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密斩

第二百二十八章 密斩

        李赫也意识到严重性,语调愈沉了:“蓄意报复,当场轻薄,爱卿可有证据?”

        “皇上,此乃万民书。是寿春园当时在场百姓的口供。臣搜集共得一百三十状,俱能为皇上还原当时场中清醒。”王俭将谏书递给大太监郑忠,郑忠转手呈给李赫。

        李赫略略打开,见得密密麻麻的红手印。都是百姓们回忆当时真况,由王家搜集语录,并加按了红手印为证。

        万民书这种东西,真的可能假,假的就更假了。

        然而由王俭的手呈上来,李赫就算知道是假,也没法说它不是真的。

        “请皇上明鉴!有长安百姓为证,郑斯瓒狼子野心,居心叵测,借文鸳蓄意羞辱我王家!或许背后还有郑诲的唆使!若是不严惩赐子,如何正大魏纲常,如何正我王家尊位!”

        王俭声泪俱下,连连叩,放佛整个王家受到了天大的屈辱,比窦娥还要冤上几分,光是看这做派就让人质不得疑。

        “皇上明鉴!严惩郑子!”

        八十余跪在素席上的朝臣也像排练好似的,纷纷叩山呼,震得含元殿的砖地都抖了三抖。

        “若真是蓄意轻薄,那确实得严惩。爱卿意下如何?”李赫略一沉吟,正色问道王俭。

        王俭从素席上微微抬头,眸底一划而过的戾气和得意——

        “斩!”

        一个字,斩钉截铁,杀机凛然。

        李赫蹬蹬后退两步,略带惊疑地弯下腰,想确认是不是自己听岔了:“爱卿说什么?斩?”

        “斩,郑斯瓒!”王俭没有再拜倒,反而一双虎狼的眼眸,恶狠狠地攥住了李赫。

        “斩,郑斯瓒!”几乎是同时,八十余朝臣也放佛训练有素,齐刷刷地厉喝道。

        其声势之大,震得含元殿地面微颤,其气魄之雄,传到数里宫墙外的民间,都还能看见被惊飞的鸽子。

        李赫也本能地被唬丢了半打神,缓了半晌才迟疑道:“就算是蓄意羞辱……郑斯瓒也是郑家嫡公子,平日无论在五姓,还是百姓间,都赞誉颇多……就这样斩了他……恐怕太过轻率……”

        “臣只要郑斯瓒的人头!”王俭贺然打断了李赫的话,“无论皇上以什么理由斩,以什么方式斩,是否连坐其他人。臣只要郑斯瓒一条命!”

        王俭一字一顿,毫无余地,虽然他人是跪着的,却放佛头龇着利齿的豺狼,一步步向李赫紧逼过来,逼得后者的脸色白起来。

        “咳咳……”李赫猛地捂住口鼻,连声咳嗽,孱弱得好似下口就接不上气,吓得大太监郑忠又是献茶水,又是传太医,乱成一团。

        王俭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意。

        自准皇后常氏殁后,李赫的身子就跨了。太医神医赤脚郎中都诊不出原因,只得眼睁睁看着李赫每况愈下,直至今日弱不禁风随时倒的模样。

        拖着这副病体,曾经那雄才伟略的李赫,逐渐糊涂了脑袋,逐渐被架空皇权,逐渐成为一个的笑话。

        他无心于朝政,也无力于朝政。力不从心,苟延残喘。

        而王俭要的,是时不我待,舍我其谁,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能者居之。

        而这颗莫名砸落,如同上天恩赐的郑斯瓒的脑袋,便是他威慑其他四姓,扶赵王登大宝的棋子,是他通向那金銮座的第一步。

        “若不斩郑斯瓒,老夫王俭,将率同身后八十余大人,立即提交辞呈,告老还乡!”王俭再不掩饰声音里的威胁,眸底的得意几乎要溢出来了。

        要么一条人命,要么朝政瘫痪。

        这是个让李赫惊惧到脸色青,却是瞬间就得出太明显的理智选择:哪怕是玉帝天王老子,在整个大魏国政前,都渺小如车,可弃而保帅。

        良久。李赫浑身一抖,放佛耗尽了力气,整个脸迅的苍白下去,额角甚至渗出了虚弱的冷汗,在萧萧秋风中显得格外颓丧。

        “准……奏。”

        李赫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声音沙哑到极致:“不过,郑斯瓒是郑家嫡子,公然处斩太打郑家脸。不如秘密处斩?就算郑家横竖也心里明白,但明面儿上至少留了一分脸面。”

        王俭略一沉吟,遂点头道:“老夫只要郑斯瓒人头,并不是要与郑家决裂。就依皇上所言罢,天下人面前给郑家留脸。”

        “锦衣卫都听到了么?”李赫转头对虚空道,竟不知他在和谁说话,唯独飘来鬼魅般的声音“属下接旨”。

        “散了罢。都散了罢。”

        李赫见王俭的脸上露出满意,便摆摆手转身离去,踉踉跄跄,一步三晃,如个普通的浑身是病的老伯,放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自当年准皇后常氏殁,皇上就一蹶不振,为伊消得人憔悴。江山与美人,皇上选择了美人,便怪不得旁人。”

        王俭的声音幽幽传来,压抑着太露骨的冰冷和狂妄,连大太监郑忠都勃然色变,暗中锦衣卫的匕更是瞬间出鞘。

        然而,李赫没有回头,他只是负手向含元殿行去,唇角浮起抹若有若无的古怪笑意。

        “江山与美人,你们都以为,朕选择的是美人么?”

        这句话说得低微,也不知王俭听清楚没,唯有含元殿的殿门轰隆声关上,立马吞没了那抹明黄色身影。

        秋风起,碧云天,卷起一地黄叶飞。

        天和十一年十月。桂花的香气已经浓郁到腻人,整个长安如浸在了泡糖水里。

        一个骇人的消息忽然在城中流传:由着寿春园风波,王家率群臣进谏,皇帝属意处斩郑子,还王文鸳公道。

        虽然没有明确的圣旨,大理寺和刑部也都按兵不动,但天下人传来传去,最后就剩下了一条:郑斯瓒注定活不长,王家注定睚眦必报。

        当辛夷把这话说给街口的郑斯瓒听时,却只换得后者淡淡一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总之不是今日死,那今日的诺便还得履。”

        “无穴不起风,流言总是有依据。王家绝不会善了,尤其是在腊祭的节骨眼儿,王家势必要拿你立威,你真不知自己危在旦夕么!还有闲心来送我画儿的!”

        辛夷连连跺脚,又急又忧,恨不得将郑斯瓒的书呆子脑儿撬开,看看是不是少装了一根筋。

        王家率群臣进谏,郑氏处风口浪尖。郑斯瓒却大清早的递帖约见,给辛夷带来那日约定好的画作。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0433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