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养病

第四百五十三章 养病

        “辛姑娘……本王只是从封地给你带了些特产……方才你见之心喜,欲奔过来,心急下脚跟没站稳……便倒了过来,都是意外,意外……”

        李景霆笨拙地解释着。虽然话一出口,他就想打自己嘴巴子,怎么编了个天南不着地北的借口,小孩儿圆谎都没这么蠢。

        然而辛夷信不信是一回事,记忆有差实是跌倒,总比承认“抱着不放”来得好。

        反正他都错了一次,也就不介意错第二次。

        言罢,李景霆手忙脚乱地从袖中拿出个小油纸包,竟是真的有带,他像个犯错的孩子般,带了一分讨好地递给辛夷。

        “本王封地在江淮……菱角,本王给你带了菱角……本王拿太湖的水龙泉窑的瓷盛着,一路抱在胸前进京的……各个都新鲜完好,和才从湖里出来的一样……”

        回答李景霆的,是砰一声闷响。

        辛夷一声冷笑,猛地伸出手,狠狠将那包菱角打在了地上,油纸包破碎,菱角哗啦啦滚了一地。

        李景霆刹那脸色苍白。

        城楼上陷入了骇人的凝滞。

        良久良久,唯有一地菱角碎,春风冻人入骨,油纸片忽忽扬微尘。

        “王爷还拿这么幼稚的借口狡辩么?民女方才是着了癔,但记忆依稀清楚,绝不是王爷所说样子。王爷敢作敢当,如今不敢承认么?”辛夷齿关咬得咯咯响,一股寒气染得她脸发青。

        “本王……”李景霆欲言又止,拳头松开又握紧,青筋暴起。

        “王爷若是这种人,则过去年余相知,我辛夷竟是看错了!”辛夷咬字发狠,瞳仁因怒气和羞恼发红,看男子的目光如看个陌生人。

        李景霆浑身一抖,凉入骨髓,冻得他瞬间嘴唇发青,手脚冰僵一片。

        “辛姑娘……本王……”李景霆喉结动了动,润了润发涩的喉,才能艰难地组织出言语,“本王方才,确实逾越礼法了……但不是你心里想的样子……”

        “那到底是怎么样子?”辛夷冷笑愈甚,横眉怒对。

        “对不住……本王……情不自禁……”李景霆磕绊地吐出四个字,眸底一划而过的羞赧,站在那儿都似有火煎熬。

        “情不自禁?如果这不是王爷的理由,欺瞒之罪加一等,如果真是王爷的理由,轻薄闺阁之罪更加一等。苦于民女是臣,王爷是君,民女奈何不得王爷。”辛夷眼眶渗出泪花,被她死死地咽下,“但这份过节,我辛夷记下了。”

        冷冷吐出最后半句,辛夷青着脸,转身就走,根本不给李景霆解释的机会。

        “辛姑娘……”李景霆下意识地追上去,话头乍然转为了惊呼,“辛姑娘!”

        原来辛夷没走两步,就脚步一虚,扶着自己太阳穴想维持清醒,却耐不住火气上头,冲得她眼前发黑,踉跄几步,竟是兀地栽了下去。

        李景霆大急。一个箭步,恰好接住辛夷,见女子紧闭着眼,脸如金纸额头烧红,浑身都冒了层冷汗,情况比方才还凶险。

        “来人!郎中!传郎中!”李景霆声嘶力竭地大喝,浑身都因担忧和着急发抖。

        不一会儿,城楼金吾卫带来了郎中,还没说完“草民拜见晋王爷……”,就被李景霆猛地一拽胳膊:“该死!人都这样了,还将劳什子礼!救人!给本王救人!若她有甚好歹,本王立马就取你狗命!”

        言罢,李景霆兀地抽出腰间佩剑,刷一声直逼郎中咽喉,后者吓得脸如死灰,脖颈顿时渗出一痕鲜血。

        “给本王救人!再说一遍,若她有个三长两短,本王诛了你九族!”李景霆眼眸充血,一字一顿,紧紧抱住辛夷的指尖,发白得厉害。

        郎中叫苦不迭,却又不敢吱声。脖子上还搁着把剑,哆嗦地摆好家伙,战战兢兢,望闻问切,脸色越来越凝重。

        这一点表情变化,被李景霆迅速地捕捉到,眸子立马笼上了层戾气,剑又进一分:“说!到底怎么了!若有半个虚字儿,你知道下场!”

        郎中都快吓得尿裤子了。却还是忍着脖上剧痛,战栗道:“回王爷……姑娘她……是不是前阵子也患过疾……大体病症也是头晕目眩,意识不清,体虚无力,有时也伴有烧热……”

        李景霆略略回想:“具体病症本王不清楚,但前阵才患疾是有的。上个月的事,她还去城郊春风堂寻医过。”

        “那就对了。这是旧疾未十全养好,便又勾起来,添了新疾了。”郎中忙不迭松了口气,“姑娘上一次便应是心气郁结,肝心昏昧,俗称心病。这次被什么事激了,旧病复发,肝气上冲,恐怕比上一次还要严重。”

        “心病?被什么事激了?”李景霆心底咯噔一下。

        他脑海里刹那划过辛夷因自己所言,怀疑江离瞒她时的失魂落魄,还有因自己逾越礼法,她羞怒烧心时的情绪不稳。

        算前算后,竟都是他李景霆惹出来的。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来势汹汹,心病难医,他李景霆也懂。

        “本王……都是本王的错……忘了你大病初愈,激不得……你说对了,你是看错了我……本王果真是罪人……”李景霆又后悔又焦心,抱住辛夷的指尖发着抖。

        “王爷……王爷你怎么了……”郎中瞧着自言自语的李景霆,惴惴不安。

        没想李景霆完全陷入了自责中,他毫不留情地骂着自己,语调发狠:“本王不愿看你为他至此……如今却又亲手伤了你……嘁!李景霆你这个混账!”

        哐当一声清响。

        李景霆猛地收回架在郎中脖上的剑,发死地握在自己掌心,鲜血滴滴淌下,染红了男子的眼眶。

        “若能偿还本王的罪孽……可惜本王有不能舍的无奈……江山只能是我的的……对不住了……”

        “王爷!您流血了!”郎中刚庆幸脑袋得救,却又被眼前李景霆的血吓得不轻,裤裆立马湿了一片。

        骚味让李景霆眉间一蹙,立马抱着辛夷起身,退后三丈,厉声唤来影卫:“回府!辛姑娘和本王一起!不用竹榻,本王亲手抱着她!”

        “遵命!王爷是回城中的王爷府,还是城外的山间别邸?”影卫们意味深长地瞧了李景霆怀中女子一眼,就恭敬请命。

        “回……”李景霆眸色一闪,沉吟片刻,沉声道,“回金翅楼!”

        金翅楼是晋王位于关外的别邸,位于半山腰,远离长安喧嚣,山水秀丽。晋王每次应召进京,都会在此楼小住月余,品赏关中河川多娇,也是清趣美事一桩。

        金翅楼虽名曰楼,也是重峦叠嶂,方圆百里,以抄手游廊连接的阁楼连成片,直到崤山脚下都还没有断绝,绝不是民间所谓一幢楼阁这种意思可以比的。

        至于辛夷,对这地儿更不陌生。

        当年岁终腊祭,晋王进京,却因比嫡皇子赵王先到,被皇后刁难,让他滞于此处暂缓行程,后来辛夷携年礼拜谒,惹出她借机羞辱王文鸳,智斗郑斯璎的一盘棋。

        这都是前话了。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15500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