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五十章 同袍

第二百五十章 同袍

        绿蝶从榻上支起身,虚弱的脸藏不住的暗恨:“我知道了。郑斯璎这个女人,所有人都看错了。真为姑娘不值。”

        辛歧摇摇头,袖袍中的指尖已经攥得白,却还努力维持着脸色的平静:“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郑斯璎反戈,王家就没了顾忌。她还带着八十余族人在府外,若不赶快拿个法子,王俭的刀瞬间就斩下。”

        绿蝶的眉间腾起股恨意,眼角瞬间红起来:“千算万算,漏了这么一茬。姑娘如今置身于险境,还能怎么办?”

        话音落下,绿蝶就挣扎着下榻,手伸向了榻边的衣物:“当年被使给姑娘时,我就过誓:忠心侍主,追随不弃。如今姑娘在外逢险,我这个当奴婢的,怎么还能躲在房里苟且偷生?”

        绿蝶穿好衣物,摇摇晃晃地走出屏风,初冬的日光顿时倾泻下来,映出了她苍白的小脸,然而那双瞳仁却是异样的明亮。

        “不可!你重伤未愈,不可勉强!”辛歧连忙扶住她,压低了声调,“你就好好养伤,还有我。”

        “你是辛府的家主,还是她亲爹爹,要支撑一族的人。你比我更不能出意外。”绿蝶推开辛歧的手,努力挤出丝微笑,“你呆在府里。若你信我,便将姑娘的命交给我。我会带她回来,带其他八十余族人回来,一个不少。”

        辛歧浑身忽的抖起来。先前努力压抑的哀然,再无法控制地涌出,让他一个年近半百的人,霎时就红了鼻尖。

        他知道这番话的分量。

        更清楚“把八十余人完整带回来的”这句话背后的血腥。

        被眼前这个连路都走不太稳的女子,这么淡然地说了出来,辛歧却选择了毫无疑问地相信,这来自于他们共事数年的默契和相知。

        暗夜双王,北飞鱼,南绣春。无数次人间地狱般的杀戮中,他们能依靠的只有彼此的匕。

        “你刚继任南绣春那阵,只是个十四岁的娃娃,而我已经四十余岁。就算你的匕经受了所有人的考验,我心底也只当你是个会杀人的娃娃。”辛歧怅然地一声笑,“唯有真正的到了此刻,我才放下年龄或性别的愚见,只当你是与我齐名的南绣春,只是南绣春。”

        辛歧忽地面向绿蝶,抱拳行了一礼。这是锦衣卫间的平辈礼。

        只属于同生共死的兄弟,或并肩厮杀的同袍。

        “共事五年,终有一别。若有来生再为枭,仍愿与君并肩战。”

        不再是十九岁的少女和四十余岁的男人,不再是官家的丫鬟和辛府的老爷,只是与子同袍。王于兴师,脩我戈矛,与子同仇。

        绿蝶笑了,苍白的小脸焕出一种异样的神采,全然不符合她的年龄,放佛人家活了一生的沧海,她却已活过了三生的桑田。

        “若有来生再为枭,仍愿与君并肩战。”

        绿蝶亦向辛歧抱拳回礼,旋即再无多言,毅然转身,朝辛府大门走去。

        女子步伐踉踉跄跄,未痊愈的伤口还在渗血,然而那背影落在辛歧眸底,却如只张开了翅膀的蝴蝶,终于飞到了日光之下。

        决绝,不悔。扑火,逐日。

        哒哒哒,蹄声疾。此刻辛府的马墙外,正好传来了郑斯璎所派斥候的马蹄声,那消息刚刚抵达辛府门口的对峙现场。

        当那斥候将长安城门的变故细说,并向王俭朗喝“郑大姑娘有话,请王大人做想做的事,杀想杀的人”,现场顿时陷入了骇人的死寂。

        辛夷只觉得脑海嗡的一声,出现了瞬时的空白。

        而王俭愣了片刻,兀地放声狂笑起来,笑得上空杀意凝成的戾云,都搅起了漩涡:“天助我也!天欲兴我王家,谁敢拦之!天意!天意!”

        “没想到王文鸳说办点事,竟然是助郑斯璎去了。她瞒得滴水不漏,想揽个大功,回来再与她好好计较。”建熙公主眸底划过抹寒光,但乍然消散不见,泛起了应景的喜色,“恭喜王大人!郑家倒戈,四姓瓦解,天下就没有谁能阻拦王家了。”

        王俭心情大好地点点头,彼时的铁青脸,此刻早已遍布红光:“好个文鸳,虽然欺瞒有错,但大功相抵!原先是一对四,老夫做什么都束手束脚,如今二对三,我看谁还敢拦我王家!天助我也,王家当兴!”

        “王家当兴!王家当兴!”

        四周的北郊禁军也附和大喝,纷纷高举丈高刀戟,谄媚地欢呼声如雷震天,震得人耳膜憷,震得诸人腿脚软。

        彼时还笙箫宴饮,胜券在握的辛家人,霎时脸色惨白,指尖猝然坠落的碗筷碎了一地。

        刺耳的碎瓷声。声声如刀撕割着辛夷心尖,那一瞬间密集的痛,让辛夷只觉得快窒息了。

        出变故了。郑家倒戈,四姓内讧,这等于是砸碎了束缚王家的铁枷,也等于是直接把辛氏抬进了地狱。

        无四姓牵制,王俭杀辛夷,甚至屠辛氏,都不过是指尖动一下还是两下的区别。

        王俭修罗般的眼珠子终于看向了辛夷。他的瞳仁泛着血红,不是被气的,而是恍若闻到了血腥气的饿狼,已经提前兴*奋起来。

        “辛夷,老夫方才说了什么?不到最后一刻,谁知道会不会有变故。如何,人算不如天算,老天要帮我王俭,你辛夷再好的棋也都臭了。”王俭猖狂地冷笑,“前时的三日约定,什么杀你不灭族,这些狗屁都不算数了。再无什么势力让我王家忌惮,我王俭做就干脆做绝:立刻,马上,屠灭辛氏,一个不留!”

        屠灭辛氏,一个不留。

        摆脱了四姓的压制,自此横着走也无妨。王俭如挣脱了链子的饿狼,终于向辛氏伸出了利爪,效仿当年卢家,甚至比卢家还要狂几分。

        “等等!”然而忽的,建熙公主的娇喝传来,她向王俭一礼,温驯地笑道,“就算没人敢非议,但就这么简单的灭族,还不足以彰显舅舅荣耀。毕竟辛夷和王家结怨如此多,一刀结果了还是太便宜。”

        王俭一愣,旋即朗声大笑:“有道理!老夫欲让辛氏,成为成就我王家无上权势的第一步基石,那就得做得漂漂亮亮,杀得煊煊赫赫。否则,何以威慑宵小,震天下之威!公主侄女莫非有了好主意?”

        建熙公主瞥了眼辛夷,眉间腾起股阴阴的戾气,却如牡丹般娇艳盛开:“这追随辛夷出府的八十余族人,必是忠心肝胆之人。忠心当褒奖,哪怕死局是定的,多活一刻两刻也是恩典。不如来场放猎如何?”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1431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