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五百零五章 会面

第五百零五章 会面

        吱呀一声,大门阖。

        白莳进屋来时,一道夏日竹帘刚好从堂垂下,隔开了两人的视线。

        于是,白莳只能隐约看见座那位碧衫紫裙的女子,云鬟鸦鬓窝堕髻,斜簪一枝点翠玉兰,薄施胭脂,意态婀娜,虽看不清具体眉眼,但通身风雅无边,如从江南烟雨润出来的肌骨。

        看第一眼,是烟柳扶风,看第二眼,是洞庭浩渺,看第三眼,是青山傲骨。

        而辛夷,也只能隐约看见堂下伫立着的风尘仆仆,裙角还沾着泥的女子。

        眉黛盈盈处,一双桃花眼脉脉,算隔了帘子,也得见灼灼夭夭,尤其是眼角处别出心裁的一点蝴蝶花钿,更似蝶来戏芳华,滟骨天然。

        迥异原的一袭雪白罗裙,从头到脚无半丝杂色,纯粹得如天白云重重,连女子身侧的空气都似九霄清冽,不染半点世间尘埃。

        非此间人。

        这是辛夷脑海蹦出的第一个念头。

        劲敌。

        这是辛夷脑海蹦出的第二个念头。

        辛夷这么隔着帘子,打量着白莳,看得仔细,也不说话,只暗暗扶正了些歪的钗子。

        而白莳也认真打量着辛夷,竭力想透过帘子,看清后者的十分真面目,不动声色地暗了暗目光。

        二人没谁先开口。一旁的翠蜻和香佩大气不敢喘,却是同时觉得,这两人站在一块儿,怎么瞧怎么好看。

        一个青山一个白云,百花风流,不分伯仲。

        良久,直到那竹帘篾影晃得眼花,辛夷才作为地主,当先打破了滞静。

        “顺宁郡君,白莳,幸会。”

        “怀安郡君,辛夷,幸会。”

        白莳立马接了口,丝毫没按原规矩行事,连同为郡君的同辈礼都没行,直接敞开天窗说了亮话。

        “赐婚圣旨我不稀罕!非我本意,皇帝老儿硬塞的,你和他都别误会!”

        “哦?”辛夷吐出一个字,带了分莫名的酸味,“不稀罕?”

        白莳咬了咬下唇,一划而过的挣扎,清声道:“我白莳要嫁的男子,必与我心意相通!哪有热心肠偎冷被窝的,我没这么作践自己!我不管官老爷们如何斗,我白莳的婚事,除了我自己,没谁能说了算!”

        辛夷眉梢一挑,语调有些莫名:“那你自己的意思呢?”

        “白莳喜欢江离!一个字儿不改!”白莳下颌微扬,毫无避讳。

        辛夷脸一红,旋即一青。翠蜻和香佩直接避过了头去。

        这三人还从未见过汉家女子,谁甫一论及男女,这么掏心窝的。

        也不知是蛮夷少开化,不识伦理,还是彼女心肠透,伦理不识她。

        辛夷一时不说话了。似乎陷入了某些沉思,目光七分猜测三分不解,几乎要将竹帘子挖了个洞。

        白莳俏生生立着,自顾说了下去:“原人说,圣旨难违,我明白。可我更不想后半辈子夹在你们间,膈应得慌。我更知道,他平日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人是你。他在心虚,在回避,在彷徨,大抵和那什么山什么美人的有关……”

        “他竟和你说过这些?”

        辛夷猝然打断,心尖一刹刺痛。

        白莳愣了半刻,眨眨眼:“……哪个?”

        “江山还是美人。”辛夷攥紧了手锦帕,指关节白。

        “对对对!是这个!我刚入蜀那阵,和他说过几句!”白莳一拍脑门,想起明晰,“我当时多嘴过半句我自己的见解,也不知他听进去没。反正他一直徘徊于这个选择,经常不吃不喝,这么想着呆,像做梦了般。还有个郎叫凤仙的,她俩也常凑一块,纠结来纠结去,也不知最后得了答案没……”

        白莳还在喋喋不休,辛夷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因为从入耳“他一直徘徊于这个选择”这半句,她的脑海轰一声,变为了一片空白。

        白莳不知道,她却知道,那个答案:他大抵是选了江山。

        否则也不会月余避而不见,音信全无,只因自己撞破他身份的秘密,成为有可能毁了他棋局的错子。

        一子错满盘皆输,只需要一刻。

        而从执子手的人儿到利益河的两岸人,也不过需要一月。

        有用时欢喜,无用时舍离,决绝得好似什么也没生过,陷进去的反而是不自知的棋子。

        做梦的不是下棋人,而是棋子。

        该醒了。

        ……

        “怀安郡君!郡君!”白莳连声的呼唤,才将辛夷从走神里拉回来。

        辛夷浑身一抖,现手抖得厉害,非得死死掐住掌心,才能抑制住鼻尖涌的酸涩。

        她张了张唇,想应声白莳,不想失了礼数,却到底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浑身力气竟似被抽尽了般。

        白莳也终于察觉出异常,有些窘迫地抿抿唇:“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我刚来不久,不懂你们什么理……江离也总说我目无礼法……”

        江离两个字从白莳口说出,竟无刺耳,小剑般往辛夷耳蜗扎,想到前时那句直言不讳的“白莳喜欢江离”,辛夷的脸更青了。

        “倒也不是错……”辛夷顿了顿,语气陡然腾起股不善,“没人会和一个路人计较过错的。”

        矜贵的话,明显的寒意。

        白莳不是蠢笨,也立马听出了话里敌意,讪讪地清咳两声:“算我……但也是圣旨赐婚……怕对公子今后……”

        公子两个字,被白莳说得自然,却被辛夷听得扎耳。

        “公子在哪儿。”辛夷陡然打断,竹帘子后的目光透露出寒意。

        “公子?”白莳一愣。

        “公子决意如何,我自会寻个答案,何必劳你思虑筹谋。”辛夷一字一顿,字字如从齿间迸出。

        白莳咬了咬唇,弱了两分气儿道:“……我知道,我没打算插手……只是如今公子毫无踪迹,我在城等了他数日,都没见他进城……他明明我还早出,不知途拐哪儿去了……”

        辛夷心底一沉,强自把本能的一股不安压下去,她到底相信像他这样的人,没人敢拦他的路,除非是他自己。

        他自己不愿进城,不愿来见她,不愿来亲口给她一个解释。

        江山和美人,棋局和情谊,他岂止是途拐了道,只怕余生都拐了道。

        ……

        辛夷又走神了。勾得想到他,她便喘不过气来,眼前金光冒,一会儿是白莳,一会儿是江离。

        看不清楚了。无声无息,红了眼眶。

        白莳见辛夷没吱声,主动解释了句:“我本来打算与他一同来见你,说明白赐婚的事。没想在城等了他数日也不见影,我性子耐不住,便先来找你。他或许途因什么耽搁了,你要不再等等,再等等?”

        “还要等?只怕永远也等不到了。等这个字,都听倦了。”

        辛夷无力垂头,凉凉一笑,心尖痛得犹如千刀万剐。14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234562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