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出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出征

        三从四德,贞字当头。顺从家族的意思进宫,顺从夫君的旨意归卢,最终虎兕相逢大梦归。辛芳到底还是以最像自己的方式走完了这一生。只是若提前知道今日,她还会不会重新来过。

        没有谁知道。也没有知道的必要了。

        “二姐姐。”辛夷沉沉吁出一口气,轻柔的抚平衣裙上的褶子,宛如曾经姐妹相对,出城前执手相送。

        到底是叫过“姐姐”,流着一半同样的血。

        她的命运或许也是棋局中其他人的命运,或许也是辛夷的命运。辛夷没有丝毫的所谓“对头终于死了”的开心。

        她只觉得悲凉。

        “二姐姐。回家了。”辛夷氤氲起恍惚的笑,她走到牡丹丛中已挖好的土坑前,把那箱箧埋了下去,用拿起一旁的花锄细细地填好土。

        衣冠冢。辛夷如今能为辛芳做的,就是为她立个衣冠冢。在她曾经长大的地方,在她最后离开的地方,魂兮归来。

        春泥被一锄锄填上,掩盖了小箧,也盖住了那丝血腥味。有牡丹花瓣随着春风纷扬飘落,顷刻就盖了姹紫嫣红的被儿。

        “二姐姐。你是被‘送出去的’,又是判臣卢贼,所以辛家不能将你葬入宗坟。连你亡故的消息传来,爹爹连悲都不敢悲。不然就要被盖上‘通敌同逆’的名头,把大家都害了。”辛夷一边填土,一边絮絮叨叨,“繇国夫人送回小箧时,爹爹看着箱箧眼眶就红了,根本就不敢碰。族里其他人也都怕惹祸上身,是我做主要了过来。”

        辛夷哀哀一笑:“衣冠冢虽然简陋,却好歹是回家了。后花苑的牡丹都开了,春深富贵花如此,一笑尊前醉眼看。这牡丹像你,像你一辈子愿活成的样子。你应该会喜欢这里。”

        忽的一阵春风来,牡丹零落,绯霞纷飞。放佛有位女子踏牡丹而来,对着辛夷一拜,可还不待后者看清,又只见漫天牡丹飞,哪里有什么女子如花。

        “二姐姐。珍重。”辛夷填下了最后一抔土,又亲自奠酒三杯。待一切妥当,她正欲告辞时,忽听得一个男声道——

        “为什么本殿每次遇见你,你都在给亡人奠酒。”

        辛夷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她此刻正心里憋气,便是礼也没行,就闷闷地回道:“这次可没有酒再借给三殿下。三殿下也别说你也来为家姐送别。”

        李景霆从花苑的后门负手走进来,放佛逛自家地儿似的,一点也没有身为皇子,当行为端重,递拜帖入正门的自觉。

        “自然不是。本殿是来找你的。”李景霆没有计较辛夷的礼节,很随意的上前来,“本殿来告诉你。封将的旨意已下,本殿的将士也集结完毕,明日本殿就西上出征,讨伐卢贼。”

        辛夷一愣:“圣旨早就昭告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不是。”

        “本殿明日出征,西上讨贼。”李景霆又加重语调,重复了一遍。

        “民女……知道的……”辛夷愈狐疑了。

        出征的旨意早就告示天下。廿七的旨意,三皇子受平西大将军将印,帝赐虎符。廿八也就是今日,军队集结,御前誓师,诸种准备事宜。廿九也就是明日正式出征。兵西上,迎战卢寰。

        这一条条行程宣召,随着风云变幻传遍全国。连长安城角的乞儿都能掰着指头说出。

        李景霆却还特意来辛府,告知辛夷一遍。愈弄得辛夷摸不着头脑。

        李景霆眉心微蹙,忽的多了分莫名的不耐,连语也急躁起来:“本殿明日出征。战场无情,刀剑无眼,那卢寰更是个心狠手辣的角儿。本殿身为大将军,当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不然如何服一军之心,鼓一师之勇?”

        辛夷的眼睫毛眨了眨,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李景霆给她讲起大道理来了。

        还是些行军打仗的道理。她想不出自己一介闺中女子,这道理能用在哪儿。更想不出出征前诸事准备繁杂,李景霆怎么闲得慌,要来辛府和她论论兵法。

        见得辛夷长时间的愣住,李景霆心底那股烦躁愈来愈浓。

        他来回踱步,欲言又止,似乎百般思索着该如何“提点”她,提点她那将相王侯同白骨,俱是春闺梦里人。

        他李景霆不是不知道战争的残酷。但志在一寸山河一寸血的他,从来没放在心上过。然而此刻他却无比急切想让她明白。

        不是将相王侯同白骨,而是俱是春闺梦里人。

        终于,李景霆下定了决心。他冲到辛夷面前,每个字都像从牙缝间蹦出来:“你就不会说点什么?”

        辛夷的眼睫毛又扑闪了几下。她算是回过点味来了。

        李景霆让她说点什么。说什么呢?

        辛夷绞尽了脑汁,眉间都蹙成了团。良久她才恍然地一福:“愿三殿下旗开得胜,扬名立万。诛逆贼,功千秋!”

        辛夷说得郑重。小脸肃穆,行礼规矩,好似在朝堂觐见,念着早就拟好的折子。

        李景霆的眸色一暗。

        话是好话,也合时宜。他却听了太多遍。从父皇的勉励,到群臣的谄媚,他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尤其是此刻,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再是不错的话也都错了个齐全。

        然而他再以为错,那女子却不觉得错。更或许从一开始,他这个问就是错的。

        “罢了。”李景霆有些丧气地摆摆手,转了话题,“本殿主动请求出征,其它皇兄都以为我去送死。还庆幸着要少个分甜头的。然而,卢家的局是本殿一棋棋下完的,从最开始落子,到今日的结局,本殿准备这场出征准备了年余。”

        李景霆顿了顿,瞧了眼辛夷的表情。然而后者努力装得郑重,眸底却有份不在乎。

        如同听个说书人,说着事不关己的本子。

        “所以本殿必将赢。也只有本殿能赢。”李景霆话间的不耐烦愈浓,不由加重了语气,“彼时归来,携卢贼头颅,定有十里鲜花帝亲迎,紫袍金带青史留名。”

        李景霆刚一说完,就还是怀疑自己是什么时候脑袋吹了风,吐字儿都不过大脑。

        这番自吹自擂的话,他自己都觉得恬不知耻。然而偏偏就那么自然的,当着她的面说了出来。

        “咳咳……”李景霆尴尬地转过身去,不再看辛夷,只顾不自然地清咳。

        然而辛夷听得很仔细,还连连点头,最后换上副热血沸腾的样子,正色一福:“民女先恭喜殿下了。”

        李景霆只觉得瞬间失望无比。

        为什么失望他不愿意去想,唯独脸色像霜打的柿子,一寸寸凉了下来。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55519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