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微服

第二百五十八章 微服

        魅影般的匕首来去无痕,转瞬间数颗人头落,明明人数上占绝对优势的北郊禁军,却转瞬成了一脚踩死一片的蚂蚁。

        “该死!都是影卫!哪家有这种数量,还各个这么厉害的影卫!死了个南绣春,来了一群南绣春!该死!给老夫杀!杀!杀!”王俭脸色陡变,气急败坏地大喝。

        这是辛夷看到的最后一幕。

        而那群蒙面人衣角上,不经意露出的一方刺绣:金翅鸟,是最后倒映在辛夷眸底的东西。

        “绿蝶,大明宫终于有动静了……可惜,若再早一步,你也不会……”

        辛夷只觉心里某根一直紧绷的弦,忽的就松了。这反弹的威力来得猝然,竟让那根弦砰一声,直接裂了开来。

        辛夷倦怠一笑,两眼发黑,猛地就栽了下去。

        ……

        敬天十一年。十一月。

        王家率兵围攻辛府的变乱终于落下了帷幕。

        南绣春死,怀安郡君伤,四姓闹内讧,北郊禁军折损数百,辛府百余族人却全部保全。

        据说最后是某方人手插手,数百影卫各个以一当百,王俭被吓破了胆。

        他敢公然私调北郊禁军,却不敢让禁军全军折损,不然他在道义上,就成了大魏的罪人。

        所以双方厮杀到后来,王俭果断罢手,和那方影卫达成协议:王家放过辛府,影卫不追杀王氏。一场屠杀才不了了之。

        现场如何惨烈不必细说,只道长安县令花费月余才将街道清理干净,此后数年地砖缝儿都浸着红,碰上雨天就泛起股腥味儿。

        辛府虽然劫后余生,王家却是势盛到巅峰。

        王俭进谏:将辛氏为官者全部罢官。帝准奏。

        王俭再谏:于岁终腊祭上,择赵王为诵读祭文。帝准奏。

        诸如此类,王俭势如中天,王家愈发猖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比当年卢家似乎还盛上几分。

        眨眼十一月尽,十二月至。

        长安雪飘,千里银装,年关的爆竹声一岁岁浓了。

        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将整座城盖在了层棉被下,大明宫的琉璃瓦如耸立的糖葫芦,一百零八坊民间若散落的石子。

        长安城北风呼啸,行人都恨不得将全身都笼在棉裘里。

        而辛府浮槎楼中,辛夷也笼在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里,略带警戒地瞧着面前的男子。

        “皇上堂堂九州天子,怎么也走人家的后门,闯臣女的闺阁来。”辛夷偎在火塘边,话语没太多客气。

        李赫似乎也没在意,径直在火塘边找了地儿坐下来,借火暖着手道:“你这浮槎楼虽然书好,却太冷,屋内都要穿这么严实,烧了火塘也不见用的。”

        “浮槎楼本就处在后苑,人迹罕至没甚挡风,又怕满屋子的书走水,火塘也不敢烧太旺。皇上若是嫌太冷,便请回大明宫暖和去,自有人伺候周全。”辛夷淡淡道,还向李赫身后的锦衣卫一瞥,“我这破楼比不得旁处,你若是这么傻站着,再不近点来暖暖,冻成冰坨子了可别怨我。”

        锦衣卫放佛没听到,依旧面无表情,李赫倒是泛起抹笑意:“你这丫头,多见一次朕,嘴就越不客气一分。还不知到后来,你当朕是皇帝还不是。”

        “没见着哪家皇帝大白天,大摇大摆溜进人家书楼的。”辛夷毫不客气的回了去。

        “有朕身后这些锦衣卫,管他白天黑夜,管他谁家后苑,朕都是来去自由,断没有谁知晓的。”李赫笑了笑。

        辛夷转过头去盯着火塘,橘色的火光为她苍白的小脸,镀上了层血色,她半晌没有接话,也没有赶李赫出去,只是静静地暖着自己的火。

        李赫也自然地平伸出手,在火光上左右搓着,鬓角的雪珠一滴滴融化,嗒嗒淌到地上:“你就是在这样的破书楼里锁了自己月余?据说你大门不迈,二门不出,两耳不闻窗外事,完全不管这月余,外面是怎样番风云涌动。”

        自辛府变乱之后,绿蝶的尸身被锦衣卫要走,以南绣春的仪制下葬。辛夷没说一句话,只是从此把自己锁进了浮槎楼。

        大门高锁,幽闭不出,她放佛把自己关在了回忆里,与外界完全隔绝开来,但不这代表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时而苑子里丫鬟的絮语,楼外的走动和喧哗,辛歧会日日在楼外劝她,不时透露出些长安的纷纭,她的心里也是明镜样的。

        “外面怎样?不过是寒冬临,大雪飞,年关的爆竹已经提前放起来了罢。”辛夷淡淡地应了句。

        “不止。”李赫也悠悠地摇头。

        “四姓内讧,王家势盛。王俭在长安都横着走了,也如愿把赵王推上了祭天诵文的位置。”

        “不止。”李赫继续摇头。

        “那就是我辛氏全族罢官,连远亲的九品都罢了干净。徒留我个外命妇,还能贪些朝廷米粮。”辛夷幽幽地瞥了李赫一眼。

        “还不止。”李赫顿了顿,“你们辛府也是乱糟糟,一团乌烟瘴气。你这个四品郡君再不出去镇镇场子,只怕辛氏都要闹翻了。”

        辛夷眸底划过抹诧异,这些辛歧没跟她说过,想来也是怕她担心。不过她连日听得楼外吵闹,确实不似平日。

        但只是片刻,辛夷眸底的诧异消散,重新恢复了淡漠:“有爹爹和祖母在,爹爹还日日来楼外劝我,想来也不会出大岔子。”

        李赫点点头,又摇头,半晌欲言又止,最终才微微叹了口气:“罢了,你们辛家内部的事,朕一个外人也不好多嘴。只能来劝你句,别再蜗在这儿了。斯人俱往矣,你总不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

        走不出来的是楼,是梦,更是逝去的音容。

        李赫最后一句话带了深意,却只惹得辛夷凉凉的一笑:“臣女蜗在这儿?那当时皇上不也在大明宫蜗得安生?”

        李赫眸色一深,似笑非笑:“你在怨朕那日变乱之时,躲在大明宫不出来?”

        王家变乱那日,危机千钧一发,辛夷赌了把大明宫的介入。如同溺水之人抓住的稻草,那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生机。

        虽然最后死里逃生,却也赌上了绿蝶的一条命。

        她无数次回想,彻夜不眠地回想,如果大明宫早点介入,是不是她还会陪在她身边。

        然而没有如果。

        都回不去了。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173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