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新年

第二百八十七章 新年

        辛夷不懂声色地点点头,续道:“还有旁人不知道,只说我是突然出现。你却瞧得清,我是跟着王文鸳,在旁藏了许久,偏偏到最后一刻,才出来救了她。”

        香佩微微点头,又是伏地磕头,语调有些惶恐:“奴婢确是有疑,但只是好奇,并无其他心思。姑娘是姑娘,有什么打算,没必要给奴婢解释的。奴婢自知本分,并不敢多问。”

        “说说也无妨。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如今是我大丫鬟,是随身走动的,若是我连这些都不告诉你,此后又如何跟在我身边?”辛夷说得郑重,见香佩的紧张些些缓解,才悠悠续道。

        “第一个疑问,关于车夫。那是我提前算到了一切,所以特意使了府中最有力的伙夫,今儿帮我驾车来。你待会去细细辨他容颜,也能发现端倪的。都是一府人,算不得生脸。

        “第二个疑问,关于时机。同样,是我提前算到了一切。雪中送炭,好过锦上添花。不是最后出手相助,怎能让王文鸳吓的神智失常,在众目睽睽下出了好一番丑?”

        一个车夫。一个时机。都被提前算到,提前备下。

        百姓眼中瞧得是阴差阳错。棋局中人瞧得是黄雀在后。

        唯有她辛夷瞧得,是尔等皆为我棋,棋局顺我者落,逆我者亡。

        香佩眉间划过抹敬畏,拜倒的脊背线条愈显温驯:“奴婢斗胆多嘴:既然姑娘要让王大姑娘出丑……虽然是抹了黑……但也紧紧是出了丑……若是晚一点,连命都真会夺的……”

        瞬息之间,万箭取命。郑斯璎没有仁慈的余地,王文鸳也没有活命的可能。

        尤其当她为了模仿辛夷,刻意甩掉了自家影卫,当时若辛夷晚到半步或根本没到,她王大小姐只会当场丧命,连“王”姓也来不及救她。

        辛夷唇角一勾,眸底有夜色蔓延开:“为什么救她?因为她还有用。而有用的棋子,便该留着。”

        “姑娘好心思。”香佩不咸不淡地应了句,也不知懂了几分,便转过头去和车夫唠嗑,再没多嘴半句。

        辛夷也不再说话,只是搂着烧旺的汤婆子,整个身子都蜷在了裘衣里,暖意合着三更的梆子一齐袭来,她不禁倦怠地打起了盹儿。

        长夜漫漫,回城路急。鸡鸣在鱼肚白的天际酝酿,年的喜气蓄势待发。

        十二月初八,腊祭。

        腊者,岁终大祭。皇帝祭祀太庙,各宗家祭,国子监亦是祭拜孔子。

        东郊祭天之上,赵王李景霈代表皇室子嗣,向先祖诵读祭文,祈福李氏国祚绵延。一时间,让赵王府门庭若市,王家风头达到了巅峰。

        廿三。皇帝赐长安诸官、诸外命妇七宝粥,京人以在暖房里培养出的牡丹唐花相赠。民间往门柱换了新桃符,门上粘了门神像,用糖瓜香蜡供奉灶神。

        廿四,扫房子。廿五,磨豆腐。廿六,炖炖肉。廿七,杀灶鸡。廿八,把面发。廿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年关终于来了。新的一年也终于来了。

        而辛夷坐在沁水轩内,却是半点都没过年的喜气,任凭辛芷抱着捧爆竹,怎么请她求她也不愿凑热闹。

        案上摆着一大堆书籍古卷,案旁火塘烧得一室暖春,炉子上煎的热茶咕噜冒泡,窗缝间飘进来的雪霰,还没瞧清就融化了。

        轩内的静谧安宁,和轩外的新禧热闹,俨然成了两个格格不入的世界。

        辛夷懒倚在案前,盯着那卷书出神,她眉间有缕倦怠,眼眶下隐现两痕青黑,似乎连日殚精竭虑,彻夜彻日地思考着些什么。

        她想得太过入神,所以辛周氏进来时,连香佩的通报也没听见。

        “瞧瞧,大过年的,你犯了什么痴劲,要一个人闷着来?”辛周氏在蕉叶的搀扶下,噙笑走到案前,寻了个绣墩坐下。

        辛夷一惊,连忙起身,替过蕉叶扶着辛周氏,把绣墩上的软垫又加了几个:“祖母身子大好了?外面雪都凝了尺厚,祖母若有什么话,差蕉叶来唤孙女就是,何必自己亲自前来。若是犯了寒或者路上滑一跤,孙女可就罪过大了。”

        数个织锦软垫绵软如云,辛周氏满意地靠上去,嗔怪地觑着辛夷:“你这丫头,我不过说了一句,你倒还了十句?偏偏道理都是滴水不漏的,你何时脑袋开了窍,说话也这般齐全来着?想以前卢家闹婚,你可是嘴里尽出幺蛾子的。”

        辛夷亲自斟了炉上的热茶,弯腰奉到辛周氏面前:“孙女如今诰封怀安郡君,明里暗里多少眼睛瞧着,若是一言一行不齐全些,不止自己,也会给身边人带来祸患。孙女可是万万不愿的。”

        辛周氏接过茶,啜了半口,白烟般的热气从她鼻尖和嘴角一齐冒出来:“六丫头果真是长进了。棋下多了,也下明白了。你先退下,到轩外候着去。”

        最后半句话是对蕉叶说。蕉叶俯身一福,转身便出了屋。

        屋内只剩下了辛周氏和辛夷两人。这祖孙俩儿你瞧瞧我,我瞧瞧你,眸底都精光隐现。

        辛周氏最先移开目光,拿茶盅的热气熏着脸,惬意地微眯了眼:“我前些阵被高娥分家的事一激,六十几的身子承不住,卧床静养了月余。期间我从未掺和族中事,但谁做了什么,谁说了什么,可是瞒不过我这个老妪。”

        辛夷笑了笑,沉默温驯,并无应答,只是坐在一旁拿了个小玉搥,为辛周氏轻轻搥着腿,静静地听她说下去。

        “旁人都还罢了,最让我意外的,是六丫头你呐。一个棋子终于成长为弈者,这盘天下棋愈发输赢难测了。”辛周氏说得平淡,话中意却听得人心惊肉跳。

        什么棋子,什么弈者,天下棋出,江山谁主。仿佛都像是她随手兴起了,便一个人煎了壶热茶的事儿。

        治大国如烹小鲜。弈棋局若煎香茗。

        辛夷眸底异色一闪,却被她很好地压下,泛起了乖巧的浅笑:“那祖母以为,时至今日,孙女这棋下得如何?”

        辛周氏微微睁开眼,揶揄地瞧着辛夷,明明眼角划过抹满意,却还是人老皮更老地嘴硬道:“尚可,尚可。虽然舍了些人命,但终归保了大头,能有如今太平也不容易。当然,若是老身来下,人命不会丢,太平也会得的。”

        ——一把年纪的人了,怎脸皮还如城墙厚。

        辛夷在心底嗔怪一声。明明是不饶人的词儿,却透出股祖孙间的亲昵。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2934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