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大宋燕王 > 第467章 早有算计

第467章 早有算计

        “潘兄,你们是输不起,要赖皮吗?”

        姚昶大怒,挥枪撂倒一个向他冲来的士兵。

        “谁输谁赢,还说不定,让我们战个痛快!”潘诚手持长枪冲进乱阵之中,与姚昶手下的士兵混战在一起。

        听得对方无此赖皮无礼,姚昶也毫无办法,只得高声喊道:“兄弟们,他们人少打不过我们,赶紧把他们拿下,埋锅造饭!”

        双方原本势均力敌,战的旗鼓相当,谁知姚昶此话一出,他手下的兄弟顿时歇了气,丧失了斗志,掉头就走,纷纷朝两边的山林逃去。

        姚昶一见手下逃走,急忙抖枪迟滞了一下对方士兵扑过来的脚步,拖枪转身就走,跟着自己的兄弟逃离赖皮的潘诚队伍。

        “追!一个都别放走!”潘诚一声大吼,提枪越步就追了上去。

        战局扭转,将令一下,士兵无不兴奋莫名,即使赤手空拳,也一窝蜂的朝逃跑的对手追去。

        谁知他们刚刚追进树林,就不见了对方的踪迹,只留下一堆堆半人多高杂乱而新鲜的树枝。

        追逐的士兵一时失去目标,但稍稍一观察就发现对方根本无处可逃,他们这么快失去踪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们都藏到一堆堆杂乱的树枝后边去了。

        “他们就藏在后边,兄弟们冲啊!”脑子灵光的士兵抬手一指,一声大喊,便为后来的兄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一听到这话,追进林中的士兵便一头冲向那些摆放突兀半人来高的树枝。

        就在他们抵近一丈左右的时候,忽然迎面飞来一个个大树叶包裹的东西,他们匆忙之间举起手里的武器就朝那些东西劈去!

        武器击过,树叶破碎,里面的东西四处飞散,落到他们手上、脸上、身上,一股让人窒息的气味,直扑入鼻!

        被袭击的士兵,脸色大变,反应快的,掉头就往林外冲去,头也不回!

        反应慢的,稍一迟疑,下一波袭击又到,下意识间挥舞武器,再次击碎来袭之物,里面的东西漫天洒落,当头飞溅。反应再慢,也发现情形不对了,他们随即掉头就跑,见了鬼一般往林外冲去。

        “啥情况,过去揍他们啊!”有士兵在后面喊道。

        逃跑的士兵低头逃跑,根本无人理会。

        “草!你们他娘的真是恶心!”忽然一士兵高喊一声,往林外退去。

        周围不明所以的士兵急问:“啥情况?”

        “他们在扔屎!”有士兵摸了一把脸上飞溅的东西,抬手一看,几欲作呕,立即转身就跑。

        “恶心!”

        其他士兵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再顾不得追击,转身逃出树林。

        潘诚部倾刻之间全部退出树林,甚至不敢再靠近。

        而逃出来的士兵,丢下手里的武器,飞奔向前,扑进河里。

        林中飘出阵阵恶臭,潘诚抬手成掌,扇了一扇。

        他方才落后一步,没有跟随入林,但听到士兵的喊叫,闻到恶心的气味,便大致能猜到他们在林中肯定是中了对方的陷阱。

        “姚兄,你们可真够恶心的,这种损招也想得出来!不觉得恶心吗?”潘诚朝林中大吼。

        躲在林中的姚昶哈哈笑道:“潘兄,兄弟我知道你们想赖皮,这是兄弟们专门给你准备的,滋味如何啊?”

        潘诚气的跳脚,大吼道:“恶心!你们他娘的真恶心!”

        姚昶笑道:“你们要是不耍赖,直接认输不就没事了,这可是你们逼的!怪不得我们。”

        双方相距数丈距离,隔空打起嘴仗。

        姚昶部不出林子,潘诚部不进林子,双方在弥漫的臭气之中对峙许久,直到评判组到来。

        原本在山上看戏的杨丛义,一见到潘诚部顶着弓箭、长枪冲散了姚昶的阵型,便带着沈缙从山上下来,准备宣布本次实战谁胜谁负。

        可当他们一靠近双方对峙的地方,就闻到一阵阵奇怪的气味,越靠近林边,那气味越重。

        一见潘诚面向林子戒备,杨丛义立马训道:“潘诚,你怎么回事?你的士兵都是铜皮铁骨、金刚不坏之身?利箭不伤,长枪不破?”

        话音入耳,潘诚急忙回头,快步上前几步,抱拳回道:“大人说得哪里话,我们是都肉眼凡胎,怎么可能刀枪不入。”

        杨丛义眉头一皱,继而问道:“那你们这儿做什么?”

        潘诚忙道:“大人,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姚昶这小子一肚子坏水。他竟然用污浊的东西阻挡我们进攻,大人说他们恶心不恶心?”

        一听此话,杨丛义猛然想起,这怪味就是五谷轮回的臭味,随即屏住呼吸,马上道:“你们早就败了,走!”

        说完转身就朝远处走去。

        沈缙、清尘急忙跟上,不愿有半刻停留。

        杨丛义代表评判组一句话宣布了胜败,潘诚有些目瞪口呆,片刻之后,挥手道:“撤!”

        将令一出,隔林对峙的士兵迅速朝河谷中间退去,他们也闻够了林中飘出的臭味。

        就在潘诚部退走之后,姚昶带着士兵走出了树林。

        洗簌之后,三方在河谷会合。

        杨丛义当着所有人的面,再次宣布实战结果:“我与沈参军进山,一直跟在姚将军之后,在山上等了你们整整一天,方才河谷中发生的一切,我们看得清清楚楚。此战胜败在你们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十分清楚了。潘诚部败,全军覆没!姚昶部,胜!”

        稍稍一顿,马上又道:“潘诚部全部阵亡!姚昶部打扫战场!”

        潘诚虽然心里憋闷,但谁胜谁败他也明白,中了埋伏,被对方包围,那么他们自然不可能胜,何况不少人手里连武器都没有,顶着利箭长枪就向对方直冲过去,不阵亡就没有道理,只是这样突然的失败,让他抬不起头来。

        “阵亡了!全体躺下!”潘诚不得不黑着脸下达将令,杨大人亲自进山做评判,胜负已分,他怎么敢违抗?

        自看到杨丛义出现的那一刻起,他们从对峙的林边撤回河谷,他们便知道自己败了,潘诚将令一下,众人虽不情愿,还是迅速就地躺下。

        杨丛义转身对姚昶道:“此战你策划的很好,后面的应对也十分有效。赶紧打扫战场吧,你们也一天没吃饭了,一会儿埋锅造饭,吃完出山。”

        “多谢大人夸赞!”姚昶抱拳行礼。

        而后转身向手下的士兵下令:“给你们一刻钟打扫战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不要落下。另外,要是有阵亡的人还魂,大家不要手软,狠狠的教训他们!”

        “是!”

        众将士高声喊着,迅速扑向倒地的士兵。

        伸手入怀一番摸索,不管有什么东西都直接掏出来,任何东西都不留下。

        有些躺在地上的士兵不服气,抬手就要打落对方的手,或是护住怀里的东西,马上就迎来对方一顿拳脚,口中还骂道:“他娘的,死了还动?还魂了还是大白天变鬼了?”

        纵使那些老实躺着的不敢反抗的,打扫战场的士兵也会借机羞辱他们一下,不是把他们翻个身,背朝天,就是捏鼻子拍脸,调戏一番。

        方才对方赖皮,他们被追击回林子,不得已启用那么恶心的武器,还在林中闻了那么久,这口恶气自然要出,不论士兵如何报复,只要不是太过分,不伤人,姚昶就不会制止。

        杨丛义自然也默认士兵们的一切行为,这是胜利者的权利,他就是想让失败的将士们把耻辱牢牢的记在心里,要他们明白失败者就是这种下场,别说尊严,真正的战场,失败者连命都没有,又何谈尊严?

        只有体验过失败、经历过死亡,才会真正明白死亡意味着什么,才会去思考如何在战场上避免失败、避免死亡。

        他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经历过胜利,也经历过失败,但唯独没有经历过死亡,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害怕死亡,一旦开始怕,就会开始思考。

        潘诚躺在地上,一身衣甲已经被脱走,只穿着打底内衣,看起来十分的凄惨。

        他听过苏仲被脱去衣甲羞辱的故事,他觉得他不会像苏仲一样,谁知结果却跟苏仲没有两样,还让他羞愧难当,自始至终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河谷打扫战场引发的咒骂与喧嚣持续了整整一刻钟方才结束,这是战胜者的狂欢,失败者此生难以忘却的记忆。

        姚昶带着队伍离开了,撤出一里之外埋锅造饭。

        杨丛义将手里那套衣甲还给潘诚,而后言道:“你知道你败在哪里?”

        潘诚谢过之后,将自己的衣甲收在手中,恭声答道:“末将太轻敌了,没有打探清楚前边的敌情就贸然前进,才中了埋伏。”

        杨丛义道:“行军之时前方的敌情必须要打探清楚,不然一旦中了埋伏,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你这次失败,一是没有探清楚队伍行军路线前边的情形,二是没有掌握对手的行踪。希望你吸取教训,多像姚昶学习,打仗不光靠体力,也得动脑筋!”

        “是,大人,末将受教!”潘诚深施一礼。

  https://www.abcxs.com/book/53966/278355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