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大宋燕王 > 第464章 不得还魂

第464章 不得还魂

        山间闪过的火光,再没有亮起,苏仲营地悄无声息,不知是否有人值岗守夜。

        杨丛义等人站在树下,静等双方分出胜负。

        “大人,你说苏仲会不会在设个埋伏,在这儿等罗聪自投罗网?”沈缙忽然说道。

        杨丛义摇头道:“苏仲崇尚的是武力,他喜欢正面对抗,不喜欢动脑子去想谋略,在他看来设埋伏远远没有力拼对抗来得痛快。”

        沈缙奇道:“能设个埋伏,兵不血刃就将对手打败,为何要拼死力抗?”

        杨丛义道:“有一些人就是这样,在他们看来阴谋诡计都是弱者所为,他们自认为强大,不屑使用任何计谋,就想堂堂正正打败对方,只有他们吃过大亏以后,才有可能吸取教训。”

        沈缙想不通,能用计谋,为何要拼死力?

        想不通便也懒得想了,静观成败吧。

        一刻钟、两刻钟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及至深夜,对面的山林仍然寂静无声,好似什么也没发生。

        “大人,你们先休息吧。我看罗将军要等最好的时机,很可能还要等几个时辰。”沈缙打着哈欠提议。

        杨丛义起身,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又望了望对面的山林,心下暗道,这罗聪还真是有定力,都到了山顶还能忍着不动手,看来此战他是势在必得了!

        有如此心态,其实胜负已分。

        “沈兄,你也休息吧,恐怕要到拂晓战局才会分明。”杨丛义说完招呼清尘回到帐篷。

        满天繁星,悠悠月光,透过林间空隙,撒向小小的帐篷,林中再次安静来,不闻鸟雀之声,唯有虫鸣。

        夜深沉,劳累的人很快入梦。

        月落星隐,夜更静。

        就在黎明前约半个时辰,林间忽然飞起的数只鸟雀,将夜间的宁静打破。

        片刻之后,一群群山雀从林间接连破空而去,像是寻食,又像是逃离。

        不过多时,山脚下苏仲营地喧嚣声起,惊呼喊叫,爆喝怒骂,如喧闹的集市,又如两村械斗前的嘴仗文斗,彻底将山中黎明前寂静祥和的清晨搅碎。

        “大人,他们动手了!”沈缙十分兴奋,就像期盼已久的好戏终于开演。

        杨丛义钻出帐篷,就见沈缙以手扶木,掂起脚朝对面山脚下的营地望去。

        山间没有火光,幽幽暗暗,只闻双方吵闹之声,不见半个人影。

        “走,胜负应该已经分明,我们过去看看。”杨丛义话音刚落,一转身便看到清尘钻出帐篷。

        沈缙没有二话,抬脚就跟在杨丛义身后,朝不远处的营地走去。

        果如所料,苏仲并没有在营地周围做任何布置,此时他们已经被罗聪包围在营中,而他们的武器也不在手里,一个个赤手空拳,面对指着包围他们的人怒吼。

        “有本事真刀真抢打一场,半夜来偷袭算啥英雄好汉!”

        “你们这帮龟孙子,够胆就把刀还给老子,看老子不削死你们!”

        “有本事等天亮,吃饱喝足,再来干一场,敢吗?”

        “就知道你们这帮胆小鬼不敢,不敢就滚吧,还拿破木头棍子围着我们干啥!”

        被围在营里的士兵火气非常大,在他们看来对方不但打扰他们睡觉,还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围住他们不放,这就是一种裸的羞辱。

        他们实力并不弱,在整个宣威军里也算佼佼者,如今刀枪都没动就败了,这让他们感觉十分憋屈难受,每个人心里都不服气,恨不得冲上前,挥拳跟对方干一场。

        “都吵什么!真遇上敌人,你们还能站在这儿骂人?”杨丛义带着沈缙抵近混乱的苏仲营。

        “你们苏将军在哪儿?让他来见我。”杨丛义分开叫嚷争斗的士兵,走进营地。

        整个选将营里穿常服的人只有副帅和两名参军,一众激动的士兵,在朦胧中看清来人,立马闭嘴息了生息,有人闻言,急忙转身去找苏将军。

        五百人的营地不算小,能在昏暗的夜色中见到选将营副帅和参军的士兵毕竟是少数,其他人还在夜色掩护下不停的争吵。

        “见过大人。”没过多久,苏仲匆匆赶来,脸上尽是不服,眼中满含愤怒。

        “不服气?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杨丛义面色一沉。

        “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我就是不服,有本事这场不算再打一场!”苏仲叫道。

        杨丛义气笑了:“真上了战场,金人会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你好好想想,如果他们是金人,你还能活着站在我面前吗?我一早就跟你们说过,这是实战,虽不是真刀真枪,但见得是生死!让他们统统躺下,细细体验一下,死了以后是什么模样!”

        苏仲呆滞片刻,他很想反驳,但最终理智战胜了自己的情绪,将滚到嘴边的话咽回肚里,而后迅速向周围的士兵吼道:“全军阵亡了,都给老子躺下!”

        吼完之后,苏仲自己当先倒地。

        全军阵亡的命令传开,营内的士兵如同得了瘟疫一般,满脸不甘,纷纷倒地,不多时,苏仲营再无一人站立。

        “大人,山里很乱,怎么不等天亮了再来。”不知从何处赶来的罗聪,虽然脸上紧绷,但掩不住眼睛里的喜悦与兴奋,旗开得胜,当然值得高兴。

        杨丛义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很好,够胆,沉得住气。昨晚不到子时,你们应该就到这山上了吧?”

        罗聪这才笑道:“大人料事如神,我们确实是昨晚来的,就怕惊了他们,所以一直在等机会,等他们放松警惕。”

        杨丛义却摆手道:“不是我料事如神,是我亲眼看到你们来了。”

        罗聪脸上一惊,急道:“怎么会?我们一直很小心,发动进攻前,保持了很远的,一直在远处监视,根本没有靠的太近!”

        杨丛义道:“昨夜我看到了山上一闪而逝的火光,虽然时间短暂,但凭那亮起来又迅速熄灭的火光,足以推断出山上有人,且不是晚归的普通山民。”

        罗聪神情黯然,这一战他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绝无破绽,不想却被杨大人发现踪迹,若是苏仲布置的岗哨细心一些,那么此时躺在地上的很可能就是他了。

        杨丛义道:“这一战你做的很好,但如果再细致一些就更好了,夜间在敌区行军,不论是设置埋伏,还是被敌军追击,最忌灯火明亮,哪怕对方离你们很远,因为你不能保证敌方的探子没有跟在你们身后。苏仲不用脑子打仗,你这么行军能胜他,若换了其他人,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多谢大人教诲,末将回去定会好好反思!”罗聪抱拳屈膝,深施一礼。

        杨丛义笑道:“好了,这一场你们胜了,去打扫战场吧。”

        “打扫战场?”这话却把罗聪听的一呆,忍不住问出声来。

        “你们赢了,他们都阵亡了,你们难道不想打扫战场吗?这是你们的权力。去吧!”杨丛义伸手一指倒在地上的士兵。

        罗聪还是不敢相信,真要让他们打扫战场,后果可不敢想象,怕是对方身上东西全都要被属下的士兵搜罗光,到时候起了冲突,可就麻烦了。

        “阵亡的人没有资格反抗!你们是胜利者,就该你们打扫战场,打扫干净以后,埋锅早饭,出山休整!”

        杨丛义高声向众人宣布这个命令,站着的、躺着的,心情各异。

        “是,谨遵大人之命!”罗聪终于想通,这就是实战,而这结果就是杨大人想要的,参与实战的任何一方都得全力以赴争取胜利,不然就只能接受失败,任由胜利者摆布。

        罗聪随即下令:“全军打扫战场!值钱的东西都给我掏出来,全部上交!若有死尸还魂,不要手软,再打一遍!”

        此令一下,众将士无不欢呼,立马就往躺在地上的士兵扑去,伸手便往他们怀里掏。

        集体生活,无处藏钱,没花的饷钱都是随身携带,一场胜仗,自然要掏些钱出来。

        那些躺在地上的士兵,一开始听到打扫战场还心存侥幸,可几句之后,越听越心惊,原本以为是一场游戏,副帅却把它当成真战场,而对方也要真的来打扫战场,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他们没花的饷钱怎么能平白就让对方拿走?

        有些躺在地上的士兵当场就想起身,却被早有提防的打扫战场的士兵一脚踹倒。

        随即就有士兵围上来,踩在身上高声警告:“再死尸还魂,兄弟可就不客气了!”

        都是从军多年的汉子,皮糙肉厚,自然不服警告,抬手抓住对方的腿,用力一拧,就把对方摔倒,口中吼道:“你娘的,还登鼻子上脸了!”

        吼完就想翻身爬起来,却被周围的其他几个士兵飞身扑上,死死压住,猛力挣扎一番,却是丝毫不得动弹,他一人如何对抗得了三四个人?

        反抗与压制,这一幕同时在多处上演。

        身上有钱的士兵反抗的格外厉害,当然吃苦受罪也多,谁让他们舍不得钱呢?

        最终苦也吃了,钱也被对方拿走,徒留他们在原地怒骂、诅咒。

  https://www.abcxs.com/book/53966/277746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