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章 送别

第二百章 送别

        郑斯璎一连声让丫鬟拿来件衣衫,水红色雀鸟簇花银貉裘,还外罩了浅绯如意菱格纹裼衣,看半眼就知华贵非常。

        “哟,这种好料子。我若彼时准备洗净还你时,都不知从哪儿下手洗的。”辛夷顺口打趣了句,郑斯璎一连嗔她“嘴儿愈发利了”,一边却亲手把裘衫儿给她套上,嘱咐着“衣衫外物而已,若方便就还,若不方便就算送你了”。

        “有你这句话,那我干脆不还了。”辛夷眉眼一弯,又和郑斯璎嬉笑着打闹成团,丝毫没注意走进前来的男子。

        “怀安郡君。”那男子对辛夷微微揖手,噙笑道,“郡君今日仪态大方,威慑宵小,实在让在下佩服。”

        辛夷一愣。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凑近来的男子。此人二十五六,面若冠玉,星目点漆,剑眉斜飞入鬓,衬着身玄色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好个长安玉面郎的模样。

        辛夷还在猜测男子身份,郑斯璎带着娇嗔的笑声已为她解了惑:“斯瓒哥哥!你不去找你的知音喝酒,来凑我们女儿家热闹作甚?”

        辛夷眸底的戒备消散,亦是含笑回礼:“原来是斯璎的胞兄,郑斯瓒郑公子。屡屡听斯璎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真是翩翩佳公子。”

        “郡君客气。只要家妹没在背地说我甚难听话,在下便感激不尽了。”郑斯瓒笑着刮了刮郑斯璎鼻子,显然两兄妹关系甚笃,“瞧你俩说话说得开心,都不知道宫宴已经散了?还不快快回府去,真要呆到金吾卫来催你们么?”

        辛夷和郑斯璎同时一愣。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皇帝李赫已经退场,千叟宴接近尾声,文武百官都在宫女太监的引导下,陆陆续续辞去离宫。

        辛夷噗嗤一笑:“多谢郑公子提醒。不然我俩真要闲话到天明儿去了。时候不早了,也该回府和亲人喝几杯茱萸酒了。”

        郑斯璎看了眼郑斯瓒,噙笑点点头。一行人说笑着离去,身影片刻就湮没在无边的夜色中。

        然而千叟宴上的风波却无法被夜色湮没。

        第二日。在秋阳把第一缕日光洒遍九州时,“裴妍真封赵王妃”的圣旨就同时传到了万里国土,同时,比这道圣旨还要瞩目的是一个名字,“怀安郡君”。

        怀安郡君怼了王俭,还打了御史大夫王文鹰十大板子,偏偏王俭吃了闷头亏,带着王家势力愤然离场,连叱骂都没个底气。

        长安大街小巷,说书人把板子拍得啪*啪响,说那怀安郡君如何个英明神武,巾帼不让须眉。

        此后月余,“怀安郡君”成了天下最时兴的谈资,谁不拉扯上点就是痼旧落后,连长安百姓路过辛府,都要停下脚步打个千儿。

        百姓盯着怀安郡君,朝堂却是盯着晋王。只因晋王李景霆在怀安郡君的事儿上,公然站到了皇帝一方,惹得龙颜大悦,破例允晋王再议封地。

        内迁晋王封地。不日后,圣旨就下来了。百官艳羡红了眼,百姓也道晋王识时务,最后那缕“晋王为甚要为个外命妇出头”的风月流言最终消弭了下去。

        九月中旬。赵王李景霈迎娶裴妍真。十里红妆,盛世繁华。

        九月底。新封王位的诸皇子陆续离京,去往自己的封地。长安的棋局延伸到了九州,最后的大局开始缓缓铺开。

        这日。秋日凉,白霜凝,瑟瑟萧风起。

        长安城门。一大列宛如长龙的车马停在城外,华盖遮天,旌旗蔽日,百余名婢女捧香炉拂尘,千余名侍卫执利剑长戟,派头大得连官道都堵塞了。

        一名着紫色袍衫的男子伫立在队首,看着从城中走出的女子,眸底些些一亮:“你来送本王么?辛夷。”

        辛夷和绿蝶从长安城中走出,绿蝶知趣地退到一旁,辛夷则走到男子身前五步处,驻足,俯身,行礼:“怀安郡君拜见晋王殿下。”

        李景霆的眸色顿时黯淡了下去:“你何时这般讲礼了。从前是本王要讲你不讲,如今你是要讲,本王却不愿你讲。本王还是本王,倒是你不像辛夷了。”

        辛夷不动声色地一挑眉:“是么?那敢问那日在千叟宴上,王爷出手相救,眼里瞧出的是辛夷还是怀安郡君?是由着和辛夷的交情,还是由着以怀安郡君邀功?”

        “本王一向都被说成是冷面冷心的人,那日却为个外命妇出头,天下流言纷纷,好听的难听的都有。不过后来都认为是本王讨父皇欢心,为了自己封地的事儿,才出手相救。”李景霆的声音闷闷的,“定论已然如此。莫非你还要追究?”

        “定论是天下人的定论,我却不知王爷的定论。”辛夷似笑非笑地瞥了李景霆半眼,“事关自己身家性命,容不得辛夷多个心思,定要亲自来向王爷求证,王爷是为何出手相助。”

        李景霆的脸色有些些踌躇起来。他的薄唇开阖了几次,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到底没说出来,只是瞧着女子的脑门顶,指尖不自然地在袖中握紧了。

        “王爷怎么不回答?”辛夷笑了笑,“那日王爷所作所为,所言所语,实在是不像曾经辛夷认识的王爷。倒有几分像那个棋公子,平白股市井无赖味。虽然不让人讨厌,但确实是滑得像条泥鳅儿。”

        李景霆的脸色顿时拉下来:“你拿本王和那个会下棋的比?他区区一介平民,本王堂堂皇家贵胄,岂能相提并论?”

        男子的话透着股天生的傲气,那是常年居于上位的尊贵,李家龙子承帝业,年少封王凌九州,雷霆怒,春蛰惊,棋尽问英雄。

        然而奇怪的是,辛夷并不讨厌李景霆这股傲气。她反而觉得这话很是俏皮,如同个赌气的孩子噘着嘴,“他不过就是个臭下棋的,我这个出生就含了金汤匙的,怎么能和他比”。

        “自然是不能比的。”辛夷笑意愈浓,眸底的一划而过的亲柔,好似二月解冻的春水。

        放佛自千叟宴后,她对李景霆的看法就有些变了,只是她自己没察觉到,那男子就更没察觉到了。

        李景霆清咳几声,闷声道:“你今日出城送本王,不会就只是向本王说这番话罢。”

        “如王爷所言,辛夷确实是来送王爷的。不论出于什么理由,王爷于我都有救命之恩,送王爷一程也是理所当然。”辛夷转过头,对城墙角回避着的绿蝶招招手,后者立马拿过来壶酒。

        辛夷斟了两杯,一杯递给李景霆。是普通又应景的茱萸酒。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58878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