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零六章 杜女

第二百零六章 杜女

        “强大,这种东西真的会上瘾的。将自己的命握在手中,甚至将旁人的命握在手中,这种感觉一但体验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江离有些倦怠的闭上眼,“如同服用曼陀罗。沾惹丁点,就上了瘾。”

        强大如毒。可以救人命,也可以要人命的慢性毒。

        绮丽黄泉乡,一旦上了瘾,就再无法逃脱。

        “强大么……”辛夷低低呢喃,“那公子又入毒几分?”

        “本公子,毒入骨髓。”

        江离一字一顿,毫无迟疑,原是冰凉的回答,却被他说得温柔缱缱。

        偏偏他的眼眸还坦荡无比,坦荡到近乎于干净。

        辛夷忽地笑了,笑得语调有些不稳:“紫卿真的不太明白,像公子这般总是冷静聪明的人,到底是如何想的。”

        辛夷顿了顿,咽下霎时涌上来的涩意。那晚萧府后院的决绝,不停在她眼前晃。

        “是不是王权富贵重,情意皆可抛?或是即使有情意,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真假难猜?”

        江离眸色闪了闪,他看向枫树下的坟茔,眉间有夜色翻涌:“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儿么?”

        “以前公子也从未提过,要带紫卿来此的想法。想来今儿个,不过是天时地利占了,一时兴起罢了。”辛夷不在意地笑笑。

        江离摇摇头,他缓缓向辛夷走来,竹履踏过漫山红叶,一声声敲在辛夷心尖。

        “是。以前不曾想,是不想让你知道这些肮脏的过往,害怕你对我有什么误解。然而如今。”江离顿了顿,“如今带你来,是想让你看见完全的我,无论是属于白昼的,还是属于黑夜的。”

        江离走到辛夷身前,距女子不过一步,秋风吹拂起二人的青丝,缠绕成缕缕。

        “那晚萧府后院,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所以对于你方才的疑问,我不会再多言,不会再给你好听的话迷人的梦。”

        江离的声音愈沙哑,噙着凉凉的缱绻,听得辛夷恍若浑身僵硬,半步都动不了。

        男子忽地伸出一根莹指,缠上了女子一缕青丝,玉指卷墨,何处不可怜。

        “因为,我将把江离给你。”

        江离蓦地低下头来,薄唇轻启,吻上了那缕青丝。

        “卿卿,我把我给你。”

        辛夷浑身一颤。

        这两句话说得古怪。江离和“我”本是同指眼前的男子,却被他分成了两段。

        仿佛江离是江离,他是他,不过是分不清了庄周还是蝶。

        可辛夷已没心思计较了,她满脑子都被这两句话,撞得嗡嗡作响,无数电光火花噼里啪啦,炸得灵台间光怪6离一片。

        她看着面前的男子,说不上是痛还是怨,只是若丢了魂般,兀自着怔。

        眼睁睁看着自己若那蛾子,明明摔得头破血流,却还一次次,傻子般地扑上去。

        秋风潇潇,沉香缭绕,亭子外的秋雨淅淅沥沥,风月琳琅暗袭。

        二人正在沉默间,忽听得一个女子的惊呼,打断了空气的凝滞。

        “贼人大胆!救命!救命!”

        辛夷眸色一晃,恢复了如昔的清冷,她和江离对望一眼,便不约而同地撑了伞,沿着声音寻去。

        不过是半爿山路开外,眼前一幕却让二人微惊。

        秋雨冲刷得天愁云哀,林间疏疏风刮,一位二八女子摔倒在泥路上,苍白着个小脸,浑身瑟瑟抖。

        而她面前伫立的男子,一身黑衣,黑布蒙齐了脸,只露出两只眼睛,手中高举把匕,刀尖正对准了那女子。

        “恩人救命!”那女子余光瞥见辛夷二人,连忙大声呼喊。

        蒙脸男子一滞,转头一瞧,目光先凝在了辛夷脸上,他似乎微微一惊,转头又瞧瞧泥地上的女子,嘀咕了几句。

        旋即,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收起匕便纵身逃离。

        雨帘中那黑影几个闪现,眨眼就没了影。

        原地只剩下了个花容失色的女子,还有些些没缓过神来的辛夷二人。

        “韫心多谢二位恩公。”那女子也是聪慧,迅地从泥地上爬起来,对辛夷二人倒头便拜。

        江离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面无表情,没有应答。

        辛夷却是连忙扶起女子,安慰道:“何必行此大礼,快快起来!看姑娘衣饰,也是官宦人家,怎地一人在山林中,糟了歹人算计?”

        辛夷将女子拉到伞下避雨,言行间很是温和,话里却有淡淡的试探。

        从一开始,她就打量过女子了。虽然满身泥浆,但不难看出,女子的衣裙都是上乘料子。再者,从她获救后迅镇定下来,到一丝不苟的拜礼,都显示着此女出身官家的良好教养。

        然而一个官家小姐,独自一人在山林中遇到不测,还偏偏撞上她和江离,实在是让辛夷多留了份心。

        没想到那女子面色如昔,眸眼坦荡:“恩公容秉。奴家杜韫心,家父杜與,曾任兖州司马,去年被奸人陷害,罢官入狱,含恨归天。家道逐日中落,奴家便与兄长进京投奔亲友,没想到连日秋雨,路实在难走,奴等的马车在函谷关打了滑,一行人都坠下了山坡。等奴家醒来,已和亲人失散,只得自己寻路进京,彼时再想法子汇合。”

        杜韫心娓娓道来,虽语调很是虚弱,却是条理清晰,字里行间透着股娴雅。

        辛夷也静静听着。这任的她不清楚,但上任的兖州司马杜與,她倒有点印象。

        好似是去年年关大宴,卢寰指鹿为马,杜與站出来说了“认得花笺”,招来后续罢官丧命一串大祸。

        短短一年间,曾经的仕宦杜家迅没落,逼得小姐公子都要进京投奔来。

        世态炎凉,盛衰无定,杜家不过是棋局中,千千万牺牲者中的一个。

        辛夷看杜韫心的目光柔和了两分:“既然你曾是杜司马的千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地会招惹上仇家,要如此取你性命来?”

        杜韫心迟疑地摇摇头:“奴家也不清楚。或许只是普通贼人,认得奴家衣饰是官家,便起了贪心罢……不过……”

        杜韫心忽地止了话头,微蹙眉间,似乎努力地在回忆什么东西。

        “不过什么?”辛夷下意识地追问了句。

        “因为恩公二人的介入,那贼人在离去前,嘀咕了句:认错人了。”杜韫心点点头,“就是这四个字:认错人了。奴家离得近,所以听得清楚。”

        “认错人了?”辛夷脑海里一线电光闪过,促使她鬼使神差地掏出锦帕,为杜韫心擦去脸上的污泥。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59234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