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密令

第五百六十二章 密令

        进入八月。天儿越来越热了,大明宫的知了叫得令人心烦,小太监们忙不停地拿竹竿黏去。

        然而天牢,这座不属于大理寺和刑部,只接受皇命,关押特别犯人的牢狱,却显得很是荫凉。

        连蝉声也不闻,铁链门深处的血腥气,捂得人心慌。

        这样个人间鬼地,越王李景霄却慢悠悠地坐到一间牢房前,拿出怀中一张信笺,从铁栅栏递了进去。

        “翠蜻姑娘带给你的信。”

        牢狱里端坐的乃是曾经的皇嫡子,赵王,李景霈,然而如今落败的他,不过是介朝不保夕的阶下囚。

        因为最终的判决还没下来,存了最后一点顾忌,天牢里的衙役也没难为李景霈,周遭也还干净,衣食尚算不缺,也并未用刑。

        除此之外,他屈膝正坐,挺直了脊背,长满青胡茬的脸没有多余的波澜,平静得好似入定的老僧。

        然而一听“翠蜻”二字,他如草荐上着了个虱子,立马扑过来,一把抓过了信笺:“她怎么样了?本王的孩子怎么样了?你到底拿她怎么样了?”

        一连三个怎么样,噙着试探的冰冷,丝毫没对这个风头正劲的越王客气。

        李景霄也没介,揉了揉手腕道:“本王只是收押了你,最终的判决还是要等着父皇下,所以在这之前,没谁敢对你太放肆,所以,你的女眷都就地收押在赵王府,衣食尽无忧。本王打过招呼了,没谁敢怠慢的,还派了御医去给翠蜻请了平安脉,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

        李景霈听了沉默良久,低下头去:“多谢。”

        “你不用担心她,她可比你想象中的厉害多了。”李景霄笑了笑,续道,“自从你被关进天牢,她强闯出赵王府来见我,居然搬出了辛府的关系,要本王饶你一命。以前本王倒是没发现,她是这么个硬气的丫头。”

        李景霈微惊,猛地抬眸看着越王,眼眶有些红。

        李景霄也认真地看着李景霈,轻叹一声:“她动了真心了。”

        “不错。所以,我绝不相负。”李景霈深吸一口气,暗暗攥紧了拳头,“我知道,以前的我太荒唐,干过糊涂事,对不住很多人,包括裴妍真。但是遇见翠蜻后,我才想壮着胆子求一次老天爷,给我一次宽恕。”

        李景霈顿了顿,语调有些不稳,眼角有些晶莹:“想下半辈子,重新活一次。”

        “敢情皇兄上半辈子,都是白活了?”李景霄一笑。

        李景霈一愣。脑海里乍然划过娘亲王仪的面容,永远那么美,那么高贵,却又那么触不可及。

        上半辈子,做她的儿子,却换不回一声“霈儿”。

        他从来都不认识娘亲,只有母后,触手都是冰冷的凤冠。

        他曾经活着的念想,就是等这一声“霈儿”,然而如今,他想等的,是一声“夫君”,还有一声“爹”。

        他终于有了,愿意重新去等,用下半辈子去等的,另外一个女人。

        李景霈摇摇头,自嘲地笑笑:“我说的很好笑是不是?可是你信么,遇见某个人,在那一刹那,你就改写自己的余生了。”

        “我信。”没有任何迟疑,李景霄立刻回答,却在说出这个答案后,他的眸色也有些不稳,“本王羡慕你,羡慕皇兄,羡慕你和翠蜻……”

        李景霈笑了,没有任何杂质的笑意,露出一圈大白牙,恍若还是那个不食人间疾苦,一天到晚只围着皇后跑的小皇子。

        “老四,我曾经与你作的对,你怨么?”李景霈轻轻开口。

        “怨?那本王赢了你,关了你,夺了你所有的前程富贵,你岂不是怨我怨得心堵了?”李景霄朗声一笑,带了分戏谑,“你也真不担心下,我将进谏父皇,如何处置你?”

        “成王败寇,无话可说。举兵之初,不,是生在大明宫,我就料到了。”李景霈扯了扯嘴角,眉间晕开了浸凉,“你要诛我要杀我,请君自便。只求放过翠蜻和我未来的孩儿,我便在地府也为你祈福了。”

        李景霄微微眯了眼:“皇兄,你我本没有刀戈相向的理由,不过是被局中所有人携卷着,才到了如今。”

        李景霈看向了唯一的铁窗外,一星夏日骄阳,刺得他眼痛,他也没有闭上眼去:“皇位?权力?功业?还不如母后的一个笑,母后高兴的,我便为她去取。只是这个理由,天下没人信,所以,我也说倦了。”

        局中人信的,只有利益二字,绝无真情。

        天下人算的,只有功业一场,绝无真心。

        于是李景霄淡淡地扯开了话题,因为无解,所以不用回答:“皇后为本王镇守长安城门,在最后缉拿王俭时,会用妙用。彼时功过相抵,本王会保她无恙。所以你放心。”

        “如此,我可否再多一请求?”李景霈依旧看着那一点铜斑似的太阳,荒忽道,“裴妍真,我的前王妃,我放她走,准她再嫁,还曾以赵王名义,许给她庇佑。只可惜,我如今这境遇,只愿不牵连她就好了。是我对不起她,倒是有愧了。”

        “这个你放心。本王会代替你,予裴妍真庇佑。”李景霄毫无犹豫地应下,“本王对她休你一事,也佩服她的勇气,心存敬意,会保她平安。”

        “如此,便了无牵挂了。”

        李景霈淡淡一笑,许是凝视着窗外太阳良久,泪终于下来了。

        无声的滚落,辨不出悲喜,却无端让人怅然若失,这不可选择的命运。

        他拼尽一生,都没想过成为一个皇子。

        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最后,不过是成为他自己。

        李景霈不动声色地拭去那滴泪,对李景霄一拜,是手足间的一拜,脊背无声弯下。

        “多谢你最后来看我。这一生兄弟情分尽了。来生,我只愿做个老百姓,会点手艺,开个铺子,铺子前有一棵银杏树。我娘和我住一起,娘高寿,我遇着了翠蜻,她笑很好看,还有一双儿女,无病无灾。农闲时我会带他们来长安玩,指着大明宫,给他们说,琉璃瓦尖的龙儿叫螭吻。”

        牢狱内陷入了片刻的寂静。

        隐隐听得风拂过深深宫阙,琉璃瓦尖的套兽们,衔着的金铃铛叮咚响。

        忽的,一声微响,一个布包被放在了李景霈面前,布包带儿松了,见得里面四件物。

        一卷王令,红印是“越王秘”。一册丁籍,墨印还是新作的。一个小箧,里面白银若干。还有一把四京果。

        龙眼干、荔枝干、合桃干和连壳花生,乃谓福子孙兴旺,圆满多福。

        嫁娶。这是民间恭贺姻缘所送之物。

        俗世烟火,人间情义,在这一刻绽放到荼蘼。

        李景霈愣了。只听得李景霄的声音悠悠传来,有些不真实,仿佛是他第一次认识这个弟弟。

        “说什么来生的话,都给你准备好了……好好带翠蜻走,祝你们白头偕老……对了,这个密令我也告诉了皇后,她让我告诉你……在门前种下银杏树罢,终有一天,她会找到的……”

        一阵微风从铁窗外吹来,送来一阵阵荷香。

        明明是隔开生死的天牢,却仿佛花开遍地。

        “四弟!”

        李景霈缓过神来,抬头想唤那个男子,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唤他,若民间,最普通的兄弟,都是最好的儿郎。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天牢牢门打开又阖上的闷响。

        那一声仿佛重重敲在他心头,他笑了,笑得泪都下来了。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293025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