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五百八十九章 解脱

第五百八十九章 解脱

        辛夷索性放弃了往前的打算,然后开始往东边跑,来到了那个贯穿林子的沟壑边上,几乎是她站定的瞬间,追兵就赶到了。77dus.com

        黑压压的刀戟剑弩,还有匕首阴冷的影卫,面对只有一个辨不出人形的女子,碾压,结局毫无疑问的碾压。

        辛夷就伫立在沟壑边上,看了眼山壑,往下不知几百里,底部有白雾,有河流,但辨不清河流有多深,四周山壁陡峭,根本没有上下的路。

        “太傅大人,把陨笛交出来罢。我们萧家会遵照承诺,虽然只剩下了你一个,但也会放你一条生路。我们萧家只要陨笛,你已经没路了。”

        萧家将士的话传来。几十人将辛夷三面包围,留下给辛夷唯一的“路”,就是背后的悬崖。

        绝路。

        辛夷看着身前密密麻麻的萧家人,忽然心里就松下来了,她明白为什么那些辛家人,能那么坦然地,那么笑着迎来死亡。

        因为了无牵挂了,因为此生无憾了。

        在最后一刻,浮华烟云事过,结局就在眼前,时光乍然帧帧过,都作了空。

        辛夷抹了把脸,泪干了,血也干了,她突然无比的平静,恩怨如雾如电,如梦幻泡影,在她眼前黑白。

        此生,如此断,也莫不是天命。

        在他的手里,成为他的棋,成为他若干年后往事一笑。

        辛夷突然很想知道,那个他正在干什么,是高坐在金銮殿上接受万民的山呼千岁么,是伏在上书房的玉案前,批了太多奏折打个盹儿么,还是在太液池边的绿柳影里,被千娇百媚簇拥着,缃色王袍落满日光。

        ……

        他是不是有一点,想起过她。

        还是说,只是在等着萧家复命,取回了陨笛中的遗诏。

        她不知道,或者说,她不敢知道,这些真相。

        她只知道,林子道中,二十六具血尸,笑容都还没有僵硬。

        ……

        见辛夷长久没回答,萧家将士有些不耐烦,刀剑出鞘,毫无迟疑地展现出了杀机:“太傅大人,不要不识好歹。皇家选嗣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何必为了这些虚名,赔上自己性命。”

        “没有关系?”辛夷勾了勾嘴角,淡淡一笑,“大道理我不懂,但我却知,君子一诺千金。皇上跪在我面前,将这东西托付给我,我便许下诺言,赌我命和信仰,把遗诏交给天命的王。”

        我曾许诺,信仰和命,为这国,燃我荧惑之光,为天下后世太平,付我米粒之辉。

        君子一诺千金。

        我非君子,然一诺,千金。

        为我问心无愧,为我头顶苍天无悔,为我一腔女儿热血,爱这土地眼含热泪。

        辛夷眼眸愈发明亮,泥和血混杂,根本认不出五官的眉眼,忽的迸发无比璀璨的精光,利若剑之影,净若天之澄。

        “听好了,你们,和你们背后的那个人,都听好了。”辛夷默默往后,站在了悬崖边上,如临风盛开的紫玉兰,漫天荼蘼。

        “这是我的天命,是我辛夷的一诺!哪怕是他,也无法改变,我此心信念!我不需要他的怜悯,也不需要他的仁慈,更不需要跪拜他,山呼千岁!我承天子之命,为家国选出真王,为选王之选!无论刀剑在侧,还是王选舞弊,我都将不负,选王之名!不负,我辛家二十六条性命,最后之托!”

        一字一句,震地有声。

        我乃太平之夷,我乃临风紫玉兰,我乃王选之上,选王之选。

        无关乎枕边人是谁,无关乎君臣尊卑,我誓将不负,家国之任,天子之托,还有辛家二十六条性命的遗愿。

        ……

        六姑娘,选出一个好皇帝啊。

        我们,送你一程。

        ……

        辛夷笑了,笑得哀凉,笑得释然,笑得眉眼静然,心底空无一物,明月上升。

        若是他在这儿,听到番话会怎么想呢,会震惊他从来不认识这个辛夷,会讶异自己的棋子居然成了弈他之人,还是会失望愤懑,都逼到死路的选王还不肯选他为王。

        他还会以前那样,唤她卿卿么,还会像她认识的那个公子,对她眉眼温软如同余生么。

        她居然到了这一刻,脑海里都还是他。

        可是,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和他,中间隔了二十六条人命,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了。

        ……

        眷念,曾许你。

        如今,恨,也予你。

        ……

        辛夷最后深吸一口气,脑海里那个男子的面容,最终化为了一爿冰冷,冷得像淌遍林子的血海一般,痛都感觉不到了。

        可是辛夷依旧笑着,嘲讽的笑,冰冷的笑,笑这棋局虚妄,笑世间情义无情,笑她曾经太傻太笨太不值得。

        于是这样的笑,就更加诡异,血淌下来,染红了她的眸,染红了她眼前一帧帧的过往,都全部变为了血色。

        ……

        最幸是遇你。最不幸也是遇你。

        罪恶和深情,也将全部属于你。

        ……

        辛夷最后看着虎视眈眈的萧家人,望了望遥远的长安,启口,一字一顿,幽魅如鬼

        “告诉摄政越王,恭祝他,君,临,天,下。”

        然后,她一笑,往身后的深壑倒了下去。

        如一只展翅的鸟儿,迅速湮没在白雾中。

        ……

        从棋局肮脏的人心**中,解脱。

        从和你曾许的三千弱水我取一瓢中,解脱。

        也从这场你予我的南柯一梦梦醒徒然中,解脱。

        公子,珍重。

        卿卿,去也。

        ……

        萧家将士一愣,旋即大惊失色,他们只来得及看清女子含血的笑,那悬崖边的倩影就没了影。

        “来人!追!赶快下谷底追!通知家主,快!”萧家将士手足无措,各种忙成一片,可他们只看到白雾缭绕,似乎有谷底之河激起的浪花,然后什么都听不到了。

        山谷恢复了寂静,唯有十里鲜血,二十六具尸体覆青草。

        ……

        而在这厢,萧家家主萧铖明坐镇的主战场,曾经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北飞鱼辛歧,也已经完全辨不出了人样。

        鲜血覆盖了他全身,四肢伤痕几可见骨,汩汩的血水还在往下淌,每动一步,都如蹚在血海中,匕首上“北飞鱼”三字更是黯淡无比,再无曾经半分的辉煌。

        他太累了。

        就算眸底还有杀机,匕首仍旧雪亮,力气已经榨干,血肉之躯运转的极限,已经逼近了。

        毕竟他的对手是上百人的训练有素的军队,就算强如北飞鱼,这也是一场无悬念的结局。

        “杀……该死,居然放了你们追兵过去……我的族人们……杀……”辛歧狠狠低语,啐出一口血,想再次扬起匕首,脚却不听了使唤。

        他动不了了。身体的本能拒绝了理智。膝盖处能看到错位的白骨。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336738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