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花间

第五百二十四章 花间

        李景霈离去后良久,王仪才恹恹地睁开眼,看向藻井:“来人。给那人带个话。”

        “娘娘吩咐。”鬼魅般的声音随着一阵阴风传来。

        “给他说:王俭已经准备妥当,会按原计划,七月一日举事。”王仪眸底一划而过的精光,语调发冷,“另外,他的提议我应了。王俭举事之日,我和他的同盟正式成立!”

        “遵命。”又是一阵阴风,藻井上的呼吸就没了影。

        唯独话里不明的“他”还有“同盟”,激荡起了王仪脸上异样的华彩,灼灼夭夭,若少年时。

        那时她还不是皇后,她只是王仪,秋千春衫薄。

        “快了,为你复仇的日子快了。”王仪一笑,伸出手去,绿纱窗洒下的日光里,他好像凭窗而立,从未曾离去。

        二十余年,春草湮白骨。

        日子一天天过去,随着七月一日的临近,长安城的躁动达到了顶峰。

        城外风声鹤唳,各家兵将厉兵秣马,城中空气压抑,五姓七望箭在弦上,王家更是虎视眈眈,刀剑全部磨得雪亮。

        唯独皇帝李赫像个傻子似的,还欢喜着离京避暑,包括晋王孺人在内的宫眷收拾行囊,俨然对即将而来的变乱毫不关心。

        六月三十。七月一日的前一天。

        棋公子江离慵散地躺在榻上,玩弄着个空酒壶,一开口,酒气冲:“送走了么?”

        “禀公子:已将顺宁郡君送走。属下们就了个新妇回门的理儿,将郡君打发回川了。”影卫钟昧恭敬地站在一旁。

        江离打了个嗝儿,宿醉三分未醒:“卿卿那边什么动静?”

        钟昧一边奉上醒酒汤,一边禀报:“晋王欲将她与皇帝车驾一块儿,送去天台山。明儿就启程。”

        江离点点头,清醒了大半:“也好,远离风波地。晋王难得做了个好事。”

        钟昧看向了窗外日光炙烤下的长安,一城太平,然而,只是似乎罢了。

        明儿黎明一到,整个长安将被染上血色。

        随着玉漏滴答,时间临近,棋局中人的呼吸都开始困难。

        十二个时辰,声声催人命。

        钟昧收回视线,沉声道:“明儿一切就开始了。棋局各方都准备妥当。公子今儿个一定要养精蓄锐,好好睡一觉……”

        “睡一觉?越到最后,越怕出意外。哪里睡得着。”江离素日冰冻的脸,也意外地有了分凝重,“还有什么异常?”

        钟昧沉吟片刻,迟疑道:“有些关于公子真实身份的流言。不过一直都有,公子无需……”

        “没听懂么?越是最后关头,越不能掉以轻心。平日任它也就罢了,今日绝不能出任何意外。”江离眸色一闪,“你说,若我真是棋公子,此日应该干什么?”

        钟昧一愣:“棋公子平民一个,嗅到风声不对头,应该忙着搬家财,避到蜀地去罢。”

        “对,棋公子应该如此。但是,你这么想,其他人也会这么想。于是,反而会让人觉得是假。”江离指敲额头,眸深如海,“必须反其道而行之,让他人摸不着头脑。越是古怪之事,越不敢轻举妄动,才能杜绝一切意外。”

        江离深吸一口气,随着时间的临近,他的呼吸也有些发沉:“你觉得,棋公子莺莺燕燕,如何?”

        “不可能。”钟昧斩钉截铁地给了答案。

        可旋即,钟昧便觉脑袋疼:“等等?莺莺燕燕?公子,你不要命了!辛姑娘那边……”

        江离白了他一眼,打断话头:“你以为是本公子是什么人?本公子只许卿卿一人触碰我!去!使几个天枢台影卫!男的,都要男的!”

        钟昧心底咯噔一下,本能地觉得不妙,可江离下一句话,彻底断了他所有念想——

        “吩咐影卫们描胭脂,戴假髻,着罗裙,给我扮成女人的样子!再置珍馐,上美酒,本公子今日欢宴!”

        棋公子眠花卧柳,一日尽欢。

        这个消息迅速地随着无数影卫的耳目,传遍棋局各方,让最后那些举棋不定的势力,彻底放了心。

        ”七月一日,即明日,按原计划举事”。同样的消息也迅速地传了下去,各路野心整装待发。

        还有八个时辰,玉漏催,暗流汹。

        然而,当辛夷出现在房间门口时,钟昧却觉得最大的意外产生了。

        辛夷被翠蜻扶着,弱不盛风地站在门口,看着房间里的一幕,本就捱着病而苍白的小脸,愈发白了几分。

        “公子……这是作甚?”

        房间里热闹喧天,胭脂染红了银钩。几个小倌奏着丝竹,箜篌入云,若干舞姬起舞,长裙曼妙,时不时一个媚眼儿抛。

        而正主儿江离歪歪地坐在榻上,举着酒壶,大声叫好,素衫松散地系着,也不知由了什么,缨结松了,露出魅人的胸膛一抹。

        榻下还跪坐着一名女子,姿态妖娆,不停为江离添酒,媚眼如丝,一只手挑弄地搁在江离衣袂上。

        这是一幅人间极乐,莺莺燕燕欢宴图。

        辛夷只觉血气都往脑门冲,不可置信地盯向江离,乍然红了眼眶:“念着明日要走,放不下你,来最后问你些明白话,你却已然恨我至此?”

        翠蜻也打抱不平地怒喝:“棋公子这算什么!我家娘娘为你茶饭不思,缠绵病榻,你却在这寻欢作乐?”

        江离傻住了。看到辛夷的第一眼起,他脑海里就剩两个字:完了。

        这已经咫尺天涯的天涯怕又是要远几分了。

        为什么世间阴差阳错,老天爷偏偏要给他俩,这么多关劫。

        见江离没回答,辛夷语愈凄然,凉凉一笑:“你恨我嫁给了晋王是么,前些日大闹晋王府还不够,还要如此来折磨我?”

        江离咽下喉咙里一口滞住的酒,终于醒了,慌忙系好衣衫,狠狠地踢了脚“舞姬”们:“滚!都滚!赶快!”

        他算过千般,这最后一日的意外,却算漏了这一个,他一生的意外。

        他慌了。比输了棋局还要慌。然而这副慌张样落在女子眼里,又成了另一个意思。

        辛夷自嘲地一勾嘴角,笑意发寒:“慌了?因为我撞破你的好事?还是撕破你曾经用来瞒我的,光鲜美好的假面么?”

        江离脸色苍白,颤抖着辩解几句:“听我说,卿卿……都是棋局需要……这些人不是女的……”

        “哦?原来公子还好男风?还有这般独特趣味?”辛夷泛起抹嘲讽,看向江离的目光,又是失望又是痛苦,“你还有多少,瞒着我的事情?”

        江离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疯了。

        他恨不得时光倒流,哪怕输了棋局,也不要再如此行事,他更恨不得拿一把刀剜出心来,让女子看看他如何赤诚不变。

        然而此刻这一切,都如此苍白无力,如同他们之间的任何解释,都成了欲盖弥彰。

        “好,也好。”辛夷低头,哀哀一笑,痛入骨髓,“你已娶我已嫁,早该断了,却还牵扯不清,不该,确实不该。如今,是时候了。”

        江离的心跳都几乎在刹那静止。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26056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