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古妖血裔 > 489 养父的信息

489 养父的信息

        白神摇摇头:“毫无逼数。”

        雷电法王:“我都比你本人有逼数,立刻召回他们三人。”

        李羡鱼:“.....”

        关于“事逼体质”这件事,时至今日,李羡鱼已经不想辩解了,大概可能也许,真的是事逼吧。走到哪,问题就出到哪,连累队友,也能连累敌人,与三无的精准打击一样,都是莫得队友的可怕能力。

        如今想来,事逼体质不是觉醒后出现的,而是从出生开始就带着的,不,胚胎的时候就有了。

        他在生母肚子里的那一年,老爹出事了。

        我爸叫马东,我出生的那一年,我爸没了,所以我叫马冬梅。

        李羡鱼觉得自己就是男版马冬梅。

        但事逼体质与回家找养母了解情况不相干,养父现在逃出去了,而他找养母的话,顶多是知道养父和生父当年是怎么拜把子的,可不是在厕所里拜把子,而是真正的斩黄鸡结拜。

        其实就算知道养父和生父的渊源,对于找到养父也毫无裨益,老家伙擅于隐藏,他成心要躲,谁都找不到,就像祖奶奶找不到满清遗老。

        李羡鱼回到家见到养母,已经是两天后,两天里他尝试与三无培养感情,三无的乖巧听话一如既往,只是以前的她那双琉璃般的眸子里偶尔会闪过灵气,这是如今的她不具备的。而且她的乖巧听话不再针对李羡鱼一个人。

        现在想想,李羡鱼能想明白很多事,比如最开始,他和三无为什么关系增进的这么快。两个原因:

        一,他的小奶狗模样有几分相似三无以前的队友,第一印象就给了她好感。

        二,三无渴望交朋友,她在宝泽里尝试过了,效果不太理想,所以当有新人出现时,她会表现的格外亲近,想试着交朋友。

        培养感情计划无功而返,不过也不是毫无收获,李羡鱼让雷电法王给她下了任务,任务内容:成为李羡鱼的团队成员之一。

        后宫团之一。

        奥迪a9的车牌已经换了,是个家世清白的新孩子,没有任何违章记录,不用担心在路上开着开着被交警逼停。

        开车回家的路上,翠花好奇的盯着三无看了半天,试探道:“你还记得咱们以前的事吗。”

        三无腰杆挺直,双手放在膝盖,一丝不苟的坐姿:“记得。”

        “那你还记得那个大明湖畔的毒舌三无吗。”雷霆战姬也问。

        “我的舌头没毒。”三无一本正经的回答。

        “对比自己前后,难道就没有想法?”翠花不死心。想着让她回忆自己的以前和现在,找回点灵气。

        “没有。”言简意赅,不带多余的回答。

        “看起来是真的没心肝了。”翠花叹口气。

        “我身体健康,五脏六腑俱全。”三无看了她一眼,不明白这只猫为什么要这么污蔑自己。

        “是没有情商了。”雷霆战姬叹口气。

        被剥夺了感情的人,情商直接归零。

        “你们想让我干嘛。”三无转头看了看两人,情商归零,好在智商还在。感觉出两个女人对自己有特别的目的,似乎是想从她身上挖掘出什么。

        “给我们说个段子。”翠花说。

        “请解释什么是段子。”三无回答。

        “比如解释一下尝龟操作。”雷霆战姬道。

        李羡鱼忍不住扭过头来:“哎,你够了啊,你跟这个词儿杠上了是么。”

        雷霆战姬吐吐舌头。

        “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翠花茫然。

        “不要问,问了就是少儿不宜。”副驾驶位的祖奶奶淡淡道,尽管她也没懂,但她懂自己的曾孙。

        “都怪你那个养父,把你教成这副模样。”说起曾孙浮夸的性格,祖奶奶就特别来气,至今都认为是李无相所托非人,把李家唯一的香火托付给市井混混。

        李羡鱼无奈的叹口气,养父的锅是没错,但也不是全怪他,要怪就怪这个世界和忘尘,错的永远是他们。

        网络信息时代,年轻人总是不可避免的走向歪路,总会在不经意间推开新世界的大门。比如有一天物理老师让我们上网搜索亚洲板块,你可能一个手滑,打成了亚洲图片,于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李羡鱼走上不归路不是因为手滑,说到底还是养父的锅,生父给他祖传了一个童颜**的祖奶奶,养父也不甘示弱,给他祖传了10个g的香江three级片。

        小时候家里看碟子用的是dvd机,当父母的都有个臭毛病,就是限制孩子看电视。

        李羡鱼就偷偷看,然后在抽屉里找碟子,找着找着.....好东西就出来了。

        所以当接触网络后,他无师自通的在网络里搜索类似的内容。

        回到家里,掏出钥匙开门,养母请了几天假,在家里等消息,老公都没了,要还能正常上班,那心得多大。李家也不缺钱,养父这些年利用职务之便,捞了不少油水。

        不然怎么养的起冰渣子这个不上班只花钱的败家女儿,还有每个月都抱怨房费不够的渣男儿子。

        养母一身便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注意力却不在电视节目里。

        “妈,我准备在家里待几天,陪陪你。”李羡鱼说:“顺便带我的同学们来看你。”

        养母后脑浮出华阳端庄妍丽的脸,朝他们笑着打了个招呼,就缩回养母识海里。

        又是她们,跟我儿子到底什么关系.....养母心里疑惑着,脸上则露出热情的笑容,忙起身给儿子的女同学们沏茶。

        第一次来家里做客,可能是临时受邀,可第二次来,依然是这样的阵容,这就很不同寻常了。

        然后养母又想,她养了二十年的儿子,何德何能被这么多漂亮的女同学簇拥着。虽说这个儿子小模样长的清秀,可世上帅哥多的是,家境又普通,学习成绩不好坏,这些女同学眼睛是瞎了吗?

        “我记得上次还有一个姑娘。”养母想起来了,与上次的阵容相比,似乎缺了一位很温柔娴淑的女同学。

        她在你脑子里呢.....李羡鱼应道:“她有事没来。”

        “小妃啊,前些天多亏你了,阿姨都没来得及说谢你。”养母对雷霆战姬印象最深刻,是个富家千金,老有钱了。

        “应该的阿姨,不用谢。”雷霆战姬笑容温柔。她是个爽朗温柔的女孩子,一直都是,最多就是跟着李羡鱼待久了,有点近墨者黑,偶尔也会不正经一下。

        养母笑着点点头,目光落在了翠花身上,翠花此时正踢掉鞋子,舒服的蜷缩在沙发上。

        这姑娘怎么像猫儿一样.....

        “妈,最近休息的还好吗。”李羡鱼问。

        “还行,就是担心你爸,他到现在还没消息。”养母叹口气,“这几天亲戚朋友快把家里的门槛踏破了,都在担心他。”

        这些天三大姑七大婆的轮番来家里慰问,顺便关心一下养父的行踪。

        “都是些烦人的,一个劲儿的问我,他是不是犯事跑路了,是不是被贪污被通缉了。也不想想,你爸一个小领导,那么一点点的小权利,真贪了,也就被开除而已。犯得着跑路?”

        “可你还真别说,除了这些事,我都不想不出他为什么突然失踪。你爸一个大老爷们,又不是漂亮小姑娘,人家总不至于会惦记他。”

        其实这才是养母最怕的,不是犯事跑路,那极有可能是遭遇不测了。虽说不是劫色,但也可能是劫财呢。

        “您要不放心,就多拜拜佛。”李羡鱼目光落在电视机边的观世音菩萨身上,巴掌大的神像,应该是养母从什么地方买的,不是贵重物品。

        以前家里没这东西,想来是养父出事后,养母为图个心安,给请进家里来了。

        “这个倒跟你爸无关,我跟你说啊,”养母压低声音:“家里来了不干净的东西。”

        “什么?”李羡鱼一愣,旋即脸色严肃:“妈,你是不是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

        家里肯定没有脏东西,华阳每天晚上都会跟他通话,汇报养母的情绪,说来养母情绪还算稳定,华阳居功至伟,否则她断没有现在这么平和淡定。

        有华阳小妈在,怎么会有脏东西。

        “我可不是瞎说,我连续两天在半夜里听见门外有人说话,是个女人。当时我意识是清醒的,可身子怎么都不听使唤,这不是鬼压床是什么。”养母说着,露出愁容:“没法子,我只好去城隍庙那边请了个观音菩萨回来,镇一镇那些邪祟。”

        “......”

        华阳小妈快快退散。

        “妈,我今天回来,其实还有件事想问你。”李羡鱼喝了口茶,“你认识我的生父吗。”

        养母明显一愣,自打中学二年级,儿子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低迷了一段时间,但从未问过她关于生父的事。

        “你爸没有告诉你吗?”在养母看来,这种事父子私底下应该已经沟通的很到位了。搞不清楚儿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爸也没怎么说,我就是想问问你认不认识我生父。”

        “不认识。”养母摇头:“说起来我从未见过你爸,在怡韩两岁的时候,他突然把你抱了回来,说这是他早年一个兄弟的孩子,以后放家里养了。”

        “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崽子,你就真当儿子养了?!”李羡鱼表示不相信,这心得有多大?

        “你爸那人啊,最重义气,他以前是个不正经的,喜欢和人称兄道弟。外面总有些乱七八糟的朋友......哦,妈不是说你的生父。我也不能认识他所有朋友。”

        “可我生父和他不是普通朋友啊,都把我托付给他了。明显是好兄弟,您就真的从未见过我生父吗。”李羡鱼不甘心。

        “他年轻的时候总是乱跑,我怀着你姐那会儿,他都在外面,也赚不到钱,就是乱跑,不知道他在忙活什么。”养母说起往事,还有那么点儿怨气:“一年到头见不着几次人,回来也只是给我送些钱,有时候甚至是邮寄回来的。你外婆还在的时候,就一个劲儿的劝我赶紧离婚,跟着这种男人没前途。可是后来,他突然就转性了,嗯,就是把你带回来那一年。”

        李羡鱼追问:“那一年发生了什么。”

        养母奇怪道:“你今儿老问些以前的事干嘛。”

        “我就是突然好奇,哎呀,妈你别问,快告诉我。”

        儿女只有在父母面前才不需要解释,只需要蛮不讲理的提要求。

        养母果然就不问了,说:“我哪知道他啊,问了也不说,给我问烦了,他还闹脾气,说男人的事女人别多问。我猜不会干什么好事。不过把你抱回来那一年,他时常做噩梦,有时候我半夜起来看不见他人,出门一找,不是在客厅喝的伶仃大醉,就是躲阳台抽烟。我猜你生父其实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和他在一起在外面做坏事,出了意外,他才把你抱回来养的。”

        祖奶奶眉头一扬,对曾孙养母的话感觉到很生气。堂堂第五代战魂传人,怎么就不正经了?

        “哎呀,其实都是我瞎猜,无凭无据的,你们就当听故事好了。”养母忽然反应过来,儿子的女同学们还在呢,这些狗屁倒灶的往事没准会破坏儿子在她们心里的印象。

        “还有吗?”

        养母摇头。

        李羡鱼说我上个厕所,便起身离开客厅,来到洗手间,几秒后,华阳小妈穿墙进来。

        “我妈有没有说谎?”李羡鱼很满意自己与小妈的这份默契,亲母子也不过如此了。

        “倒是没有说谎。”华阳摇摇头,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这几天待在你养母的识海里,发现她的记忆有被封印的痕迹。施法者似乎想清洗那部分记忆,但又不是精神力觉醒者,做不到精确的记忆清洗,所以用非常粗暴的方式封印了。”

        “做不到精确的记忆清洗?”

        “嗯,如果强行抹去记忆,你养母可能会精神失常,变成疯子。”

        “能解开封印吗。”

        “倒也不是不行,但你想过没有,能封印你养母记忆的,只有你养父。夫妻情深,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理由。解开封印对你养母来说未必是好事,诚然,可能会得到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信息。但你真能对她不管不顾吗?”

        “事后再封印?”

        “不成,普通人的精神很脆弱,经不起折腾。”

        “那就算了吧。”李羡鱼摇摇头。

        他在洗手间抽了一根烟,烟头丢进马桶里冲走,吸了把脸,刚回到客厅,养母就说:“我忽然记起来一件事,你刚来家里的第一年,他常常会写日记,你要想了解当年的事,可以偷看你爸的日记。”

        满屋子的人精神一振,李羡鱼激动道:“日记在哪。”

        话音刚落,他放在玻璃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不是铃声,是聊天软件里有信息提示。

        李羡鱼低头看了一眼,瞳孔迅速收缩:“我爸的信息!”

        抓起手机,点开聊天界面。

        养父发了个定位给他。

  https://www.abcxs.com/book/53156/289606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