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修罗

第二百五十四章 修罗

        绿蝶缓缓从怀中掏出了柄匕首,一把式样普通,好似并不起眼的匕首,她如同献祭般高举向苍天,任初冬的日光为匕身镀上层金。

        一阵北风萧萧吹来,拂起女子翡翠般的裙衫罗带,撩动她青丝间璎珞叮咚,拂过她花靥边胭脂嫣红,芙蓉两边开。

        如同一只暗夜中的蝴蝶,终于飞到了日光之下。

        绿蝶的脸上泅起异样的光泽,好似一个人最后的回光返照,让她被一种炽艳的光彩所笼罩,辉煌灿烂,华华煊明,似日光灼身。

        “夜枭,夜枭,只能在暗夜中存在。每次斩人头颅,我们都要把自己埋在黑暗中,然而唯有今天,我要着碧衣,描黛眉,胭脂红俏。因为我不是枭,而是蝶,是自己的绿蝶。”

        言罢,绿蝶放下手臂,执匕在手,重新看向了三百禁军,看向了建熙公主,看向了街道对面的王俭。

        所有人心里一凉。仅仅是一个目光,就让他们似被死神锁定,呼吸都不畅起来。

        那股莫名的气势在绿蝶身上达到了巅峰。她的脸收敛起初时的温软,开始被一股发青的寒气所覆盖,眉间蹭一声腾起股戾气。

        女子的眼眸逐渐发红,是放佛嗅着鲜血的兴奋,唇角泛起古怪的笑,是因为绝对强大,而藐视一切生命的嘲讽,那双瞳仁完全被夜色笼罩,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

        这不是个叫绿蝶的女子。

        而是煞鬼。踏腥风血雨而来,伴黄泉鬼哭狼嚎,那柄匕首所至,似黑白无常的勾魂锁,教一切生命魂断做鬼。

        仅仅是一个纤细娇小的女子,却将场中变为了她主导的地狱场,骇得那三百禁军同时后退三步,胆小者已经吓湿了裤子。

        而她,是斩灭一切的王,是审判生死的鬼神。

        “在下,第三十六代南镇抚司镇抚。今以信义之名,斩!”

        最后一个斩字落下,女子的身影就变为了道鬼魅,连匕锋都看不清地飞驰而出,诸人甚至还没握紧刀剑,几个人头咕噜噜就滚了地。

        王俭倒吸口凉气,脸如死灰,从肺腑里挤出了恐惧的大喊——

        “南绣春!她是南绣春!”

        一言出,四方惊。发懵的诸人被这三个字,本能地就吓丢了魂,诸脸直接白如死人。

        南镇抚司镇抚,南绣春。夜枭中的夜枭,暗夜中的王者。

        没想到竟是名十九岁的女子,没想到化身为辛夷的丫鬟,没想到就如变为了现实的噩梦般,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王俭已经没有大脑去思考多余了,他只是癫狂般挥动双手,变了语调的大喝:“调兵!把北郊禁军全部调来!南绣春又如何,她带着伤,终究只是一个人,老夫碾死也要碾死她!快,快,调兵!”

        “大人不可!”建熙也如梦方醒,白着脸对王俭尖叫,“南郊禁军是守卫长安的门户,是大魏兵力最后的保障。调三百人影响不大,但若全部调来,不合祖宗规矩,更是于国大危。”

        “狗屁!老子管他什么规矩什么国,老子只知今日绝不能败,今日只能是我王家崛起之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老夫都要赢!”王俭通红着眼眸,歇斯底里地大喝,“调兵!赶快调兵!这三百人杀杀旁人罢了,却奈何不了南绣春!把北郊禁军全部调来!全部!”

        除了领命离去的斥候,已经没有谁在意王俭在干什么了。

        因为所有人都被那柄匕首锁定,那柄雕刻了“南绣春”三字的匕首,作为暗夜王者的权杖,被它锁定的东西,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一女一匕,浮屠千里。

        那匕首所过之处,恍若收割庄稼的镰刀,只带起一线寒光,就簌簌滚落一地人头,轻易地如踩死只只蝼蚁。

        三百禁军连惊呼都发不出,就觉脖颈一凉,再一瞧,就躺在了地上,面对着自己项上空空的身躯,甚至有胆儿小的,在绿蝶来之前,自己就割喉自尽,好歹留个全尸。

        鲜血染红了那柄匕首,也染红了整片苍天,鲜血汇成汩汩的溪水,似决堤的洪水般,顺着街道向整个长安城蔓延。

        然而,这般绝对的屠杀,只持续了不到半刻,就扭转了局势,因为王俭的援兵到了。

        数千之巨的北郊禁军,被一拨拨迅速调来,死了一个补上两个,倒下十个又来百个,场中府军不降反增,反而人数比最开始还要多上几倍。

        而那执匕女子,依然只有一人。

        处在保护圈中的辛夷脸色大变,撕心裂肺地发出了哭喊:“绿蝶!你回来!他们增兵了!你一个人杀不赢的!回来!”

        绿蝶匕首一滞,微微停下,她环顾四方,看着如潮水般不断增援的禁军,只露出了抹嗜杀到极致的兴奋:“来一个杀一个,来一百杀一百,来一千杀一千!斩!斩!斩!!”

        “你疯了么!那么多人,你再厉害也杀不过!绿蝶你回来!王俭还在增兵,我求你活下来!”辛夷却是音儿都变了,恐惧和担忧让她腿脚发软,竟是站都站不稳。

        扑通一声,她跌坐到地上。

        她怕得半条命都丢了,怕她出任何意外,她担心得呼吸都难了,担心她走向那个太过显而易见的结局,那个就算可能预见,她却想都不敢想的结局。

        “别杀了!你回来!你活下来!我求你活下来!”辛夷只有力气朝着人群中的女子,发出一声声撕裂了的哭喊,泪珠断线般滚落,融开了地砖上的鲜血。

        “姑娘请好好待在那儿,奴婢必护姑娘周全。”绿蝶转头对辛夷一笑,时至今日,真相揭开,她都还自然地唤着“姑娘”,自称“奴婢”。

        以信义之名,斩!以身祭信义,诛!

        绿蝶兀地撕下一条罗带,将匕首紧紧地绑在手上,这是种鱼死网破,赌上性命的方式。

        哪怕肉体腐朽,也不放弃匕首,哪怕力气枯竭,也要继续斩杀,将这条命献给杀戮,用一生来诠释信念的分量。

        “在下第三十六代南绣春!暗夜之王,浮屠之主!”绿蝶舔了舔唇角的鲜血,泛起诡异的微笑,旋即便手绑匕首,若魅影迎了上去。

        这放佛是人间地狱的屠杀。

        那一道碧影穿梭在黑黢黢的盔甲刀剑间,唯一的一抹亮色,如翩跹与日光下的蝴蝶,却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匕首锋刃以可怖的速度划过,人头咕噜噜滚落好似落地的西瓜,半截的死尸顷刻堆积如山,鲜血蓄地三寸,若洪水般将整个长安城湮没。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1583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