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治命

第二百三十九章 治命

        柳禛清咳几声,尴尬地摸摸鼻子:“罢了罢了,我是做贼心虚,你不也做贼心虚?连续几日来这茶楼,干瞧着辛府,还不是犹豫着救不救绿蝶。口口声声说自己信义如何,如今还不是被情义绊着,终归无法眼睁睁看着她伤重。”

        “她为了不违和辛夷的义,几番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如今伤重成这样,是她自己选的。”凤仙的眸色有些闪烁,“她选了和她娘一样的路:忠义两难全。她娘跳下护城河,如今她也得自己承担结局。不过是早晚而已,多活几日又有甚区别。”

        凤仙顿了顿,眉间有沉郁的凉萦绕:“这是她的命。我救得了她此刻的伤,却救不了她一生的命。治好了一时半会的伤,不过都是徒劳。”

        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冥冥之中,天命自有定数。一时的痊愈半刻的恢复,都犹如溺水的挣扎,扑腾无论多久,最终都要被水湮没。

        徒劳而已。

        都说人选定了自己的命,便也同时选定了结局,命运的轮轴开始转动时,人力大抵真的太渺小,怨不了老天爷也怨不了自己。

        “你还是这么认为?你打小就爱钻牛角尖,钻了这尖儿一辈子也没出来。”柳禛无声的一声叹,“好,就算你说的都对,那你连日来茶楼又是什么意思?迟迟疑疑,踌踌躇躇,几次走到辛府门口了又折回来。若真是天命注定,那你大可不管,让绿蝶等死就好。”

        凤仙一愣,目光有些躲闪起来。她慌忙将茶杯送入口中,想掩饰自己的心绪,却又喝得太急,被热茶呛得连声咳嗽。

        柳禛连忙探出上半身,伸出右手,抚着凤仙的后背,动作自然地好似他们打小就这样,青梅冒冒失失脾气倔,竹马温温念念笑缱绻。

        “你呀,心虚了就呛水,我还不了解你?自己承认罢,就是舍不得绿蝶死,犹豫着救不救她。你那天命该死的理论又去哪儿了?自己都违逆了自己的信义,还好意思钻牛角尖。”

        柳禛柔声嗔怪着凤仙,如同怪着个孩子,眉间氤氲起的温软,还是两人儿时的模样。

        “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绿蝶的命已定好,救得一时伤又有何用?我不过是欢喜这茶坊的茶,连日来喝喝不倦罢了。”凤仙争辩了几句,语调带着股赌气的犟劲儿。

        “我可没见过,来茶坊喝茶,每日都带齐了药箱的。”柳禛的语调愈软。

        “我是凤仙神医,随身带药箱有错么?”凤仙微微红了耳根。

        “就算药箱没错,那我还是没见过,喝茶对着人家辛府大门,连日眼珠都不转个的。”柳禛噙笑。

        凤仙不说话了。她低下头去,如吵架吵输了的孩童,嘴巴瘪得像朵花苞,却还是拿不服气的余光瞪着柳禛。

        “师妹,别嘴硬了。你就是想救绿蝶,又过不去自己那套理论的坎儿。”柳禛重新斟茶,笑意温软,“你这个牛角尖钻了一辈子也该出来了罢。”

        凤仙瘪瘪嘴,不置可否,只是低低呢喃了句:“你还是那么想的?病可治,命也可治。”

        “不错。病可治,命也可治。不仅人命可治,国命也可治。”柳禛的眸底划过抹精光,一股浩然之气从他身上蓬勃散,“你我就因为这点看法的不同,闹了十几年的别扭,你连师兄都不再唤了,值得么?”

        凤仙没有回答柳禛的问,反而目光有些恍惚,想到了些仍然如在昨日的往事:“你以前说,当今之国,如重伤病人,需良医方可治。所以你才积极地参政入世,追随选中的主子,便是为了这个信义么?”

        柳禛点点头,眸底那点精光愈盛,映得他眉心似有灼灼烈火烧,淬炼出一腔热血丹心,锤炼出一方浩然之气。

        平治天下,舍我其谁,天已降大任于斯人也,治国齐家安天下。

        “我柳禛此生,当治百姓命,治社稷命,治家国命!”柳禛一字一顿,掷地有声,震得这长安肮脏的大地都震了三震。

        凤仙有半晌沉默,良久她抬起头,脸上重新布满了淡漠的犟气儿:“我果然还是不能认同你,我果然还是认为,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白费你一番好口舌了。”

        柳禛摇摇头,又点点头,脸色并无太大意外,只是半开玩笑地耸耸肩:“我就猜到,这牛角尖你还得钻下去。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我再不习惯也习惯了。罢了罢了,不过现下有个消息,倒能让你摆脱此刻的徘徊。”

        凤仙重新整了整心绪,正色道:“什么消息?”

        “王文鹰死了。众目睽睽下摔死的,间接由了辛夷。”柳禛泛起抹古怪的笑,“王家铁定是要把账算在辛夷头上。旧账新账一起算,此事怕会闹大。而看着自家姑娘陷入险境,你觉得绿蝶会怎么做?”

        凤仙一惊,几乎打翻了茶杯:“正三品御史大夫,王俭嫡出儿子,那脓包王文鹰死了?”

        柳禛点点头,压低了语调:“刚刚从花间楼那边来的消息。几十号长安百姓眼见着的,当场断的气,不会有错。”

        凤仙咧了咧嘴,忽的笑了。

        一个太过凉薄的笑。仿佛人命的挣扎,命运的不可堪,冥冥中的众生悲喜,都不过是她玉指间探出的一点胭脂沫子。

        命不可治。故无解。故解已定。

        “没有登门医治的必要了,太晚了,太晚了。她终于还是走到了这条路的终点。”

        凤仙自言自语了句,便收拾起药箱,往木案上扔下几两碎银,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只是那步伐微有不稳,秋风中留下她低吟浅唱。

        “三春阑珊蝶飞来,暗夜丹心映四方……”

        秋风起,长安不安,送君千里终一别。

        十一月初,立冬。

        长安城也在这天陷入了满城冰霜。空气压抑得像结了冰渣子,阴惨惨的北风凄凄呼啸,刮得人心凉掉了半截。

        王文鹰死了。

        正三品御史大夫,王俭嫡子,王文鹰死了。据说是因和怀安郡君的纷争,失足摔死在花间楼,当场毙命,连郎中都来不及赶到。

        整个长安都被震动,整个九州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当天王俭得知消息后,就命人把花间楼砸了,并放下狠话“血仇血报”,旋即王家控制的北郊禁军,开始向本家调动聚集。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0974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