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计策

第二百四十一章 计策

        “绿蝶。我好像陷入了个局中局。一个不知道是针对王文鹰,还是针对我辛夷的局。”辛夷只觉得自己的手,又不可控制的颤抖起来,“好毒的局。一棋两命,甚至一棋数命。”

        绿蝶眸底幽光一闪:“姑娘不必多想,眼下是王家的危机为紧。若说局是针对王文鹰的,那目的已达到,姑娘只要解了府外之危,便是皆大欢喜。若是针对姑娘的。”

        绿蝶顿了顿,轻轻按住辛夷颤的手:“若是针对姑娘的,姑娘也只要解了府外之危,让那人算盘落了空。那人必有下一步动作,姑娘抽丝剥茧,必能看出门道。”

        辛夷抬眸一笑,眸底浮出清明之色:“总归一句话:解了王家之危,为万策上上策。然而本姑娘,此刻偏是半策也没有。”

        “婢子虽是个奴才,不懂棋局中的算计,却知道农家是如何捉黄鼠狼的。”绿蝶大有深意地续道,“冬日来了后,黄鼠狼没得吃的,胆大到来偷农家的鸡。有经验的农家不是将鸡窝重重锁住,而是故意敞开,教黄鼠狼以为捡了大,得意洋洋地准备开荤时,却一脚踏进了捕兽夹。”

        “这叫欲擒故纵。”辛夷下意识地道。

        “或者说,要让一个人掉下来,先是要把他捧上去。”绿蝶笑了。

        辛夷的心猛地一跳。

        欲其死,先予其生。黄鼠狼会得意迷了眼,人心也会猖狂糊涂了脑,而一瞬的迷眼会致生死,半刻的糊涂就会改输赢。

        “王家的三日期限,躲着也躲不了。还不如把我的人头送到王俭眼皮子底下,让王家的尾巴再翘上一分。”辛夷若有所思地站起身,“本姑娘应该出府去?再激他王俭一激?”

        绿蝶赞许地点点头:“不错。闹得越大越好。王俭以前狂妄或现下放肆,是因终归没触及到其他方的底线。可若他的野心再大一点,想借辛府效长孙,变成第二个卢寰,就没有人还能坐得住。”

        “但还有种可能:其他各方因为畏惧王家,忍声吞气,隔岸观火。”辛夷的眉头刚舒展开,又蹙了回去。

        “以前或许会,但如今绝不会。”绿蝶一字一顿,斩钉截铁,“只因一个字:卢。”

        棋局之中,唯有利益。没有犯到自己的益,叫人爷爷都叫得欢。而一旦碰到自己的利,孙子会立马拿起屠刀。

        “原来如此。卢家,是最好的前车之鉴。”辛夷嘲讽地冷笑,眸底一点点蓄起了精光,“王家耍耍威风,其他四姓还能忍,但若王家今儿想效仿卢家,成为天下第一家,其他四姓拼了家底也会阻止。”

        虽说五姓并列,但也有强弱区别,总归要有个人打头。前儿你今日*我,风水轮流转,舍些小利小惠,换得共享富贵。

        然而若涉及到吞并或掌控,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狗急了也能跳墙。逼急了的其他四姓,也会成为咬人的狼。

        吃一堑长一智。经历了第一个卢的其他四姓,不会再允许第二个卢。

        辛夷赌的,是其他四姓向卢寰交的学费,是他们学会的一条底线:无论是谁,狂则狂矣,最多是五姓为,绝不能是五姓一家。

        不过是转瞬之间,辛夷已想通了诸多机窍,一盘与五姓七望对弈的大棋在她脑海布下,王家为明棋,四姓为暗棋,输赢赌命。

        而她辛夷是弈者。是第一次站到了天下人面前的,下棋者。

        一点火星子从辛夷眸底扑腾而起,映得她眉眼灼灼生辉,一股异样的威严从她身上散,光风霁月若有山河升华。

        辛夷拂袖而起,便要离去,可刚走到门口,她的脚步又兀地滞住,也没有回头,只有声音幽幽响起:“三言两语,就点透了危机解法。本姑娘竟从不知,一个侍女如此会下棋的。”

        没有太多温度的话,却带了淡淡的怀疑,还有股无法回避的哀然。

        绿蝶脸色如昔,如儿时朝夕相对那般,笑意温软:“绿蝶会不会下棋,都只为姑娘落子。绿蝶是姑娘的奴婢,作奴婢的赌上命护着主子,姑娘只记得这点就好。”

        “是么?”辛夷咧了咧嘴,鼻尖有些酸。

        她想起质问绿蝶石中玉时,她也是这般波澜不起。那时她迅的抬起头,竟没有瞧清她之前是如何的神色。

        如同夜色中飞舞的蝴蝶,一个人担下所有的罪孽和命运。

        辛夷再没有迟疑,推门而去,沁水轩的雕花木门哐当声阖上,顷刻将榻上的女子湮没在黑暗中。

        辛夷前脚出沁水轩,后脚就看见了站在苑子里的辛歧。

        他就一个人站在那里,似乎有些时辰了,鞋底儿都凝了薄薄的霜,初冬的风拂起他鬓角白,如破棉絮般四散开来。

        “爹?”辛夷一怔,“府中人都乱了套,怕的怕哭的哭,爹不去看着行么?彼时王家刀剑还没动,府中人心先散,可就是大不好了。”

        辛歧走上前来,不知是北风太冷,还是初冬太凉,他的鼻尖有些红:“王家要的是你的人头。作爹爹的,最担心不该是你么?”

        这番话有些直白。直白得有些陌生,却又很自然。

        曾经辛歧为了守护窦晚的遗愿,隐瞒辛夷的身世,他对她冷眼相待,极尽刻薄,以免引起长安城中无数眼睛的怀疑。

        女儿的怨,他压抑的心,都不如辛夷的一生静好重要。她已经付出了一条命,他便什么都可以赌进去。

        他和她的目的是一样的。以爹娘的血肉,护她岁月温柔。

        然而此刻面对生死危机,他再也装不住那些脸面,十余年亏待的父女之情,他好想在这几时都补上去,都让她知道,都呈现在日光之下。

        辛夷心头一热,像个孩子般的抿嘴笑了:“爹爹放心,紫卿已有了对策。断不会轻易将这人头送上的。只请爹爹以家主之令,召集辛氏族人说一声,但凡自愿与我出府解辛氏之危的,立马来沁水轩。不愿意的也不强求。”

        辛歧点点头,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并没有问辛夷的打算,就立马吩咐了小厮把话传下去。

        小厮领命去了后,辛歧又看向辛夷,有些欲言又止:“真的有对策了么?你踏入棋局不久,真的知道怎么解了么?可需要爹爹什么帮忙?生死危机比不得寻常,你打小性子倔,可不要什么都自己担着。”

        辛歧顿了顿,打量了眼辛夷,迟疑道:“你打算就自己出府去,对峙王家?你清楚府外是什么情况么?你知道王俭是多么心狠手辣的人么?”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1059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