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零七章 倨恭

第二百零七章 倨恭

        许是被歹人追杀,杜韫心满脸雨水泥水,都看不清本来的面目,然而待些些擦拭净,辛夷却不禁一愣。

        杜韫心愣了。

        江离的眸色也兀地一深。

        “公子快来瞧瞧这脸儿。”辛夷有些哭笑不得的招呼江离,“是不是和奴家有几分相似?”

        “前时还不太觉得,现今越看倒是越像。”杜韫心惊讶地笑了。

        原来杜韫心和辛夷的容貌,颇有几分类似。同样是关北的姑娘,却生了江南的眉眼。

        虽然不至于相似得会认混,但乍然看去,也像是一家的亲戚。

        江离的眸子却没有丝毫笑意,他上前来向辛夷低语:“那个蒙面人本来的目标是你。”

        笑语声戛然而止。三人的脸色同时凝重起来。

        面容相似的人不可能满大街都是,辛夷意外发现杜韫心的容貌和自己相似,那只说明那人本来要杀的是自己。

        更可怕的是,辛夷今儿来小山赴约,杜韫心意外也流落到小山,显然蒙面人对辛夷的行迹早有跟踪,才闹出场李代桃僵。

        “奴让歹人发现了恩公真容,为恩公惹来大患!韫心罪该万死!”杜韫心忽地扑通声跪下,连连讨罪。

        辛夷连忙扶她起来,淡淡道:“就算那人今儿真诛了你,事后发现认错了,总是还得来要我命的。横竖都躲不开,关你何事?再说若不是救了你,得你提醒,我还意识不到有人盯上我了。”

        杜韫心眼眶红红地点头,愈发梨花带雨:“恩公心怀坦荡,为韫心所不及。无论如何,韫心欠恩公一命,今后奴必当还恩。”

        “别满口恩公恩公的,听来别扭。奴家正六品朝议郎辛歧六女,辛夷。”辛夷噙笑自报家门。

        杜韫心睫毛扇了扇,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兀地弯腰曲膝,作势又要行大礼。

        “原来是怀安郡君……”

        “快快起来,不必多礼。”辛夷一把拦住她,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老是行礼,也不嫌累的。”

        随口的一句玩笑,却让杜韫心的脸色瞬时郑重起来,一字一顿,朗声吟吟。

        “不学礼,无以立。所谓礼教恭俭庄敬,此乃立身之本。有礼则安,无礼则危。故不学礼,无以立身。昔日玃在位之日,慕鲁国孔仲尼之名,使其子从之学礼……”

        杜韫心仿佛忘记了生死危机,彼时还疲倦虚弱的眼眸,此刻却迸发出灼灼的异彩。

        一字字,述先贤,一句句,诵经史。初始还衣衫泥泞的落魄小姐,如今却浑身都散出明净的浩然正气。

        无论是她所述的《东周列国志》,还是所引的《论语》,都不是普通闺中小姐会看的书。

        辛夷瞧她的目光愈亲切了两分,不禁脱口而出:“杜姑娘才学惊人,就不必见外了。我与你年龄相仿,直呼其名即可。”

        “郡君……这不合礼数……”杜韫心挣扎了半晌,才在辛夷坚持的目光下,声如蚊蝇地唤了声,“辛夷姐姐?”

        “这就对了。”辛夷拍了拍她的手背,噙笑道,“如今与亲人失散,韫心暂作何打算?”

        杜韫心有些尴尬地垂下头:“实不相瞒,族谱信物家父遗书等物,都被兄长保管。奴一介妇道人家,就算先到长安,就直接上门认亲,恐怕多有不妥。奴还是先在京中找个客栈住几天,等与兄长他们汇合,再谈投奔之事。”

        辛夷点点头:“这确实最妥当。你与兄长汇合不知何日,长安米贵,客栈钱可有?”

        杜韫心讪讪地红了脸:“奴身上只有些碎银,再当些首饰,应该可以住个十天半月的……”

        “何必这么费心?不如来我辛府小住?”辛夷打断了杜韫心的话,“令尊的气节我也很是佩服,可惜英年早逝,天妒英才。如今你既来了长安,我也当尽些地主之谊。你便来我辛府小住,待与兄长汇合后,再做打算。”

        杜韫心下意识地拒绝,又背出一大串“萍水相逢,不便叨扰”的古训,最后实在赖不过辛夷坚持,才千恩万谢地应下。

        二人一番客气,旁边一直像个看戏人的江离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微微清咳一声,才让场中二女意识到还有个人的。

        辛夷有些歉意地对江离一笑,却见得江离上前来,对她附耳道:“你就这么揽了个人到自家住,是不是太过轻率了?”

        “她是兖州司马千金,是家世清白的小姐。再看她满肚子论语列国志,似乎很对我胃口。收留她小住几日,也算聊尽心意,总不能都碰上了还作壁上观。”

        江离无声地叹了口气:“罢了。随你愿意罢。那个蒙面人已经盯上你了,我会派影卫驻于辛府,护你周全,你不必太过担心……”

        “这个就不用公子操心。我与公子君子之交,值不得如此费心。我辛夷如今也是一方弈者,不至于弱到坐等一个歹人来取我头颅。”辛夷兀地打断了江离的话,眉宇间是凉凉的疏离。

        江离眸色一深,还要说什么,却听得旁儿杜韫心的声音传来:“韫心只顾着和郡君……辛夷姐姐说话,倒忘了这位恩公,韫心赔不是了。敢问这位恩公名姓,日后韫心也好还情报恩。”

        江离转头看向杜韫心,瞬间脸面就变得跟冰石头一般:“报恩就不用了。长安米贵,王家势盛,你能保得自己的命就不错了。”

        眼瞧杜韫心僵在原地,辛夷连忙出来打圆场:“韫心不必见怪。这位是棋公子,江离。天下人都知道他的性子,他也是没有恶意,提点你几句罢了。”

        “原来是棋公子……棋下得是好,不过只是个平民……”杜韫心略略思量,便端起了颜色,淡淡一点头,“多谢了。”

        这下,轮到辛夷愣了。连江离也挑了挑眉梢。

        只因女子前后对待辛夷和江离的态度,区别太过明显。

        一个千恩万谢,言辞谦恭,一个态度倨傲,惜字如金,端着官家小姐的派头,哪怕江离是“恩公”,看他的目光也噙了天生的傲然。

        女子两番的落差,没有一丝缝隙,变脸快得熟练无比。

        觉察到辛夷的愕然,杜韫心立马一笑,柔声解释道:“郡君……辛夷姐姐容禀。韫心非是转面无情,不过是士农工商,尊卑有别。姐姐与我俱出仕门,自然是同辈中人。而这棋公子不过是平民,自然有尊卑之差了。”

        “照你的意思,士农工商。士子天生就要压其他一头?”辛夷下意识地辩驳了句。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59295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