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兰陵

第五百八十三章 兰陵

        脸色变幻几番,辛夷渐渐冷静下来,她咬咬唇,逼退鼻尖的涩意和眸底的泪水,用力按住辛芷:“阿芷!你看,六姐姐没慌,我们不怕!你就呆在车里,哪里也不准去!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许出来!答应姐姐!”

        辛芷透过泪眼朦胧,意外地从辛夷脸上,再没看到惊惶之色,于是也心定三分,愣愣啜泣:“……阿芷……呜呜……不,怕……不出去……”

        辛夷点点头,紧紧地捏捏辛芷的小手,便一横心,跳出了车,然而眼前所见,却还是让她瞳孔收缩——

        地上几具尸体,是她辛家奴仆,温暖的鲜血还汩汩往外冒。剩下活着的,包括辛歧,都神色严峻地握紧了各式家伙,死死瞪着“对手”。

        哪里是对手,简直是军队。

        上百人。其中有着戎装的将士,也有着黑衣的影卫,却年纪都在四五十以上,没一个年轻的。

        这些人杀气内敛,训练有素,刀剑磨得雪亮,剑弩三排并列,和举着锄头菜刀胡乱挥舞的辛家人相比,简直是碾压,毫无意义的碾压。

        死。几乎没有任何人会质疑的,必死之局。

        辛夷和辛歧对视了一眼,旋即一股凉气从脚板心升腾,霎时冲到她脑门,让她整个人都如坠冰窖。

        这样一股准备精良的军队来屠戮她们,如同老虎踩死蚂蚁,鹰隼捕猎麻雀,可以瞬间尸骨无存。

        忽的,一个男声从军队前首传过来,旋即是敛袍下跪的微响——

        “下官,兰陵萧家主萧铖明,见过太傅大人。”

        辛夷这才发现这群人有个做主的,中年男子,戎装无差,但浑身气度不凡,余下的人也唯他马首是瞻,神态很是恭敬。

        辛夷打量着男子的面容,回味着“萧铖明”三个字,渐渐识得了这路人来历,然而越是识得,她的手脚就愈凉。

        萧铖明,兰陵萧。

        曾经五姓之一,虽然最近不知为何改萧为肖,但也是生杀作等闲的世家,随便一队影卫就足以灭辛家满门。

        尤其这萧家头上的主子。听闻一度效忠于王家,后来临阵倒戈,归顺了越王,立下战功,在越王帐下也是地位超凡。

        摄政越王。

        是他的人。

        辛夷浑身一抖,如堕梦里:“他……所以说,是他派你们来的?”

        萧铖明从地上起来,拍了拍细鳞甲上的尘土,面色倒是平和:“内部机密就不便细说。不过,我兰陵萧所作所为,都是为摄政越王帝业着想。一片忠心,苍天可鉴。还有,虽然太傅大人官居一品,今非昔比,但提及我王时,也得尊称声摄政越王,别他来他去,坏了规矩。”

        辛夷几乎听不清萧铖明在说什么,她脑子有点不清晰,在听清兰陵萧亲口承认,帐下为那个人卖命时,她前时的镇定就全部塌了。

        果然是在有关于他时,她就能失了所有方寸。

        不,或许也有不一样。

        不是那个他,是摄政越王,如萧铖明所说,她得仰望跪拜的,“王”。

        她再也找不回来的“公子”。

        谁都是“今非昔比”了。

        辛夷低低笑起来,笑得瘆骨,寒气一丝丝儿从她齿缝间钻出来,为她的小脸笼上一层青色:“所以,尊贵无比的摄政越王……他……要杀我?”

        最后三个字咬得很重,混着女子咯咯的笑声,让萧铖明心尖发麻。

        他抚了抚胸口,铁了脸,一时没说话。

        辛夷继续笑,浅浅的笑,眸底却是骇人的凉,她向萧铖明走近,踏过辛家奴仆们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她的鞋袜。

        一步一步,踏出血路。

        而那女子走在血路中,笑得如幻梦。

        “所以说,他瞒我还不够,够到了那个位置后,还要杀人灭口?还是说,怕我和他的风流韵事传出去,被有心人利用,毁了他如今万民爱戴的好名声?”

        辛夷走近萧铖明,顿了足,不过三步间,抬头看着萧铖明,幽语如魅:“萧大人,你说,是哪一种可能,值得他动用兰陵萧的雄兵枭卫,来灭我一个老弱病残的辛氏?”

        辛夷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口翻涌的甜腥味儿,痴痴一笑:“都不值。他堂堂摄政越王,不值得下这么大力。他要杀我?他早就杀了我千百遍了,甚至他为了他帝业无双,骗我自寻死路,我都能像个傻子样的,最后还心甘情愿。然而他何必,他何必……”

        辛夷再次顿了顿,她没有力气了,短短一段质问,她却觉得每个字,都说得艰难无比,换不过气来。

        从她血肉里往外,从她骨头里往外,一个一个“他”,耗尽了她平生痴缠妄念。

        佛曰,贪嗔痴,如恶鬼,噬人也。

        胸口的甜腥味儿张牙舞爪,霎时往喉咙冲,眼看着就要喷涌而出,却被辛夷硬生生咽了下去,再一启口间,碎白牙都变为了血红。

        “他何必……拉,上,我,辛,家,满,门!!!”

        一字一顿,寒意瘆骨,听得人牙酸。

        最后门字,音量拔高,陡然化为了凄厉的尖叫,从肺腑里炸出,一股鲜血从女子嘴里喷涌而出,溅在了萧铖明手中剑上。

        寒光污,血色浮,人间罪恶黄泉开。

        若是你,命都予你了,死又何妨,只是没想到,你绝情至此,剑光拂过便要所有人下地狱,而你踩着血骨,成就你无上帝业一统。

        你何必费尽心机算计百里,连鲜血都不允脏了你脚下尊贵的金銮座,你何必指使他人隐于帐后,生死就像踩死窝蚂蚁连解释都不屑于我,你何必高坐明堂还惺惺作态欲盖弥彰,彼时血流成河前尘作灰你却缃袍金冠接受万民朝拜。

        千岁。他们必然会像那日长安城楼,山呼得热烈又卑微。

        那高高在上的王,那掌控生死的王,那身着最接近于明黄色泽的缃色王袍的王,也必然会笑得如神祗般完美。

        ……

        公子,你说的对。

        强大于你,如毒。

        于是,你早就被毒死了。

        ……

        许是辛夷最后一声尖叫太过刺耳,萧铖明有片刻发懵,呆在原地半天,良久才缓过神来,忌惮地后退一步。

        “太傅大人,您错了。您和摄政越王以前的纠葛,长安城中都清楚,并无大碍。真正能对王上早上造成威胁的,是那柄玉笛,陨玉雕成的黑宝玉笛。”

        辛夷下意识地一把捏住腰间,陨玉玉笛她贴身携带,几乎从不离身。

        她想起李赫让她把遗诏藏在玉笛里时,就告诉她,天下知陨笛者,不出三人,这萧铖明,便是第三人。

        前朝兰陵萧氏,曾经的陨笛拥有者。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336064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