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殿下

第五百七十八章 殿下

        王俭逐渐变了脸色。

        能走到今天这局面,奸雄亦或枭雄,他不蠢,然而越懂一分,他愈是觉得触目惊心,任何一种隐喻,都是他无法承载的重量。

        知道了真相,往往比不知道,更为痛苦。

        “敢问山大王所辖之地,所掌之权,还不够君之所欲么?”王俭低声问了句。

        李赫一笑,朝堂上虚弱而苍白的脸,乍然迸出绚烂的光芒,煌煌兮,天赐为君,方为天子。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李赫顿了顿,眸底隐藏十余年的光渐渐点燃,“这,才是朕要的。”

        不是方寸之地,而是八百里江山。

        不是一隅王权,而是九州君王业。

        这才是天赐之君,这才大魏两百年帝统,骨子里的傲气,这才是大明宫儿郎,富贵下如跗骨之蛆的欲望。

        王俭浑身一抖,手中剑哐当一声落地,双目也失神起来,他听懂了,也在同时,听懂了自己的绝路。

        他好像一直,没看懂面前这个人。

        也就一直没看懂,他的“兄弟”。

        王俭深吸一口凉气,压下陡然袭来的眩晕感,恍惚道:“那……瓷罐壁……也包括我王家么?”

        “不错。”李赫一笑,笑得灿烂,他抱着瓷罐,开始迎着太阳走去,略过王俭,迎着这乱世最绚烂的光走去。

        “我要懒于理朝政,要惧怕世家权臣,要疾病缠身像条病龙,我要像只冬眠的蝉,隐到黑暗中去,沉默到所有人都忽略我的存在,我,才能布一盘二十年的局。”

        “我要纵容五姓七望肆意妄为,让那些潜伏或者观望的野心,统统亮到明面上去。没有一个未来的隐患能忍得住,在我打开的笼子里。”

        “我要把希望交给我的儿子们。不破不立,我来破,让他们,来立。我要把这些大明宫的雏鸟儿推下悬崖,让他们学会飞,学会成为天空的主。”

        ……

        李赫缓缓迈步,走向太阳,夏日午后日光如炽,他也就疯了般地盯着,目不转睛,任金光湮没他的黑眸,也将他整个人浸在了火光里。

        他的语调虽然平静,却泅上了一股痴狂,一股半生为执念,燃自身为火的痴狂,娓娓呢喃,与日光融为一体。

        是“我”,不是“朕”。

        王俭突然记起,李赫还是八皇子时,自称便是“我”。

        是他和他,初相识的那年。

        真相一步步揭开,王俭却觉得时间开始倒退,一步步回溯,他陷入了个梦里。

        ……

        太液池畔。他救了八皇子,却因私自带刀,反而落下了罪名。那看似文文弱弱,毫不出彩的八皇子却力敌朝臣,拼一切保下了他的命。

        然后对他说,我身为主子,救了你,你拿什么来换。

        他笑了,跪在那小皇子面前,低下了头,愿为殿下剑弩,为殿下征四方。

        但是,一个常姓女人的出现,毁了一切。

        大殿之上,他大逆不道地闯入,质问已经穿上龙袍的少年,为什么为了个女人伤春悲秋,不理朝政,为什么硬要封常氏为后,和豪门世家对着来,引起朝政波动,为什么从一个壮志踌躇的君王,变成了只会围着常氏一笑打转的多情天子。

        着龙袍的少年冷淡一句,随你。

        然后,他割下了一脚袍衫,作为兄弟,断义。

        他失去了视为信仰的少年。

        大魏却多了个奸臣王俭。

        ……

        王俭觉得视线有些不清楚,明明过去了二十余年,他却放佛看到那少年背影栩栩如生,和太阳下李赫的身影开始重叠。

        宛若什么都没生过。

        他自称“我”,还是那个少年。

        李赫继续向太阳走去,逐渐高举手中的瓷罐,如献祭般,献给了这片苍天,赐给他皇权的天。

        “破开这一局,难上加难,所以我要舍弃一切,女人,情爱,私心,儿子,身体,所有的一切一切,我都要拿来下注,赌百年后,盛世无双。”

        “世家豪门,五姓七望,他们或许于国有功,但大魏两百年繁荣,他们膨胀得太快了,成为了可以吞噬金銮殿的庞然大物,成为足以威胁后世太平的隐患。”

        “卧榻之侧,岂容它人酣睡。我要收回,收回他们手中,曾经李家先祖下赐的权,我要收回这一切,重新回到我李家手中,回到我子孙手中。”

        “在大乱起之前,最好的办法,是先拔了乱的根。我要我的儿子们不再是井底之蛙,而是登临八百里河山的真王,我要我后世的百姓,绝不受大乱之苦。”

        “因为那时,没有哪一个家族,有能力染指金銮殿。因为那时,整个九州三千里壮丽,都是由天子一统。”

        李赫顿了顿,突然回头看了眼王俭,后者已经面色惨白,双目失神如死鱼眼珠,李赫笑了,日光在他眸底荡漾。

        “知道我为什么始终当你是兄弟,因为,你会是我最后一棋,是我杀鸡儆猴引蛇出洞的最后一子,是我将我选中的真王们送上权力中心的最后一力。”李赫笑意粲然,很干净,很癫狂。

        “谢谢。我这辈子唯一的兄弟。”

        唯一的兄弟。

        因为你会是我,最后一棋。

        王俭浑身一抖,脸色古怪,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落子的人,却没想,他才是人家的棋,而落子的,也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兄弟。

        李赫收回视线,将瓷罐最后托向太阳,用尽浑身力气,仿佛要让自己这个背负了真相和罪恶的人,在日光中埋葬。

        他痴痴地笑起来——

        “这个国啊,我的国!我为你,献上了真正的王!”

        忽的,王俭也大笑起来,疯狂的大笑,笑声却无比干净,没有一丝这世间的蹉跎,反而带着股少年的傲气和纯粹。

        少年。

        他好像终于,回到了那个时候。

        “愿为殿下剑弩,为殿下征四方。”

        ……

        原来他的殿下一直都在。

        原来他的殿下依然是那个金戈铁马山河入梦的少年,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甚至是更决绝更不朽的方式,来守护这个国。

        原来他跪在膝下宣誓效忠的殿下,依然是那个能够利用一切,冰冷又合格的少年之君,最后的最后,连自己也不过是他局中一子。

        兄弟,是他的棋。

        他要的,是帝统。

        是一个不受任何世家掣肘的李家霸业王图太平。

        ……

        原来背叛誓言的,只有他自己。

        他的殿下,一直都是那个少年。

        ……

        王俭大笑,笑得泪水都下来了,笑得这二十年如梦,笑得这场功业博弈都荒唐,笑得宛若昨日明月升,他找回了那个再次值得自己视作信仰的少年。

        ……

        “愿为殿下剑弩,为殿下征四方。”

        若这是你愿的河山,我无悔,献上命和忠诚。

        唯祈您帝业永固,君临天下。

        ……

        王俭猛地拔出佩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跪倒在李赫面前,像当年一样,宣誓效忠,至死不悔。

        他看着李赫,笑了,笑得坚毅又干净,旋即佩剑一抹——

        “殿下,欢迎回来。”

        鲜血飞溅,利剑落地,直到倒在地上了,他都还笑着,那么开心。

        ……

        请踏过我的尸骨和鲜血,成就你无上一统功勋。

        ……

        欢迎回来。

        殿下。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33384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