打晕了,真是丢光了老李家的脸,我妈已经说了,等你醒来就跟你离婚。”

        养父懵了:“我好像是摔了一跤.....”

        “他们都说你是给黄皮子迷住了,”李羡鱼煞有其事的说:“摔了一跤能摔进医院来?知道为什么是我守在你身边吗,因为我妈都不愿意搭理你了,还我也是,想想就觉得丢人,我要在现场,我就切父自尽了。”

        “她还算有良心的,知道打电话让我来看着。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我妈能不守着你吗。”

        说的有理有据,养父信了几分,顿时有点心慌。

        “你妈呢,你妈在哪里。”

        “我妈在宾馆睡觉呗。”

        “......”

        八点的时候,养母和冰渣子联袂而来。

        李羡鱼觉得自己该撤了,拍了拍养父的手:“爸,好自为之。”一转头,神态自若的说:“妈,我先找家宾馆睡一觉。”

        和冰渣子搽身而过时,李羡鱼斜了她一眼。

        那是报复后洋洋得意的眼神。

        女债父偿。

        ps:求推荐票、月票。

  https://www.abcxs.com/book/53156/238709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