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宣战

第二百七十二章 宣战

        郑斯璎的笑愈发嫣然了,好似白日的焰火,不合时宜的绽放,却顷刻就化为了灰烬。

        “辛夷,这将是我的复仇。就算我得不到,我也绝不退出。”

        辛夷明白了般微微点头,她眸底的火星蠢蠢欲动,将她整个瞳仁都覆上了一层血色,说不上恨,更多的是坚毅。

        因为他之于她,也是不可放手的存在。

        你为我负重前行,我也能为你拔剑而战——女人间的宣战。

        “很好。那么,我辛夷接了。”

        辛夷兀地伸出两根玉指,双指并剑,在面前的虚空中轻轻一按,那仿佛是凌空落下了枚棋子,瞬间点燃了她眸底的熊熊大火。

        棋局展开,为情出鞘,胭脂作修罗,杀人不见血。

        “我郑斯璎五岁习棋,至今十余年,终于等来了平生最精彩的一盘局。很荣幸,是与你——我的好姐妹。”

        郑斯璎注视着辛夷,眸底乍然烈火焚烧,为她整个脸都镀上了层灼灼,如同沐浴在日光中的蛾子,以生命为注赌最后的辉煌。

        与你下一盘棋。平生最精彩的一盘局,也可能是最后一盘局。

        是与你,我的好姐妹,也将是我的好敌人。

        此生,荣幸之至。

        辛夷忽的拂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话已至此,已经不用多言,从此恩怨两岸人,此局不死不休。

        可是绣鞋碰到门槛,辛夷兀地顿住,也没有回头,就这么幽幽地轻道:“谢谢。”

        “谢我作甚?”郑斯璎一愣。

        “棋局中人,心思阴骘。复仇都如暗夜行路。而你郑斯璎,却明白地告诉了我。这份坦然和磊落,虽然不是褒义,我却也谢谢你。”辛夷说得郑重,不似戏谑。

        郑斯璎有半晌沉默。她没想到这时候,辛夷还能说出这两个字来。

        不过只是片刻,她心底就更坚定了一个想法:辛夷,不愧是他眸底倒映出的人,也不愧是,她最后为自己选择的对手。

        “此谢之后,你我为敌,而敌人便无道谢的必要了。所以这声谢谢,是最后作为姐妹的话——告辞,斯璎姐姐。”

        辛夷刻意加重了“姐姐”二字,曾是二人间自然而亲昵的称呼,如今却成了最后的诀别。

        身后没有回答,只听得鹿肉在铁炉子上,滋滋地烤得欢,一滴滴油水浸出。

        辛夷再没有任何迟疑,猝然推门离去,漫天的雪花呼啦拥进来,顷刻就湮没了屋中的倩影。

        如同白雪砌成的坟茔,用这片冰清玉洁,埋葬这一身傲骨。

        最后的最后,洗净污垢,终归澄澈。

        若干年后,一语成谶。

        而当辛夷前脚刚回辛府,就看到辛芷在沁水轩门口等着了。

        “阿芷怎么像个跟屁虫,整天都往我这儿跑的。”辛夷展颜而笑,动作却是不慢,亲自开门携辛芷进屋。

        辛芷小嘴一噘,佯怒道:“我可是为六姐姐跑腿的,六姐姐还嫌我费事儿哩。那阿芷这就走,寻别地儿呆去。”

        言罢,辛芷就要大摇大摆地出门去。

        辛夷连忙一把攥住辛芷,连连嘿嘿赔笑:“好阿芷,饶过姐姐!姐姐这嘴碎,立马自领板子去,只求好阿芷别生气儿,算姐姐的错还不成?我的小姑奶奶,辛夷这厢有礼了。”

        辛夷作势就要屈膝一拜,唬得辛芷慌忙扶住她:“六姐姐这是作甚?不过是说笑,可别折煞了阿芷。”

        扑哧一声,二人相视而笑,三春和煦般的亲情在屋中萦绕,令这寒冬的黄昏都暖了几许。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你来找六姐姐,可是高娥那边又有了动静?”辛夷拉辛芷坐到火塘边,些些压低了声音。

        辛芷也乖巧地凑过去,将手蹭暖般塞进辛夷裘衣里,贴过小脸道:“前些日儿,六姐姐不是嘱我盯着大嫂动向么?阿芷可是整日眼睛都不敢眨,将大嫂那边一只蚂蚁都盯死了的。如今可不是,大嫂见了杜夫子。不知道说了甚,只是杜夫子出来后,脸色很难看。”

        杜夫子,便是被辛夷请作书塾先生的杜韫之。

        高娥见了杜韫之。按高娥如今代管族务的身份,见个自家书塾夫子,也不是太怪的事儿。

        然而辛芷接下来的话,却让辛夷的心顿时跳了起来——

        “还有哩,杜夫子回书塾的住处后,就隐隐听得他和女先生争吵。第二日阿芷进学,女先生的眼都是红的。”

        女先生,便是教授辛氏女眷德容礼仪的杜韫心。

        杜韫之见了高娥。旋即和杜韫心发生了争吵。那这件事疑点便太多了。

        “六姐姐,阿芷问过杜夫子,夫子什么也不说。可要阿芷再去探探女先生的口风?”辛芷蹙着眉尖,眨巴着眼睛道。

        然而,让辛芷意外的是,辛夷在片刻的沉默后,忽的绽放出了笑容。

        一种无声无息,却摄人心魄的笑意。

        “六姐姐多谢阿芷了,隔日定嘱小厨房多做些百果年糕,亲自给阿芷送去。太阳快落山了,阿芷也该回去用晚膳了,把表公子给我叫来就成。”

        辛夷用再寻常不过的话头,下了明显不过的逐客令。

        辛芷噘了噘小嘴,虽然眸底仍有好奇,但她乖巧的懂得,棋局不是自己可以太深入的东西,辛夷是回避她,也是在保她。

        “好。那阿芷就回房了。百果年糕六姐姐别忘了。”辛芷砸吧砸吧嘴,如泥鳅般就从榻上往门口滑去。

        “晚来雪天路滑,别蹦蹦跳跳的。记得把表公子给我叫来。”辛夷不放心地又叮嘱了声。

        “六姐姐在屋里等好哩。”辛芷嘻嘻笑着,身影一溜就没了踪迹,连房门都忘了带上,留得雪风呼呼往里刮。

        “这丫头,虽没及笄,也有十二岁了,怎么越长越野来着。要是辛菱还在,也容不得她这样。可得嘱家塾夫子多箍箍她了。”

        辛夷宠溺地嗔怪声,人蜷成团儿懒在榻上,炕烧得火热,她连晚膳也不想用,就这么贪着暖,瞧着门外的天色一寸寸暗下来。

        冬日天黑得早,不过片刻,夜幕夹着大雪就笼罩了长安城。

        入夜天寒地冻,扯棉絮般的大雪挤进屋来,就算炕烧得再暖,也无法抵御寒冷了。

        辛夷只得万般不情愿地,挪下暖榻来关门,指尖刚碰到房门,就见得一只手撑了进来:“表妹,小生来也!”

        辛夷吓得一呼,蹬蹬蹬后退几步,抚着胸口直倒吸气:“表哥,你是人是鬼哩!”

        窦安嬉皮笑脸地进屋来,也没管辛夷同意,径直就往暖炕上占了窝:“我得了阿芷的信儿,可是立马赶了过来。若是鬼,也没我这么脚快的。”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2393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