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四百八十五章 聪明

第四百八十五章 聪明

        “怎么,心里有怨了?”辛歧意味深长地看向辛夷,“小丫头这就受不了了。那你爹,当年和你的娘的结,又是怎么生生捱过来的?三十余年,若年年都像你这样,怕是活不到今天咯。”

        辛夷余光瞥见辛歧鬓边白发,眸色一暗,放缓了语调:“爹,对不起。我并没含怨,反而这种看明白,是件好事。”

        “哦?怎么说。”辛歧眉梢一挑。

        “曾经我看不透他,一会儿黑一会儿白,一会儿昏庸一会儿圣明。不过今儿瞧明了,反而更利于我出棋。毕竟,按着棋局规则来的人,比不按照规则来的,好办得多。”辛夷俯身,凝视着辛歧深邃的瞳仁,小女儿般俏皮一笑。

        “知己知彼,百战不胜。”

        辛歧也笑了,伸出一只手,亲昵地拍了拍辛夷脸蛋:“那紫卿打算怎么应对?”

        “之所以下半截密旨,皇帝要的不是命,是两个字:态度。我辛夷的态度。”辛夷斩钉截铁,小脸被自信的异彩笼罩。

        “态度?”辛歧回味着这两字。

        “不错。臣服的态度。乖乖为他所用的态度。磨去锋芒,成为他棋子的态度。”辛夷朝屋外灶房养的小狗儿努努嘴,“喏,就像那厮。”

        那是一条狗。皮毛温顺,脖子上挂着链子,见着人就作揖的畜生。

        “所以?”辛歧眉间腾起股欣慰。

        “女儿会自请入狱。不过爹爹放心,此行虽然会掉肉,但不会丧命。这也是现下,最好最及时的解法了。”辛夷拿定了主意,语调坚毅。

        辛歧摇摇头,又点点头,沉吟良久,才些些红了眼眶,别过头去拭了拭眼角,鬓边的白发好像瞬间又多了几缕。

        “你想好了就去罢。辛府有我和你表哥照料,你莫担心。在那种地方,保命是第一要紧事,若事情出了意外,随时传信儿回来,我和你表哥,都会拼了命救你。”

        “爹爹放心。女儿一定赢了此局,完璧归赵。”辛夷郑重地后退两步,扑通声跪倒,向辛歧行了父女间的大礼。

        一声声,眼噙热泪,磕头响,相对哽咽。

        “爹爹珍重。女儿去也。”

        当三月的桃李落尽,四月的莲蓬酝酿时,长安城被一件牢狱之灾给震动了。

        城中忽的传出流言,本来因天竺高僧仁慈而不做计较的佛礼一案,再次被谁旧事重提。因天竺高僧业已回国,故无所谓拂谁的面子,传闻皇帝意欲算旧账,拟旨降罪。

        辛府六姑娘尚算个聪明人,嗅到了风声,果断负荆请罪,在皇帝的刀子还没落下来前,主动认罪,请旨入狱。

        帝准。并感念辛氏自首,不追究辛府其余人过错。才刚烧起来的刺头,几天就尘埃落定。

        于是,备好瓜子儿准备看热闹的人不由失望,辛府阖家照样吃吃喝喝,走亲串户,好似根本不愁自家姑娘关在大牢里。

        百姓看戏,棋局中人看局。

        五姓七望都是贼精儿的,自然瞧出此事不寻常,而且多半和辛府的死对头王家要扯上关系。不过案子顶着佛礼这众所皆知的罪名,各家各户的影卫查了半月也没真,干脆不了了之,全然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然而,千里之外的蜀中,某个人听闻这桩案子,脸一连阴了几日。

        四月剑南,竹海婆娑,殿阁青瓦白墙。凤仙坐在小凳上,扇着手里的蒲扇,煎着药,瞅了眼伫立在窗前的男子。

        “棋公子,药好了。趁热喝罢。”

        “本公子没病。”回答她的是一声冷语。

        “你这天天黑着脸,心里憋着闷,肝气郁结,现在是不适,以后就是大病,趁早喝点药舒舒,免得一口老血过去了。”凤仙朝男子一笑,带了两分戏谑。

        江离白了凤仙半眼。加重了语调:“本公子好好的。不劳凤姨关心。”

        “这还好好的?打我来了蜀中,也不知你听旁人碎嘴了什么,人就怪怪的。如今辛丫头又进了牢。”凤仙刮了刮脸皮,玩笑道,“你更是半个心都丢了。还嘴硬?”

        江离没好气地瞪向凤仙,下意识地想反驳,却是憋不出半个字,或者说,在听到辛丫头三字时,他的魂儿就已经飞了。

        凤仙像个训斥执拗晚辈的长辈,又好气又好笑:“你说你,纠结什么?还跟自己身子过不去。她在宫里大牢,你就去救她呗。”

        “救?我倒是想,我比谁都想!一想到她在大牢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我的心就钝痛到窒息!”江离蓦地变了脸色,双掌攥拳,狠狠地打在案上,咚一声,木案裂了条缝。

        “可她是自请入狱!她自己愿意进去的!你要我怎么办!一边是救她,一边是违她的意思,我夹在中间,我能怎么办!”

        江离低低地朝凤仙怒吼。再无半分平日清冷脸面,反而像个哀急的孩子,只有在信任的人面前,才能毫无架子地露出真心思。

        “你冷静点。好歹是威名远扬的棋君,别砸招牌。”凤仙哭笑不得,安抚地放柔了语气,“此事太过古怪。连辛丫头这种倔脾气的人,也能自己进去。她要么是弃车保帅,要么是自有打算。”

        江离垂下头,深深吁出口浊气。砸在木案上的拳头有些发白:“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所以不敢动……但是一想到她在牢里多一日,牢饭不好吃,天日见不得,或许还有人滥用私刑……我就提心吊胆,坐卧不宁,命都快丢了……”

        “哟,这么严重。所以这药,你还得服。”凤仙端起药盅,老不正经地笑笑。

        “都什么时候了,凤姨你还开玩笑!”江离咽了几口气,才制止住自己把拳头砸过去。

        凤仙不在意地耸耸肩,放下药盅,瞳仁深邃地看着琥珀色的药汁,晃来晃去,荡漾开了她眸底的涟漪,她忽的郑重了颜色。

        “既然你不知道辛丫头怎么想的,又忍不住担心她,干脆就去长安,看看她,问问她。总比干呆在这儿,思前想后的好。”

        江离一愣:“去长安?”

        凤仙笑了,眉眼慈爱:“你呀,打小就聪明,聪明过了头,有时不见得是好事。总是想太多,心思太重,简单的事到你那儿,就成了蜘蛛网,明白的局到你那儿,也都糊糊成一团。小到这件事,大到你和她之间,对不对?”

        江离讪讪地别过头,闷着音儿道:“凤姨……”

        “还知道叫我声凤姨,就别打岔。你这个人,架子端得高,脾性也傲,怕是这世上除了我,就没人敢说你了。”凤仙恨铁不成钢地盯了男子一眼,“说你太聪明,可不是夸你。你就给我记住一句古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江离嘴角颤了颤,低声嘀咕了句,“伏龙先生也不省事……说本公子比你还不带怕……”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你就听着前半句,扯到那厮身上去?”凤仙蹭一声站起来,哭笑不得地直扶腰。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176105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