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安心

第一百二十六章 安心

        “不,我在怨自己。”辛夷似乎被棋局难住了,看了《碁经》半晌,也犹豫着落不下一子,“我当初已经知道圆尘是被你有意囚禁了,手握这个真相,若我能做些什么,结局多少会有些不同,至少高家不会全族覆灭。然而,我并没有,甚至当场就走了。”

        辛夷凝滞半空的手微微颤抖,指尖棋子“啪”一声掉下来,打在梨木棋局上响声刺耳。

        “所以,我和你是共犯。我口口声声说着不忍,还是纵容地看着,只是看着,渤海高氏一人不存。我若怨你,还不如怨我自己。”

        辛夷的声音有些不稳,深处带了分哽咽,她不得不深吸几口气,才能压下鼻尖的酸意。

        她还是不由不想起,晚晚难眠地想起,那日高府门前堆积如山的尸骨,那被染成血红的飞雪,还有观风楼中的欢声笑语,丝竹靡靡,她如众人一般,只是噙笑宛如看戏,说明哲保身,到底是冷漠看客。

        江离有罪,卢寰有罪,她亦有罪。甚至所有人都是拿起屠刀的帮凶。

        棋局之中,果然没有谁逃得了。

        江离沉默了片刻,忽的,他向前伸出手来,一只手温柔地握住辛夷执着《碁经》的左手,一只手轻轻捏住了辛夷落子的指尖,带着女子重新拾起落下的棋子,放在棋局某处。

        他似乎在教女子如何下棋,却是不动声色的将女子从背后半搂入怀,自然地好似他们从来都如此相依。

        辛夷本能的浑身一僵。大魏纲常森严,妇德尤苛,所谓男女授受不亲,碰根手指头都是犯了“淫”罪。

        然而江离离她很近,男子胸膛的温度就隔了一道衣衫,细细地传到辛夷心坎上,他似乎微微俯下身,绵长的呼吸拂过辛夷耳畔,窣窣的痒。他衣衫间的沉香清芳,他墨淌在颈窝的柔绵,一切一切都将辛夷包围。

        细细密密,缱绻深长的将辛夷湮没。毫无缝隙,透不过气的将辛夷沉溺。

        辛夷只觉得心跳陡然剧烈起来,一声声,噗通噗通,她听见它们的撞击,好似要撞出胸膛来。

        江离却根本没在意辛夷的异常,他悠闲的轻捏着辛夷指尖,一黑一白,6续落子于局上。

        “这一步该这么走。黑子落于此,白子从这里拦截……”

        江离的声音清净无尘,如夜色中潺潺流过山间的山泉,合着那棋子落下的微响,若月下松子落,月静春山空。

        房间里寂静无比,只听见棋子碰触棋局的微响,西风拂过书页翻动,还有男子些些灼热的心跳,与女子剧烈的心声偕鸣。

        辛夷有些乱的欲挣脱开。

        没想到江离手上的力道蓦地加大,一把紧紧锢住了辛夷,那力道拿捏得很好,又不至于伤着女子。

        “人常道,事不过三。已经让你逃了两次了,这一次你还想逃?”江离的声音愈沙哑,噙着股致命的暧昧,“你还想逃到哪里去?嗯?”

        最后一个嗯字,被江离微微上扬,邪魅的气息顿时将空气煨得灼热,连从窗缝透进来的北风都开始温度上升。

        辛夷蓦地浑身软。想逃也逃不了,不想逃更逃不了。

        她有百种话斥责江离失礼逾矩,也有千般纲常伦理抬出自己和长孙的婚约,然而偏偏到了嘴边又都咽了下去。

        她鬼使神差的不想离开。这身后咫尺的男子,这背心依偎的温度。

        她犯下的罪,早不止高家一件,还有江家郎君的千百件,乱了心还入了劫。

        感到女子浑身松懈下来,江离眸色愈深,继续捏着她的指尖,优雅地在棋局上落下一子。

        “卿卿,这盘棋,我只能赢不能输。天下如何看我无所谓,但我独独不愿,你对我有半分误解。”

        辛夷低下头,青丝如藤萝般垂下来,掩盖了她烧红的脸颊,还有些些怅然的眸色:“公子是为何,踏入天下棋呢?”

        “那卿卿呢?”江离没有回答,反而反问了句。

        “为了活命。”辛夷摇摇头,“我是被选中的棋子,命不在自己手中。只能往前走,握住棋局的主动权,才有资格谈岁月静好。”

        “那我也是为了活命。”江离的语调忽地沉了下去,“弱者如蝼蚁。只能死。”

        “所以,一定要赢了棋,站在最高处?”辛夷秀眉轻蹙。

        她想起高家之变,江离藏身在暗夜中,就不动声色的掌控了整个局的走向。

        棋局中最可怕的人,是不仅有强者之心,还有强者手段。如同夜色中的狼,刚好饥肠辘辘。

        忽地,江离沉沉的话打断了辛夷思绪:“不错。只能赢不能输。”

        辛夷一时没有回话。她任江离捏着她的指尖,在棋局上布下黑白,两方博弈,楚河汉界,连连有刀光剑鸣在静谧的房间内回响。

        天下棋,无退路。踏入的原因有千百种,但最后的目的大抵都是一种:赢。

        赢者方谈命由己断,方有余生安稳,于是千军万马过那独木桥,无声无息的惨烈,遍地白骨都化了灰。

        “乱世将至。英雄出。”辛夷脸色复杂的长叹口气,那面前的棋局黑白,扰乱了她眸底最后的平静。

        江离唇角邪邪地一勾,他兀的打掉辛夷指尖的棋子,然后修长的莹指灵活地一转,便挑起了女子的青葱食指。

        一个小小的动作,却瞬时搅乱了灼热的雪风,暧昧的空气开始荡起涟漪。

        “公子这是做甚?”再是如辛夷也有些坐不住了。

        “卿卿不闻,英雄难过美人关。”

        江离的语调沙哑得不成样子,他低下头在辛夷耳畔低语,唇齿间的热气唬得辛夷一阵腿软。

        她的头更低了,几乎抵到了胸口,眸底有春水横波,一脉脉荡漾开来。

        “如今只有个白衣棋公子,一个寒门庶女,哪里有英雄和美人。公子又说疯话了。”

        江离低低的笑了:“若是不疯,如何在这乱世活下去……又如何护你周全……”

        男子的嗓音似夜色中的笙箫,噙了一分微凉,两分邪气,三分清华,但过耳半个字就把人心给惑了去。

        然而他最后一句话,辛夷并没有听清。

        因为她已经没了动静。

        她不知何时,向后靠着江离的胸膛,竟是无声无息的睡了过去。

        她连日不曾合眼了。高家惨案总在眼前挥之不去,她晚晚作噩梦,根本无法安眠。

        然而,靠在这男子的怀中,嗅着他衣衫间的沉香,听着他在耳畔的呢喃,她竟觉得安心无比,倦意一时间涌上来,让她顷刻就睡了过去。

        没有理由的安心。安心到忘记纷纭诡谲,忘记九州变动生死难测。

        好似就在心间关上了窗,窗外腥风血雨,窗内红泥小火炉,梅香饮得一杯无。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53123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