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五百一十五章 避雨

第五百一十五章 避雨

        而在夏雨砸落的两个时辰前,辛歧瞧着艳阳高照,笑开了花:“太阳好,晒得好,今年的酱豆子颗颗脆嘣,再给六丫头多带些去。”

        上房前石板地上,铺了半张草席,褐澄澄的酱豆子正在阳光的烘烤下,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翠蜻掬了一大捧,往怀里的篮子塞,笑道:“老爷,六姑娘住在晋王府,吃穿都是最好的,还怕缺乡下的酱豆子不成!”

        辛歧佯怒,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最好,家里的东西最好!她最近的病一直未大好,饭食不香,酱豆子开胃,多给她带点!嘱她好好养身子,不许和自己怄气,若过得不如意,尽管回家来!”

        “老爷,姑娘即将是晋王孺人,怎能随意回娘家呢!不过王爷待她极好,老爷放心罢!”翠蜻笑了,手却不慢,将酱豆子多抓了几把。

        一旁屋檐下,窦安躺在榻上歇凉,扑棱着折扇道:“姑父,你没瞧见么?表妹托翠蜻带回来的家用,吃食绸缎玉器,都是顶尖的。可见晋王赏了她多少好东西,咱们跟着吃香喝辣的,您就别瞎念叨了!唉,书公子!”

        后半句是对一个走来的男子所言。正是杜韫之。

        他敛衫而来,向诸人一礼,将怀中一封信笺,一柄卷轴交于翠蜻:“翠蜻姑娘,还请把这个带给六姑娘。姑娘如今贵为孺人,在下也不方便拜谒了。故修书陈明前后,卷轴乃是新婚贺礼,就此别过。”

        “这就走了?”辛歧和窦安同时一愣。

        原来几日前,杜韫之向辛府诸人辞行。说自己一介外姓,长久叨扰辛府,多有不妥。加之有故人从东瀛归来,在长安置了两进小院,自己搬去与他同住。

        辛歧听是故人归,也就没多挽留,反正辛府对杜韫之,也算尽心尽力了,何况中间梗了个杜韫心,下人们难免对杜韫之有些不满,杜韫之搬出去也是好的。

        杜韫之俯腰一礼,正色道:“明儿清早就启程。在下故友已将小院打理妥当,明儿就能住进去了。”

        辛歧欣慰地点点头,也为杜韫之有了信得过的去处而开心,翠蜻一个劲儿给杜韫之塞酱豆子,窦安则是眼珠一转,带了两分涎皮道——

        “敢问书公子,这故友是他,还是她?”

        杜韫之一愣,旋即耳根有可疑的发红:“这个……故友,故友而已……同一屋檐,多个照料而已……”

        “哦?”窦安挤眉弄眼,揶揄道,“看来即日有喜的不仅是我表妹……也得恭喜声书公子了……”

        “有喜?书公子莫非有了意中人?”辛歧和翠蜻同时惊喜。

        杜韫之唇角颤了颤,耳根子愈发烧红了:“呃……算,算是吧……”

        辛歧大笑两声,连声嘱下人把杜韫之的赠礼再加厚三分,翠蜻也欢笑着“定要把这好消息带给六姑娘”。

        在众人的恭贺声中,杜韫之却愈发手足无措,头都抬不起来了,和平日那番正气凛然的他,俨然换了个人。

        窦安静静瞧着这一幕,笑意愈深:“书公子,管他还是她,这份情义,哪怕往后天下人冷眼,我窦安,也站在你身后。”

        言罢,窦安猛地从榻上翻身而起,走近杜韫之,递给他一枚铜钱:“以这枚铜钱的名义。”

        杜韫之浑身一抖,心头滚烫,眼前的男子似乎知晓一切,却眸色坦诚,君子一诺千金。

        以铜钱的名义,以青蚨主的名义,站在你身后。

        站在这份情义的身后。

        杜韫之乍然红了眼眶,堂堂七尺男儿的他,此刻却面容耸动,郑重地弯下腰,若背压泰山地行了一礼:“多……谢……也替他,多谢……”

        窦安扶住杜韫之,眸深如海,威严的气势一寸寸攀升,从一个玩世不恭的浪公子,变为了商道执权柄的君王。

        “不论杜韫心,论你杜韫之,我窦安敬重。故,若往后有人敢说三道四,我窦安必护你等周全。此乃离别赠礼,也算我的贺礼。”

        杜韫之肩膀颤抖,直不起腰了,他就维持着行礼的姿势,石板地上滴落几点泪痕,也不知是激动得还是感触得。

        而一旁听得稀里糊涂的翠蜻耐不住了,叹气道:“表公子你们别打哑谜了!快点把你们带给六姑娘的东西都给奴才罢!奴才赶着回去伺候姑娘哩!”

        窦安眸色一闪,重新恢复了那小白脸的贱样,打了个哈欠:“我没啥给她!她在晋王府吃好喝好,哪里需得家里穷酸东西!”

        辛歧白了窦安一眼,却只管把后院的鸡,刚出炉的饼,新买的茶叶,大小什物通通样翠蜻篮子塞:“多带点……晋王府的东西哪有家里好……嘱六丫头身子为重……”

        于是,当翠蜻从辛府出来,看着两手臂堆满的杂货,不仅又是苦笑,又是羡慕。

        “果然是当爹的。来时一篮子,回去一小车。六姑娘好福气。”

        翠蜻抹了把额头的汗,瞧了眼天色,没想这一瞧,便见乌云迅速地聚集,甚至一半天还是艳阳儿,雨滴等不及就砸了下来。

        夏雨滂沱,来如闪电。街坊邻居慌忙避雨,满长安白蒙蒙水气一片。

        “完了完了,这么大雨!估计一会儿就停了,先避避再走!”翠蜻连忙拖着篮子,拐入一条小巷,瞅着个屋檐,一喜,正要去避雨,却瞧见屋檐下已经站了个男子。

        屋檐下方寸之地,那男子又气度不凡,威严天成,让翠蜻蓦地顿住脚,迟疑不前。

        大雨哗啦,倾盆而至,男子一个人长身玉立,负手抬头,看着檐下一角马墙出神。

        那儿,一枝银杏出墙来。三两枝扇叶儿,枝头开了白色的花簇。

        男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雨线勾勒出的侧颜干净,天光倒映进他漆黑的瞳仁,好似落入湖的夜空。

        翠蜻看呆了。雨水浸湿了布衣也没察觉,良久,寒意袭来,才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啊秋!”

        一惊打破凝滞。男子回过头,看向捂住嘴,又是抱歉又是慌乱的翠蜻。

        女子粗布麻衣,丫鬟打扮,容颜只算三分秀丽,却有七分英气,如同纤纤骨里蓄了无形的剑,但有世间不平,任君仗剑来。

        她整个人好似朵林中不起眼的小野花,一双眸子却澄澈无比,恍若一眼就能看到人心底去,明明容易被人忽略,却无法教人轻视。

        男子愣了。

        或者说,李景霈愣了。

        翠蜻也愣了。当男子转过头的刹那,她的心里也一颤,然后脑子有些晕乎了。

        剑眉星目,贵气天成,黑夜般的眸却那么孤独,明明是繁华簇锦,却若独钓寒江雪,何处搵英雄泪。

        两目相对,不过半刻,便写下了此生无憾,一语成谶。

        世间那么多羁绊,不知何处起,一旦起时,便是绵绵无尽头时。

        良久,雨愈大,翠蜻再次打了个喷嚏,李景霈才眉梢微抬:“雨这么大,不会过来避雨么?”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259314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